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什麼你那麼容易辭掉工作去追尋夢想?

請問褚士瑩

競爭力專題

2015-10-20 13:50

我的字典裡面找不到「不行」這個詞,並不是因為我的能力特別強,以至於沒有通不過的考驗,而是我沒有一定要通過每一個考驗。因為我相信只要態度對了,就算失敗也會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就像我的同事彼得那樣。

這些問題來自《1份工作11種視野》的讀者回響以及褚士瑩個人臉書的私訊留言。
若讀者也想發問,可以到褚士瑩的臉書詢問喔!
 
林宛萱現在是台藝大廣電系3年級的學生,她問了4個問題,並且告訴我為什麼他會問這些特定的問題。
 
3.為什麼您可以因為想實踐一件事,就可以不惜辭掉工作或是輕易的離開,為什麼離開對你來說很容易?你的想法是什麼?

為什麼我會問這個問題?

對我來說,放棄原本的一切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例如現在要我轉系去學歌唱,雖然這是我的夢想,但我沒辦法離開,因為我有了很多好朋友,我也喜歡現在的科系,我也想四年讀完大學,不想要延畢,我也不希望我父母擔心我,所以為了他們的期望,我會好好讀完現在的科系,想學歌唱我會延遲到畢業後再說,我覺得我的顧慮非常多,我會走不開,我會放不下,也許對我來說離開需要很多勇氣,而我並不是很勇敢。

褚士瑩的回答:

請問什麼叫做「不行」?我的字典裡面沒有這個詞。

有人規定一個人一生只能選擇過一份工作嗎?

有人規定一個人這輩子只能追尋一個夢想嗎?

辭掉工作,轉系,聽起來是多麼大的決定啊!萬一換了工作後悔呢?轉系以後發現以後才發現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怎麼辦?

如果這都面對不了,你有勇氣選擇走入婚姻,或是出家嗎?這比辭工作、轉系,更需要勇氣,不是嗎?

那麼,有沒有什麼比結婚跟出家還需要更多勇氣?當然有,離婚比結婚更需要勇氣,還俗比出家更需要勇氣。

但是如果沒有愛了,兩個人分開真的不行嗎?有人規定一輩子只能愛一個人嗎?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會有離婚的制度?

如果出家人動了凡心,還俗真的不行嗎?如果不行的話,佛教和尚為何規定一輩子有七次還俗的機會?

我一位在緬甸的同事彼得,他就曾經是天主教神父,神職工作是他從小堅定的夢想,還是少年的時候,就加入了修士的行列,但是四十多歲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發現自己愛上了一個女人,於是他在痛苦萬分之下選擇還俗,跟這個女人結婚,生了一群可愛的孩子,雖然他犯了戒律,不再是神父,但如今的他卻是一個快樂的丈夫、父親,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一個出色的NGO和平工作者,更重要的是,他變成了一個自己更喜歡的人。

我的字典裡面找不到「不行」這個詞,並不是因為我的能力特別強,以至於沒有通不過的考驗,而是我沒有一定要通過每一個考驗。因為我相信只要態度對了,就算失敗也會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就像我的同事彼得那樣。

4.在你去過那麼多國家,認識這麼多的人之後,你覺得臺灣的年輕人有什麼優勢或是劣勢?

為什麼我會問這個問題?

其實我沒有認識很多國外的年輕人,但是臺灣年輕人在我看來是很熱情很理想,可能因為在這小小的島上競爭不比其他國家激烈,常常不覺得有什麼太龐大的壓力,因為我們被保護的太好了。而且我們在臺灣的眼界太小了,看的不夠多,常常遇到一些事就覺得天崩地裂,經不起考驗。這是我覺得臺灣的優勢跟劣勢。

褚士瑩的回答:

我覺得真正重要的問題是:「佔優勢真的很重要嗎?」

就像我在「旅行魂」這本書裡面有一章特別拿出來討論的:為什麼旅行高手就是要買到超便宜的機票?

無法跨越競爭式思考的人,遲早都會輸,因為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永遠贏。

我從來沒有搶購過限時的零元機票,也不會去爭秒殺的演唱會入場券,因為我一點都不相信,明明是做一件有趣的事,卻需要面對那麼大的壓力。

台灣年輕人如果願意走出去,也不應該是為了得到「優勢」,而是透過角色改變,才發現自己原來知道的那麼少,在世界面前變得更好奇、更謙卑。

大學以前,一直以為打開世界的鑰匙是語言,所以我努力學習外語,並且開始當背包客旅行,讓自己有使用外語的機會。

但是上大學之後,我對於自己學了一種外國語言,足夠應付去旅行,去吃點外國的食物,在旅途中遇到當地人,甚至交了幾個當地朋友,幫出版社編修旅遊指南,是否這樣就算跨出了舒適圈,看懂了一個國家,開始有很多的懷疑。

所以,我開始學習用觀光客以外的角色,到世界各地認識自己。

以口譯者的身份,到澳洲的日本人學校工作,也在台灣接待韓國梨花女子大學的傳統舞團。

到埃及去留學,週末假日則到金字塔群當考古志工。

在俄羅斯跑單幫,站在莫斯科冰天雪地的街頭兜售香菸跟牛仔褲。

跟著經紀西域畫的藝術收藏家,到南北疆四處去尋找西域畫家。

接受幾家旅行社的聯合委託,到波羅的海三小國等地去探勘、踩線。

同時,我還當配音員,駐外特派員,也陸續在三家不同的廣播電台主持節目。

因為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嘗試各種身份,才發現過去作為背包客,以為自己已經知道的世界,跟想像中如此不同。

就連對語言的要求也不同。

就好像一個台灣人,作為觀光客、旅行者,在一家餐廳消費,所感受的日本,跟站在同一家餐廳收銀台後面,面對消費者,所感受到的,肯定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日本。

一個來自台灣的觀光客會說兩句日文,很容易就會被當地人誇獎「你的日文好好喔!」

但同樣這個台灣人,如果到日本打工度假,在之前消費的餐廳打工,同樣的日文程度,卻會被店長毫不留情地指責:

「你這種破日文,實在不行喔!」

大學時代這樣的震撼教育,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不只是語言,還有各種判斷的能力,負責任的能力,與團隊工作的能力,跟閱讀周遭空氣的能力。我不斷讓自己脫離舒適圈,正因為不怎麼舒適,所以反而會隨時保持覺察,因此每次都有很棒的體會。

大學時代,我一直努力學習變成一個有國際觀的人,讓自己不只是具備能夠換一種語言溝通的邏輯能力,還要有能夠換一種立場思考的能力,因此當我終於畢業時,並沒有志得意滿、意氣風發,而是在世界面前,變成一個更謙卑的人,而且因為知道自己的不足,永遠充滿好奇,每一天都在學習新事物,只要活著一天,就沒有無聊的時候,在不知不覺之間,「過著有趣生活的人」變成了我的優勢,但是我贏的不是別人,而是過去的自己。

 

延伸閱讀

大學一畢業就進外商 通中英日三語讓她成為搶手職場新鮮人

2020-01-06

年節連假到來,熬夜玩樂的『疲憊雙眼』也要提提神

2020-01-22

一堆人喝到罹癌、失智?國健署警告:尾牙、春節愛喝酒...恐助癌細胞生長、大腦退化!

2020-01-16

空氣清淨機能過濾「武漢肺炎病毒」嗎?專家分析7種濾淨技術,最有效的其實是...

2020-02-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