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走過那麼多地方,你覺得你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2015-11-09 11:37

每當有人問他為什麼能夠在那麼短的期間內,把困難的德語學好,他都聳聳肩:「那還不簡單?因為我需要。」

這些問題來自《1份工作11種視野》的讀者回響以及褚士瑩個人臉書的私訊留言。若讀者也想發問,可以到褚士瑩的臉書詢問喔!

5.走過那麼多地方,你覺得你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為什麼我會問這個問題?

我的旅行大部分都是和家人朋友一起,只有一次獨自一人旅行的經驗(大概十一天)我覺得那次的旅行經驗很好,會讓我期待下一次的出走,我覺得改變最多的應該是我變得比較敢跟外國人溝通,平時常常覺得英文不好所以不敢說,但到了當地非得說英文才有辦法溝通,所以我開始嘗試說英文,也因為住guest house認識了一些不同國家的人,我也嘗試用英文跟他們介紹我自己和我的國家,我變得比較敢表達。但是因為我去的時間非常短又在鄰近的國家,所以我覺得我並沒有找到自己哈哈哈,可能只是找到了1%的我而已,所以才想問問你是不是去了很多地方,有很多自己的時間能好好探索你自己呢?

褚士瑩的回答:

語言真的很重要嗎?出國語言真的就會變好嗎?我在「比打工度假更重要的11件事」這本書當中,有一篇標題是「出國就會變語言高手嗎?」,裡面提到一個觀念是「別以為學語言像鼻子過敏,出國自然而然就會變好」。其中有一點是「需要是學習之本」,裡面說了一個我在柏林跟來自阿根廷的老朋友Gerardo吃飯的故事。他學習德語的故事,不時讓我拿出來作為範例,說明「需要是學習之本」到底是什麼意思。

Gerardo出身在一個律師家庭,原本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當律師,但是後來為了想要給自己的人生更多空間,於是搬到了英國倫敦,從進入景觀學校半工半讀開始,生平第一次走自己選擇的路。過了幾年,倫敦的工作、生活形態已經無法滿足他,於是當他找到一份在德國柏林的跨國公司人事經理的工作時,義無反顧的將倫敦的工作辭去,公寓退了租,將銀行裡所有的英鎊都結匯成歐元,帶著行李去德國開始新的生活。但是當他到辦公室報到的第一天,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咦?Gerardo先生,你難道不會說德語嗎?」他的上司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劈頭就問。

「完全不會。」Gerardo很誠實的回答。「難道你不知道這份工作,必須要全部使用德文嗎?」我的阿根廷朋友當時覺得有如晴天霹靂,因為他已經沒有退路回不去了,這下該如何是好?他的老闆雖然寄與無限同情,卻也無可奈何。最後提出了一個折衷的方法:「這樣吧!你有六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我先找人代替你的工作,如果六個月之後,你能夠用德語聽讀說寫,那麼這份工作還是你的。可是如果到時候不行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因為他沒有多餘的閒錢,只能找每個社區都設有專門給到德國的新移民上的廉價語言、文化課程,五個星期約一百初頭歐元左右,因為不用看證件,無論合法、非法移民都可以來上,如果沒有工作的人,可以一個禮拜七天,每天上四個小時,需要一面打工維生的人,也可以選擇上夜間部。並不是特別有語言天份的Gerardo,六個月後,竟然真的可以應付作為人事經理工作所需要的德語程度,在柏林順利開始了他所喜歡的專業工作,而且轉眼已經過了三、四年。每當有人問他為什麼能夠在那麼短的期間內,把一般人認為相當困難的德語學好,也沒有什麼好的師資,他都聳聳肩:「那還不簡單?因為我需要。」

如果語言只是語言只是一個工具的話,那麼旅行改變我最大的又是什麼?

在日本被觀眾選為好感度最高的主播枡太一,他說自己唯一的秘訣,就是用「最大限的好意」來面對受訪者。

「自分が相手を好きになれば、 相手からは嫌われない。(如果能讓自己欣賞對方,也就不會被對方討厭。)」

網路世界何嘗不是如此,祖克柏既然作為一個想要將世界連結起來的人,當然不會讓臉書有噓、踩、爛這樣的負面情緒按鍵,這只是大人的常識。成熟的公民社會,本來就是一個對陌生人也要努力釋出「最大限的好意」的社會,無論對方是處境艱難的移民,難民,外配,移工,改過自新的人,或是各種身心障礙者。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旅行者,一個NGO工作者,我願意一直這樣相信,也期許自己無論在網路上還是現實中,都能如此。

這才是旅行帶給我最大的改變。


6.您覺得出走最大的意義是什麼?是什麼力量一直驅動你持續出走?

為什麼我會問這個問題?

我覺得出走是為了看看世界的遼闊然後找到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和價值。我想會讓我想要保持出走的理由應該是我想找到更多更完整的自己,在旅行的路上會有很多孤獨的時間,我覺得那時候是最適合探索自我的時機,因為在最安靜的時候,才能聆聽自己的心。

褚士瑩的回答:

因為我想當一個在全世界都有好朋友的人。

我先前提到的那位阿根廷老友Gerardo,今年秋天我們又在柏林敘舊,一起到阿北最愛的衣索比亞餐廳,甜點的杏仁芝麻糊椰棗,泥炭火爐慢烤的豆蔻香料咖啡,讓攝氏2度的秋日晴朗午後如此溫暖。

他為瑞典一家人力公司工作了幾年之後,現在在柏林一所大學,專門為創意工作者成立的MBA課程招生。

吃完飯後,我上網搜尋,才發現原來早在十三年前,我就曾經在網路專欄寫過一點關於他的故事,說到當時二十九歲的他,如何來自阿根廷律師世家的富家子,已經執業了好幾年,他與姑母合開一間律師事務所,而他父親的事務所理所當然成為最好的事業搭檔,也由於家庭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威望,每天四個小時的工作,讓他可以繼續過著優渥的生活,但他在一番思索之後,發現這不是他想過的人生,毅然關閉了事務所,到船上來擔任基礎的公關活動人員,從來沒有陪過笑臉的他,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三個月以後,他也發現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下一步,他要搬到倫敦去,體驗兩個人的生活,並且打算從事園藝的工作,當自己想當的人,雖然父母完全無法了解他的想法,但是他決定破釜沉舟,將律師執照取消,從此再也不會回到這一條路來,以後的人生無論好壞,這段為了愛情遷移到異國的舉動,不管能不能持續,他也都不會後悔。

這些年來,我們的友誼,從當年的阿根廷,持續到英國倫敦,德國柏林,他從律師變成景觀設計師,從英國傢俱公司的拉丁美洲業務代表變成瑞典人力公司的人事經理,如今變成大學入學部門的主管,而我則來去在美國波士頓,英國倫敦,泰國曼谷,緬甸山區之間,跟武裝部隊,前政治犯,海外流亡組織,種植罌粟花的毒梟打交道。我們都沒有辦法交換角色去過對方的人生,但是作為同樣開放、擁抱世界觀念的朋友,所以我們卻可以因此持續在彼此身上學習到我們從來不知道的世界。
 
而幸運的是,像Gerardo這樣一輩子的好友,只是我在世界上眾多好朋友的其中一個。

當我學會用真心跟世界握手交往,人與人不分種族、性別、階級,一律真誠相待,用信任和誠信對人,因為我明白信任別人,其實就是肯定自己。當我嘴裡只說心裡想的真話之後,我發現在旅行中,結交的朋友改變了。

過去旅行中,總覺得同樣是亞洲人,自然而然就會有親切感,也容易親近,美國人友善隨和、容易相處,也很不錯,所以旅行中總跟這些人走得特別近。但是我也知道,一旦旅程結束以後,我們可能各奔東西,這輩子再也不會見面,甚至也不會保持聯絡,頂多就是加入對方的臉書,但是不知不覺,就連對方的長相、名字都忘了。

我以為旅行的本質,就是這樣的。

但是自從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以後,我開始自然而然地結交來自德國、丹麥、荷蘭、奧地利、挪威的好朋友,我們邀請對方,無論是到自己家裡長住,還是一起去旅行,只要說到的一定都做到。「我覺得你好厲害,我在歐洲住哪麼久,還是很難打進他們的小圈圈。可是你根本沒有住在歐洲,卻好像到哪裡都有好朋友,而且是很好的那種!」我身邊常住在歐洲的朋友時常會帶著羨慕的口吻這麼說。

說不定,我也成了身邊亞洲人、華人朋友圈中,那個怪胎吧?但是我喜歡這樣的改變,我選擇保留這個我在旅行當中學到的習慣,因為我發現自己因此成為一個值得自己尊重的人。
 
這些問題來自《1份工作11種視野》的讀者回響以及褚士瑩個人臉書的私訊留言。
若讀者也想發問,可以到褚士瑩的臉書詢問喔!

延伸閱讀

我防疫人員穿防護衣登機檢疫? 疾管署:假的!勿傳謠言否則嚴辦

2020-01-02

黑鷹直升機上月才傳墜毀!製造商剛接下近170億訂單、母公司是「全球軍火之王」

2020-01-02

你身上的痣是皮膚癌嗎?4要點自我檢測,8個危險因子要注意

2020-01-17

突破!浙江、廣東成功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毒株

2020-01-2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