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文明落後的距離

詹益鑑

名人專欄

1036期

2016-10-27 15:34

過往海外歸國的精英若沒有參與後數位時代,仍會顯得思惟落伍;台灣與先進國家的這段差距,就是需要趕上的文明時間軸距離。

三年前的此時,我正在紐西蘭參訪,這個牲口比人口多十倍、因為《魔戒》而有了電影工業的島國,他們的生技、軟體與網路產業又有怎麼樣的發展。在那趟旅程後,兩年內我又到訪六個國家、十個城市,在橫跨歐、亞、美與大洋洲之後,突然我理解到,其實台灣與先進國家間的距離——不是空間,而是時間。

我指的時間距離,倒不是旅行時間或時區差異,而是對時間價值觀的不同(詳見文末QR碼)。隨著資訊擴散與思惟趨同,國與國之間的生活差異、城鄉風貌,除了用空間尺度描繪,更可用文明時間軸進程來思考。

出國參訪之外,過往幾年我也與許多學者首長們對話及交流;一來感受到他們在專業領域與公共事務上的確專精嫻熟,但也感嘆他們對於數位經濟及產業變革的陌生與疏離。他們多數還是擁有聰明、智慧與熱情,但為什麼許多發言或舉措,讓新生代鄉民們覺得不可思議、恍如古人呢?

回到二、三十年前,當時台灣與美、日、德等先進國家,無論在科技文明、生活方式、意識形態,大約都有數十年差距;也就是我們在戰後三十年窮追猛趕,才接近他們在戰前的文明狀態。而這數十年的時間差距,讓當年少數能出國的知識分子,回台後擁有資訊與資源的支配能力。

但在這些產官學研精英們支配資源與壟斷資訊這麼多年後,歷經產業轉型、媒體解禁的台灣,人民水準與社會風氣逐漸接近已開發國家,再加上十年來智慧手機與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從前的精英若沒有參與數位經濟、理解網路思惟,當年再先進的思想與行為,現在都顯得落伍而過時。

如今台灣一般人取得資訊的管道與速度,遠勝人類史上任何時代與地區,追求知識早已不用出國。但實體的生活方式、工作形態與空間美學,以及文明社會對於「人本精神」的追求與實踐,還是必須透過實地走訪才能感受。

身為後數位時代的島國居民,「滑萬網頁」外,行萬里路仍是必要的。但我們要穿越的不是地理空間上的尺度,而是文明時間軸上的距離。

(本專欄由詹益鑑、鄭博仁、客座作家群共同主持)

延伸閱讀

「所有台灣人都是家人!」蔡英文:選舉已結束該團結 大家應放下對立、擁抱家人

2020-01-11

《今周刊》金鼠年春節公告

2020-01-20

謝金河:四大天王讓美國再偉大

2020-02-13

從市場開始接地氣旅行

2020-02-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