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數字人」CEO 能讓德銀轉型?

乾隆來

焦點新聞

2015-10-15

德國最大銀行集團德意志銀行十月初宣布高達二千三百億元的史上最大虧損,一時之間讓人以為是雷曼風暴再現。但新執行長克萊恩力圖脫掉炫麗的投資銀行外衣,重回古典無趣的銀行本業,正是全球金融業重大趨勢的最新代表作。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三個月虧損七十億美元(約二千三百億台幣),創下歐洲金融業從未見過的巨額虧損紀錄,令人膽戰心驚。許多投資人立即回想起二○○八年九月,雷曼兄弟宣布提列三十九億美元(約新台幣一千二百億元)的虧損,一個禮拜之後,雷曼就倒閉了!

德意志銀行與雷曼有不少神似之處,雷曼在倒閉前三個月的六月九日,被惠譽信評公司將投資等級調降至「AA-」;德意志銀行也在今年五月遭到惠譽調降,史坦普信評公司選在同一天、在今年六月九日將德意志銀行的長期債券發行人信用評等,由A調降二級至「BBB+」,離垃圾債券只有幾步之遙。

一五年的德意志銀行與○八年的雷曼兄弟,都坐在龐大到幾乎無法控制的衍生性商品(編按:依附於其他資產標的物上的金融商品,價值高低取決於其所依附的資產標的物價值)火藥庫上。特別是歐洲央行將利率水準壓制到零利率,傳統銀行業務又過度競爭,仰賴利差的銀行幾乎無利可圖,但是股東要求回報,高達十萬名的員工等著發薪水,德意志銀行只好不斷擴大衍生性商品的部位,靠著高風險的交易來維持獲利。

「不說華麗的話」
新執行長 對了德國人胃口


到了一三年底,德意志銀行帳上的衍生性商品合約已高達五十四.六兆歐元,是德國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二十倍、整個歐盟GDP的五倍!美國最大的摩根大通銀行,衍生性商品的風險才五兆美元,不到德意志銀行的十分之一。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可能帶來致命的危機。

此外,「系統性風險」的烏雲籠罩在歐洲上空,瑞士信貸、英國的渣打銀行換執行長來挽救獲利下滑的危機;皇家蘇格蘭銀行已連續六年虧損,今年八月英國政府賣出五.四%的持股,賣價竟比金融海嘯時的入股價還低。匯豐銀行六月宣布裁減全球五萬名員工,還要關閉、出售獲利不佳的部門。歐洲媒體說,德意志銀行的危機,「只是歐洲金融業者的冰山一角!」

不過,德意志銀行與雷曼兄弟畢竟不同,至少金融市場的反應冷靜許多。在宣布七十億美元的重大虧損當天,德意志銀行股價一度重挫七%,但低接買盤強勁,隨後兩天的交易更是回到九月初的平台,顯然,投資人並不預期德意志銀行會出現雷曼式的崩盤。

原來,德意志銀行今年七月一日更換了執行長,新執行長克萊恩(John Cryan)是英國劍橋大學畢業、會計師出身,曾在金融海嘯後擔任瑞士銀行(UBS)財務長,協助瑞士銀行重整。雖然是英國人,卻說得一口流利的德語,德國媒體說他「行事嚴謹,可用無趣來形容他的領導風格」、「是個嚴肅的『數字人』……,他以強大的意志力改革瑞士銀行,從不說華麗、好聽的話。」顯然,克萊恩的嚴謹贏得媒體的支持。

德國媒體及投資人相信克萊恩的改革,這與雷曼兄弟倒閉之前截然不同。雷曼執行長富爾德一九九四年上任,經歷九○年代的大多頭、數度金融危機與泡沫,到○八年已是雷曼的皇帝,但富爾德卻掩飾敗象,無意改革,最終導致破產。



損失來源一:商譽跌價
徹底清理十六年前爛帳


因此,克萊恩宣布七十億美元的巨額虧損,反而是重大改革的前兆,徹底清理多年累積的爛帳,打完壞帳之後反而留下回沖利益的空間。這次德意志銀行採取預警手法,提前三周發布利空訊息,實際上第三季季報要到十月二十九日才會公告,當天克萊恩將要公布「二○二○年策略方案」,讓投資人充滿了期待。

從十月七日發出的簡短新聞稿中,我們粗略看到這個七十億美元(六十二億歐元)巨額虧損的內容,主要是高達五十八億歐元的「商譽與無形資產跌價損失」。

跌價損失是因一九九九年購併美國信孚銀行而來,雖然德意志銀行因此在華爾街站穩腳跟,但十幾年來浮浮沉沉的投資銀行業務,加上越來越嚴格的資本要求,帳上竟然出現二十三億歐元的商譽跌價損失。

十六年前的購併到今天才付出巨額代價,正在規畫分拆上市的德國郵政銀行也同樣帶來沉重的包袱。德國郵政銀行在○四年股票上市,○八年金融海嘯,德意志銀行取得三○%股權入主,一○年再公開收購超過五成的股權。郵政銀行目前總市值七十七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三千億元)。

損失來源二:超提跌價
賣股回沖利益 值得期待


郵政銀行雖然帶來較為穩健的資產負債表,但低迷的獲利與較高的人事成本,讓德意志銀行在今年初宣布,出售五成的郵政銀行股權。妙的是,克萊恩一口氣提列三十五億歐元的跌價損失準備,幾乎等於售股的全部收入,如果郵政銀行股權一如預期在一六年底之前出售,屆時回沖的利益,將非常驚人。

同樣邏輯,德意志銀行持有一九•九九%的北京華夏銀行股權,也因為「不再列為策略性資產」,同樣提列了六億歐元的跌價損失。對華夏銀行股權「超提」跌價損失,更是一個令人難以理解的邏輯。德意志銀行在○五年拿出二.七二億歐元取得北京華夏銀行一四%股權,後來又加碼到一九.九九%,如果依照十月初華夏銀行的股價計算,持股市價有三十一億歐元(約新台幣一千一百億元)。一本萬利的生意,克萊恩竟然還提列了六億歐元的跌價損失。

「絕不能維持現況」
重大改革 要員工做好準備




接下來,大家的焦點就在十月二十九日,克萊恩提出的「二○二○年策略」具體的變革方案。這個方案,除了出售德國郵政銀行、北京華夏銀行的股權,還可能包括大幅裁員四分之一—從目前近十萬人,裁減兩萬三千名員工,並大幅關閉投資銀行、交易部門等,克萊恩在發給員工的信函強調:絕不能維持現狀,要員工做好變革的準備。

「瘦身」將是德意志銀行改革的具體方向,例如原本為了撐大獲利的衍生性商品交易,已經不斷被轉售或關閉。德意志銀行日前出售了一筆二千五百億美元面額的信貸違約掉期(credit-default-swaps trading portfolio, CDS)給花旗銀行,最近又準備再賣一批面額超過兩千五百億美元的CDS給美國摩根大通銀行。

這些交易,德意志銀行都折價出售,預計要將證券、投資銀行部門的資產規模,再減少兩千億美元(約新台幣六兆六千億元),顯示公司大幅削減投資銀行業務的決心。

今年五月,包括德意志銀行在內的多家銀行,與英國、歐洲、美國的金融監管單位達成認罪和解,支付高達六十億美元的罰金,來終結對Libor(倫敦銀行同業拆放利率)市場不當操控的指控。瑞士信貸、渣打銀行更換執行長,蘇格蘭皇家銀行、巴克萊銀行都同時對投資銀行進行重組與縮編,「無趣的」執行長克萊恩替代了投資銀行出身的簡恩(Anshu Jain)主導德意志銀行的改革,從倫敦、法蘭克福到紐約,全球的金融業都在「瘦身」,脫掉看似炫麗的投資銀行外衣,重回古典無趣的銀行本業。

銀行靠著金融交易創造高獲利的時代已經結束,從九○年代至今,長達二十年的金融購併、擴張、衍生商品創新、高得嚇人的薪資都將成為歷史。德意志銀行的改革,正是這個重大趨勢的最新代表作。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特別推薦》
 
 

延伸閱讀

年關近消費熱 吃喝玩樂概念股帶旺

2019-01-16

台股開紅盤上漲機率破7成 今年也應抱股過年?

2019-01-28

劉真為什麼嫁給辛龍?這些甜蜜舉動老公應該學著點!

2019-02-25

失智被騙一億 財產給兒子就被棄養 小心銀色財務危機!

2019-03-06

陪伴母親走過生命最後 方念華領悟:平靜做好道別準備,晴天總會到來

2019-03-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