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吳國棟守得雲開見月明 P.86

李孟鋼

焦點新聞

1999-04-15

三月二十七日,國內歷來規模最大的休閒遊憩區開發案「理想度假村」,在花蓮動工了。當天現場,政要雲集,包括行政院長蕭萬長、祕書長謝深山、政務委員黃大洲、經建會主委江丙坤、交通部長林豐正、研考會主委楊朝祥等政院高層,都到場致賀。

不過,眼尖的人可能會發現,當司儀一一介紹與會貴賓時,獲得最多掌聲的,不是蕭萬長,而是現任行政院顧問的前花蓮縣長吳國棟;而且,現場與會的數百名花蓮縣民,是以全體起立熱烈鼓掌方式向吳國棟致意,許多人眼角還泛著淚光,包括主導這項開發案的理想大地公司創辦人梁清政,也紅了眼。

這樣的場景,看在不知情的人眼裡,可能會有些許納悶;但在蕭萬長的心裡,他清楚這些都是吳國棟應該得到的,且受之無愧。

吳國棟原本在花蓮政壇就甚孚眾望,並被地方媒體公認是歷任花蓮縣長中,最具魄力與遠見的一位。這一點,包括蕭萬長與國民黨高層也都清楚與認同。但吳國棟的仕途,從八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起,突生巨變;這一變,也迫使理想度假村的開發時程至少延後五年,業者損失慘重。


黃信介選立委 國民黨作票

八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那一天,吳國棟出任縣長尚未及二年,花蓮爆發了舉國震驚、全球矚目的二屆立委作票案,原當選人前花蓮市長魏木村,被迫讓位給打著「元帥東征」旗號的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這起醜聞,使國民黨原本在花蓮一黨獨大的政治優勢,頓時瓦解。一周之後,身兼花蓮縣選委會主委的吳國棟,毅然一肩扛起所有政治責任,宣布辭去縣長及縣選委會主委一職。

吳國棟快刀斬亂麻毫不戀棧權位的動作,讓執政黨的傷害減至最低,並贏得多數縣民與各界的高度肯定,咸認他是執政黨中生代少數具骨氣的人物。隨後,吳國棟被李登輝總統欽點出任經建會產業東移專案小組執行祕書,眼看著極有機會進一步轉進內閣核心。

孰料,一項手段極為粗糙的「政治謀殺工程」,正暗地裡悄悄展開,並以吳國棟在縣長任內大力協助推動的理想度假村開發案,為點火目標。

十萬元支票搞掉一個縣長

八十三年三月十七日,「謀殺工程」正式啟動。檢調單位開始大舉搜索理想度假村台北總公司、花蓮分公司,及創辦人梁清政位於民生東路的住處,而且在兩個月內連抄四次,次數之多,連資深法界人士前花蓮高分院院長金欽公,都表示從未見過,認為極不尋常。而且抄家方式極粗魯,一名調查局人員在梁清政住處還不慎打破一只極為珍貴的骨董花瓶。

隨後,檢調單位將矛頭指向吳國棟,硬指其在縣長任內將理想度假村地目編訂為遊憩用地,係圖利業者,且指其曾收受梁清政十萬元支票。

同年九月九日,檢方將梁清政及吳國棟等一票相關官員全部起訴;遭起訴的官員中,還包括被全國地政界公認操守最清廉的前內政部地政司司長王杏泉,引起地政界一片譁然。而吳國棟與梁清政在檢方偵訊時,曾當面要求檢察官提出該十萬元支票證據,檢方不但拿不出來,還硬將此項不實證據記載在起訴書中,並強調此證據就是圖利的緣由,吳、梁二人簡直氣瘋了。

而更令吳國棟及其支持者氣憤的是,八十四年三月十二日,這場官司尚未一審宣判前,因花蓮籍二屆立委謝深山獲執政黨拔擢出任勞委會主委,須辦理補選,吳國棟獲當時執政黨副主席李元簇及總統府祕書長吳伯雄二人力薦,提名角逐二屆立委補選。但檢方卻在投票日前數天,僅憑黑函檢舉吳國棟曾收受梁清政贈送的花蓮美崙高爾夫球場球證,即動員大批人馬查辦,結果,新聞又上了各大媒體,吳國棟連澄清都來不及,加上國民黨縣黨部輕忽選情巨變,催票動員不及,終以一千一百三十九票些微差距,敗給脫黨參選的花蓮榮家主任張偉。事後證實,吳國棟根本未曾收受過球證,但敗選已無法挽回。

吳國棟的厄運還沒結束。同年七月三十一日花蓮地院一審宣判,吳國棟與梁清政皆被依直接圖利罪判刑六年六月。就在當天,吳、梁二人連手提出自訴,反控承辦檢察官涉嫌偽造文書,將不實證據記載在起訴書中,故意入人於罪。

同年十二月十四日,吳國棟再遭重擊,其父吳家河不堪全案讓家族含冤蒙羞,抑鬱寡歡溘然辭世,吳家悲痛欲絕,李登輝、李元簇、連戰、吳伯雄等人,紛紛送輓聯致哀。與吳國棟私交甚篤的星雲大師,也專程前往吳宅致哀,並以「不著魔,不成佛」六字,勉勵吳國棟要忍得住,守得雲開見月明。

八十五年六月十二日,明月終於露出雲端。花蓮高分院二審宣判,除花蓮農改場技士陳忠明維持一審原判,其餘全部被告統統無罪。二審認定吳國棟完全依據法令辦理理想度假村地目編訂等事宜,屬行政裁量權範圍,且未查獲任何證據足以證明吳國棟與業者間,有任何利益輸送或收受賄賂等不法情事。

吳國棟沈冤得雪,第二天即攜帶判決主文至父親墳前燒香祭拜,並將判決主文燒給父親,以慰在天之靈。不久,吳國棟即被執政黨安排出任行政院顧問,協助推動產業東移政策。


官司纏訟五年至今仍未結案

不過,檢方的動作並未停歇,並開始另一段漫長的上訴、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原二審法院認定檢方逾期上訴予以駁回、檢方抗告、最高法院發回、原二審法院再駁回、檢方再抗告等連串司法戲碼。

如今,這場已纏訟了五年的官司還未定讞,雖然二審已三度宣判吳國棟、梁清政等人統統無罪,但只要全案一日未結,吳國棟就得一日背著官司包袱,很難有所作為。

去年底三合一大選,吳國棟的支持者已不耐久候,並認為官司無罪結果已大致底定,勸進吳國棟爭取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否則直接挑戰區域立委;吳國棟接受了這項建議,但卻又陷入另一段悲情。

國民黨中央黨部先安排副祕書長鍾榮吉抵花蓮約見吳國棟,並放出消息指吳國棟在二十三名安全名單內;待吳國棟宣布退出區域立委選舉,靜待黨中央安排後,才公布吳國棟列名不分區第三十三名,連邊都沾不上。隨後國民黨為安撫吳國棟,安排出任省諮議員,但遭吳國棟拒絕。

吳國棟的境遇,讓其支持者都很不平,痛責國民黨為什麼要這樣「修理」吳國棟,難道八十一年作票案吳國棟一肩扛下所有政治責任,讓國民黨傷害減至最低的作為,國民黨都忘了嗎?

現在,反而有很多風涼話出來了,這些風涼話既不責怪國民黨,也不再追究「政治謀殺工程」幕後的那隻黑手到底是誰,反而把矛頭指向吳國棟本人,怪他當初為什麼要這麼有骨氣把縣長辭掉,作票案干他屁事;如果當初不辭縣長,可能就不會有後面的莫名官司,也不會落得現在裡外不是人的窘境;而且包括理想度假村、遠東集團的花蓮海洋公園等幾項大型開發案,可能在他縣長任內早就動工並開始營運了。

其實,這些風涼話還有幾分事實。眼看著現任縣長王慶豐已幹了兩任近六年任期,花蓮縣民實在看不出地方有什麼重大建設成果與發展遠景,經濟部今年還將花蓮縣評為資源貧乏及發展遲緩獎勵投資地區,讓全縣縣民蒙羞。

因此,請吳國棟復出角逐下任縣長的聲音,最近也出來了。吳國棟日前在一次媒體訪問場合,也表示不排除復出的可能。地方各界也認為,以吳國棟的風骨、操守與形象,以及其個人過去七年所受的委屈悲情,只要出馬,當選機率極高。但關鍵是,「政治謀殺工程」幕後的黑手是否願意就此鬆手,若官司再一路拖到下屆選期仍未定讞,這場選戰吳國棟仍不好打。顯然,吳國棟還有段崎嶇路要走;而國民黨是否願意再重用他,提名他角逐下屆縣長,也是關鍵要因。

延伸閱讀

鼎泰豐承認「換蝦」!餐點走味、變相漲價惹民怨

2019-01-02

男童喝止咳水竟「中毒」 抽搐休克險喪命

2019-01-07

賴清德宣布內閣總辭 「他日江湖相逢 再當杯酒言歡」

2019-01-11

減額繳清、保單借款、失能給付認定...關於保險,你最該懂的4件事

2019-01-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