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區域調度卡卡 讓垃圾大戰年年開打

撰文: 呂苡榕 日期:2017-08-10 分類: 焦點新聞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77期

垃圾大戰年年開打,燈會、禽流感一下便攻破區域垃圾處理系統,讓縣市首長忍不住埋怨走投無路,甚至比調頭寸還麻煩。垃圾圍城,究竟該怎麼解?

吵了大半年的垃圾大戰終於稍稍平息,雲林縣境內無處可去的三萬噸家庭垃圾,已慢慢轉運到外縣市焚燒處理。只是回頭看看過去三年,每隔一段時間垃圾大戰總會捲土重來,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感慨:「垃圾問題就是個變形蟲,隔一陣子就會以不同姿態爆發一次。現在只是暫時解決而已。」

全台灣共有二十四座運轉中的焚化爐,每年垃圾有效處理量六五○萬噸,一般垃圾一年約四三○萬噸,照理說,處理能量綽綽有餘。但因焚化爐分布不均,許多境內沒有焚化爐的縣市,例如:雲林、南投和台東縣,必須委託外縣市協助處理垃圾,垃圾跨區處理成了垃圾大戰年年開打的遠因。

肇因:底渣再處理公司出包

今年爆發的垃圾大戰,肇因於去年十二月南部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業者映誠公司,因違法傾倒底渣,而遭檢調依詐欺罪起訴。

垃圾進焚化爐變底渣出來,需要處理才能再利用;映誠經手全台三分之一的底渣處理,高雄、台南、台中和屏東四地共十座焚化爐的底渣也交由它負責,一旦停歇業,底渣就無處可去。因此在環保機關求情下,最後讓業者繼續進行焚化爐底渣的破碎等技術處理。只是處理完的「底渣再生粒料」,委託單位得自己帶回去「再利用」。

高雄的焚化爐容量占全台之冠,境內四座焚化爐,一年垃圾進場量約一五○萬噸,其中四分之一是外縣市的家用垃圾。一噸垃圾可產生一五%到二○%底渣,換算後高雄焚化爐一年產生二十五萬噸底渣。

映誠被起訴後,高雄想了一套辦法解決底渣再生品,決定不向外縣市收取垃圾處理費,代之以「每代燒一噸垃圾,委託單位就得運走一.八噸的底渣再生粒料」。一月,台北市議會同步跟進。

「當時我們覺得運回一.八噸太多,因為一噸垃圾頂多產生一五%到二○%的底渣量,要各縣市回運四○%、五○%就差不多了。」環保署官員私下表示,但,當時雲林縣急著處理掉境內垃圾而匆匆答應,「它一答應,其他委託代燒的縣市只得比照辦理。」

爆量:燈會、禽流感清不完

雲林縣為何急著一口答應?故事又得回頭往二○一五年說起。一五年初,台灣爆發禽流感,大量撲殺的禽體得靠焚化爐銷毀,讓焚化爐出現壅塞,卡車進場得排隊三小時。

那年年初還發生另一件事,高雄市率先決定要調高垃圾處理費,一口氣把處理費調高成每噸二三○七元,原因是「不堪長期虧損」。過去高雄處理境內垃圾,一噸費用一七○○元,代收外縣市卻只要四五○到一三六五元,為了反映成本,高雄市決定漲價。

長期觀察台灣廢棄物問題的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苦笑:「高雄市一調漲,打亂了原本的區域調度秩序。」隨後,台北市在一五年七月也跟進,每噸從一八五八元調漲至二○八二元。

台北與高雄兩地焚化爐容量占全台灣將近四成,處理成本的波動,導致許多縣市選擇把垃圾往處理費較便宜的中部縣市送。問題是,當年年初遇上禽流感,後又碰到台中燈會垃圾量大增,那年台中市的焚化爐都自顧不暇,外縣市垃圾只能排隊等著燒。

另一方面,雖然焚化爐以處理一般垃圾優先,但謝和霖指出,有些一般事業廢棄物業者,會透過議員協調焚燒量,這也難免排擠到一般垃圾處理量。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就指出,台中市焚化廠一四年總計多收一.五七萬噸的事業廢棄物,導致減收一.五五萬噸的一般垃圾。「曾經還有縣市焚化爐主要都去燒事業廢棄物,自己縣內的一般垃圾,還往外縣市送。」謝和霖說。

禽流感、漲價和與事業廢棄物競爭焚化爐容量等問題連番爆發,一五年,部分縣市決議不再代收外縣市垃圾,沒有焚化爐的南投、雲林等縣市只能叫苦連天。雲林縣的垃圾堆到三萬噸,縣內有些鄉鎮停收垃圾,縣長李進勇在媒體上直言:「幾乎走投無路。」最後環保署介入協調,才在一六年年中清運完畢。

只是雲林才剛清完垃圾,又碰上焚化爐輪流歲修,隔不到三個月垃圾又堵了。同為得委外處理垃圾的南投縣,也面臨縣內堆積近萬噸垃圾的窘境,縣長林明溱受訪時感慨:「處理垃圾比調頭寸還麻煩。」最後是環保署幾次以「密件」方式發文給北市府請求代收雲林垃圾,才讓雲林垃圾堆積量降到三千噸。

解圍:環保署插手 暫除危機

但垃圾問題這個變形蟲又以不同面目捲土重來。一六年底,映誠的老闆被收押,北、高兩市先後提出回運底渣再生粒料抵處理費的方案。光一日就製造三百噸垃圾的雲林,眼見垃圾山越堆越高,只得應允了北、高兩市定下的規矩。

但縣府雖點頭,部分鄉鎮公所卻拒絕開放轄下掩埋場作為暫存空間,導致底渣再生粒料運不回來,垃圾也運不出去,一轉眼雲林垃圾又堆到三萬噸;而同樣委託高雄代燒的台東縣,則是在太平溪出海口附近的汙水處理廠內,以「基地填築」為由,將運回的底渣再生粒料埋進土裡。

明明全台焚化爐容量足夠處理家用垃圾,垃圾大戰卻年年開打。謝和霖批評,去年底立法院通過《廢棄物清理法》修正,增列環保署必要時得統一調度焚化爐的條文,但相關統一調度的子法遲遲沒有訂定,今年垃圾才又出現調度問題。

對於底渣問題,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表示,環保署已兵分多路著手協助。首先是協同公共工程委員會盤點可使用底渣再生粒料的工程,協助去化地方政府手上的底渣再生粒料。不過,林長造也指出,使用底渣再生粒料可能會讓工程成本增加,所以工程單位還在估算成本中。

其實,早在今年五月,行政院已提出「轉爐石及底渣循環利用規畫」,盤點公共工程胃納量以做為底渣去化的管道之一。詹順貴說,由政府主導將底渣用到公共工程上,希望透過真正純化、安定化後,確保再利用的安全。目前,台中和桃園都以政府自組平台方式,進行底渣處理和媒合工程使用。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也表示,高雄已開始添購底渣處理設備並媒合工程單位使用,「預計九月中會上路,一年可去化十二萬噸底渣。」

環保署的第二步,是趕在七月預告《現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設施統一調度辦法》草案,定下調度與回運比例等細節。不過,代燒量大、底渣量也多的高雄市對此還有疑慮,蔡孟裕說,高雄市還會向中央提出意見,而在辦法定案前,高雄仍維持一.八噸的回運比例。

底渣問題暫時解決了,但詹順貴強調:「這些處理手段都是後端,重點還是要源頭減量和分類。」

有趣的是,台灣資源回收率統計每年攀升,去年回收率已超過五成,但詹順貴與謝和霖不約而同地認為,真實的回收比率,恐怕沒那麼高,在減量與分類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以廚餘回收率為例,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灣一○年到一六年的廚餘回收率僅維持在一○%左右,而雲林縣廚餘回收率平均僅有七.四%。「我們去年底檢查三十公斤的家戶垃圾,發現裡面有接近六成是生廚餘(堆肥廚餘)。」雲林縣林內鄉重興村村長張孟雲說。

治標:從源頭減量及分類

廚餘,尤其是生廚餘的回收成效不彰,原因在於只要中央沒補助做堆肥的預算,地方就不做,因此生廚餘只能隨著垃圾進入焚化爐。如今環保署規畫六年內設置三座生質能廠,其中一座就在雲林,可將生廚餘轉做堆肥與發電,屆時生廚餘被獨立分類回收後,垃圾也能隨之減量。

另外,攤開環保署相關統計,謝和霖說,由清除業者送進焚化爐的公寓大廈垃圾,並不會算在「各環保局申報的垃圾焚化量」;而公司大樓裡的生活垃圾,則被歸在事業廢棄物裡。換句話說,許多等同一般垃圾的廢棄物,並未被算在垃圾總量裡,「垃圾總量的分母因此變小。垃圾總量除以回收量就是回收率,分母變小,回收率看起來就高。」謝和霖笑著說。

而即使真的送進回收車的品項,也不一定獲得再利用,帳面上的回收數字,並不等於實質落實循環經濟。尤其近期國際原油下跌,塑膠製品成本一降低,回收再製的塑料更是缺乏市場,只能堆在回收廠。

「其實像塑膠袋或輪胎,都是很好的『熱質』,所以我們正在規畫把這些東西送去東部的水泥窯燒,讓它們有地方再利用,而且因為水泥窯溫度可達一千四百度,燒得更完全。同時,環保署則補助業者加強汙染防制設施,避免造成環境問題。」詹順貴說,這項規畫未來會放入水泥業的政策環評裡。

「但講來講去,還是要從源頭減量做起,否則問題還是一直都在。」打了好幾年的垃圾大戰,最終的解方,仍是一句老生常談,詹順貴笑了笑:「畢竟只要有人就有可能製造垃圾,問題解決不完。」

延伸閱讀

永康商圈超紅快閃影片 靈魂人物是他

一支去年在永康公園拍攝的快閃影片,讓許多國內、外網友看了直喊感動。結合行銷商圈與對父親示愛的活動,住戶、店家都參與,背後重要推手是商圈的大管家。

破解事故車「整形」成優質中古車 賞車撇步大公開

每次到中古車行,各種品牌、各式車款停滿整個展場,雖都是使用過的中古車,但車商總是有辦法點石成金,將有刮痕、髒兮兮的舊車「整形」成如同新車一般,但車子表面雖然經過拉皮,還是可以看出使用痕跡,這些蛛絲馬跡就成為消費者買車該留意的重點。畢竟若買到車況不佳的中古車,不僅是多花錢,更可能影響用車人的行車安全。

張博閩╳徐昕妍╳潘玫菁 細節處創造驚喜的空間魔法師

跳脫常規的素材運用,以及在微小地方展現的細膩巧思,讓張博閩與旗下設計師的作品變有趣。客戶享受到的不是裝潢而是藝術品,住再久也不覺得膩。

萬點以上的布局

台股上萬點,多數股民卻無感,因為都是權值股在漲。要如何改善投資績效?有三個方向可以參考。

棉花糖尬創意 5歲童完勝業界老鳥

向孩子的行動力學習! 制式教育讓團體合作慣於仰賴會議,常光說不做,無暇試錯, 驗收時往往不及應變。二○○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場演講,找回我們曾有過的創意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