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們要給孩子什麼樣的國文課?」課綱大戰結果已揭曉

撰文: 楊明方、黃玉婷 日期:2017-09-10 分類: 焦點新聞

教育部今日(9月10日)招開課審大會,高中國文的文言文、白話文比重以及高中選文將是討論重點。預計今天下午6點,教育部國教署會說明討論結果。

此次課綱改革的另一個重點,是開放過去以儒家四書為主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老師將可以自由選擇老莊、法家等諸子百家思想教導給學生。




爭議焦點的十二年國教高中國文課綱,預計於民國108年實施。現行高中國文課文中,必修文言文比率為45%到65%。由國文、台文領域的學者和教師組成的課發會「研修小組」,提出將必修文言文比率降到45%到55%文言文和白話文比例大約為一比一。

 

而當課綱版本進入到教育部課程審議會(課審會),普通高中分組的課審委員建議將文言文比率進一步調降到30%、主張增加台灣文學選文並開放網路投票,引發各界論戰。

 

此次課綱爭議,儼然成為信念之爭。有人質疑「文言文比重太高,學了到底有什麼用?」、「現在學生閱讀、表達能力下降,如何解決?」、「孔孟思想是不合時宜的威權遺毒?」、「台灣文學佔比太少,如何建立文化認同?」

 

師大全球華文寫作中心主任胡衍南直言:「不應該執著於文、白比率,而是要想,我們該給學生什麼樣的國文課,才是最好的!」

 

作家廖玉蕙則表示,過去「重記誦、輕理解;重講課、輕討論」的國文課,應該要有所改變,「能夠傳遞久遠的文言文,一定擁有到現在也不過時的觀念,能夠帶給我們思考和啟發。但我們翻譯完文言文後,不一定會教導學生這些重要的東西,也沒有把這些課文與現代生活作連結!」

 

廖玉蕙認為,幽默感常常在選文中缺席,理想的課文應難易度適中,能夠雅俗共賞,不要只是正經八百、憂國憂民地強調民族性,「課本告訴我們絕對正確的定義,但是文學會讓我們斟酌,即使寫黑暗的事,也能夠讓我們了解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不死記硬背,讓學生暢所欲言

老師可以把國文課變有趣!

回想高中國文課,你會想到什麼?或許是老師談笑風生的授課風采、課本中文人雅士對人生境遇的謳歌詠嘆,但許多人歷歷在目的,是當年為了考試而背誦課文,以及鑽研註釋修辭的痛苦回憶。

 

而現在有一群老師,他們不著重逐字逐句講解課文,而是讓學生在課堂上暢所欲言,把看似死板的課文,變成學生面對人生的啟發和養分。

 

基隆安樂高中的李啟嘉老師,原本就是講課唱作俱佳的人氣教師,但四年前,他的教學方式大翻轉,開始採用中山女中的張輝誠老師開發的「學思達教學法」。相較於以前一字一句講解課文,李啟嘉改讓學生在課堂上「自行閱讀」講義中的課文註解、作者生平和補充閱讀,老師僅提點重點。


雖然許多學生過去習慣閱讀網路短文,一開始閱讀長篇文章很吃力,看了就忘。但李啟嘉相信「學生不是不會,只是不習慣」。例如,高一學生讀完整段陶淵明生平,只記得「陶淵明做官」。老師用一系列的小問題抽問,鼓勵學生回想、拼湊,組織成有邏輯的句子:「陶淵明因為堅持自己的價值,無法適應官場的習慣,最後終於離開官場。」

 

把閱讀、理解的主導權交還給學生,老師從過去「灌輸知識」轉為「引導思考」。李啟嘉發現,部分學生雖然過去國文成績不好,但思考很敏銳,在討論過程中慢慢找到自信,成績也有所提升。到了大考寫作文,學生可以可以言之有物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平常上課就已經習慣思考和表達。

 

李啟嘉認為,「語文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能夠突破自己的經驗,與所處的世界連結。」在他的課堂上,藉由四書五經探討親情和人際關係、用《左傳》的《燭之武退秦師》討論台灣夾在中美兩大國的尷尬處境,把課文和生活時事連結。學生熱烈討論,也同時加深思考的深度和廣度。

延伸閱讀

最後的責任歸屬就讓第三者來決定吧

凡事若能以程度問題來思考,其實人生會輕鬆許多。

顧好政權命根子 習近平財經團隊曝光

中國「全國兩會」三月揭幕,是十月中共十九大國家領導人換屆交班前的最大政治盛會, 在五千多名代表與政委齊聚北京的前夕,習近平全面啟動政治職位大重組。

三分鐘熱度的特徵

如果開啟拚搏模式來做所有的事,那麼不久後就會伴隨著痛苦的感覺。如此一來,每天要靠相當大的意志力才能完成事情。如先前所述,意志力會逐漸消耗,在努力和痛苦中過度使用意志力,結果就是無法持續。而且這種痛苦會刺激潛意識對安全感的需求,於是潛意識用其強大的力量,開始抗拒變化。

從航太、科技到金融巨擘 為何都在瘋植物工廠?

是什麼充滿潛力的新興產業,能讓美國NASA和鴻海郭台銘紛紛出手搶進? 無畏氣候和地理條件限制,可反季節穩定量產的植物工廠,正是最新趨勢與解方。

稅改讓內資回流 值得肯定

過去弄死台灣的租稅政策,外資與內資差距16%以上,台灣充滿了本國人變身的外資,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學者有說過半句客觀公平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