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學文言文有什麼用?這些老師的教學,讓孩子一生受用

撰文: 楊明方 日期:2017-09-11 分類: 焦點新聞

回想高中國文課,你會想到什麼?或許是老師談笑風生的授課風采、課本中文人雅士對人生境遇的謳歌詠嘆,但許多人歷歷在目的,是當年為了考試而背誦課文,以及鑽研註釋修辭的痛苦回憶。

而現在有一群老師,他們不著重逐字逐句講解課文,而是讓學生在課堂上暢所欲言,把看似艱深的課文,變成面對人生的啟發和養分。

 

讓國文課文 成為學生認識世界的鑰匙

北一女中國文教師徐秋玲分享,「老師要做的是用文本把世界帶給學生,讓學生遇見自己、遇見他人、遇見世界」文言文、白話文比率並不是重點,但老師的教學方式很重要,若能啟發學生從課文中思考人生,才能真正讓學生有收穫

 

老師逐字逐句講解課文註釋、修辭,學生振筆疾書,是國文課堂上常見的景象。但在徐秋玲的課堂上,她讓學生自行閱讀課文和講義後,和身邊的同學討論,並上台分享,「我的國文課不是安安靜靜的,學生要開口表達。」

 

例如高二的課文《正氣歌》,徐秋玲讓學生討論「就你的理解,什麼是正氣?」、「你會選擇哪三個重要畫面特寫文天祥的生平分期?」等相關議題。


而在另一篇課文,王鼎鈞的散文〈一方陽光〉,母親對兒子說:「只要你爭氣,成器,即使在外面忘了我,我也不怪你。」在小組討論過程中,有的學生聯想到自己背負家人光宗耀祖的期待,壓力大到喘不過氣。也有學生反思自己上了高中課業忙碌,對父母的關心不理不睬。原本只是用來準備考試的課文,變成啟發人生的鑰匙

 

學生如果只是單方面聆聽老師講述,容易「左耳進右耳出」,但當用自己的語言和觀點分析,印象更深刻,閱讀、論述能力也獲得提升。徐秋玲發現,學生不僅上課有精神、不再害怕文言文,準備大學考試更是事半功倍。

 

反思親情與人際關係

孔孟儒家思想變得「有溫度」

徐秋玲使用的教學方式,是中山女中的張輝誠老師開發的「學思達教學法」,而這套教學方法不是明星學校的專利,學生程度差距較大的社區學校也可以適用。

 

基隆市安樂高中國文教師李啟嘉,原本就是唱作俱佳的人氣教師,但當他採用學思達教學法後,他減少講解課文,改讓學生在課堂上「自行閱讀」講義中的註解、作者生平和補充閱讀,老師僅提點重點,帶學生討論和發表。

 

雖然許多學生過去習慣閱讀網路短文,一開始閱讀長篇文章很吃力,看了就忘。但李啟嘉相信「學生不是不會,只是不習慣」。經過不到一年的訓練,學生的閱讀速度大幅提升,也能言之有物地表達自己的看法。

 

李啟嘉認為,「語文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能夠突破自己的經驗,與所處的世界連結」他發現,只要用同理心引導學生思考,孔孟儒家思想也可以變得「有溫度」。

 

李啟嘉舉自己以前成長在家暴家庭的經驗,並讓學生發表自己家庭的經歷,再回到課文去看儒家怎麼談孝道,「人在家庭中,除了愛,也會受到傷害,孔子從來沒有說過『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雖然儒家講求成就『更美好的自己』,但在追求美好的過程中,難免會覺得委屈、彆扭,你要成就『美好的自己』,還是『真實但沒有那麼美好的自己』?學生可以自行選擇。」

 

以《論語˙陽貨篇》為例,宰我問孔子,「父母過世,君子得守三年之喪,太久了,一年就夠了」,孔子罵宰我「不仁德」。相較於現在,父母過世,守喪大多僅需一個禮拜,到底是宰我太不孝?還是孔子太古板?

 

李啟嘉教到這一章節時,他以電影《父後七日》切入。電影裡面有一幕,女主角阿梅坐在爸爸的機車後座說:「爸,我今天生日耶」


爸爸問:「那妳今年幾歲」

阿梅:「18歲」

爸爸把機車停下來,拿出一顆肉粽給阿梅,等阿梅吃完肉粽後,教她騎機車。剛學會騎車的阿梅載著爸爸過橋,度過一個平淡的18歲生日。


幾年後,同一座橋,阿梅載著父親的遺照,想起爸爸陪伴她的18歲生日…。

 

回到《論語˙陽貨篇》,李啟嘉向學生分享:「孔子談的不是教條,而是真實的情感,孔子的重點不是『三年之喪』很重要,孔子是要你回想,你的爸爸媽媽也曾經抱你抱過3年。」

 

李啟嘉觀察,當老師期待能透過「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灌輸學生倫理道德觀,學生反而興趣缺缺,但藉由引導學生從四書五經探討親情和人際關係,學生更能感同身受。古人如何面對人生抉擇,也能成為今日的學生面對人生的參考

 

延伸閱讀

又被頂嘴惹毛了!

是非判斷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可以透過學習與辨證,逐漸累積清明的視角。但真正成熟的界線,或許只能靠孩子在「禮貌與衝撞」的經驗中,學會尊重和感謝吧?

只有她敢把何壽川關在門外 非典型董娘張杏如

何壽川進看守所,永豐金弊案會不會燒到妻子張杏如,成為各界焦點,以她長期來對集團大小事的著力之深,會不會在「後何壽川時代」扮演舵手角色?

貿協力邀印度最大B2B電商平台創辦人 分享印度市場經營策略

試著體驗一次「廢寢忘食」吧!

廢寢忘食之時,正是「專注力達到顛峰」的狀態。

再一家台積電?

扶植有潛力的公司,政府喊口號就能如願?別妄想創新局引領風潮,聚焦我們能夠做到的更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