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銀髮產業革命!台灣的3.6兆新商機

撰文: 楊卓翰、孫蓉萍 日期:2016-01-07 分類: 產業動態 文章出處: 今周刊994期

人口結構的改變。看似一場危機,更醞釀出一場商業革命。企業,得捨棄舊角度,重新了解因為老化而出現的新消費族群。在即將來臨的高齡社會,高齡產業將結合科技、物聯網,工研院估計,台灣銀髮產業產值在二○二五年,將會達新台幣三.六兆元。

講到高齡商機,我們首先就想到照顧、輔具等產業;但是,國內外都已經出現許多新創企業,專門解決老化社會的問題。這些新產業,無法再以過去製造業、服務業分門別類,國內外都開始以「馬斯洛需求層次」,也就是從健康、安全,到自我實現的人性需求,重新定義高齡社會的產業光譜。這是所有產業都要學習的一堂課,用新思惟跨界找到解決方案。



一○四成立銀髮銀行
媒合照護資源 創造長者共享經濟圈


國內網路人力銀行龍頭一○四,就是準備跨界進入高齡化產業的最新例子。預計二○一六年試營運的「一○四銀髮銀行」,計畫建立媒合長照人力與無力照顧家人的上班族,以解決長照產業人力供給不足的問題。



使用者可以上這個平台找到適合自己的服務提供者,從喘息服務(指讓家庭照顧者有一到兩小時休息時間)到供餐、陪伴等;而原本的服務提供者,不再是各做各的,而可以集成一個產業生態圈,做出規模。

比方來說,在一公里的路程裡,可能同時有好幾位長者無法自己煮飯,按照現在的體制,每一名長者可能都要由不同的服務提供者照顧;但是如果同一個社區有一個供餐的業者、一個送餐的業者,銀髮銀行就能聚合資源,同時幫這些老人服務。

如同Airbnb(讓大眾出租住宿的網站)媒合空房和旅客,銀髮銀行就是要媒合長照提供者和需求者,「這就是共享經濟的模式。」一○四銀髮事業處副總經理吳麗雪解釋。

「而且現在傳統長照體系遇到的很多問題,都可以用企業的角度切入。」她舉例,長照服務的品質不透明,通常用過才知道,「我們可以建立起專業的評價機制,用市場的力量來提升服務品質。」建立開放透明的平台,服務品質自然一目了然。

提供資金助創業
先營造生態圈 才能撐起整個產業


吳麗雪強調,一○四銀髮銀行不做政府標案、不碰醫療,也不自己經營機構,而是把優質長照人力,導向社區型居家服務的開放平台。「現在的趨勢是讓老人可以安心在家度過晚年,因此社區、居家照顧就格外重要;但是這部分,台灣還沒有人做。」

也有許多從事長照服務的非營利機構,對於一○四進入銀髮產業持保留態度。吳麗雪說,她最常聽到的擔憂就是:「你們PO(營利組織)比較有錢,如果提供高薪,那我的人就全跑掉了,要我們怎麼辦? 」

吳麗雪問的問題不一樣。她從人力資源的角度來看:「要問的問題是:為什麼銀髮產業原本的薪水會那麼低?另一個問題是:很多人會離開銀髮產業,不是因為錢,而是追求人生與職涯發展,那制度要怎麼才能滿足這些人才?」

所以,吳麗雪希望一○四可以成為一個人力平台,從培訓、證照、職涯規畫,幫年輕人打造一個有未來的銀髮產業。「而且,我們還可以提供資金,協助創業。將整個生態圈培養起來,產業才能起得來。」

全聯打造友善賣場
大學生想點子 解決購物不便



除了直接介入銀髮產業,傳統產業也正為高齡社會做準備,全聯福利中心即是一例。全聯福利中心總裁徐重仁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指出:「因應高齡化社會,可從消費者角度提供適合的服務。產業界可能出現的機會點,老人商機到處都有,就看你要不要去做。」

「台灣已經有高齡化問題的意識,但相關因應和社會福祉卻還無法跟上,光靠政府力量是不夠的,民間的自發性力量就變得很重要。」全聯行銷部協理劉鴻徵說:「如何讓年長者購物更便利、更開心,是我們發展的重點。」

為了打造對銀髮族友善的賣場,全聯除了進行動線調整、增設銀髮商品專區;還採取前瞻作法,找上專門為高齡社會培訓人才的「台大智齡聯盟中心課程」,讓年輕人去想解決方案。

這個課程是一個跨領域的專案,學生及老師來自台大、北醫、大同、世新等四所大學。上課的方式很特別,整個學期只有一個目標:完成廠商丟出來的高齡化難題。「高齡化的難題需要跨界思考。」台大智活智齡研究群召集人康仕仲說:「很多人覺得高齡商機很大,紛紛跳進來做,結果失敗的很多。為什麼?老人的需求和我們想的也許會有落差,需要和各種領域合作,實際去看老人的需求。我們想從教育開始,就培養出這樣的人才。」

各領域學生都有
賣場蹲點 發現高齡消費需求


第一堂課,這群來自護理系、資工系等領域的大學生,就和廠商面對面,討論如何滿足老人的需求。智齡課程的教室,就在消費者的場域。負責全聯專案的同學,在賣場蹲點、做訪談。學期走了一半,學生們想出可以自動跟著長者走的購物車、改善結帳流程、商品擺放的系統等解決方案。也許這些點子天馬行空,但是劉鴻徵強調,「透過產學合作,我們邀請年輕人設身處地發現銀髮族購物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好的建議將有機會落實在門市。」

「介護男子」顛覆社會觀念
找年輕帥哥當保母 照顧爺奶生活



照護產業要發展價值,突破價格框架,是各國都遇到的問題。沒有開放外籍勞工的日本,在人力供給上也陷入危機。淑德大學教授結城康博指出,一二年度,日本有基本照護資格者共三八○萬人,但實際在現場工作的只有四十二萬人。此外,照護者有八成是女性。

由於許多人、尤其是男性對照護的工作敬而遠之,為了扭轉照護產業只有女性能做的刻板印象,日本二十個社會福利法人(非營利組織)聯合推動了「介護男子研究」計畫。除了請來專家、學者討論照護相關的觀念外,還出版專書,拍攝二十位美男子照護員的工作場景,扭轉一般民眾對照護工作的觀感。從照片中,可以看到這些年輕男子幫老爺爺洗澡、推輪椅、帶老婆婆上便利商店挑冰淇淋、為長者整理家務、手牽手出外散步,甚至只是肩並肩坐著陪他們聊天,就像家人一樣親密。

工作過程製作專書
一掃年輕人對照護產業的排斥感



在鳥取縣照護老人保健設施「因幡幸朋苑」工作的栗谷信弘,今年二十八歲,他在書中指出:「我做這份工作已經邁入第八年,每天都在思考要如何讓使用者開心,然後我會和一起工作的團隊,共同實現這些想法。對現在的我來說,這個過程很有成就感。」一掃年輕人對於照護產業的排斥感。

這本書初版印刷一萬二千本,上市一個禮拜就銷售一空,日本各大媒體也都爭相報導,顯示日本人對這個議題的重視。讀者在感想中提到:「想了解照護這份工作的魅力或遇到瓶頸時,讀這本書就會有不同的發想。」

這個作法,凸顯長照的價值,也引起日本學界對長照產業性別及人力的反思。「誰說男性不適合做照護員?」日本實踐女子大學副教授山根純佳在一篇文章中發出質疑,「照護工作,不應該只是女性在做!」

回到台灣,我們也遇到照護人力不足的問題,大部分居家服務多半依賴外籍工作者。除了薪資問題,對這份工作的刻板印象,也是召募的一大障礙。我們也需要像「介護男子」這樣的宣傳,扭轉大家的刻板印象。

但是,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政府對待銀髮產業,是把它當成醫療體系在管制。所以《長照服務法》裡,甚至還有限制長照提供者廣告的法令,這等同限制長照機構去發展自己的價值,只把它當成政策的附屬工具。」再過兩年,我們就要進入高齡社會,台灣鬆綁舊思惟,找到新價值的速度,必須加快。


延伸閱讀

離職原因千百種,只有你自己最清楚為何離職

因為工作而影響身體,是最得不償失的職務報酬,如果你以為離職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其實只是解決了當下的問題,倘若你沒能去回顧過去的你跟現在的自己,沒能去體認當工作熱情被澆息後的自理能力,這些循環會不斷的在你的未來職場出現。

放開那個小孩!讓他/她從你內心出來

大人們多少知道如何把行程排到讓小孩子玩得又安全又充實,但如果今天要處理的是自己,那我們往往會左支右絀,腦袋一團漿糊。

對新院長的最起碼要求

台灣的經濟已來到交叉點,但究竟是黃金交叉點,還是死亡交叉點,必須看內閣如何改造。 對此,台灣需要的,應該是具有「經濟創富」動力的人才,而非「肉桶」人才。

台灣人才出走,創新難行

低薪與資源匱乏,造成學者與學生逐年出走,台灣學術與產業競爭力岌岌可危。 正視人力危機,才有機會創新創業與產業轉型。

不完美,卻更完整

自從重新開始戴錶後,總會對別人手腕上的錶也多了一份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