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Discovery節目指定工具 讓它營收11年翻5倍

萬年生
2017-04-20
產業動態
今周刊1061期

Discovery節目指定工具 讓它營收11年翻5倍

萬年生
2017-04-20
Discovery節目指定工具 讓它營收11年翻5倍
產業動態

進台積電當工程師,或者接下一家又暗又小又髒的家族黑手工廠。你選哪一個?

許多人應該嚮往前者,但在二○○六年,二十七歲的吳明杰,毅然選擇了後者。

吳明杰是台灣萬能鉗大廠共茂工業總經理,共茂由他父親所創,年紀和他一樣大;所生產的萬能鉗可剪、可夾,還能當榔頭,是不少師傅的最愛。

二○○六年,吳明杰的父親突然因病過世,年營收五千萬元的共茂,一時群龍無首、人心惶惶。吳明杰心想,「我都可以考進台積電了,能力不會太差,應該可以救起這家公司。」

一個在老臣眼中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接班成了老闆。當時,廠長第一個走人,還放話,一旦自己離職,公司就會倒;客戶、加工廠商同樣都不看好吳明杰。

承接家業 先學技術再重建制度

風雨飄搖中,吳明杰顛簸上路。但十一年來,吳明杰不僅讓公司營收成長五倍,去年更已突破三億元,公司的萬能鉗產品還登上Discovery改裝車節目《怪物車庫》,客戶更包括美國史丹利百得、米瓦奇(Milwaukee)、日本Mac Tool等國際品牌。

「大家聽到他,都會豎起大拇指!」手工具公會總幹事吳添財說,吳明杰在工廠管理和業務上都有做出不錯的成績,「他的接班過程算是辛苦,但果實也算甜蜜。」

「我是跟司機一起去收貨、邊看邊學,才知道沖壓廠、鍛造廠在做什麼事情。」吳明杰雖然是學機械出身,但是所學與實務仍有距離,他接手後第一步,就是掌握技術。

因為很多資深員工離職,沒師傅可以修機器,吳明杰只好自己動手,「我也不懂,檢查覺得有問題就拆,裝不回去再叫原廠來,自己亂弄,」就這樣,逐步摸熟摸透。

他把自己當基層作業員,到現場熟悉每一個加工站和工序,「我們有七十幾個製程,整個流程跑完要十五到二十一天。」吳明杰回憶,協力工廠雖然知道他是老闆,「但他們不把我當一回事呀!覺得我什麼都不懂。」

回到公司生產線,一個產線阿姨做完手上的加工程序在閒晃,吳明杰要求她去其他機台處幫忙,對方竟回:「那機台太髒,我不要做,我回家好了,明天再來。」
「這什麼鬼!別人都可以做,妳為什麼不行。」過程中,面對內外的不信任、排擠、倚老賣老,吳明杰只能一樣又一樣慢慢排除。

摸熟製程後,有一次吳明杰要出貨時,發現不良品高達六成,這才驚覺不對,原來,過去公司竟然沒有品管,所謂品質,就是工人自己覺得差不多就可以,「東西做好做壞也不知道,都亂做。」

此外,他還發現有員工亂採購,沒先確認庫存就再買一堆,還買錯規格。他嘆口氣,「這就是家庭工廠,很坎坷。」

吳明杰只好從頭由管理面下手,建立制度,人資、會計、品管、業務……,一個個職缺重新開始找。隨著生產、品管等人才進入公司,再加上過去父親時期累積的客戶網絡,吳明杰總算暫時撐了下來。

沒想到,二○○八年在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之下,公司業績掉到只剩三成,「滿倒楣,真的沒生意,已經沒辦法活了。那時候也想過不做,但不做也不知道要幹嘛。」

倒閉壓力 從有頭髮做到沒頭髮

吳明杰不諱言,當時客人幾乎都不下單,一個禮拜只上兩天班,只好祭出降薪和無薪假。員工則因此紛紛求去,現有的七十名員工之中,只有五位是當時留下來的。當年公司瀕臨倒閉邊緣,壓力之大,甚至讓他從有頭髮做到沒頭髮……。

這段期間,吳明杰很痛苦,也很拚命,凌晨四、五點,他房間的燈亮著,不是特別早起,而是還不到他的就寢時間。那些時候,他徹夜研究著各國相關產品專利,企圖找出突破點和差異性,直到體力耗盡才倒頭睡去。也因此,吳明杰能夠迅速掌握產業資訊,對各種產品規格瞭若指掌,而被同業封為「五金之音」。

不只拚產品研發,吳明杰也要拚業務,自己不斷想辦法找生意。「當時包包一拿就到國外拜訪客人,我沒做過,英文也不好,我用破英文問人家要不要跟我做生意,現在想一想,感覺還滿好笑的!」

「其他二代,天塌下來,有人擋,我不行,沒人幫我擋。人把自己逼到牆角,沒退路,才會往前衝刺。」那些以為忘了的往事,其實吳明杰都記得,那麼近,像昨天。

皇天不負苦心人,隔年不景氣過去,共茂的業績拉升到八千萬元,到了二○一○年,公司的生意慢慢建立起來,不過,卻也足足花了兩年才把之前的庫存都消化完。

砸下重金 引進豐田式生產管理

吳明杰讓唱衰他的人跌破眼鏡,共茂在他的改造下,不只存活了,還成了小而美的國際奇兵。「哈哈,(當年留下來的員工)只有在尾牙喝了酒之後,才會跟我說:『老闆謝謝你喔!』但是,我才真的要感謝他們不離不棄。」

隨著業務持續擴編,生產線也再精進。四年前,吳明杰忍痛砸下一天十二萬元,找來精通日本豐田式精實生產管理的王牌顧問許文治,帶入進階的生產管理觀念。

三個月後,吳明杰重新規畫組織架構、生產流程,產線從以前一人顧一機,到現在一人能夠同時兼顧三機作業,讓中小企業成功進化。

目前,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歐洲、日本等各種國際規格在內,共茂生產的萬能鉗產品已有二百多種不同的樣式,數量位居全亞洲之冠,公司還申請了超過二百個專利,「沒辦法,我們要活下來。」

吳明杰笑稱,現在去跟廠家買東西,對方會開他玩笑:「這公司還沒倒,還有錢可以付我啊!」

「不被看好,我們也要永不放棄!」說這話時,吳明杰的眼神和他的光頭一樣亮。

「一定要相信自己,儘管他們不看好……」,「一定要說服自己,儘管沒有人相信……」,在共茂公司尾牙宴上,播放著由吳明杰自製的公司簡介影片中,他選了歌手盧廣仲的〈一定要相信自己〉當背景音樂。歌詞一句句唱著,一如他的人生。

不進則退,走過風雨,下一個階段,包括新的法規制度、新的環保意識、新產品的開發和自動化系統等,各種生產管理都要持續再精進……,這些一項接著一項,吳明杰要面對的新挑戰,才剛剛開始。

七年級台大畢業生也加入當黑手
手工具業繼承者們出列


台灣企業面臨二代接班問題,手工具產業卻幾乎都能順利無縫接軌,背後有何「接班學」?

主要原因,還是擁有聚落做後盾。一位業者透露,多數手工具廠1年是做5千萬、1億元生意,不是自己做,靠外面供應鏈「跑流程」,「除非太『撿角』(台語,指沒出息),基本上不會太失敗。二代當然願意接班。」

再來,台中市經發局局長呂曜志觀察,工具產品看起來不起眼,但受惠於產品差異化,是獨占性競爭的隱形冠軍產品,只要用心做,不怕被淘汰;加上材料、結構、設計、美學等變化空間大、有趣,讓年輕的小老闆不會排斥。

「我從小就被灌輸有責任要回來承接,所以打從心裡做好準備了。」明昌國際工業副董事長張庭維說。明昌的例子,不過是手工具產業二代接班的縮影;其他五、六年級的中生代接班者,還包括年營收逾1億元的台灣最大鋸子廠久允總經理趙敏光,與年營收逾10億元的套筒大廠英發總經理陳泰宏等。至於新生代,則以年營收4億元的扳手大廠伯鑫的少主吳昌旻為代表,他是台大經濟系畢業的七年級生,頂著名校光環返鄉投身黑手產業,頗受矚目。

手工具公會總幹事吳添財就笑稱,現況看,這產業20到50歲世代都叫二代,年齡橫跨範圍廣。雲科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世穎描述,「手工具二代接手開始轉型、突破,產業環境慢慢會改變。」二代較父執輩不同的是,他們大多學歷高、具備外文優勢,甚至出國喝過洋墨水,對管理、學習新知等更有概念。新血注入後,透過更新設備、改進工廠規格與帶進新的管理觀念,有機會青出於藍,帶領公司朝高附加價值產品轉型,持續產業競爭力。
 

延伸閱讀

你還在領壓歲錢嗎?各國壓歲錢習俗大不同

古代傳說新年會有年獸,大人除了用鞭炮來嚇跑年獸,也會給孩子零用錢或小零嘴壓壓驚,這樣的習俗慢慢流傳到現在就俗稱「壓歲錢」。

秀百萬稅單 他年收600萬仍嘆買不起房

又到報稅季,有網友好奇在PTT上提問,要繳40%所得稅稅金的人,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吸引到一名年收超過600萬的網友出來回文,表示今年他要繳161萬的稅,儘管如此還是買不起房子。

讓歐日巨頭也買單的 機器人「觸覺皮膚」

一家台灣的十人新創公司,靠自主研發生產的「觸覺皮膚」,竟敲開由歐洲、日本主導的工業機器人市場,讓國際知名機器人巨頭也買單成為客戶。

女性的必經之路!妳擔心「更年期症狀」嗎?

從前面的調查統計中,你是否掌握到了一些更年期的樣貌?接下來,要詳細介紹有關更年期的種種。

別讓新創補貼淪為飲鴆止渴

長期補貼,只會豢養出長年吸吮奶水的不成熟業者,互相爭奪有限資源。 政府應扮演資源整合者,讓產業自主發展,才有機會創造出獨角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