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投機之神 40年人生智慧首度告白

撰文: 周岐原 日期:2017-07-13 分類: 產業動態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73期

他是台灣金融市場口耳相傳、卻從未親眼見證的傳奇。也有人形容,他是全台灣唯一具有國際知名度的金融交易者。他十七歲隻身來到台北,靠期貨交易起家,高峰時,持有的日圓期貨部位占全球市場五%左右。與他相識多年的元大證券董事長賀鳴珩回憶:「當年親眼看著他的交易,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實在很罕見,他當然是台灣在國際上一號重要人物。」他的名字是,黃毅雄。經過長期約訪,行事極為低調的黃毅雄,首次接受媒體深度訪談。《今周刊》採訪團隊與這位「台灣第一期貨大師」見面,相約鼻頭角海邊,一聊就是八個小時。話題從「台股萬點」談起,黃毅雄一下子就把場景拉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從美國聯準會歷任主席的性格差異,用前所未見的獨到角度,巧妙解讀了台股萬點後市。撇開當下,他又回望自己戲劇性十足的一生,一步一步,將四十年金融操作的智慧、領悟,對我們傾囊相授……。

談風險 不要走鋼索, 記得要鋪鋼板

我會願意出來接受採訪,最想說的只有一件事情,投入金融市場,你一定要把風險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你們千萬不要造神,不要讓讀者誤會,以為在金融市場賺錢很容易;以我做的期貨交易來說,一萬個人,只有兩人能賺錢,這是千真萬確的統計數字,其他九千九百九十八人,都在賠錢。

黃毅雄說出他首度接受媒體深度專訪的先決條件,口氣溫和,但卻十足堅定,因為這是他在財富與風險之間翻騰求勝四十年後的最終心得。

不同於股票市場,期貨交易的槓桿更高、風險更惡,也因此,要像黃毅雄一樣,能在期貨市場大進大出、近四十年而屹立不倒,至少必須具備兩大先決條件:第一,對行情的多空趨勢判斷必須絕對精準;第二,要能與高張力的風險長期共處。

「你們當財經記者,寫了判斷錯誤的文章,還是有薪水可以領;我做期貨交易,一不小心判斷錯誤,老婆孩子都會沒飯吃啊!」這雖是採訪過程的一句玩笑話,卻也一語道破黃毅雄四十年金融交易人生的實況,富貴險中求,兩大關鍵不容一絲鬆動:行情判斷要準、風險控管要嚴。

今天,黃毅雄談他的人生智慧,就是先從風險談起。「很多人不知道,我這輩子一共經歷了八次的『財富歸零』。」走過這八個尋常人難以想像的生命低谷,他歸結自己的體悟,提出了對年輕人的第一個中肯建議:「天底下,真的不會有速成的財富!所以凡事不要求快;相反的,只求對!」

黃毅雄不諱言:「當年我投資期貨,就是想走一條速成的路,但你不能只看到成果,過程中,其實會付出很大、很大的代價。」黃毅雄不無遺憾的說,他之所以幾度財富歸零,回頭檢討,就是當時一心求快所致,「如果抱著一夕致富的心態投入金融操作,絕對不可能成功!因為你的研究一定不夠扎實。」不但如此,因為想要快速賺錢,甚至可能在研究不足的情況下,就重押自己的身家財富。

但黃毅雄話鋒一轉,論及自己的一生也有八次清償負債、重新獲得足夠財富的經驗。他說,「這代表人的一生中有許多次的成功機會。」如果年輕時「專注求對」,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獲利方式,那麼,「只要把握生命中的幾次機會,就算一開始的進度比較慢,仍然會有成功的可能。」

另一個關於風險的人生體悟,則是「不要走鋼索,至少,你要設法鋪鋼板。」黃毅雄說。

所謂「走鋼索」,是指在操作時沒有設定足夠的安全邊際,白話的說,就是一心只想以小搏大。而「鋪鋼板」,是讓自己準備更多資金部位,不致因為市場上的一趟意外波動就墜落山谷,「狂風吹來時,你還可以蹲在鋼板上。」

「能走過鋼索的另一端,可得到好幾座城堡跟成群牛羊,但你未必走得過去;相反的,鋼板鋪起來比較耗材,只能得到一座小屋,但總是比較穩當。」

無論是「不求快、只求對」,或者是「鋪鋼板、不走鋼索」,黃毅雄的重點都在於風險控管,說到這裡,他解釋了自己一開始強調的「萬分之二」期貨交易致勝率,「這是千真萬確的數字。」原來,當年他在香港Dean Witter期貨公司下單時,公司資料就顯示,該公司全香港有近萬名期貨客戶,結算部位獲利者只有兩人,其一就是黃毅雄。

「坊間一堆教人投資股票、期貨的書,甚至不乏開班授徒、賺人補習費的貪圖者,但真正能落實賺錢的人近乎沒有。你有沒有想過,到底背後是什麼原因?」黃毅雄認為,關鍵在於人格特質,你必須要有一些特質,才可能完成征戰金融市場所需要的修煉。「但這些人格特質,其實又與你的成長經驗有關。」接下來,黃毅雄就從一位交易者的心理素質,拆解他眼中最關鍵的成功要素 ──謙虛、堅毅、果決。


談自省 為了印證想法,自我辯論20年

市場上有許多人都在教你如何投資致富,但贏家還是只有少數,輸家永遠都是多數,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一套成功方法是可以完全複製在別人身上的。

我的方法之所以可行,因為這是「我的方法」,我的成長背景形塑了自己獨特的人格特質,才能善用這些操作方法。至於我的人格特質是什麼? 大概就是謙虛和堅毅。

黃毅雄坦言,他在期貨市場多次從零起步,依然能屹立,和他的人生歷練有極大關聯,其中,「謙虛」和「堅毅」,是他學會的重要人生課題。他是雲林西螺人,國中讀了幾個月就輟學打工,「我們少年時代,從來不敢怨天尤人。」黃毅雄說,少年時期種種艱辛的生活體驗,讓他認識「得道多助」的道理,「對人謙虛,才能得到人和;對事謙虛,才會不斷精進,也會在出手前做足準備。」

他強調,只有謙虛的自省,才有不斷精進的可能,「你可能無法想像,我為了印證總體經濟的變化,對未來經濟的影響,可以連續追蹤二十年,比較我與國際輿論的看法,誰的對。」這種不斷自我辯證、自我挑戰的習慣,違反人性,也就需要過人的心性才能支撐,「這就是『堅毅』的重要性。夠堅毅,才能堅持做辛苦的事,包括學習。」

經過四十年無數戰役淬鍊,黃毅雄認為,自己最大特色是果決,關鍵時刻出手絕不忐忑,遇到任何狀況,心裡早已訂好因應計畫,「就是拔劍、揮擊,沒有其他雜念。」

曾處理黃毅雄下單的營業員王鼎回憶,有時黃毅雄會來到期貨公司下單,在這種場合,黃毅雄的反應絲毫不受外界影響,任何決策、調整都非常快速,「我從沒見過黃大哥臉上露出一絲猶豫的神情,他每一個決定,事前應該都做過非常嚴謹的推算,才能如此運籌帷幄。」王鼎佩服地說。

「出手果決」是外界觀察黃毅雄屢屢致勝的關鍵,但黃毅雄內心清楚,果決的前提,是謙虛的自省和堅毅的修煉,「再說一次,我是苦過來的人,是我當年的成長背景,造就了我的性格;如果你不夠謙虛、堅毅,踏入金融市場操作,就很危險。」


談修煉 全世界最簡單的事,就是讀書

不管做什麼事情,要成功,就要累積足夠的知識量……;如果想要在金融操作的黃毅雄笑稱,「我是在踏入股票市場後,大約二十三歲,才真正開始大量閱讀。」除了買教科書自修,更大量閱報。「從事金融操作,你什麼學問都要學。」他說。

「總體經濟的各個層面中,股市對貨幣政策最敏感。」這是黃毅雄對資產價格多空判斷的準則,而這個結論,某種程度也是來自讀報所得。八○年代初,經濟學家蔣碩傑、王作榮各自在報紙發表社論,辯論台灣貨幣政策走向,這場「蔣王論戰」,成為黃毅雄理解貨幣政策、看透金融市場波動根源的重要參考。

不過,雖然強調「什麼都學」的重要性,但黃毅雄說,「其實,全世界最簡單的一件事,就是讀書。」只要肯花時間努力,就能學到足夠知識。

那麼,最難的事情是什麼?「賺錢啊!」黃毅雄接著解釋,要把知識換成財富,不是努力就能成,你需要的「是獨立思考能力!」黃毅雄笑稱,「我是在踏入股票市場後,大約二十三歲,才真正開始大量閱讀。」除了買教科書自修,更大量閱報。「從事金融操作,你什麼學問都要學。」他說。

「總體經濟的各個層面中,股市對貨幣政策最敏感。」這是黃毅雄對資產價格多空判斷的準則,而這個結論,某種程度也是來自讀報所得。八○年代初,經濟學家蔣碩傑、王作榮各自在報紙發表社論,辯論台灣貨幣政策走向,這場「蔣王論戰」,成為黃毅雄理解貨幣政策、看透金融市場波動根源的重要參考。

不過,雖然強調「什麼都學」的重要性,但黃毅雄說,「其實,全世界最簡單的一件事,就是讀書。」只要肯花時間努力,就能學到足夠知識。

那麼,最難的事情是什麼?「賺錢啊!」黃毅雄接著解釋,要把知識換成財富,不是努力就能成,你需要的「是獨立思考能力!」


談思考 想像力是無限的,比學問更重要

金融性指數要從總體經濟去推敲,但要知道,經濟是人類的社會行為,經濟學不是定律科學……。所以你不但要有知識,還需要獨立思考,要將所有客觀條件與所學知識綜合消化。

黃毅雄非常強調「獨立思考」的重要性,但他認為,在獨立思考的過程中,牽涉到你所累積的知識量、人生經驗,乃至於對人文素養的敏感度,往往無法言傳。曾經有人請他分享期貨操作的心路歷程,黃毅雄的回答是:「我的心路歷程,只有我自己才能體會。」

話雖如此,他還是提點了一個關於獨立思考的關鍵能力:想像力。「我很認同愛因斯坦說過的一句話,想像力比學問更重要…。學問是有限的,想像力是無限的。」只有透過想像力的串聯,才有可能將看似互不相關的變數相互連結,用更宏觀且細緻的思考,歸納出別人還沒看見的趨勢方向。

關於黃毅雄「早一步看出趨勢」的案例,王鼎印象深刻,他回憶,在金融海嘯發生前一、兩年,黃毅雄就曾提醒寶來期貨公司的同仁,表示美國房市未來很有可能重挫,進而引發全球經濟危機。當時黃毅雄建議,可以利用閒錢投資一些黃金,因為黃金在資產價格極度動盪時,不僅是實物、可以保值,而且與美元走勢恰好有對沖效果。

王鼎事後回想,雖然當時沒人真的因此買進黃金,但當○八年雷曼兄弟破產、金融海嘯發生,他立即想起這位「先知」的建議。「他能從總體經濟的變化,遠遠領先大家看出危機的發生。」王鼎佩服地說。

較近期的案例,則是黃毅雄在一三年,日本宣布祭出超寬鬆貨幣政策、推升日股激漲前,提早重押日股期貨。他回憶當時,並非單純從經濟數據推敲,而是看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企圖心,過程中,就包含了人文素養與歷史觀的綜合聯想。

對於這些外界稱奇的戰績,黃毅雄看得平淡,他說:「獨立思考、想像力的運用,當然是需要練習的,但我做的是期貨交易,對各種客觀數據的運用,往往是攸關性命的啊!」言下之意,對黃毅雄來說,發揮想像力或許可以天馬行空,但絕對沒有一絲絲的浪漫空間,這種常人難以想像、長時間的極端修煉,自然也是黃毅雄不斷強調思考邏輯難以言傳的原因。
 
神祕現身 亞洲賭神賽
 
2001年3月17日,黃毅雄曾經到澳門參加「亞洲賭神大賽」,想不到在金融市場戰功赫赫的他,百家樂牌技也相當了得,甚至獲得第五名、成為當屆比賽唯一獲獎的台灣選手。

資料顯示,這次賭神大賽是由賭王何鴻燊的澳門娛樂公司主辦,參賽者多達200人,初賽每人持5萬港元籌碼,複賽籌碼為10萬港幣;一天半之後,有12位選手進入決賽,這時每人籌碼增加至50萬港幣,要在30局之中分出高下。晚上八點半,黃毅雄奪下第5名,獲頒25萬港幣獎金,值得一提的是,他斷然拒絕主辦單位拍照的邀請,留下一貫的神祕色彩,也讓他的長相,至今仍不被外界所知。(周岐原)


 
談成敗 當以為成功了,就是失敗的開始

以前在這裡看海,顏色都是很清澈的藍,今天來,海的顏色有些灰濛濛的…。做期貨幾十年下來,我的眼睛出了點問題,如果你問我財富重不重要,我會說,我寧可換回自己的健康。

時間接近傍晚,鼻頭角海岸開始浮現橙色的夕陽餘暉,我們問他財富觀、人生觀,他望著寬闊的海面,若有所思地作了如上的回答。

我們又問:「那麼,從事期貨交易四十年,認為自己是成功的嗎?」

「人的一生,真的沒有所謂的成功,因為你必須不斷追求進步。」黃毅雄表示,在金融市場征戰愈久,愈會感覺要進步的空間還很大,「知識、性格、判斷力…,在每一個部分,彷彿都還有無止境的成長空間。」

他說,自己是個有熱忱的人,這是他能在八次財富歸零之後成功再起的原因,但,這份熱忱並非是為了賺到更多財富,而是為了一種自我成長的渴望,一種對於自我能力印證的熱情。

「當你以為成功了、有了一種滿足感,這就是追求進步的最大障礙,也是失敗的開始。」「停止進步,這是最危險的,不只是做金融交易,做任何事業都是一樣的道理。」他緩緩地說。


採訪後記
從一架747看風險 黃毅雄:成功的因素太多


被喻為台灣金融史上的一代投機大師,自詡「獨孤劍客」的黃毅雄,整場訪談間,花在談論風險的時間,竟然遠多過操作期貨。問黃毅雄,為何非要提醒投資人,控制風險的重要?他想了想,緩緩的說:「許多人心存僥倖、投資股票、期貨不慎,歷年來一再發生悲劇,每次見到報導,都讓我格外難受。」

他說,自己退休後,雖然已經很少搜尋網路消息,但知道網路上流傳許多關於他的傳奇事蹟與操作心法,最擔心有人看了如法炮製,在本身修煉與條件不足之下,反而造成新的悲劇。所以他格外希望這次的訪談報導,能以不同的高度格局,著重在他40年來,投身金融操作所體悟的硬道理,強調一個金融市場參與者該有的堅實修煉。

黃毅雄接著強調:「一架747,必須組裝600多萬個零件才能起飛,期貨投資要成功,有形、無形的因素太多。有形的因素,包括總經剖析程度,戰略觀念與戰術的配合;無形的,是自我心理世界的探討。整個加總起來,跟一架747的起飛,同樣不容易。」當我再問,能否送給讀者一句話?他拿起我的筆,順手在採訪筆記上,寫下這16個字,特別與讀者共享。(周岐原)
 

延伸閱讀

「因為恐懼,讓我選擇投靠宗教」一個精神科診間的真實故事

Seafood妙禪話題持續發酵,從診間觀察來看,可能因為時代不穩,Seafood其實很多,平常人都遇得到,只是在其中不知道而已,呼籲民眾當心情不好,或是遇到不順心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應優先看專業的醫師,以免受騙上當。

多吃洋蔥可抗癌? 有待大規模臨床研究證實

洋蔥可抗癌?加拿大研究發現,洋蔥可以殺死癌細胞,原因是洋蔥含有豐富的「槲皮素」,可破壞癌細胞的生存環境,並阻礙癌細胞間的交流,其中又以紅洋蔥抑制癌症效果最佳。

履歷表就是你自己的職場企劃書

履歷表已經不能只以流水帳的方式呈現,而必須將自己過去的經驗與經歷,彙整出主要能力與其他能力的表現方式。

巴菲特:勝利,因為從來不是事事順利

多數人在人生中只發揮了極小部分的潛力。你有一具三百馬力的馬達,可以讓它產生三百馬力,也可以遠低於三百馬力。我認識的傑出人士,不是擁有最大的馬達,而是馬達運轉最有效率的人。

一流大廠告訴你 這樣才叫好公司

當國內生技股陷入低潮,國際資本市場的生技股也相對平靜,但產業發展仍舊活力十足。 究竟國際生技業有哪些經營特色?資本市場的價位又在什麼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