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兄弟內鬥 香港鏞記燒鵝瀕臨關店

周岐原

兩岸三地

992期

2015-12-24 18:15

在華人社會享有極大盛名的鏞記酒家,因第二代官司,面臨清算窘境。這家香港老店,因創辦人經營有道,價值上看百億元新台幣;但財聚人散,終究逃不過兄弟鬩牆的家變。

鏞記酒家大廳有一幅描金的「九龍搶珠」,金龍面對面張牙舞爪,彷彿預言這家名店,出了兩位積怨多年、相持不下的親兄弟。
 
十二月十六日,香港法院裁定,鏞記酒家(以下簡稱鏞記)母公司進入清盤(編按:清算)程序,除非破產管理署委任的獨立清盤官認為,鏞記繼續營運較為有利,否則這家世界馳名的粵菜老店,下場可能是被拍賣,甚至走入歷史。「因財失義,斷送祖業」,談到鏞記,香港知名食評劉健威如此感嘆。
 
鏞記創業七十四年,不僅四次登上國泰航空,成為頭等艙與商務艙旅客專屬餐點,也曾連年入選米其林港澳美食榜,店裡最有名的料理就是鏞記燒鵝,從「船王」包玉剛、華人首富李嘉誠、前特首曾蔭權到巨星周潤發,都是鏞記的常客,更是台灣旅客到香港必吃的「朝聖」之地。如此長年車水馬龍的老店沉淪,原因出自家變。
 
 
擁有五店面 不動產可觀

這次鏞記清算,主因是創辦人甘穗煇的三房長子甘健成不滿公司由二弟甘琨禮主導,生前向法院申請將母公司清算;來不及見到結果,甘健成先行辭世,遺孀繼續訴訟,並堅持開價十三億港幣(約新台幣五十五.六億元),希望甘琨禮一家買回手上的四五%持股。但甘琨禮調集所有資金,只能出價十二億港幣,談判最終破局。
 
無論以哪一方出價計算,鏞記集團的估值都突破新台幣一百億元,這比不少台灣上市櫃公司還高。一家燒鵝名店為何有此身價?原因是不動產。
 
當年甘穗煇從大排檔(攤販)起家後,一度遭遇困境,一九六四年,甘穗煇從住家、原料倉庫到餐廳,三個位置恰巧同時被房東要求搬遷。甘穗煇自此體認到店面的重要,於是買下現址;隨著生意擴充,又先後買下左右四個店面,改建為十一層樓的鏞記大廈。這項決定,成就了鏞記霸業。
 
因為香港寸土寸金,無數餐飲名店被房租打敗,最新例子是九龍的甜點鋪「佳佳甜品」,二○一五年剛拿下米其林一星,誰知榮譽成了房東加價的完美理由,消息一出,月租金隨即從十萬港幣暴漲至二十二萬港幣,佳佳甜品也因此被迫搬家。老闆感嘆:「跟著《米其林指南》,反而找不到這家店!」對照之下,鏞記以自有店面穩坐中環,無搬遷之憂,不動產現值更上看七億港幣。
 
另一方面,香港政府早已不准餐廳以炭爐烹調,放眼港島,惟獨鏞記握有合法炭爐牌照,可以遵從古法製作燒鵝,對手自然難以挑戰口感。從地段到品質,鏞記如今地位獨一無二,甘穗煇當年砸大錢置產的膽識,絕對是關鍵。
 
 
甘氏一家 與台灣頗有淵源
 
鏞記曾於一九六八年被美國《財富》雜誌(Fortune)選為世界十五大餐廳,知名度水漲船高,進而成為華人社會幾乎無人不曉的品牌,累計集團資產,「鏞記」兩個字的品牌形象,和地段極佳的巨額不動產,才會有如此可觀的估值。
 
外界不知道的是,甘穗煇的後代,與台灣也有淵源。原來甘穗煇一生,與四位太太育有十一子七女,其中,四房之子甘琨亮並未接班,○五年時曾擔任匯豐銀行台灣區營運長,當時他的外號還叫作「燒鵝王子」。甘琨亮高度重視員工效率,自認會「拿著馬錶,站在員工旁邊,細算每個流程要花多少時間」,似有父親經營的港式神韻。
 
至於鏞記這次家變,是三房麥少珍的子女相爭。其中,鏞記實際負責人甘琨禮,早年留學台灣、在大同公司當過電子工程師,後來被父親召回,與大哥甘健成、弟弟甘琨岐經營鏞記,甘琨禮負責鏞記大廈的設計與施工事宜,當時原店繼續營業,然後逐步向上興建新大樓,施工五年期間,沒有一天停業,是甘琨禮的得意之作。他雖然與負責對外的甘健成各司其職,但兩人早已意見不合。
 
 
股權喬不定 餐點負評傳開

在甘穗煇退休前,對鏞記未來已有所安排:妻子麥少珍、甘琨岐與女兒甘美玲各得到一成股權;掌握實際營運的甘健成、甘琨禮則一切平起平坐,不僅薪資一致、職稱都是董事總經理,連股權也同樣擁有三五%;然而,後來甘琨岐、甘美玲將股權轉讓給二哥甘琨禮,母親麥少珍向來與甘健成親近,則將股權贈與長子;一家人因持股分出高下,終於撕破臉,進而引發官司。
 
「掌門人在世時,就該預先確認家族企業未來的決策機制,如果只決定分家或合併(經營),忽略了決策機制,問題都會跑出來!」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指出。「你買我,我買你,價格到底多少?這些都可以在會議上溝通,」蔡鴻青認為,要穩健治理家族企業,依據事先定下的制度與家族會議,作為決策出發點,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鏞記的靈魂是菜肴,這是甘穗煇貼心設計換來的口碑。例如粵菜中,臘味通常用花生襯底,但鏞記地處中環,來客以金融業最多,為了廣東話的「執豆」(「有得賺」之意),能給客人討個吉利,甘穗煇於是用糖汁、醬油慢火燒黃豆,以取代花生,結果這道用十多小時才熬成、寓意吉祥的「蜜豆」,也成了招牌菜之一。
 
但可惜的是,因兄弟相爭,鏞記「口味退步」的評價,竟也逐漸傳開。最明顯的例子是,○八年開始,鏞記曾連續三年獲得米其林一星級評價,隨著官司延燒,一一年時,鏞記被降為推薦餐廳,隔年再從推薦餐廳名單中消失。
 
相對地,主動退出鏞記的甘健成二子甘崇軒、甘崇轅,分別開設「甘飯館」和「甘牌燒鵝」,因有舊店的老師傅助陣,掌握了美味的關鍵——醬汁與火候,自立門戶也獲得不錯評價,開幕僅四個月的甘牌燒鵝,當年就奪得米其林一星,頗有「王子復仇記」的意味。但過去鏞記自豪的炭燒肥鵝,卻因法令限制,口感終究與鏞記有別。
 
鏞記大廈落成之日,甘穗煇親筆寫下「磐基永固,期臻萬年」八個大字,這顯然是他留給後代的唯一家訓。但是他離世不過十年,苦心經營一甲子的鏞記,卻已經搖搖欲墜,僅留下大廈空殻,失去了手足共業的靈魂支撐,這可能是甘穗煇萬萬想不到的結局!
 
 

延伸閱讀

【回顧2018風雲人物之五】殺雞儆猴的犧牲品范冰冰

2019-02-15

挑戰2020總統大選來真的!郭台銘正式宣布:「參加初選、不接受徵召」

2019-04-17

袋鼠媽媽育兒術 拯救印度無數貧民窟

2019-05-02

專訪華爾街最具影響力經濟學家 這一次 別指望聯準會能緩解衝擊

2019-08-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