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索羅斯公開信 預言全球政經悲劇

撰文: 張道宜 日期:2017-01-12 分類: 國際瞭望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47期

一六年底,金融大鱷索羅斯發表一封公開信,內容直指他對未來全球政治經濟的重大憂慮。 當美國不再捍衛民主價值,俄羅斯普丁的影響力正在坐大,首當其衝的,將是歐盟。

編按:二○一六年八月,《今周刊》曾揭露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重回第一線,以「放空美股」為主軸,親自操盤其三百億美元規模的資金部位。當時,他的理由是「歐盟即將裂解,世界將有大麻煩。」

以目前美股指數頻創新高的表現來看,親上火線的索羅斯顯然沒有占上風,英國脫歐公投至今,全球金融市場不僅沒有劇烈動盪,反而漸趨樂觀。不過,這些發展並沒有讓金融大鱷改變其悲觀本色,一六年結束前的倒數兩天,他發表了一篇全長一千五百字的公開信,用更高層次、更深刻的字眼,描述他所預見的悲劇戲碼。
 
「美國不再是資本主義的堡壘,全球民主危機浮現,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影響力將擴及歐洲」,這是信裡透露的深層憂慮。索羅斯不一定是對的,但在新年伊始,這封公開信終究成為國際各大媒體的討論話題。畢竟,寫信的人是金融史上「最會靠危機賺錢」的索羅斯,其中,也點出了二○一七年面對全球政經局勢的觀察指標。
以下是公開信內容的節錄整理:
 
就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我寄了封問候信給我的朋友,寫道:「世界將不再如同以往的『馬照跑、舞照跳』。在這個麻煩不斷的新世界裡,我衷心地祝福你。」我感覺,現在有需要向更多人分享這則訊息。
 
我是個八十六歲的匈牙利猶太人,在二次大戰後成為美國公民。很早以前,我就了解政治體制的重要性。我的人生價值觀建構於一九四四年在匈牙利的日子,當時匈牙利正被希特勒的納粹德國占領,若非父親為我們一家人安排了假的身分,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
 
全球化後遺症
民主反對者借題發揮


一九四七年,我從匈牙利逃往英國,就讀倫敦政經學院(LSE)期間,在哲學家卡爾.波普(Karl Popper)影響下,我認為政治體制區分為兩種:一是由人民選出領袖,而領袖應該顧及全民利益;另外一種,統治者試圖操弄他們的子民,單純滿足自己的利益。我將第一種稱為「開放社會」,第二種則是「封閉社會」。
 
慢慢地,我成為開放社會推動者,堅持反對封閉社會。但我發現,如今「開放社會」正深陷危機,「封閉社會」卻正崛起。這是怎麼發生的?
 
我唯一的解釋,就是經過投票選出的民主領袖,無法滿足選民合理的期待與渴望,甚至讓人民對民主與資本主義幻滅。簡單來說,很多人覺得,這些精英偷走了民主。
 
蘇聯解體後,美國崛起,成為唯一僅存、並承諾推動民主與自由市場原則的「超級強權」。在那些主張全球化可擴大社會整體財富的倡議者努力下,「金融市場全球化」成為這段期間的主要進展。

全球化為窮國與富國之間帶來交會,但也擴大兩者之間的不平等。在已開發國家裡,全球化的好處主要落在僅占人口一%的資產階級手上,成為民主反對者借題發揮的主要來源。但事實上,反對民主聲浪興起,尤其在歐洲,還有另一個因素。
 
歐洲貌合神離
淪為債權人與債務人角力


打從歐盟創立之初,我就是它的支持者,我認為這是「開放社會」概念的具體作為:一個民主國家聯盟,願為公共利益,犧牲主權。但○八年金融海嘯後,事情開始不對勁,歐盟成員之間的關係變成了「債權人」與「債務人」。負債國越來越難做到留在這個聯盟裡的義務,而這些條件的制定者,正是歐盟的債權國。這樣的關係已經失去初衷,變得既不自願,也不平等。

如今,德國成為歐洲的霸權,但它並未履行一個成功霸權應盡的責任——不僅超越自身的狹隘利益,還要兼顧其他成員國的共同利益。於是,歐盟與歐元區變得越來越無法發揮功能,也讓選民更加疏離。
 
反歐盟運動興起,更進一步妨害制度運作。這些反整合力量在過去一年大有斬獲,先是英國脫歐,接著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隨後,義大利公民在十二月公投中,則以極大差距拒絕憲法改革。
 
美國選出騙子總統
和獨裁者將更有共鳴


民主機制正面臨考驗。
即使是美國、全球民主的領頭羊,都選出了這樣一位行騙高手、潛在的獨裁者,成為他們的新總統。雖然川普當選後,稍微修正了他選前的偏激措辭,但行為沒有改變,他的內閣也是由一群不合格的極端主義者所組成。

那麼,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我有信心,美國民主必然會證明它的堅韌性。它的憲法與機制,包括第四權(指媒體),都足以抵抗行政部門的「侵門踏戶」,並且避免潛在的獨裁者化為真實。
但短期內,美國仍會陷入內耗,恐怕無法在其他區域保護、推展民主。相反地,川普與獨裁者之間將更有共鳴,一部分的獨裁者會與美國達成妥協,另一部分的獨裁者,則更加不受干涉。
川普將傾向妥協與協商,而非捍衛原則。在此之下,我特別憂心歐盟的命運,俄國總統普丁的影響力即將在這個區域坐大,是一大危機。

普丁是「封閉社會」體制的受益者,而且,他正從近年的反民主趨勢中,積極牟取自己的利益。
 
普丁見縫插針
企圖藉社群媒體操弄歐盟


他深知俄國的弱點:即使窮盡天然資源,也無法換來經濟成長,因此,他試圖控制社群媒體,聰明地運用社群媒體的商業模式,散播錯誤與造假的訊息,混淆選民並動搖民主。這就是川普當選的原因。

同樣的事情,也可能發生在一七年的歐盟,就在荷蘭、德國與義大利。在法國,兩個極右派的政治領袖都與普丁親近,並且傾向安撫俄國。不論任何人贏得選舉,普丁在歐洲的壓倒性地位,將成為既定事實。
 
我希望歐洲領袖與公民能了解到,這些現象將影響他們生活的方式與價值,
這正是歐盟的根本。而問題在於,普丁這招不僅動搖民主,也讓過去我們對事實的尊重及平衡觀點無法恢復。
 
在經濟成長牛步與難民危機失控之下,歐盟正在崩解邊緣,並即將面臨類似蘇聯在九○年代的命運(編按:指蘇聯解體後陷入經濟困境)。那些相信為了歐盟應被保護並設法重生的人們,必須盡其所能,才能讓悲情的結果不致發生。



索羅斯
出生:1930年
現職: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開放社會基金會主席
經歷:量子基金創辦人
資產:249億美元,全球排名第19

延伸閱讀

99歲爺爺的「不退休」哲學

60歲,是一般人心中退休的好時機,但你能相信嗎,高齡99歲的孫爺爺,竟然還是四家公司的董事及董事長!關於退休,孫爺爺笑著說「你退就休掉了,人就變木頭了」。至於如何長壽,他則是這樣回答的...

Facebook時代的求職新思維

我從前年開始就收到了很多社群招募來的訊息,有的人會從Linkedin毛遂自薦,有的人會從Facebook敲訊息給我,也碰到研討會的工程師和我交換名片。這些都和傳統求職看報紙、看人力銀行職缺的方式不太相同而你開始嘗試了嗎?

妳想成為什麼樣的母親?

如果有一天,妳也有自己的女兒就好了,妳或許稍稍能明暸媽咪現在的心情,不過,媽咪只是希望,妳可以比媽咪更有勇氣與智慧面對除了當媽之外,這世上其他更艱困的挑戰,因為妳有一天一定會明白,活在這世間的我們,不會總是感到幸福的。

刷卡刷到停不下來?趕快用這招!

為意志力帶來不良影響的「差勁的用錢方式」之中,最希望各位避免的就是「借錢」。一如「百害無一利」這句話所云,借錢沒有任何好處。

87歲的日本老奶奶 因為下田耕種找到生命的哲理 

已在日本熱映超過10個月的《積存時間的生活》(人生フルーツ),為紀錄一對建築師夫婦的退休生活,當時拍攝時,津端先生已經90歲,妻子英子也有87歲,這對夫妻不僅擁有獨特的退休觀,更是在日常的下田耕種,悟出一番人生價值觀。以下全文即摘錄《積存時間的生活》妻子英子對於下田耕種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