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效法瑞典 避免債留子孫

郝充仁
2015-12-24
聰明理財
今周刊992期

效法瑞典 避免債留子孫

郝充仁
2015-12-24
效法瑞典 避免債留子孫
聰明理財

台灣現行的勞保年金制度,是由這一代來扶養上一代, 再由下一代扶養這一代,難免不公。 實施自動平衡機制,才是改善這個問題的良方。

台灣的社會保險如果想要正常運轉,就得學習聞名國際的瑞典NDC年金制度〈Notional Defined Contribution〉。一九六○年代,瑞典的第一層社會保險制度採用確定給付制,類似台灣的勞保年金。到了一九九○年代,瑞典面臨經濟衰退的困境,失業率節節高升,導致有能力繳保費的人變少,加上人口老化讓領退休金的人變多,年金制度眼看就要瓦解。

為了讓年金制度可以運作下去,瑞典政府結合五大政黨研究對策,終於制訂出目前讓歐洲國家競相學習的NDC制度。
瑞典NDC又稱為公共年金,是第一層的社會保險年金制度,一共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所得年金」,無年齡限制與職業差別,也不分任何國籍,一律強制納入投保範圍,提撥率是稅前薪資的一六%。第二部分是「保障年金」,無須由人民繳交保費,全由國家稅收來支應,目的在給予人民最基本的生活費用,即使沒有工作收入者,也能在退休年紀屆齡後領有一筆微薄的退休金。第三部分是「附加年金」,強制個人必須提撥薪資的二.五%,並可自行選擇投資標的,算是第一層社會保險中的輔助項目,希望為人民增加一點退休金。

自己的退休金自己存

NDC的精神在於「自己這一代的退休金,由工作時期的自己來存」,不會有債留子孫的情況,徹底排除世代不公的現象。
NDC雖廣受世界各國肯定,但它不是一套讓所有退休人士滿意的作法。就算工作時期繳的費用差不多,年輕一代未來可領的退休金,肯定比老一代的還少。金額上會有差距,與存活機率有關。

例如出生於二○○○年代的年輕人,能夠活到老的機率,就比早他們三十年出生的上一代高出許多,這與時代進步有關。隨著飲食、醫療與社會環境提升,愈晚出生的人,較不易遇到生死存亡的威脅,能活到領退休金年紀的人,必定比上一代還多。
NDC或許能讓老一輩多領一點,但下一代也許只能領到過去的八○%;等到更後面的年輕一代退休時,可能只有過去的六○%。這是﹁自己這一代的退休金自己存﹂必定會有的現象。缺點是,每一代領取的金額會有差距;但優點是不會把債務留給下一代,退休金制度得以持續運作。

平衡機制讓制度不破產

讓瑞典NDC得以永續經營的關鍵,在於一套「平衡機制」的設計,它會隨著人口結構變化與人民繳交保費的多寡,每年固定時間檢測退休金支付是否會有問題。一旦該年出現支出大於入帳的狀況,就會啟動平衡機制,無須經過政府同意,自動做出應對措施。

平衡機制會計算每位退休老人必須少拿多少比率的金額,才能讓平衡率回到安全標準,因此該年度的退休金就會比較少。幸好有平衡機制存在,讓退休老人每年都有錢可領,年金制度也不會破產。除此之外,NDC還有「緩衝基金」的設置。這是一筆獨立出來的資金,專門負責在平衡機制嚴重失衡,例如經濟景氣太過惡劣,或該年度退休老人數量特別多,導致退休金給付金額被迫大幅減少,緩衝基金就會撥款補貼,讓退休金額能維持在尚能接受的數字。

NDC屬於第一層社會保險機制,緩衝基金裡的資金全由政府負責,從不同管道來開闢財源,並非由人民繳交而來。未來台灣也可仿效此法,成立緩衝基金,幫助台灣社會保險年金制度健全發展,永續經營。
(本文摘自第三章.孫蓉萍整理)

瑞典的NDC制度,讓歐洲國家競相學習,關鍵就在於不將債留子孫,徹底排除世代不公的現象。

中華民國股份有限公司破產

作者︰郝充仁
美國伊利諾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淡江大學保險系副教授、中華民國精算學會副會員、台銀人壽獨立董事、國民年金監理委員、勞工保險監理委員、私校退撫會監理委員。
出版:今周刊出版(2015年12月)

延伸閱讀

從外資布局看2018潛力股

在市場不太關注下,外資去年悄悄重押金融股,買盤也擴及傳統產業一線大廠,觀察其布局,就有機會掌握人問津價值股起飛行情。

兄弟同心 其力斷金!東陽實力雄厚

在林全院長宣布到東洋擔任董事長這一天,我正好在台南的東陽實業參訪,不過此東陽非彼東洋。

長期貧血、腹痛?醫師:當心是骨髓纖維化

當心你的症狀其實一直看錯醫生!雙和醫院血液腫瘤科蘇勇誠醫師提醒,若家中長輩出現長期腹痛、貧血的問題,很可能是罹患了罕見的「骨髓纖維化」。

川普放話對中再追徵1千億關稅 重挫美股指期貨

川普不滿中國的反制政策,認為中國此舉傷害美國農民和製造商,發聲明反擊要在301條款下再追加1000億美元的關稅,這也導致美國股指期貨重挫,東京時間6號上午,道瓊指數期貨下跌 1.4% ,標普 500 指數期貨下跌 1.2% ,那斯達克指數期貨下跌超過 1%。

核戰會爆發?美國前國防部長:除非美國誤判核武情勢

2018年初,各界均認為這是離核戰最近的一年,聯合國秘書長甚至認為「全球對核武的焦慮」自冷戰以後來到了最高點。但轉眼間,川普與金正恩的會面即將到來,面對這突然其來的大轉變,這是否意味著全球將脫離北韓核武威脅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