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校正4個錯誤 戒掉呆保單

根據調查,現在每個人平均有 2.1 張保單,變成有保單,不稀奇,但保單有沒有買對、 保障足不足夠就變得很重要!在保費調漲之際,要從口袋付出大把銀子繳保費的同時, 或許可以先看看下面的故事,別讓自己也犯下錯誤,買了一堆不適合自己的保險。

我從沒想過父親會這麼早離開,更沒想 到,爸爸15年來繳了660萬元的保費,最後卻只領回 240 萬元的理賠。」現年27歲、如今是保險業務員的楊智傑感嘆地說。

正好是4年前,一次健行活動之後,楊智傑的爸媽坐上計程車返家,「媽媽親眼見到我爸心肌梗塞發作,好端端的人就這麼走了。」

父親走得突然,全家一陣慌亂,還好有旁人提醒「父親有沒有保險?」大家這才想到,本業是醫生的父親一向注重風險,早就買了高額的保險。

「當時沒人知道我爸買了哪些保險,只知道年繳保費多達44萬元,想說理賠金隨便應該也有上千萬元吧!」後來保險業務員到府處理,幾十張的保單攤在桌上,但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些保單盡是保費高、保額低的儲蓄險及投資型保單,算一算,兩種類型的保險,就要年繳40萬元保費。而最重要的「身故理賠金額」,也就是壽險保額,其實只有 240 萬元。

此外,雖然買了許多醫療、癌症、意外險的保單,但因為父親是心肌梗塞離世,沒有經過住院醫療,也非因為意外或癌症身故,所以統統不適用。

「當時,我一度認為保險是騙人的玩意兒,」楊智傑說,他為了釐清保險真相,決定自行研究、甚至踏入保險業,「現在,我的理解是,問題不是出在保險,而是市場最熱賣的商品,往往不符合民眾真實的需求。」

高保費、低保障 
台灣人的保險觀念有夠呆

爸爸的錯誤,原來只是一個縮影,沒買到足夠保障、買太多『無用保單』的案例,比比皆是。」如果翻開各項統計數據就能發現,雖然年紀輕輕、資歷尚淺,但楊智傑的  觀察絕對不假。

首先,台灣是全世界最愛買保險的國家!

根據瑞士再保公司的統計,2011年台灣的壽險滲透度(壽險保費占國內生產毛額比率)為 17%,「遙遙領先」世界各國,並已連續 5 年蟬聯全球第一;並且,台灣人繳起保費更是毫不手軟,台灣人平均年繳保費為2,757美元,折合台幣約8.1萬元左右;依照主計處統計,2011年平均每人國民所得約是51萬元,換言之,台灣人每年心甘情願地把 16%的所得繳給保險公司。

在所謂的「雙十原則」中,適當的保費支出應該是年收入的十分之一,適當的保額則應該是年收入的十倍;台灣人的保費支出,普遍而言,顯然並不符合雙十原則的「第一個十」。

但是,愛買保險、敢買保險的台灣人,繳出高額保費之後,換來的卻是極為廉價的保障金額。根據保險發展中心數據顯示,2011年國人的壽險新契約平均保額僅有63萬元,有效契約則為79萬元,雖然投保率達到215%,意味每人平均擁有 2.15 張保單,但以此計算,每人保額也不到 200 萬元。

再想雙十原則的「第二個十」──「保額是年收入的十倍」,那麼,在平均國民所得51萬元的台灣,不到200萬元的平均壽險保額,恐怕連「明顯不足」都還稱不上。

莫名其妙地花下大把銀子,卻只買到少得可憐的保障,台灣人的「呆保險」,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

一心只想「拿回保費」  
容易越買越錯

「台灣人太喜歡把保費拿回來了!」政大商學院副院長、風險管理與保險系系主任王儷玲說,「拿回保費」的心態,讓多數國人在投保之前,就誤解了保險的本質。

保險的功能,在於「一旦發生風險,能夠有效降低傷害」,但若是把「能否拿回保費」視為挑選保單的優先考量,等於是將保險的功能本末倒置,變成「如果沒有風險發生,就能存到錢、賺到錢」。「出發點錯誤,自然就會買到不適合的保單,越想著要拿回保費,就越買越錯。」王儷玲強調。

宏利人壽行銷長黃振國認為,「保險,是一種消費品。」所謂「消費品」,就像是擔心下雨,所以要花錢買雨傘;為了行車安全,所以會花更多錢買好的輪胎一樣。在進行這些消費時,你不會奢望有朝一日能把錢拿回來,「買保險,應該也是一樣的心態。」

保險暢銷書作者劉鳳和表示,因為「拿回保費」的偏差觀念,讓台灣的保險業者「順應市場」推出許多「華而不實」的商品。而台灣民眾則在心態偏差與業者促銷之下,容易有 4 大錯誤觀念:

《 錯誤1》把保險當存錢工具

第一個錯誤觀念,是因為「把保險當存錢工具」,而買了太多的儲蓄險。

在分析台灣人高保費、低保額的現象時,

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系助理教授彭金隆幾乎不假思索地說:「可想而知,民眾把多數保費都拿去買儲蓄險了。」

在台北三重經營代工廠的林爸爸、林媽媽,原是如此盤算,「如果我長命百歲,就能從儲蓄險賺到好處。」但是在經歷一場重大意外之後,他們的觀念有了徹底的改變。

林爸爸、林媽媽平日工作辛勞,努力地省下每一分錢,就是希望自己能有安逸的退休生活。他們把省下來的錢,一部分拿去銀行存,另外一大部分,則是從15年前開始陸續買了許多儲蓄型保險,部分屬於期滿整筆領回,部分屬於活越久、領越多的年金性質,加總計算,兩人每年要繳36萬元的保費,壽險保額則只有 80 萬元。

「原本是想繳費20年後,就能累積一筆小錢,再加上每年大約10萬元的年金,就能退休了。」林爸爸自認身體健康,「活到80 歲應該沒問題,一定能把保險領回來。」

但在2001年,家裡工廠突然氣爆,兩人嚴重灼傷,燒傷面積占全身12%至13%,總共住院 17 天,但前前後後只獲得兩萬多元保險理賠金,這兩萬多元還是靠儲蓄險中附加住院醫療給付,每人一天600元住院補助。

出院後,夫妻兩人仍然無法正常工作,將近半年的時間,家中開支須靠過去銀行存款,而之前好不容易存下的銀行存款,則幾乎在這半年全數用罄。「很好笑吧!買儲蓄險是為了存錢,但反而讓我銀行存款全部用光,繳出去的保費,還要等到80歲以後才能領回,真是沒賺頭。」林爸爸說,還好那場大火沒把夫妻兩人燒死,「否則,只能領回 80 萬元,其他什麼都沒了。」

劉鳳和表示,在各類保險之中,儲蓄險絕對是建構人生保險防護網中「最後一個選擇」,必須先將該有的保障購足,才能再考慮把收入投在保障低、保費高的儲蓄險中,「我並非反對去買儲蓄險,而是不能把保險當儲蓄。保險的功能就是保障,而非儲蓄。」

《 錯誤2》認為保險能穩穩賺 

第 2 個錯誤是認為保險能穩穩賺錢。宏觀財務顧問總經理邱正宏說,在業務員的錯誤行銷之下,投資型保單讓消費者認為是一種「具有部分保險功能的穩健型投資工具」。但老實說,「具有部分保險功能的穩健型投資工具」,這句描述並沒有錯,但正是因為投資型保單必須兼顧「保險」與「投資」的雙重功能,因此,部分保費必須挪為投資之用,自然也就無法換得足夠的保障額度。換句話說,投資型保單熱賣,也是台灣人保費高、保額低的元凶之一。

王儷玲表示,投資型保單確實有其適合的族群。但她仍建議,必須是在保障充足後,再用投資型保單讓整個保障增值。她表示,保障的順序依序是基本的壽險、用意外險補足壽險不夠缺口,最後選擇醫療險補足健保不給付項目,「至於投資型保單,則是行有餘力時的加值選項。」

《 錯誤3》投保重點本末倒置 

基於「拿回保費」的心態,國人熱中於透過保險「存錢」、「賺錢」,但除了這兩大錯誤之外,另外一種偏差心態,則是希望保險的「效期無限」,使得終身型保險商品始終熱賣的原因。整體而言,國人偏好終身險勝於定期險,其實是本末倒置的投保行為。

王儷玲表示,目前利率處於低檔的環境,確實不適合買終身型保險,相同保障可能 10年前只需要花1萬元,但現在則要花兩萬元,一旦花費過多的費用,就很容易排擠到其他該買的險種。她建議,現在可以先建構一些短年期的醫療險種,等到利率上升時再轉成終身型保單。劉鳳和則建議,利率至少要回到 5%以上,才是考慮購買終身醫療險的時機。 

《 錯誤4》保費不符「雙十原則」

在前述的種種案例中,已經點出了國人保險行為的第 4 個嚴重錯誤:由於追求「保費領回」、「效期無限」的保險,讓台灣人在「自以為絕不虧本」的迷思之中,投入了明顯高於雙十原則的保費支出,造成本身財務壓力之外,也排擠了正常的投資理財空間,甚至是排擠了布建完整保障的機會。 

邱正宏指出,在有限預算下,過度投保了高保費、低保障的險種,自然會排擠到其他該買的保障,甚至也會影響個人資金支配,「規畫了正確的保障,將剩餘的錢拿去有效利用,或許還有機會創造更大收益。」

「保險的真正意義,就是為了保護你所愛的人。」黃振國說,如果能夠深刻理解保險的真義,就能懂得如何善用各種保險工具,既不會排斥它,更不會斤斤計較「自己能領回多少」、「會不會吃虧」。說到底,只要想到自己所愛的人,就能避免種種的保險謬誤,也才能讓保險發揮應有的正面功能。  



































 



延伸閱讀

年終獎金放大術》小資族懶人存股法 教你穩穩賺7%年報酬

2019-02-01

金屬產業創意加點 讓你的產品不只一點

2019-02-26

鬆口將選總統?郭台銘:這兩天會做決定

2019-04-16

誠品敦南明年約滿熄燈 敦南金融大樓將改建為28層綠建築

2019-05-0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