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如果高中可以重來,我想念這一所沒有進度的學校

撰文: 讀蟲小聚 日期:2017-01-23 分類: 個人成長

自主學習本來就是最有效率、效果最持久、而且最優質的學習方式。孩子唯一需要的是「經驗」,所以大人在學校,只是提供孩子獲取這些重要體驗的開放式引導;也相信擁有完整的民主權利,是一個孩子進入社會最好的準備。

一如往常,每年三月的第二個禮拜六,我們舉辦高中同學會,連當年的老師、教官也參加,今年也來了將近三十個人。對於畢業二十多年的中年男人來說,這一年一度的聚會,無疑是珍貴而稀有的,尤其看到吃完飯後一群頭髮或許稀疏或許花白、身材或許發福的各行各業男人們,勾肩搭背津津有味合吃一盤宇治金時鬆餅的時候。

我們高中同學的感情從在校的時候就一直很好。班上同學的孩子,最大的今年要上大學了,小的則還在我們討論如何清算下市公司的時候突然爆發出「姊姊捏我!」然後嚎啕大哭的階段,當然也有單身、「被單身」,或將生孩子排除在人生規劃以外的。

話題不知不覺就從如何哄孩子早睡,進入到什麼才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育制度。

在外商銀行打滾二十多年的同學,決定讓孩子念從幼兒園到高中一貫的學校,避免面對傳統台灣學生十七歲之前,要過五關斬六將的升學壓力,高中畢業之後,再自己選擇念國內的大學、出國,就算決定不升學也沒有關係。

移民澳洲後近年返回台灣居住的,因為看了一篇文章說九歲以後轉換環境,英語可能就永遠無法和母語同樣流利,因此考慮再舉家搬回澳洲。

另一位科技業的高級主管,雖然讓孩子在傳統的台灣教育制度中上學,但完全不在乎高二的孩子永遠在班上不是倒數第一就是第二名,因為他相信從小就想要當警察的孩子,有權利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

最有趣的是,在座沒有任何一個高中同學,認為應該像當年的我們那樣,強迫子女接受好好念書、成績優異、考上一流大學的傳統價值觀。

我環顧著身邊在各自領域都極有成就的高中同班同學們,心裡充滿敬佩,這些都是好棒的台灣父母啊!我真希望我工作多年的緬甸,所有珍愛子女的緬甸家長們,也有朝一日能夠擁有跟我們一樣這麼多元的選擇跟價值觀。

有趣的是,我們當年高中坐在同一間教室,接受了一模一樣的教育,為什麼二十多年以後,卻為下一代做出跟當年完全不同的選擇?難道當年的我們,那麼不快樂嗎?我們對於當年接受的高中教育,如此後悔嗎?

我在一旁沒有說話,心裡想著如果以我現在的眼界,所遭逢的人生種種,回頭可以重新選擇的話,我希望擁有一個什麼樣的高中生活?

學習是主動,不是被動

我想,我會選擇去波士頓郊區,曾經在科技公司上班好幾年的弗雷明漢( Framingham) 鎮上,那所叫做瑟谷學校( The Sudbury ValleySchool )的自由學校。

我之所以知道這所一九六八年成立的學校,是因為當我在遊輪工作的時候,船上有一個中年小喇叭手馬修,我們因為同樣家住波士頓,因此很快熟稔起來,我才知道原來他的正職是中學的數學老師,當時跟老婆感情不睦,處於分居狀態各自冷靜,向校方申請留職停薪,決定航海一陣,當一個樂手,而他就是這所學校畢業的校友。

「好妙的人生啊!」當時我對這個喇叭手印象深刻。

一年之後,他和妻子破鏡重圓,搬回家中,重新經營家庭,也回到學校繼續教書,但是我們一直保持聯絡。

馬修的孩子後來也選擇了他的母校,進了這所半個世紀前由丹尼爾‧柏林伯格( Daniel Greenberg )成立的自由高中,幾個月前畢業,選擇升大學。

為什麼我稱之為「自由學校」,因為這是一所完全沒有課程安排的學校。實際上,這所學校甚至沒有所謂的「上課」這件事。每個學生都自己決定要如何利用自己在學校的時間。想要找老師討論也可以,跟同學一起共學也可以(學生不分齡,通通混在一起),完全不跟老師同學打交道,只想自己一個人學習也完全沒問題。也就是說,在學校的時間,完全是自己的。學習也只對自己負責。

學校的決定,全部採取民主投票制,每個學生跟每個教職員,在每個禮拜一次的「校務會議」上決定這個學校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包括學校預算、聘雇或解雇教職員,而且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一票,沒有複雜的陷阱,一律採取簡單多數決。

目前世界上有將近五十所學校,從比利時到巴西,丹麥到以色列,日本到瑞士,法國到德國,都採用Sudbury Valley的模式。學校相信每個孩子都可以像成人一樣為自己的行為負全責,孩子不用大人教,就可以擁有創意、想像力、警覺性、好奇心、體諒、尊重和判斷能力,只要提供一個不扼殺這些與生俱來能力的環境,自主學習本來就是最有效率、效果最持久、而且最優質的學習方式。孩子唯一需要的是「經驗」,所以大人在學校,只是提供孩子獲取這些重要體驗的開放式引導;也相信擁有完整的民主權利,是一個孩子進入社會最好的準備。

如果一定要說Sudbury Valley學校背後有什麼哲學理念,那就是「學習是行為的副產品」,以及「學習是自發、自動的」這兩件事。所以學習本來就是一個主動的過程,而不是被安排的被動過程,老師是否在場、是否提供指導,並沒有一定的需要。

在自由、信任、尊重、負責、民主的五個精神下,每個學生都從小就為自己的教育負起全責,而不是把責任推諉給老師、家長、教育當局、制度、社會。

這所沒有教室、只有可以聚集場地房間的學校,也沒有考試,沒有排名,沒有學測,沒有評量,當然也沒有成績單。

「那要申請大學怎麼辦?」

事實證明,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從四歲開始就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沒有老師教二十六個字母,卻都能教會自己聽說讀寫的孩子,申請常春藤名門大學無往不利—如果學生自己選擇要念大學的話。


所以請不要因為這樣,就又說要教改,一下學芬蘭,現在又學波士頓,那就完全背離我想要說的重點了。在Sudbury Valley的精神下,教改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學習變成被動的,學習一旦失去了自由,再好的制度,不過就是製作精良的枷鎖。

如果你是家長,也請你不要心生嚮往,送孩子到這所學校,因為我一開始就說了,若高中可以重來,我「自己」會想要去這所學校,我並沒有說,我希望「被」父母送到這所學校。

一個知道如何學習的人,無論是坐在課堂上跟許多人一起學習,跟幾個朋友組成自學團體(讀書會也是這種型態的學習方法之一),或是獨學,我相信結果都是一樣的。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褚士瑩

出版:大田出版

書名:用12個習慣祝福自己:養成免疫力‧學習力‧判斷力


延伸閱讀

靠一招 穩穩賺18%

你是不是存錢的壓力好大?老闆加薪的速度好慢?別再等了!與其等慣老闆加薪,不如自己賺比較實在!擔心錢太少無法投資?擔心理財觀念不對越理錢越少?不要怕!跟著我們學會以下18招,小資一樣可以把錢變大、穩賺終身俸!

首度跨界觀光工廠 2017愛情嘉年華為飯店廟宇「牽紅線」

沉默會引發焦慮,先隨便說句什麼都好

就算知道「直接說出浮現腦中的想法就好了!」,但是腦中根本就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出來。像這種情況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無論是笨嘴男或是各位可能都想知道答案吧。請放心,這種時候也有可以應付的訣竅。方法很簡單。這個訣竅就是「隨便什麼都好,總之就是發出聲音說話」。

教學目標可以更寬廣

成就系統中,絕對不會只有數學與科學,這兩者當然很重要,但是完整的教育還需要包括藝術、人文、體育才行。到歐洲的城市走走,你會驚訝於都市景觀看來如此優雅,門前的花籃如此精緻,每一間屋宇用色如此大膽卻又協調,這是如何造就的?

秦金生心肌梗塞猝逝 5大高危險群快檢查

近日天氣時暖時冷。氣象局預報指出,入冬以來,第一波強烈冷氣團即將來襲,周五全台天氣轉為濕冷,北部可能出現12度以下低溫。醫師指出,天氣溫度變化劇烈,容易導致急性心肌梗塞發作而猝死,建議有心絞痛的患者,及早就醫檢查並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