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要教孩子用人生的熱情來交換成績

2015-03-15 11:02

把考試視為「盟友」,而不是「敵人」。面對敵人,我們會害怕;而面對盟友,我們帶著信任與他合作。盟友透過挑戰我們來增強戰技,即使輸了,都繼續切磋琢磨。想讓孩子把考試當成盟友,無論輸贏都從中獲益,父母就不要創造孩子考不好會有的各種負向連結,不要恐嚇孩子,不要使用懲罰。

不要用人生的熱情來交換成績
五年級時,樹兒月考的結果公布了。樹兒自己很滿意他的成績,然而,他跟我說:「媽媽,我發現,其實我很在乎成績。」我點頭,表達同意,並且讚許說:「在乎,可以是好的。 因為你認真付出,因為你重視。」

對我而言,在乎功課有其陽光與陰影面。「在乎」的陽光面向就是重視—因為重視,所以願意有紀律地準備;因為重視,所以當得到滿意的結果,會很振奮,覺得被鼓舞到,也肯定了過程中的方法是對的、方向是正確的;因為重視,所以當得到不滿意的結果時,就會難受、會先遇到挫折,然後,會有些困惑。

若這過程得到接納與理解,困惑可以轉為「開放的好奇」,於是可以重新檢討這一路準備的各種過程,重新調整方向與安排方法,看到自己有什麼態度要更改,有什麼習慣要放棄。這時,養成「更好的新紀律」,那就是一次很棒的「考差了」,因為考差而鼓舞了士氣,用更大的決心來挑戰下一次。

能夠有一個「很棒的考差」,轉化的關鍵是:把考試視為「盟友」,而不是「敵人」。面對敵人,我們會害怕,且想殺死他;而面對盟友,我們帶著信任與他合作。盟友透過挑戰我們來增強戰技,即使輸了,都繼續切磋琢磨。想讓孩子把考試當成盟友,無論輸贏都從中獲益,父母就不要創造孩子考不好會有的各種負向連結,不要恐嚇孩子,不要使用懲罰。

以下的連結,會讓考試成為敵人:
.考不好,會被打。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愛」(例如爸媽生氣、爸媽難受)。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地位」(例如被嘲笑、座位被更換)。
.考不好,會失去一些「自我的好感受」(覺得「自卑」「笨」「我不好」)。
.考不好,會否定事前的準備,覺得「白費了」(為了準備考試,而有犧牲。因為犧牲了生活中的本質學習,成績不好時就大大失望。那失望不只是對成績的失望,而是對人生的失望 )。

若將考試成績視為丈量未來人生成功的尺規,就太沉重了。那些犧牲了生活中的自由與快樂來準備考試的孩子,會對考試的結果「過度在乎」,因為無論考贏或輸,他們都已經失去了生命最重要的快樂與自由。

孩子的基本熱情,是深刻地與人連結,深刻地與生命在一起。零到七歲的孩子,發展的是肢體與感官;七到十四歲的孩子,發展的是情感和對世界的關聯,是意志底層的勤奮感。考好是個酬賞,但不是用來酬賞人生,而是用來酬賞孩子的努力。

考試成績不是用來照見自己是否夠格、夠好、夠聰明、夠重要,而是照亮學習的過程:專注力、時間規畫、概念清晰、下功夫背誦、考試技巧。無論孩子成績好或不好,父母要小心別把考試成績與孩子的自我認同,以及未來是否能有好日子過連在一起。

當成績的重要性被過度放大,生命的熱情反而容易被壓抑了。

嗯∼有練過!
某天,上國中的兒子被班上同學說他「讀書、考試都很帥」,因為他考試看起來輕鬆,結果也好。但「帥」這個形容詞,讓樹兒不認同,甚至有點生氣。

他說:「他們都沒有看到我的努力。」

我支持他:「那你就跟同學說:『請看見我的努力,不要說我帥。』這樣如何?」

沒想到,樹兒苦笑一下:「媽媽,國中沒人這樣說話啦!」

一個多月後,樹兒忽然很樂地告訴我:「媽媽,我們班現在流行的台詞是:『嗯∼有練過!』」這句話從兒子口中講出來,很有嘻哈的節奏感。

我好奇:「怎麼說?」

孩子解釋:
班長為什麼作文那麼好?嗯∼有練過!
為什麼我發球的時候,知道要踢到哪裡最有利進攻?嗯∼有練過!

「嗯∼有練過!」或「嗯∼沒練過!」不僅成為班上的口頭禪,甚至是一種眼光的焦點。

這孩子雖然看起來輕鬆念書,其實,他是真的有練過。「上課專心聽最重要」是我們給孩子的最高指導原則。至於要怎麼上課專心,兒子在國一開學後兩個多月,有他的心得:

「媽媽,我開始用一種全新的方法來聽生物課。本來啊,我就是放空,呆呆地聽,然後有一天,我忽然決定不要這樣。我開始在腦子裡一直思考老師說的,老師說的話我聽進來就反覆想,把前面所說的都連起來。然後,我做自己的筆記。雖然課本都有寫,可是我用自己的方式把老師說的重點寫下來。媽媽,這樣上課,好好玩喔!」

我曉得,這孩子的功課至此,獨立了。他在乎自己的努力多於成就,他已經能自主醒來,風雨無阻獨立上學,也有能力反思自己的學習方法。

「嗯∼有練過。」這成了他評估自己與同學的圭臬,一個美好而讓人期待的好標準。

孩子是鏡子

女兒四歲左右,經常跟我要溫柔。對話從這樣開始:「媽媽,妳什麼時候會對我溫柔?」我很詫異地說:「我白天很多溫柔的時候,不是嗎?」她說:「我忘了。」於是我細數:幫妳梳頭髮、我們一起去買菜、騎摩托車摸摸妳肚子、抱著妳一起看卡通、幫妳洗澡、說故事給妳聽⋯⋯於是她說:「對耶!」就安靜下來。

幾天前,樹哥哥在睡前落淚,我安慰他時,女兒半張臉躲在棉被裡:「媽媽,妳可不可以不要對樹那麼溫柔?」我很訝異,一臉不懂的樣子。旦旦解釋:「因為我哭哭的時候,妳都對我很兇;樹哭哭的時候,妳可不可以不要對他那麼溫柔?」四歲的小女孩有些緊張地躲在棉被裡露出半張臉說話。

我說:「喔∼原來是這樣。」然後回答她:「因為樹很少哭啊,我對他有耐心一點。妳很常哭,哭的時候還生氣,我因為不知道怎麼辦,就沒有溫柔了。」她聽懂了,就不再阻擋我對哥哥的照顧。

還有一天,幫她洗澡時,我想起曾吼過她,就對她說:「記得媽媽昨天有吼妳嗎?」她回答:「媽媽,妳是不是我們家最常吼我們的人?」我點點頭。她又問:「媽媽,妳是不是我們家最常生氣的人?」我雖不同意,卻好奇她要說什麼,所以又點點頭。她說:「媽媽,為什麼妳這樣一個美女,很愛生氣呢?」被小女孩稱讚為美女,我大大地笑了:「妳不要我對妳生氣是嗎?」她又問:「媽媽,為什麼常常哭的人,哭哭的時候妳會對他很兇?為什麼不常哭的人,妳會對他比較溫柔?」

小孩在問「為什麼」時,經常是在表達「想要」,於是我問她:「妳想跟我要更多溫柔嗎?」她說:「嗯!」我說:「好啊,我答應妳,會記得妳想要我的溫柔,更認真給妳溫柔。」

我開始反思,女兒哭泣時我的沒耐心,起因於她一哭就成了不說話、不肯回答任何問題的孩子。那是一種無法互動的執拗狀態。於是我問她:「那妳在大哭的時候可以回答我、跟我說話嗎?」她竟然說:「這個妳就不要問我了,因為妳對我那麼兇,我太痛苦,所以就哭了。」

這回答真是石破天驚。她哭的時候很難溝通,我就大聲說話,她則說是因為我太兇,她才痛苦得哭出來。

於是,我把這事帶入心中,慢慢地用愛收下,收下那個使用權威解決女兒哭鬧狀況的自己,收下那個有著特殊脾氣、很敏感的女兒,收下生活中總有那麼多事情要快速處理、對時間總感覺有壓力的自己。

用愛才能與女兒聯繫,才能被她看見。對愛如此敏感的她,成了我最好的鏡子。透過她的眼睛與回應,我細緻地覺察自己的深層真實:給出關懷與照顧的背後,是否是有純淨的光與愛?

孩子的深邃與奧祕 住在明日之屋的孩子

記得紀伯倫的詩嗎?
你們可以把你們的愛給予他們,卻不能給予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們可以建造房舍蔭庇他們的身體,但不是他們的心靈,
因為他們的心靈棲息於明日之屋,即使在夢中,你們也無緣造訪。

詩人說,孩子的心靈棲息於明日之屋,我們無緣造訪,父母能做的是建造房舍,蔭庇他們的身體。我在八年密集的能量學習後,從能量的眼光來看:新時代的孩子,不只他們的靈魂為我們帶來明日的知識與能量,連他們的身體細胞都比我們更光亮、更沒有陰影。這意思是說,世代的差異,除了有社會文化的區隔,還有靈魂本質的不同,以及身體含光的飽和度不一樣。

這十幾年出生的孩子記得天堂的傳承、保有天堂的知識,他們把內在天堂帶在身邊,比前幾個世代更輕盈、容易、確實。因此,父母需要學會能量層次的溝通,也就是在能量層次與孩子互動,並維護他們與天堂的連結。

從另一個觀點來看,當孩子,尤其是非常年幼的孩子,無法與我們互動,表現得讓我們驚詫、挫敗時,當父母的何妨換一種眼光來看:也許只是我們的頻率還沒校準?

當我們為了與孩子頻率一致,那不就只是孩子帶給我們光,也讓我們記起自己內在的光本質,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難搞的神祕存在
女兒旦旦兩歲多時,絕對是個讓人歡喜的孩子,只是有些時候很難搞。對於這些難搞,後來我逐漸有些心得,將之命名為:神祕的存在。

她不喜歡穿衣服,不喜歡吹頭髮。洗完澡,她喜歡很天體地到處玩啊玩。

後來,我找到了好辦法。我會說:「旦旦,吹頭髮了!」
旦旦:「為什麼?」
我:「因為,這樣才會很健康啊!」可能是「健康」對她沒吸引力,她不理我。她拿著紙張繼續玩,還是扮家家酒的動力比較大。

看她處在扮家家酒的能量,我就說:「旦旦,來吹頭髮了。」
旦旦:「為什麼?」
我:「因為妳要給我十塊錢。」

旦旦回頭看我。我繼續說:「吹一次頭髮十塊錢,我這裡是美容院。」於是,小女孩過來,把她手上的紙張給我:「老闆,給妳十塊錢。」然後便坐在我身邊的沙發。「小小姐,謝謝光臨。請問妳要喝水,還是喝茶?」

她好好地得到了吹頭髮的服務,而我的心可以放下了。我無法引導她進入理性世界,而當我決定進入她的想像遊戲世界,事情就通了,這好像簡單很多。孩子真是個神祕的存在。

還有一天,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洗過澡了。我正在泡澡,旦旦跑過來想要跟我一起泡,我拒絕了:「媽媽想要一個人,妳想泡澡等一下找爸爸一起。」小女孩過一會兒又跑過來,衣服已經脫光了,還戴著泳帽,胸前掛著蛙鏡,一臉憂愁:「可是我一個人泡澡會很寂寞,怎麼辦?」她低語著,邊走邊說:「可是我一個人泡澡會很寂寞,怎麼辦?」

唉∼我輕輕地嘆口氣,有種無可奈何的好笑感。我抱起她,邀請她到我的浴缸。

當媽媽的我原來有獨處需求,感覺讓她進浴缸是一種責任,自己的獨處需求會被剝奪。然而,她的表現,讓我忽然不需要獨處了,而是用玩樂的心情來放鬆與休息。小女孩帶著粉紅色蛙鏡、藍色泳帽,在我的浴缸裡玩得像條美麗的小魚。

孩子這神祕的存在要來教導我「快樂為人生的動力」。當我越來越能和她互動,把嚴肅的現實放後頭,讓玩耍居前,到頭來我發現,對現實感很強的我而言,暫時放鬆並不會有什麼現實因子被拋棄,只是有了快樂能量和遊戲創造力的陪伴,在生活的腳步裡,會多了音樂與歡笑。只要我敬重旦旦這神祕的存在,而不是嫌她煩或「番」,世界就多了恩典。

讓孩子形容能量質地
每個人感官所經驗的世界都不一樣,都是獨特的,最困難的是透過別人的眼睛去看、透過別人的心去感受。雖然困難,但嘗試去做很重要,若能做到,就會帶來奇妙的同心感。大人要進入孩子的世界,更需要這樣的感知能力。

在兩個孩子分別是六年級與二年級時,開車載他們上學的我,想了解孩子對老師的主觀感受,便問:「這個老師對你而言是什麼感覺?溫柔或冷漠?信任你或嘮叨?」

孩子回答說:「嗯∼一開始以為是溫柔,後來⋯⋯嗯∼形容不出來耶!」於是,我想到可以用特別的方式來試試看。我引導孩子:

閉上眼睛,去感覺他整個人是什麼顏色。跟穿的衣服無關喔!就好像你靠近他的時候,會被一種顏色包圍,那是什麼顏色?透明感呢?是透明多些,還是不透明多些?顏色像畫筆的顏色一樣單純,還是像你把水彩混在一起混濁的樣子?

如果伸手去觸摸—不是真正摸到喔,而是用想像力去觸摸—手的感覺如何?軟軟的?硬硬的?冰冰的?暖暖的?鬆鬆的?刺刺的?滑滑的?

聞起來是什麼氣味?沒有味道?水果的氣味?肉類?金屬的味道?森林?還是人工的香水?如果可以吃—假設你願意嘗試看看的話—是甜的、鹹的,還是苦的?嗯∼還有啊,像樹兒,你有玩網路遊戲,知道什麼是「屬性」,那麼他是木頭?閃電?風?水?泥土⋯⋯

樹兒形容了一個老師,她是機械系的,摸起來硬硬的,有點冷,氣味是有些不通風的味道,顏色大概是咖啡色,像是用很多水彩顏色混在一起的感覺,吃起來像麵包,不過是那種冷掉了、鬆軟的麵包。

旦妹妹也形容了班導師。在孩子內心,這老師是星星系的,果凍感,甜甜的,有水果香氣,有點軟QQ,香香的。

這些就是能量層次的表達,把那種無形的能量感受,轉換為感官語言來描述,於是聽的人可以藉由這些感官知覺的形容,進入孩子的世界。這讓我瞬間明白了老師帶給孩子的感覺,對於日後該用什麼方式與孩子的老師溝通,也有了更多的參考。我們可以用這方法檢視孩子與身邊大人的互動,也許是老師、保母、他們的朋友,或是我們自己。不僅大人可以檢視孩子所接收到的能量,孩子自己也能透過這樣的釐清,多一點有覺知的選擇。

更重要的是,孩子可以養成習慣,在能量層次去覺知他生活的世界。
大人可以試著這樣問:
「媽媽生氣的時候,摸起來是什麼感覺?」
「你跟這個朋友一起玩耍,有他在的地方,周圍的空氣感覺起來有顏色嗎?」
「你跟這群朋友在一起時,心中的光感覺可以更大、更自由,還是縮小了?」

〈本文選自全書,曾琳之 整理〉

作者:王理書
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教育科技與心理諮商雙碩士。曾任物理老師、諮商老師、親職教育專長;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與丈夫定居新竹,以演講、工作坊與寫作為主。

理書與丈夫宗展都是心理背景出身,在他們家哭泣、生氣或爭吵不是問題,制止哭泣、生氣或爭吵不是第一要務,在他們家,這種時刻是互相了解並學習相親相愛的時候。這是個愛溝通的家庭;晚餐時間,子女們會一直說話,跟爸媽分享學校的經驗與見聞,徵詢意見或得到讚賞;而專心聆聽,即使惹麻煩的事情也能聽得笑哈哈,是理書給孩子最溫柔的支持。

著作:
《養出有力量的孩子》
《帶著傷心前行:一個心理工作者的自我療癒故事》
《做孩子心中的小太陽》
《做情緒的小主人:一對諮商父母的教養書》
《幸福在我之內》
《碰恰恰說故事魔法》
《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

出版:方智出版社

書名: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贈「媽媽的心靈魔法」CD)

目錄:

推薦序 延展自我、滋養親能的新世紀父母效能訓練手冊 翁士恆
編輯室報告  無論發生什麼,都可以化為祝福!
作者序 提供給孩子堅定的守護
前言 圓滿心親職
門檻與禮物(1) 留級與沒有分別的對待
門檻與禮物(2) 父親驟逝與真實自我萌芽
門檻與禮物(3) 婚變與真實的我
門檻與禮物(4) 心理師證照考試與更大的自己
人生的核心信任
立足於圓滿的親職
第一章 用轉念守護情緒
你既是被困的昆蟲,也是結網的蜘蛛
處理不公平的感覺
找到情緒背後的想法
轉個念,從﹁不公平﹂來到﹁我有能力﹂
用和諧來承接情緒
孩子獨當一面時,帶來的力量
給你家事做,因為你很重要
讓我幫忙,這樣放棄踢球才有意義
把做家事迎回愛與榮光中
訓練孩子做家事的好時機

第二章 快樂的守護力
把舒適放後頭的喜悅
安全可以與熱情併存
用運動支持孩子快樂長大
玩一玩,是認真大人的健康解藥
美麗人生

第三章 生命的酬賞
不用獎賞,用酬賞
支持家庭生命力的酬賞
栗子慶典
拔牙儀式
身體搖哄的酬賞

第四章 用自由守護功課
化解考試焦慮的好用隱喻故事
用說故事來教減法
哥哥在乎妳沒有推自己一把
即使感覺功課很多,也要珍惜此刻的「少」
不以擔心來守護孩子的功課
不要用人生的熱情來交換成績
嗯~有練過!

第五章 孩子與婚姻鏡子
孩子是鏡子
沒有對錯,而是在不同中合作
指責,是大人承受不起衝擊的反應
在靈性層面,我們一樣成熟
父母的相互敬重,是孩子的力量
支持彼此發展自己的婚姻

第六章 更大的美好世界
孩子敞開我們的世界
說「謝謝」讓孩子與世界建立好關係
請大地媽媽幫忙
被神性母親抱著拔牙
風陪我接力賽跑
在兩種媽媽的懷抱裡安睡
哀傷揭露了珍愛
聆聽桌子的意願

第七章 孩子的深邃與奧祕
住在明日之屋的孩子
難搞的神祕存在
讓孩子形容能量質地
眼睛閉上看看,耳朵貼近聽聽
故事是旦旦的藥
溫柔紫毛線球的故事
無法說「不」時,可以有夢想
命名的神奇魔法
繞過頭腦找答案,用光來抉擇

第八章 讓愛帶領
真誠表達,讓愛有機會主導
用真誠鬆開糾纏戲碼
父母因同時顧全自己而臨在
這樣引導孩子從驚嚇中復原
從光的視野看見
用好結構來帶領團體
用請求替代抱怨
直接表達,無須抱怨
擔心時,找回信任與關鍵行動

第九章 給孩子最重要的守護
找回玩具重要,還是信任世界重要?
情節重要,還是吉光片羽重要?
無論如何,你不會失去媽媽的愛
媽媽給你全部的自由
說「你好棒」,要很用心
從自己身體來的回饋,是最真實的鼓舞
被守護的孩子有六項特質

第十章 慈愛國王的修行
孩子的麻煩,不是衝著父母來的
父母內在的衝突三角情結
慈愛國王作為父母的比喻
慈愛國王的修行
慈愛國王的姿態
陰影與慈愛的親子國度
慈愛國王的慣用語

第十一章 心靈遊戲
遊戲1 無論……我都一樣愛自己
遊戲2 與神性連結的簡單咒語
遊戲3 點亮愛的光
遊戲4 愛的語言遊戲
遊戲5 精神層次的連結
遊戲6 連結自己的天堂
遊戲7 讓孩子畫出自己的光
遊戲8 在想像力中自由的身體
遊戲9 把顏色帶入孩子的房間
遊戲10 為孩子寫「來自天堂的信」
遊戲11 猜拳、捏捏臉,召換甜甜的愛
遊戲12 男孩的打招呼儀式
遊戲13 祝福
遊戲14 曼陀羅能量圈

〈後記〉 守護孩子,守護台灣的下個世紀

 

延伸閱讀

觀光局高官耍特權替兒接機,公職生涯全毀給我們的職場啟示:你的吃相決定了你能爬多高

2020-04-06

世界千瘡百孔 大師用音樂關照人心

2020-05-27

傻子都買台積電?盤中零股交易上路後 網稱這3檔股票「掛漲停」也要買到!

2020-11-01

福義軒胚芽餅出包!標示不實被開罰下架 老闆:安全合法承認有誤

2020-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