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蘇怡寧跳脫健保框架 打造最強的產科艦隊

鄧麗萍

名人專欄

963期

2015-06-03 15:25

台大婦產科前醫師蘇怡寧,3年前毅然自立門戶,跳脫健保體制,引領自費醫療選擇,推行團隊接生,吸引眾多婦產科好手加入,共同對抗台灣瀕臨崩壞的醫療制度。

(攝影 · 陳永錚)

 

蘇怡寧
出生:1966年
現職:禾馨婦產科執行長、慧智臨床基因醫學實驗室執行長
經歷:台大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
學歷: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台大醫學系

 

「現在台灣的醫療環境彌漫著失敗主義,大環境不佳確實讓大家心灰意冷,但戰士不應該離開戰場,不應該選擇逃避。我們決定用另一種態度來回應,就是,把自己變得更強。」禾馨婦產科執行長、台大婦產科前主治醫師蘇怡寧,選擇正面對決當前的醫療崩壞。

這位擁有崇高學術地位的台大醫學院副教授,二○一二年,就在教授升等前夕,毅然放棄近二十年的努力,從台大醫院出走,引領婦產科自費選項、團隊接生等新規則,並投入他喜愛的基因醫學研究。

重視研究吸取新知
「總不能拿小刀,去和別人打仗」


就像武林高手自創門派,吸引江湖好手紛紛加入,蘇怡寧的夥伴也日眾。目前禾馨婦產科有三十位專任醫師,都是從台大、榮總、北醫等頂尖婦產科和小兒科慕名而來。短短三年,禾馨婦產科名聲就迅速傳開來,在台北已有兩個據點,第三個據點預計在下半年開幕。

「在台大的日子,一輩子都沒想過有一天會離開。」回想起當時,蘇怡寧仍有些激動。離開,是他深思熟慮後的痛苦決定。

他在台大醫院婦產科,一待就將近二十個年頭,每個月接生五、六十個嬰兒,看高危險妊娠、二十四小時無止境的接生開刀,加上門診、研究教學、演講邀約等,「真的是極限了。」他說。

但是,累不是他離開的主因,真正讓他灰心的是僵化的體制。原以為台大醫院身為教學醫院龍頭,以學風自由、鼓勵研究為宗旨,但在健保制度擠壓下,醫院連要追求前進的動力都不見了。健保資源有限,醫院必須削減費用,首當其衝的就是研究經費。「但研究才是台大醫院的根基!」

「對我來說,這是不可忍受的事。」蘇怡寧直斥荒謬,做研究、買儀器很重要,總不能拿小刀去和別人打仗。尤其是發展快速的基因醫學,儀器動輒一、兩千萬元,但醫院已不足以支應這些東西,往往申請送出去就要等上兩三年,等到儀器到手時已落伍。

一再退步,是台灣醫療最大的危機。「我們喜歡做研究、教學生,全台灣最聰明的人會來當你的學生,我們樂於發展新東西、演講、出國開會、吸取新知,那是很快樂的日子。」但,體制已讓創新變成不可能。

蘇怡寧講話飛快,精準而俐落。「在惡性循環中,我們從一流變二流,二流變三流,跟外面沒什麼差別,那我待在台大就沒有任何意義。」蘇怡寧掙扎許久,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一二年,他和兩位志同道合的學弟妹一同離開台大醫院,創立禾馨婦產科診所,一度引發不小的震撼。

「其實我們要做的就是一種改變。」戰士無法選擇戰場,他在現有的健保制度下,另闢戰局。他的目標就是把看診的價值和尊嚴找回來。

 

健保低給付下,醫院僅能提供陽春的產檢,蘇怡寧自立門戶後,提供更多自費檢驗項目,讓病人有所選擇。

(攝影 · 陳俊銘)


引領自費醫療
不讓健保牽著走,讓產婦自選檢測項目


在健保「低給付」下,醫院只能賣「陽春麵」,蘇怡寧不想再讓健保牽著走,「因為很顯然,那是不足的。」除了賣「陽春麵」,禾馨在遵循法理的範圍內,也賣「牛肉麵」、「牛排」,增設許多自費的服務,讓病人有所選擇。

禾馨雖是診所,卻是醫院規格。五百萬元一台的產科超音波機器,台大醫院只有一台,禾馨一口氣買五台。

「我的作法是把國際上現在該有的、最update(先進)的產前診斷給你選擇。你要什麼都有,但我不會硬要推銷。」蘇怡寧感嘆,健保二十年沒進步,產科給付項目早在二十年前就定下,未曾改變過。以唐氏症篩檢為例,健保沒有給付,但在國外是常規。「我們不是為了自費而自費,而是讓產婦自己選擇。」

除了大手筆添購儀器,跟上國際水準的產前檢查外,禾馨的另一項創舉,就是推行「團隊接生」。蘇怡寧說,這並非新觀念,「只是沒什麼人有勇氣在台灣推廣,醫院推過都失敗。」

以前在台大,他常常門診看一半,就跑去接生,心裡又懸念著門診久候的孕婦,心理壓力很大。而且半夜接生,腦袋可能不清楚,風險也相對高。

成立禾馨之後,他決心重塑規則,讓看門診和接生的醫師分工,一次做一件事,把事情做好。「事實上,在美國早就如此做。」當年和蘇怡寧一同離開台大醫院創業的林思宏醫師表示,團隊接生能讓醫師可以排班,專心看診及較充分的休息,對產婦而言,臨盆時永遠有醫師在,「不會讓妳在產房用力時,醫師還在趕來的路上闖紅燈。此外,即使產程進度慢,也不會被抓去開刀。」

經過一年多驗證,禾馨接生嬰兒不比台大少,現在每月接生達一百八十個新生兒。

禾馨從一開始只有三名醫師,如今擴展三十名專任醫師,「光產科,就有十五位,台大醫院產科醫師都沒有這麼多。」診所設有專任麻醉科醫師,也是禾馨的創舉。

另一間禾馨民權婦幼診所,將於七月開幕,屆時將有更多武林高手投奔他的陣營。「要把這些雄踞一方的醫師聚集起來,談何容易,這些人可不是用高薪就可以全部請得來的。」一名資深婦產科醫師表示。

蘇怡寧發動的醫療革命,讓同業願意與他共同奮戰。

「要打仗,診所是第一線,但也要後勤補給,所以我建了一個實驗室。」基因遺傳醫學研究,在台灣是沙漠,卻是蘇怡寧做了二十年的心血。

 

成立兩年多的慧智臨床基因醫學實驗室,員工已達一百多人,不僅賺錢,還預計明年第一季登錄興櫃。

(攝影 · 陳俊銘)


創建基因檢測實驗室
五人小團隊變百人企業,明年準備掛牌


當初,他一手創建台大基因醫學部的分子遺傳實驗室,還自掏腰包請助理,想辦法寫計畫找錢,從草創時期的五人實驗室,十年後壯大成為三十人的醫療團隊。

離開台大醫院後,在家族支持下,籌到一億元資本,自行成立慧智臨床基因醫學實驗室,目前員工一百多人。跟隨蘇怡寧十三年,從實驗室助理當到慧智臨床基因醫學實驗室總經理的洪加政形容,蘇怡寧是「很敢衝的人」,只要是對的事,他就會去做。

慧智是亞洲唯一可以真正做到臨床的基因檢測實驗室,目前營運已具規模,去年營業額達三億三千多萬元、每股純益五元,預計今年營業額可望成長二四%至四億一千多萬元,明年第一季登錄興櫃。

「自建實驗室,等於是幫台灣基因產業留個命脈,否則這樣下去,鐵定完蛋的。」隔著黑框眼鏡,仍能折射出他對基因醫學的熱忱眼神。採訪前一天,蘇怡寧看診到看凌晨一點。妻子陳君蕙形容,他現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即使比起在台大醫院時,工作時間更長、更累,但卻更快樂。

離開台大醫院、自立門戶,蘇怡寧就像封印被解除了的巨人,積壓已久的能量,終於找到出口,迸發耀目光芒。

「我們不是要打破規則,只是想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規則,試圖找回本該屬於我們的尊嚴與夢想。」如今,蘇怡寧心中夢想的藍圖一個個被實現,禾馨婦產科以一年開一家的速度拓展版圖,更建立起婦產科醫療新規則。

醫療體系或許崩壞了,但人都在。「我要建立制度。」蘇怡寧道出堅定的心志。面對險象環生的醫療現況,只要憑藉無所畏懼的勇氣,即使在絕望中,也會長出希望。

 

 

延伸閱讀

老人跌倒是警訊 無外傷也要找病根

2019-01-02

國道客運漲定了!3月起調漲5至40元

2019-01-02

怎樣的事具有賺錢的潛力

2019-02-13

霸氣拒絕「蘋果西打」財報的會計師 竟是前力霸集團會計師女兒

2019-04-03

不以科學為基礎

2019-05-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