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生技大師張子文 就是不妥協 P.50

2007-05-03 17:21

一百種新藥發現,最後只有兩、三種能通過人體測試成功上市,中研院特聘研究員張子文經過十七年的努力,終於推出全球第一個氣喘治療藥,這種追求真理的科學家作風,使他能忍受別人所無法忍受的挫折。但是追求真理的態度用到官場,卻讓他吃盡苦頭。

張子文發明的Xolair,造福全球三億氣喘病患。但沒人知道二十年前的一九八七年四月,德州休斯頓百花盛開,釋放出大量花粉,使得長年為過敏性鼻炎所苦的張子文病情惡化,加上創業帶來的壓力,他連續幾個月晚上失眠。


堅持 面對全球最大公司也不畏縮

就在某個失眠的晚上,一道靈感閃進張子文的腦子,他從床上起身,走到書桌前,徹夜振筆疾書,終於發現IgE(Immuno globuin E,免疫球蛋白E,又稱親細胞抗體)是造成過敏的關鍵因子。當時沒人相信這項發現,更別提願意投資他的公司了,張子文先後找了二十多家藥廠、創投都碰壁。

如果不是對自己理論的堅持,張子文不可能度過創業初期的陣痛。

募資失利後,更大的打擊接連而來,在一九九一年到九五年間,張子文遭遇人生最大挫折:首先是他與妻子唐南珊離婚;接著新藥第一期臨床試驗結果不順利。九三年又和全球最大生技公司——「基因生技」(Genentech)進行侵權訴訟。

當時公司內部就有人主張「算了」,放棄抗過敏藥的研發,因為基因生技當時財大氣粗,光是專任律師就比張子文公司的所有員工還多,但是張子文認為對的事情就應該堅持下去,決定對基因生技提起侵權訴訟。

結果公司三位股東棄他而去,外面的合作、投資夥伴看到「小蝦米拚大鯨魚」,都不願意再跟張子文接觸,直到九五年新藥取得專利,才迫使基因生技同意和解。

在那段最困難的時間,張子文有整整五年的時間,每天關在實驗室裡,用工作來讓心靈得到平衡。有一回在玉山協會演說講到這段故事時,張子文忍不住眼眶泛紅,幾乎掉下淚來,他說:「時間是你的朋友,只要能夠熬得過去!」

對真理的堅持,讓張子文在科學上突破,但也因為對真理的堅持,張子文在現實生活中的路,走得比別人辛苦。


強硬 改革學界亂象絲毫不妥

當自身創業告一段落,加上清大兩位校長沈君山、劉兆玄的多次邀請,張子文於一九九六年回台接任清大生命科學院院長。只是萬萬沒想到回台後,他還是諸事不順。

首先,他遭到生科院十八名教師以「忽視多數教師意見」為由連署罷免,成為清大在台復校後第一位被罷免的教授。

連署教師認為,張子文未依系教師評審委員會的決議,進行本年度的教師升等,以致他們權益受損。但張子文堅持,新教評會擅自推翻舊教評會,因此不具合法地位;而且新教評會成員中就有當年要升等的教師,等於有人球員兼裁判。

當時,生科院曾連續爆發多起不名譽事件,如教師因為論文上的「科學不檢」而遭到國際期刊警告、教師控告教師妨害名譽等,的確需要大力整頓,但是張子文強力整頓卻引起利益受損教師的群起反撲。

張子文表示,他知道當個爛好人事情也是會過去,但他還是如當年控告基因生技一樣,認為對的事,就要堅持下去。後來,父親看到媒體披露有關罷免事件的內幕後對張子文說,「我以你為榮」,讓他非常安慰。

離開清大生科院後,張子文又獲聘為生技中心執行長,負責推動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當時政府投資生技中心上百億元,每年還編列六億多元預算,堪稱最肥的政府研究機構,也使得生技中心變成「是非中心」。

張子文到任後,先是禁絕黑函文化,只要是投訴信不具名,他看都不看,直接丟進垃圾桶;有人當面告狀,他也會質疑當事人「是否太閒,有時間去管別人的事」,由於他的態度,黑函文化很快在生技中心絕跡。

但是精簡人事就複雜多了。當他看到一個小小的生技中心竟有四位司機時,當下決定只留一位,結果有司機衝到辦公室威脅要自殺。還有被資遣的會計不交接,讓生技中心的電腦系統有一段時間不能正常運作。

最大的衝突則是來自他與監督機關——經濟部技術處的意見不合。張子文說,技術處還是像二十年前那套營造發包的作法,一年前要他提研究計畫,每三個月檢查一次,試想一個新藥的研發要耗時十多年,政府卻要三個月驗收一次成果。後來,在二○○二年的行政院產業策略會議上,張子文又公開質疑政府「兩兆雙星」計畫很不實際。

很快的,他的生技中心執行長又幹不成了。不但如此,總統科學獎、中研院院士都與他擦肩而過,甚至連母校清大去年都未聘他為教授。


沉默 遇事總是不愛求人

對張子文在台灣遭遇的挫折,劉兆玄認為,這是因為他堅持不妥協的個性。這種個性用在科學研究上,讓他成為清大歷來最優秀的校友之一,但這種個性若是用在行政工作,就會使他難以發揮。

曾經推薦張子文擔任生技中心執行長的前國衛院院長吳成文也表示,堅持做對的事,他和張子文個性一樣,但他比張子文幸運,回台的十八年中,國會、學界都有人幫他。

張子文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問題,但他向來不喜歡求人,這輩子所有的工作都是別人找他,沒有一件事是自己求來的。像當年從哈佛畢業時,指導教授已經幫他找到大學的教職,但他寧願自己找工作,先到生化公司擔任研究工作,經過幾年,才回到大學任教。

張子文在社交上還有一項不足,就是很難很快與陌生人熱絡起來。第一次跟他談話,會有這種感覺:張子文會害羞,眼睛不敢看著你,講話速度很慢,甚至有點口吃;但是在張子文的朋友眼中,他卻是一位說話風趣、很會品紅酒、喜歡唱卡拉OK、喜歡跳國標舞的人。

像他是第一位過敏治療藥Xolair的發明人,和前妻唐南珊共創的生技公司Tanox就是靠這個藥在那斯達克成功上市,但是外界談到Tanox的成功,都只想到唐南珊,像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就稱讚唐南珊是「科技界的灰姑娘」;因此,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唐南珊經常要提醒記者注意張子文的貢獻。

還好,了解張子文、包括曾打擊過他的人,都承認他的正直、單純。即使當年曾經連署罷免他的清大教授,也肯定他是一位正派的學者,做事不會拐彎抹角。


正直 絕不議論他人長短

張子文遇到困難,很少講別人如何如何,都是自我檢討。張子文的好友余祥霖也說,想要從張子文的口中得知某人的優缺點,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從來不評論人,因此只要他對某人的評語是:「不予評論」,朋友就知道這個人有問題。

張子文一生中磨難不斷,他自己就說過,在研發抗過敏藥的近二十年當中,他只有三天真正快樂過,一天是新藥通過藥檢上市,一天是公司在那斯達克上市,一天是他聽到他發明的新藥已經治好病人。

但他還是認為自己比大多數人幸運,對於逆境,他總能坦然處之。張子文笑說,這輩子受女性的影響大於男性,祖母、母親、妹妹、妻子,甚至連孩子,都是兩個女兒。

別人看張子文在台灣的這十年很失意,但是張子文卻說現在是這十年來他最滿意的時間,因為擔任中研院特聘研究員,他收了八位研究生,過去想做的研究,現在終於可以進行了。更讓張子文高興的是長年困擾他的鼻病現在已經不再復發了,「畢竟這裡是我的家,最適合我生活,」張子文說。


張子文
出生:1947年
現職:中研院特聘研究員
學歷:清大化學學士,清大化學碩士,哈佛細胞與發展生物學博士
經歷:1986年創立生技公司Tanox

延伸閱讀

【當世界搶台灣之三】優勢產業搶進台灣卻面臨資源限制 政府「分配」成課題

2019-01-29

老謝:去年第四季的成績單其實很慘烈!

2019-04-06

川普有算過嗎?關稅全面提高 美國家戶每年荷包多失血2.5萬

2019-05-14

高鐵上300萬元現金 成洗錢防制規定最佳教材

2019-09-05

享受吧!職人手釀酒

2019-09-2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