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在股海中他是神 在情海裡卻是個孩子

陳亭均

名人專欄

1064期

2017-05-11 10:27

蘇珊與艾絲翠分別是巴菲特前後兩任妻子,然而她們卻也與巴菲特維持了一段長久且和諧的三角關係。她們為何能讓如孩子般不善人際關係的股神懂得「愛」?

蘇珊.湯普森(Susan Thompson Buffett)去了舊金山就不打算回家了,加州是她心之所向,那是個充滿魅力的城市。蘇珊想在諾伯丘的格拉莫西大樓旁租一間時髦的小房間,盡興地享受西岸自由狂放的空氣,她也想和她英俊的網球教練住在同一條街上。

然而華倫.巴菲特卻始終無法面對蘇珊離開的事實。他和蘇珊一九五二年結婚,蘇珊想離開這個家,則是一九七七年的事,他們已經共同生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巴菲特試著打電話給蘇珊,花上幾個小時,奢侈地花費他最討厭浪費的「時間」,不厭其煩地告訴妻子,「只要妳回到我身邊,什麼要求我都願意做。」他說他肯隨她一起搬到加州,甚至肯為蘇珊去學跳舞,他從前是從不跳舞的。

中年分居 股神退化成11歲

蘇珊也不打算離婚,她並不想失去巴菲特,她捫心自問,自己還愛著丈夫,她愛著這個缺乏生活能力的中年「孩子」。然而,舊金山多彩多姿的生活卻是如此吸引人,三個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了,這是個天選的時刻,蘇珊想「做個改變」,想去追尋「自我」,蘇珊終究是不打算回家的。

於是,四十七歲的巴菲特,這個抱著一家市值超過一.三五億美元企業、擁有兩家報社、身價高達七二○○萬美元的「奧瑪哈先知」,在此時此刻,變成了一個悲慘寂寥的落魄男子。

巴菲特不停哭泣,在寓所漫無目的地晃來晃去,心智退化成一個十一歲的小男孩,原本就不怎麼講究的穿著,變得邋遢至極,像一隻可憐兮兮的流浪狗。他一直以為蘇珊是為自己而活的,但他心裡其實又清楚,「她愛過我,她現在仍愛我,我們有很棒的關係。只是⋯⋯這不應該發生,全是我的錯。」

後來,蘇珊在奧瑪哈的小酒館裡找到了嬌小白皙的酒侍艾絲翠(Astrid Menks),一位在寄養家庭長大的拉脫維亞移民,蘇珊請她照顧巴菲特,她終究還是放不下丈夫,畢竟這個男人有時候連自己的頭髮顏色都記不得,巴菲特也自知「我對現實世界一直沒開竅」。

一九七八年之後,艾絲翠就住進巴菲特家,兩人共同生活,接著三十九年都如此。艾絲翠和巴菲特同居,蘇珊和巴菲特則保持著婚姻關係,艾絲翠對蘇珊景仰有加,蘇珊則是寬大的巴菲特夫人,享受著獨居與旅行的樂趣。巴菲特感謝也喜歡艾絲翠,他更拚命留著他與蘇珊婚姻殘存的部分。直到蘇珊去世,三個人一直維持著這種關係。

巴菲特沒有宗教信仰,他是不可知論者;不過在「愛情」這件事上,他只能順著人性,無法像投資那樣算盡乾坤、看透邏輯,在愛情中,巴菲特就是個沒有神力的凡人。

他從小就很不擅長人際關係,即使他承認在十六歲前,腦袋裡想的全是女人和車子,但他追女生總以慘敗告終。「與女生相處,沒有人比我更害羞!」有一次他約了一位女生出去,約會的高潮,竟然是他駕車撞到了一頭母牛。

遇見愛情 共和黨身分占上風

巴菲特不是不想追女性,他曾經抱著《體力與健康》雜誌,想用啞鈴練出迷人肌肉,但他就是沒悟性,樣子也平凡;他曾為了心儀的對象,學了夏威夷四絃琴,最後他懷裡抱的卻是琴,不是心儀的她。

一九五○年,他見到妹妹的朋友蘇珊,她有一張圓圓的臉,有一口稚嫩的嗓音,一頭棕髮落落大方,巴菲特馬上又動了心,「我就是無法相信有人像她一樣,這麼完美!」

然而蘇珊當時對巴菲特沒什麼興趣,她心裡愛的是和善聰明的黑髮男孩布朗。然而,蘇珊的父親湯普森博士是忠貞的保守共和黨員,不能接受布朗的俄羅斯猶太移民血統,父親是共和黨議員的巴菲特就在這兒占盡上風。

他可以與湯普森博士暢談反共話題,巴菲特聰明、有前途,而且就如同巴菲特傳記《雪球》作者施洛德說的,「最重要的是,他不是布朗。」湯普森博士幾乎是直接把蘇珊丟給巴菲特,蘇珊儘管不願,也漸漸認識到巴菲特脆弱敏感的內在,「蘇珊總能看穿我的一些問題。」巴菲特說。蘇珊逐漸喜歡上他,她總是希望知心地關懷所有脆弱者,去觸碰他們的內心。

巴菲特永遠記得,約會時蘇珊穿的藍色和黑色條紋洋裝,即使到現在他還記不得自己家壁紙的顏色。兩人很快決定踏入婚姻,蘇珊當年二十歲,她寫了一封悲傷的長信給布朗告知這件事,投入了巴菲特的懷抱。

妻子蘇珊 不甘只當生活後盾

蘇珊出身共和黨、保守派家庭,但她心裡總有一塊感性、關懷弱勢的部分驅使著她。她關心社區的黑人、工人,她常常告訴巴菲特,「生命中除了坐在房間賺錢外,還有很多別的事物。」一九六八年,即使街上發生了種族暴動,她一樣衝到暴亂的奧瑪哈北區,將個人安全置之度外。

即使巴菲特是靠與湯普森博士談論「共和黨」理念追到蘇珊,但他也因蘇珊的刺激和對人權的關注,在政治立場上逐漸靠向民主黨,並退出有種族立場的社團。蘇珊對巴菲特的影響是直截了當的,而且她不只影響了巴菲特在政治、人權議題上的觀點,她更像是巴菲特非喝不可的可樂,是他生活中無法割捨的部分。

說巴菲特是「生活白痴」,一點也不過分,他小氣,滿腦子想著就是如何「賺更多錢」,每天只吃薯條、牛排、爆米花和可樂,儘管後來不知道為何,巴菲特被《富比世》選為其中一位「最會穿衣服的富翁」,但是他服裝品味糟糕透頂,總是穿著老舊襯衫,鞋子破了好幾個洞,毛衣手肘部分都已磨破,西裝外套過氣又不合身。

在生活上,蘇珊必須彌補巴菲特的無能,成為他在工作、賺錢最堅實的後盾。她必須顧著總是拿著玩具怪手把院子挖得亂七八糟的孩子,也必須把家裡一切大小事做好。蘇珊更成為聯繫起家族成員的重要角色。然而蘇珊是外向的,她並不甘於這樣的生活,她後來嘗試當了歌手,她想改變這種一成不變的日子。

巴菲特一直很喜歡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說過的一句話:「作為人,我們要向人類呼喊,記住你們的人性,忘掉其餘的事。」但羅素說的這個「人性」,或許正是巴菲特這輩子最棘手的難題,在感情上,他無法精算,在婚姻裡,他還是那個脆弱、不善處理人際的孩子。

蘇珊離開了,她仍愛著巴菲特,但她終於奔向嚮往已久的加州,巴菲特當時求她不要離開,蘇珊答應了,她不是真正離巴菲特而去。

在接下來的時間,巴菲特、蘇珊和艾絲翠仍維持著良好的關係,連賀卡都三人一同署名。直到二○○四年,蘇珊又一次離開巴菲特,而且這次是真正的離去。

在一次聚會上,家人們開心地吃著飯,蘇珊也玩得很開懷,突然之間,她眨了眨眼,說自己腦子裡有怪東西。巴菲特見她起身,還以為她要跳什麼怪舞步,沒想到,蘇珊腿一彎,就這麼中風倒地,送醫後就與世長辭。

低調伴侶 讓巴菲特懂得愛

巴菲特再度掉進絕望的深淵,他啜泣、哽咽,打電話給朋友,卻說不出一句話;五十二年的婚姻,蘇珊就這麼走去另一個世界,巴菲特的世界卻被空虛給填滿,他胸口灼痛,像被撕成小碎片。這時,他比一九七七年更富有,數百億美元的身價,卻還是留不住蘇珊。

蘇珊去世後,將名下約三十億美元的波克夏股票,幾乎全留給巴菲特以她命名的「蘇珊.湯普森巴菲特基金會」,並留給兒女、親戚及網球教練一筆錢。

而艾絲翠,她依舊陪在巴菲特身旁,比起蘇珊,艾絲翠更低調、更樸素。原本巴菲特的女兒蘇西並不喜歡艾絲翠,但她最後相信,即使她父親一文不名,艾絲翠仍會陪在他身邊。

從自願搬進巴菲特家那天起,艾絲翠就知道他沒有與蘇珊離婚的打算;但她還是讓巴菲特府邸重新有了「家」的感覺,當巴菲特去看望太太時,她會為他準備好洗淨燙平的襯衫。

「『愛』這個東西,最麻煩的是有錢也買不到。」巴菲特說,他對女生最沒轍了,但活著活著,巴菲特也懂得「愛」是什麼了。「人生的目的,是希望你愛的人當中,盡可能有最多的人愛你。」他說。

巴菲特知道艾翠絲一直在那兒,二○○六年,七十六歲的他選好一顆打完折的鑽戒,套到六十歲艾絲翠的手指上。簡短的婚禮,只花了十五分鐘,艾絲翠的眼眶卻已忍不住溼了。婚禮後一家人到海鮮店大吃一頓,第二天巴菲特就按時到公司上班了;但艾絲翠記得婚禮上的誓詞,「無論貧賤還是富貴,只有死亡能讓我們分開」。

延伸閱讀

美國豬轉賣中國 台灣「豬」事大吉

2019-07-25

她更年期遇上蕁麻疹,全身癢到睡不著!中醫1招對付皮膚癢,有效根治這樣做

2019-09-01

安碁資訊協同人工智慧 提升企業資安防護力

2019-10-23

台灣的觀光業應該怎麼拚?

2019-10-3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