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失敗成功學

劉黎兒、孫蓉萍

名人專欄

2009-06-04 10:54

金融海嘯後,從天堂跌落地獄的故事層出不窮。阿信之子,日本前八佰伴集團總裁和田一夫,曾經主掌最大超市王國,卻在一夕之間破產,身價從千億日圓歸零。失敗後,他樂觀面對人生,《今周刊》獨家專訪和田一夫,告訴讀者失敗後如何東山再起……。

「五十年來,我第一次有了什麼事都不必做的時間,我發現不做事竟然如此痛苦!」破產十二年後,日本前八佰伴集團總裁和田一夫打開心房,談到他從成功到失敗的心境。雖然事隔多年,但仍可以深刻感受他的痛苦。
 
飛黃騰達時,和田一夫曾擁有年營業額超過五千億日圓的超市王國,分店遍布全球十六國,旗下有六家公司股票上市。和田一夫住在香港第一豪宅「天比高」,住家有三十個房間,出門有勞斯萊斯汽車代步。他曾和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握手致敬、受日本天皇邀請參加赤坂御苑的園遊會、請前日本首相小淵惠三到家裡作客……,當年可以說是不可一世。
 
破產後,和田一夫從天上跌入人間,第一次感受到什麼事都不用做的痛苦。太太開車載他,他竟站在車門邊,等著司機幫他開門,甚至搭地鐵時,站在買票機前愣了半天,不知道怎麼買票!

和田一夫自從宣布破產後,似乎從人間蒸發了。《今周刊》日前在東京採訪到和田一夫,發現他其實一直為再出發蓄積能量。
 
 
第一次重挫
一場大火,燒掉家傳事業
 
在華人地區,和田一夫「阿信之子」的名號,更甚於前八佰伴集團總裁。去年台灣又重播日本NHK(日本放送協會)拍攝的日劇「阿信」,這齣戲的編劇與和田母親和田加津剛好是鄰居,因此把她叫賣蔬菜等經驗編進劇中,和田一夫也隨這齣戲在全球六十三國放映,成為聲名遠播的「阿信之子」。雖然和田說「母親的一生,並非全都與劇中的阿信一模一樣」,但他確實有吃苦耐勞、樂觀上進的基因,這也是面對不景氣最需要的精神。
 
和田的外公以「八百半」(在華人地區用的是八『佰伴』,以下通篇同)為名銷售蔬果,父親也沿用岳父的名號開店。事實上,和田除了因為身為長子,被要求繼承蔬果店而無法如願當外交官,以及就讀日本大學經濟系的同時,還要幫忙店裡生意而有些忙碌之外,和田一夫二十歲以前的人生,日子過得其實並不壞。
 
但在二十一歲那年,他遭遇了人生第一次重挫,因為一場大火,把蔬果店燒得精光。發生火災當天早上,母親要去參加弟弟的入學典禮,於是拿錢給和田一夫去替房子保火險。但他忙得沒有馬上去辦,想說「明天再去就好」。而且負責看店的他,以為火不會燒到自己家,沒有搶救店裡的物品,以至於損失慘重。
 
和田一夫沒想到的是,父母不但沒責備他不負責任,反而積極面對未來。他回憶說:「那天晚上,一家平常很關照我們生意的旅館,特別空出一間房給我們一家七口。當時父親不但沒責罵我,反而安慰我說:『如果一夫有搶救東西出來,現在我們還得整理東西。能這樣悠閒地泡泡熱海的溫泉,實在不錯。』」第二天,八佰伴就搭起帳篷,繼續做生意。他父親說:「店面沒有了,可是八佰伴的信用還在。」母親也笑著說:「全部都清空,清爽多了。」
 
一場火把財物燒光,卻讓和田一家人更團結,和田一夫也從母親那裡學到「無一物中無盡藏」的哲學。什麼都被燒掉了,反而是很偉大的事;一無所有的時候,反而無窮無盡,有無限可能。因為「歸零並不是一無所有,失敗才能重新回到原點,從零學習就好,重新說服自己,把失敗當作動力,跳到下一個階段。我新的人生將從此開始。」和田一夫特別把這七個字放在他個人官方網站的最上方,就可以看出這句話的重要性。事實上,這句話的確是支撐他往後人生的重要關鍵,因為這場火災不過是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敗而已。
 
雖然沒當成外交官,和田一夫還是把國際觀應用在事業上,在十六國開了四百五十家店,員工兩萬八千人,年營業額超過五千億日圓。他的國際策略開始於一九六一年,考察美國流通業後,他決心推動超市連鎖店。七○年起,巴西的經濟成長被喻為「世界奇蹟」,關稅又低,於是七一年八佰伴在巴西聖保羅開分店,這是日本第一家在海外設店的超市,之後又陸續開了四家。
 
 
第二次跌跤
通膨危機,巴西分店慘賠
 
就在和田一夫考慮把總部設在巴西的時候,爆發了石油危機。當地通貨膨脹率高達二○○%,關稅率也由二○%到三○%一口氣調高到六○○%,日本無法出口商品到巴西銷售,以至於店裡的生意其差無比,負債金額也飆高到五十億日圓。當年七十高齡的和田母親發揮阿信精神,親自飛到巴西,花了半年的時間一一向往來對象懇求,最後申請和解,三年後終於清償債務結束。這是和田人生的第二次失敗。
 
不過和田並未因此中斷他的「環太平洋經濟策略」,事業觸角繼續伸向新加坡、哥斯大黎加、美國、香港、馬來西亞、汶萊、泰國、中國、加拿大、英國等地。在有「賺錢之神」稱號的邱永漢邀請下,八八年和田也在台開設分店,地點就選在台中。
 
發展海外市場的同時,八佰伴百貨公司也在日本的名古屋和東京證交所掛牌,當時,和田認為業績要進一步成長,應該要走向國際,讓人跌破眼鏡的是,他竟然把總部設立位置選在香港。

 
具備國際觀
觸角外擴,香港設立總部
 
和田說:「沒有人贊成我的決定,因為八九年中國發生了『天安門事件』。」當時全球社會主義都朝民主化發展,大家擔心原本走開放路線的中國會走回頭路。而且香港九七年回歸中國後,是否真能維持一國兩制,受到嚴重質疑,連外資和華僑都紛紛出走,他卻要跳進去。不過和田看這件事的角度與眾不同,他說:「全球對香港投資熱冷卻的時候,我才能用最好的條件進駐。」
 
和田向來是現場主義者,相信自己在當地看到的一切,因此看好香港和中國的潛力後,他就決定移居當地,親身感受、即時掌握相關資訊。於是八九年他把日本八佰伴的社長位置交給大弟和田晃昌後,九○年帶著七百億日圓,和家人搬到香港。
 
香港人對八佰伴有深厚的感情,除了因為和田在這裡開了六家分店之外,還因為他位於「普樂道十號」的豪宅是眾所矚目的焦點。和田聽說中國人喜歡在自家宴客,這樣才容易建立信任關係,於是在一家銀行董事長的建議下,以香港八佰伴的名義,花了十七億日圓,買下當時占地一千兩百坪、擁有三十個房間的香港第一豪宅「天比高」。這間大房子的確對和田建立人脈有相當大的幫助。
 
和田認為流通業最重要的是,製造商和流通業者應該同心協力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不應該存有「買家最大」的觀念。但是日本的八佰伴已經開始變質,因為有供貨商向和田抱怨,日本八佰伴的員工態度變得傲慢。而且和田主張「擴大經營規模就等於成功」,在日本仍持續擴大經營,忽略到泡沫瓦解後,日本的環境已經改變。

 
衰敗現徵兆
態度傲慢,王國美夢瓦解
 
九五年八佰伴首度出現虧損(後來和田才知道,之前沒有虧損是因為弟弟做假帳),九六年底資金周轉狀況明顯惡化,股價走低,公司債又面臨到期償還的壓力。九七年初,日本的銀行給他看集團調查報告,顯示日本八佰伴已經垮台。銀行建議他「棄日保中」,日本公司聲請重整,還可能保住香港和中國的公司。
 
和田回憶說:「我太重視自己一手建立的公司,不想讓它倒,也不想交給別人。本來我已經決定自己當日本八佰伴的社長,把弟弟派到香港,但還是猶豫不決,想把事業整理得更好再交給弟弟。結果來不及,什麼都沒了。」九七年六月二日,他獲頒上海市榮譽市民,但同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八佰伴破產,聲請重整,負債一六一三億日圓,由佳世客(之後成為永旺集團)負責重整,名稱改為Max Valu東海公司。
 
既然破產,和田當然要負起所有責任,卸下集團內約五十個職務,賣掉所有股票,交出存款,也包括日本位於熱海那棟庭園面積三千坪、建物五百坪的豪宅。千億日圓的身價,一夕之間一文不名。
 
商場得意時,和田的二女兒結婚,婚禮氣派,政商名流冠蓋雲集,約兩千人參加;破產後三女兒結婚,參加的只有至親九人。以往出門坐飛機一定坐頭等艙,代步則用勞斯萊斯,而且有司機打點;破產後出門搭地鐵,站在售票機前卻不知所措,連投幣都不會。
有時太太當司機,把車子開到和田面前,他卻還在等人幫他開門,直到太太催促:「老公,要自己開門哦!」他才想到,自己已經被打回凡間。
 
宣布破產後,和田和妻子兩人租了東京本鄉一間公寓,隱居半年,沒和任何人接觸。「因為我跟接管的永旺公司之間有約定,永旺答應連員工也接收的同時,要我承諾:一、絕對不能對媒體發言;二、絕對不能在人前露面。他們擔心我影響力太大,讓人誤以為我終究會復出,員工裡會分成和田派與非和田派,讓永旺難以管理。」

 
一夕間歸零
宣布破產,思考人生方向
 
和田那一輩的日本人最大的興趣就是工作,熱愛工作,沒有什麼休閒活動,因此剛破產時,「我突然有時間了,我一方面發現不做事竟然如此痛苦,一方面在思考,要怎麼打發時間。」
 
「我想我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什麼都不做,從此靠年金生活;另一條是東山再起,再度挑戰。第二條路最大的問題是我的年齡,當時我已經六十八歲,遠超過巴西倒閉時的五十歲。不過我覺得只要自己肯努力,應該還有機會。流通業這行,我算是失敗、走不通了,因此開始重新學習,但覺得至少要學習十年。」
 
他說:「我決定讀半年書。冷靜反省過去,同時也看看世界知名的領導人遇到挫折的時候,如何對旁人的眼光處之泰然、如何控制自己的心焦和心煩,在想些什麼、如何重生。」其中三個人讓他印象深刻。「第一位是鄧小平,他也失敗三次,在七十幾歲時再度復出,八十多歲時發生天安門事件,已打算引退,卻又復出站到第一線,活到約九十歲,奠下現在中國的基礎。」
 
「第二是有日本電力王之稱的東京電力公司社長松永安左衛門。他在戰後日本成為廢墟時,已經預期了日本此後對電力的需要,主導日本電力業重組,當時已經八十八歲的他,為今日的日本繁榮奠基。我很尊敬他,熟讀了他的著作集,受很多影響。第三是英國女首相柴契爾夫人,我讀了她的《柴契爾夫人回憶錄:唐寧街歲月(上)、(下)》,她不當首相時,因為遭最信任的部下背叛而被趕出首相官邸,讓我覺得人生就是這麼回事。我曾經連累許多人,有些事也是無可奈何。當時讀那本書,看她洩恨,很奇妙居然對自己的狀態,很能夠接受。」
 
九七年九月二十日,和田在債權人說明會中,向超過一千名批發商代表致歉,但之後就沒有機會直接對他們說明,這件事讓他一直耿耿於懷。和田覺得辜負了信任他的人,卻又感到無力。○四年刊出的《日經商業周刊》中,和田特別提到,八佰伴破產對股東、往來廠商、員工和消費者,都帶來極大困擾,「破產的責任不會消失,我要傳遞失敗的經驗來贖罪」。
 
破產兩年後,和田第一次公開演講,一位年輕的創業家向和田請教經營之道,促成了和田移居福岡縣飯塚市,同時他也開始當起「企業醫師」,成立和田總研、國際經營塾等企業諮詢的組織,專門為企業解決疑難雜症,而且範圍逐步擴大到日本和中國。「我開過小型蔬果店,也經營過全球員工兩萬多人的大企業,所以能回答企業在每一個階段面臨的問題,幫助企業成長。」

 
當企業醫師
扛起責任,傳承經驗給後輩
 
和田說:「特別是中國許多經營者,先前積極引進日本、歐美的技術在中國生產,廉價出口,都很成功,這種時候不會那麼覺得需要我。但金融海嘯後,世界陷入經濟恐慌,這時候他們就會想到我。日本有松下、本田,都是成功經驗談,沒有像我這樣大破產而又復活的例子。日本的經營者只要失敗就萬念俱灰,那是因為沒人指導他們作為一個人正確的活法,這是身為前輩的人應該教他們的。」
 
和田在八佰伴業績當紅的時候,香港有位知名的卜卦老師對他說:「你人生的高峰是七十九歲以後的十年。而且你接下來應該做的不是超市。」算命師的話當然聽聽就好,但是每個人隨時都有出運的機會,沒有早晚之分。東山再起沒有年齡限制,失敗了,重新來過就好。
 
跌到深淵卻不沮喪、消沉,除了家人、尤其是妻子無怨無悔的陪伴之外,和田的宗教信仰也是關鍵。他信奉「生長之家」,二十歲開始,他每天清晨一定寫日記,破產後至今已寫了七十六本。
 
「我記錄下自己每一次的感動,然後反覆閱讀,當時的感動又再度湧上來,也讓自己的鬥志高昂,成為我再去衝刺的動機,這種自我暗示或許也是我的精神活力源源不絕的祕訣。」日劇「阿信」的主題曲(感恩的心),其實也最貼切地表現了和田一夫這一生的心情。

 
■一分鐘看和田一夫
出生:1929年
別號:阿信之子
學歷:日本大學經濟系
經歷:八佰伴國際流通集團總裁
現職:和田總研社長、HAW國際公司會長、
   大平正芳紀念財團理事、福岡大學經濟系兼任講師
影響力:八佰伴國際流通集團曾在全球16國有450家分店,
    員工2萬8000人,年營業逾5000億日圓,
    並在日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上市。
    上海浦東的上海第一八佰伴新世紀店開業當天,
    顧客人數達到107萬人,創金氏世界紀錄。

 
■和田一夫人生金語
1.復活和年齡沒有關係。
 
2.除了10年沉潛學習,還有我過去八佰伴的失敗經驗,是各種體驗的集大成,今後的10年才是我求勝負的10年。
 
3.我一無所有了,但今後只會變好,不會更糟。
 
4.什麼都被燒掉了,反而是很偉大的事,一無所有等於無盡藏皆為我所有,我的新人生將從此開始。
 
5.日本經營者只要失敗就萬念俱灰,那是因為沒人指導他們作為人什麼才是正確的活法,他們也沒想學過。
 
6.我有許多朋友都很偉大,但健康都有問題。我因為失敗要努力復活,必須用腦,一定要用腦才會健康。
 
7.我記錄每一次的感動,而且反覆閱讀,當時的感動又會再度湧上來,讓自己的鬥志高昂,成為再去衝刺的動機。
 
■從一桿秤開始的生意
和田一夫大事紀

1929 出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1948 設立八佰伴商店株式會社
1950 大火燒毀蔬果店
1970 在伊豆半島開7家連鎖店
 
蛻變為大企業
1971 進軍巴西,在聖保羅開第一家進軍國際的日本超市
1973 進軍新加坡
1976 撤離巴西,美國第一家店開幕
1982 八佰伴商店株式會社在名古屋證交所第二類股上市
1984 香港八佰伴第一家店開幕
1988 台灣第一家店在台中開幕,香港八佰伴公司在香港證交所上市
 
成為國際企業
1989 總部搬到香港
1990 移居香港
1993 母親加津去世
1995 上海第一八佰伴百貨店開業
1996 集團總部搬到上海,經營危機浮現
 
經歷破產、傳承經驗
1997獲頒上海榮譽市民,同年日本八佰伴宣布破產,聲請重整Max Valu東海取代八佰伴
1998 決心當企業醫師
2000 移居福岡縣飯塚市
2006 成立和田總研公司 

延伸閱讀

闖進諾貝爾殿堂 平凡上班族蛻變獨角獸

2019-03-27

爸爸的一封信推翻愛迪生金句:「成功」才是成功之母

2019-04-30

退休後,你能一個人生活嗎?獨處能力要早點培養

2019-05-05

從無人機到管樂一應俱全 70門選修躍升模範學校

2019-05-08

穩定的工作、生活不好嗎?經驗:是陷入平庸的誘餌

2019-05-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