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強美元,弱美元?

撰文: 陶冬 日期:2017-04-20 分類: 名人專欄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61期

柯林頓時代一向奉行強美元,但川普卻認為美元太強,和財長理念分歧。對照他競選時的口號「讓美國再次強盛」,維持強勢美元,可能還是有其必要性。

川普最近發炮,認為美元匯率過於強勁。言語甫出,美元大跌。但是幾天後,他的財政部長卻聲稱,強美元符合美國的長遠利益。這次關於美元的不和諧聲音,其實反映不同的經濟政策重心。

川普的經商黃金期(也是他的破產高發期)在上世紀八、九○年代,美日在匯率上鬥法,以期獲得競爭優勢(尤其在汽車業),讓他印象深刻。川普比精英們更深刻地認識到,中產以下階級的絕望與憤怒,巧妙地利用社交媒體將憤怒化為選票,成就了一場選舉逆襲。他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強盛」,一個重要環節就是製造就業機會,匯率政策和貿易談判乃是基石。

但自柯林頓時期的財長魯賓以來,美國財政部一直奉行強美元政策。強美元令海外資金流入,令外國儲蓄為我所用,拉低利率和資金成本,減輕財政負擔、刺激樓市、股市,也為美國創新行業提供資金。

這兩種觀點,前者意在幫助製造業,後者試圖用動態金融製造新的增長點。此刻的問題是,哪一種更接近現實,得手的把握更大一些。筆者認為強美元的目標更容易實現。世界各大央行中,聯準會是唯一明言升息的,不僅升息力度在加強,甚至打算收縮資產負債表,減少流動性。這就使得美元成為QE世界中的異類。

從經濟增長看,美國就業復甦遠超前其他國家,完全就業之下,工資上漲也開始加速,通膨壓力時隱時現,加上地緣政治和歐洲選舉變數,美元作為強勢貨幣,估計會持續一段時間。當然由於美元前一段時間升值過急,因應經濟或政治消息,短期內匯率回檔並不意外。

最近川普的許多政策基調,都出現修正甚至轉向,他正從狂野的候選人轉為面對現實的總統,說明他有能力聽取不同意見,甚至「打倒昨天之我」。相信川普將時不時談談弱美元,為升得過急的匯率降溫,但筆者認為,美國會維持強勢美元,唯有如此,才能將資金成本保持在較低的水準,為財稅改革背書,為緩慢實現貨幣環境正常化製造穩定的環境。「讓美國再次強盛」,不靠弱美元。

 

延伸閱讀

柴燒陶藝

柴燒,是指用柴薪為燃料燒成的陶製品,經現代工藝淬鍊後,如今柴燒既是古老技藝的精粹,亦是質樸的生活哲學。

綠意,食光

過度匆忙的生活節奏,與都市的快速發展,讓抬眼便見綠意的日常,幾成渴望。於是有人開始構建走進店中,便如同擁抱大自然的森林系餐廳,提供人們用餐的同時,讓綠意也成為養分。

「雄安新區」震撼

中國繼深圳經濟特區和浦東新區後,即將在河北省設立雄安新區。雄安新區將走出過往對土地財政與房產經濟的依賴,翻轉中國另一波新經濟。

老板請你"sit down with someone",別真的只是坐著什麼都不做

客戶來公司討論交貨事宜,總經理還在外頭來不及趕回,便電話指示生產部主任Eddie先「sit down with him」。等到總經理回到辦公室,只見Eddie與客戶坐著閒話家常,相關討論沒有任何進展。事後,總經理責怪Eddie浪費時間,但Eddie卻覺得委屈:「您要我陪客戶坐著,沒叫我先討論啊!」職場中許多口語用法,都是只用簡單幾個字代表深層意思,沒有聽懂就可能誤事。

霸位、溢領薪?國語日報董事會三荒謬

教育部聲請解散國語日報董事會,一旦法院裁定,16位董事身分將失效。 究竟是替董事會改選問題伸張公平正義,還是讓紛擾多時的董事會運作複雜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