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伍佰欲藉《白鴿》沉澱冷靜 P.134

JOJO

藝文風尚

1999-12-02

翻開伍佰的新專輯《白鴿》, 心眼裡盤算的,盡是可以在 KTV 裡翻唱什麼新歌曲的念頭。畢竟從《浪人情歌》、《牽掛》、《愛情的盡頭》、《挪威森林》,甚至《墓仔埔也敢去》、《愛情限時信》等等歌曲,可是讓很多人唱過一遍又一遍,到 KTV 看看歌本中的點歌率排行榜, 伍佰的歌老是居高不下,尤其是男性消費者,多少總會哼個幾句、唱個幾首。

伍佰對九○年代台灣的流行音樂有絕對的影響力,他創作的詞曲讓本土流行音樂之間的《城鄉距離》拉近,他的音樂以西洋表演風格雜糅本土化的語言與情感。在以往,流行樂,尤其是國語歌主流市場,反反覆覆琢磨,仍偏向以都會城市小白領為主要訴求對象,加上抄襲東西洋曲風盛行,所謂流行,說得好聽一點,就是《殖民色彩風》。

伍佰的竄起、走紅,並非意指他突破此一窠臼,反而是這一時代影響下的綜合產物。 他的音樂洋味十足,他的表演以 pub 舞台起家,更是十足美國化。而他的創作,仍是以所謂靡靡之音的《抒情歌曲》為主!比起台灣其他創作型歌手,或以歌詞進行反思、或在音樂調性上進行前衛的實驗比較之下,他算是溫和多了。

可是他走紅了,多數的年輕人都喜歡他,認為他不一樣,認為他很前衛,說他《俗擱有力》。其實伍佰很貼近群眾的,從解嚴以來,在流行音樂市場上,替民釋放最多壓抑的情感與能量的,可能就是他,只是他並非透過控訴的方式,而是以較浪漫的、抒情的手法,宣洩一些小市民的情緒。由此,並不難理解,伍佰的歌,老是在大街小巷的 KTV 包廂間,此起彼落、被人傳誦了。

新專輯《白鴿》,有很多伍佰的自溺與呢喃,他那種狂風暴雨式的愛情宣告在張專輯中明顯少了很多,也開始抒發一些反射自己心境的獨白,無涉男女情愛。因此《白鴿》予人的感覺,可說冷靜許多。

在歷經耗損不少能量的《樹枝孤鳥》創作顛峰之後,藝人沒有乘勝追擊,反倒有點邊走邊唱的意味,而且,也許是為了休息吧,聽得到不少彷彿抄襲自己風格的詞曲,不曉得讀者諸君聽過之後是否作如是想?

延伸閱讀

關於兒虐我們該知道的事...10個施虐者有1個就是小爸媽

2019-01-17

為家庭「把夢想封起來」,陶晶瑩雖遺憾但不後悔

2019-01-23

外傭聊太嗨,推錯阿公阿嬤…4種長照服務,一篇讓你懂!

2019-01-24

前閣揆張善政宣布選2020總統

2019-02-2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