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和信集團有一個最忌諱的話題 P.40

高一平

焦點新聞

2001-11-22

橫跨電訊金融和傳統產業的和信集團,最虧錢的轉投資行業,想都不用想,是房地產。前一陣子才被誤傳跳票的捷和建設屬於和信地用事業部一環,去年每股虧損六元,好在中壽體系的和恕建設;和恕去年推出豪宅「致和園」賣掉一半,算是為集團掙回點面子。

早年崛起的大企業,若非自房地產發跡,迅速累積財富如三重幫,便是財富累積到一定程度後投入房地產,如和信集團。和信集團其實規畫了完整的地用事業群,從投資興建的捷和建設、施工營造的大有為營造、中古屋流通的中信房屋,以及負責居家安全的中信保全等,所有與「住」有關的軟硬體事業,集團無一漏網。


辜仲諒淡出房地產市場

地用事業部各公司統一由警政署長退休的盧毓鈞掛名董事長,辜仲諒剛返台時被派到地用事業部「學習」,也在盧毓鈞底下,任職捷和建設副董事長。對房地產,辜仲諒有著初生之犢的熱忱與衝勁,不過,由於時空轉變,辜仲諒已經不太管房地產投資,專心耕耘中信銀這塊金融市場。

可以說,目前主導和信地用事業的人,是捷和建設總經理兼中信房屋總經理王振芳。隨著房地產榮枯的景氣循環,王振芳在地用事業的地位也像搭雲霄飛車,從高處急速俯衝。由於房地產事業冷熱差別太大,待在和信集團已達可申請退休年資的王振芳,幾度遞出辭呈,但都獲慰留。

慰留的主要理由是集團高層希望王振芳將「水蓮山莊」這個超級大案處理告一段落後,再申請退休。為了解決水蓮山莊,和信集團動員了集團的所有力量,中國人壽、中信房屋、中信銀都成為這一百八十億元超級大案裡的最大客戶,將近一半的房子都在和信集團名下。

中信房屋屬於地用事業部,中信銀由辜仲諒掌舵,分別買下三十五億元、二十八億元,中壽由於總經理辜啟允曾經擔任過捷和建設董事長,因此也買了二十四億元,在集團積極奧援下,捷和的負擔也大為減輕,總負債從去年中的一百七十七億元,降到去年底的近一百三十億元。


安法診所為水蓮山莊助陣

今年和安法診所合作,主打養身住宅訴求,去化成效不差,使捷和的總負債繼續下降,預計今年可控制在百億元以下。中壽陸陸續續買進了兩百多戶的「水蓮山莊」,但是出售情況佳即使體諒到房地產市場不景氣,但這樣的成績單未免太難看。雖然中壽將處分策略改採為出租,用類似新光人壽操作「新光傑仕堡」的方式進行之後,總算順利租出一百七十五戶。

和信集團另外還有房地產事業,相較於捷和事後補救「水蓮山莊」,和恕建設的開發眼光和時機,便多幾分成熟。和恕建設是從中壽不動產部門裡獨立出來的建設公司,在市場的推案量不多,較有名氣的個案是十年前背山面海的淡水「丹霞灣」,還有和信醫院的興建工程。和恕建設被定位為中壽開發名下土地時的執行者,去年中壽與掬水軒合作開發台北市仁愛路鴻禧大樓對面的土地,推出每坪喊價超過一百萬元的豪宅「致和園」,市場才知道和信集團裡還有這一支「嫡出」的房地產開發團隊。

和恕建設董事長是集團大家長辜振甫的妻舅嚴仲熊,是辜嚴倬雲的弟弟,「致和園」在銷售時,接待中心入口處掛著辜振甫的油畫肖像,更點出該案、該建設公司與和信集團密不可分的關係。即使多年前「水蓮山莊」推出預售案轟動一時,也沒在接待中心掛上一幅辜家掌門人的肖像,更顯現和恕建設在企業集團裡別具風格。

與捷和建設相比,和恕建設的推案手筆算是「小巫見大巫」。十八億元的「致和園」與一百八十億元的「水蓮山莊」當然不能相提並論,但從單價來看「致和園」每坪身價喊到一百萬元、成交價也有八、九十萬元的水準,就不是「水蓮山莊」山坡地造鎮社區能比得上。

論及銷售狀況,「致和園」寥寥十五戶已銷售一半,算是不景氣裡銷售率能站上五成的豪宅個案;同期推出的豪宅案「信義之星」、「帝寶」就沒有這麼好看的成績單。衝著這一點,和恕建設就比捷和建設在集團裡抬得起頭來。

捷和建設是和信集團最大負債所在,也是集團傾全力金援的企業,因為不論辜啟允、辜仲諒都曾經為捷和貢獻不少心力,要解決捷和的問題,就是順利把水蓮山莊賣出去,在集團開始各奔前程之前,水蓮山莊若不解決,單飛後的問題會更複雜難解。

延伸閱讀

立委建議春節固定休9天 蘇貞昌:考慮除夕前就放假

2019-02-16

翻轉南庄商圈 創造數位新商機

2019-02-26

謝金河:巨星的厚度

2019-02-2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