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邊王」吳景亮 百億帝國揭祕

梁任瑋

焦點新聞

2017-06-01

台灣首批赴柬埔寨設鞋廠的「金邊王」吳景亮,他一路低價買地,4年前工廠雖然收了,但擁地90萬坪,他決定轉戰地產開發,創造財富爆發的第二次機會……。

「二十年前這附近都是成衣廠、鞋廠,連馬路都是我們自己開的,」指著煙塵飛揚,正蓋到第五層的住宅大樓,佳奇集團董事長吳景亮頭戴工地帽自豪地說,「四年前還是國際女鞋的代工廠,未來將改頭換面為三十二層的地標建築,有國際飯店、酒店式公寓。」

吳景亮口中的馬路,當地人又稱「水泥路」。二十年前,當金邊人還走在顛簸的泥巴路時,這條位於佳永鞋業門口的十二米路,是吳景亮設廠時用水泥鋪的,也是金邊第三條鋪水泥的馬路,其餘兩條是金邊主要幹道莫尼旺大道、俄羅斯大道,顯見其稀有性。

二十年光景過去,鞋廠鄰近的貧民窟萬谷湖,已被政府填平造地、辦公大樓拔地而起,總理府搬到附近,國際學校一間一間成立,儼然成為金邊的新興重劃區。

「二○一三年政府不給我做工廠,原本關廠後打算賣地,」隨著柬埔寨發展經濟,政府要求首都金邊的製造業者必須搬離,不少台商紛紛收了工廠賣地出場,因為當年地買得便宜,但凡出售,獲利都是數十倍、百倍起跳。吳景亮身為第一批前進柬埔寨的台商,十餘年來陸續在金邊、西哈努克港、高龍島持續獵地,累積土地達三百公頃,換算高達九十萬坪,這龐大低廉的土地,成為轉型為房地產開發商的雄厚本錢。

首推建案獲跨國聯貸,開柬埔寨首例

第一宗建案的基地「SkyTree」,便是以自家鞋廠舊址的二千五百坪為基地,總銷金額台幣七十五億元,「我柬埔寨的朋友都勸我直接轉手獲利,拿了現金不用煩惱蓋房子的事,」六十二歲的吳景亮原本打算賣地退休,但大兒子、佳奇集團執行長吳臻育卻投反對票,「金邊地價連年上漲,地賣掉就買不回來了,」跟在他身邊做事十年的吳臻育自告奮勇要做,吳景亮決定支持兒子繼續衝。

萬事起頭難,一四年,身為地產開發的外行人,吳家父子先找新加坡建築師規畫建案,繼而找來蓋北京鳥巢的中國營造廠中冶集團興建,連建案共構的飯店要委託誰來經營都是從頭學起。為此,吳臻育挖角台中寶輝建設工務主管長駐金邊,現場監工灌漿、鋼筋綁紮,「我敢說柬埔寨沒人像我們這麼用心,連看不到的地方都做到最高標準。」吳臻育說。

近年來金邊因開放外資,房地產跟著起飛,市中心土地價格拜經濟展現力道,每年以一五至二○%速度上漲,一三年每坪台幣僅二十萬元的土地,如今已漲至每坪四十萬元。吳景亮的處女作SkyTree個案,在合作金庫金邊分行牽線下,獲得合庫主辦的聯貸授信三千五百萬美元(約台幣十.五億元),授信金額雖不高,卻是柬埔寨當地第一件跨國合辦的建築融資聯貸案,打著小英政府推「新南向政策」以來規模最大的聯貸案,回台推銷。

今年五月十日的簽約典禮上,合庫董事長廖燦昌為這樁聯貸案站台,形容吳景亮深耕金邊逾二十年之久,是不折不扣的「金邊王」,隨著跨進建築業,更成了柬埔寨最大台資建商。

「只要有錢就拿去買一點地,很多都擺著沒賣,」吳景亮口中的一點,是二十年來經營鞋廠之餘,無心插柳的業外投資,只是,當年大家看不上眼的荒地,如今已是水漲船高,「價值至少當年的百倍以上」,負責建案銷售的J&L國際文創地產(柬埔寨)總經理陳美華透露。這些過去一點一滴買下來的低廉土地,換算成金邊現在的市價水準,早已跨過百億元門檻,吳景亮過去三十年在海外鞋廠穩賺代工財,本業已身價可觀,如今飛漲的地價,更讓他享受到暴富滋味。

但其實,吳景亮這輩子都在眾人看衰的眼光中生存下來。

創業夢被看衰,他領悟「做熟悉的事」

出生彰化縣埔心鄉公務員家庭的他,從小就有創業夢想,高職汽修科畢業後,任職過汽車材料行、食品公司,中間創業的念頭不曾間斷,但因手頭資金還不足而作罷。

「我在津津蘆筍汁上班時,甚至還養豬貼補家用,」回憶起四十年前這段往事,吳景亮莞爾笑說,當時看好豬肉價格高,心想家裡也有空地,既然要養就養多一點,一口氣就買了兩百隻小豬。

一隻小豬買入價要一千多元,再加上飼料錢三千元,光是成本高達四千元,但沒想到,當四個月後成豬要銷售時,遇到豬肉大跌價,「很多人甚至將成豬放生到高速公路,不要了,」當時吳景亮不想就此認賠,突發奇想騎著摩托車到處叫賣,可是賣了一個多月生意慘澹,依然難逃慘賠的命運。一位長輩勸他,「看你的長相就沒有賣豬肉的凶狠相。」他才認了自己沒有吃這行飯的命。

養豬這段往事對吳景亮影響很大,在他日後的創業過程中,不斷提醒自己,「要做自己熟悉的事。」沒有絕對的準備與把握絕對不要投入。

一九七八年,吳景亮因緣際會到中部一家鞋廠上班,讓他嗅到鞋業商機,決定以鞋業代工再度創業。

「一開始連買機器的十萬元,都是吃了不少閉門羹輾轉借得。」鞋廠創業初期,吳景亮的父親非常反對,「我嘸錢可以給你,你的弟弟他們都還沒有結婚,你要自己想辦法。」爸爸的一句話,沒有資本的吳景亮決定土法煉鋼地開始。

他租了廢棄的豬舍整修當工廠,為了省錢,連市內電話都沒申請,每天跟鄰居借電話聯絡業務,三、四個月下來,父親看不下去,自掏腰包花了三萬五千二百元替他辦電話,但業務就此慢慢穩定上軌道。

為了有周轉金,吳景亮跟了自助會,沒想到慘遭倒帳,生意剛有起色卻屋漏偏逢連夜雨,有很長一段時間,連送貨的車子都是借來的,還得四處跟錢低頭才撐過創業的艱辛。

前進越南當先驅,獲歐美大鞋廠訂單

一九八○年代,製鞋業曾引領一時風騷,適時投入的吳景亮憑藉務實的個性與苦幹實幹,生意開始起飛,一九八四年他成立佳奇興業,開始從國內訂單做到國外訂單,逐步在歐美、日本、大洋洲建立了貿易網路,成為諸多品牌所信任的鞋品供應基地。一九九二年,在品牌客戶建議下,吳景亮前進越南,是台灣第四家前往越南設廠的鞋業,連運動鞋業龍頭寶成都比吳景亮晚了三年,當時多數同業大都群聚中國廣東厚街,吳景亮卻更大膽前進當時路都沒有的荒蕪之境。

「說不會怕是騙人的。」一開始吳景亮只敢把兩條生產線放在越南,為了降低風險,與當地國營鞋廠公司合作,由國營公司負責材料與成品進出口,佳奇負責生產,加上當時越南工人充沛,薪資低廉,工人一個月薪資僅三十五美元,讓吳景亮得以在越南站穩腳步,等到一九九四年,他已在越南幸福工業區買地,成立鞋型大底、組合、刀模廠。

包括法國知名超級跑車Bugatti、法國高級手工鞋及AIGLE功能鞋、義大利BATA時尚女鞋、義大利高級品牌APEPAZZA真皮鞋、美國時裝Tommy Hilfiger及德國第一品牌TAMARIS .WORTMANN等知名品牌,都是佳奇集團代工的客戶,年產量約一二○萬雙鞋。

不過世事難料,佳奇才剛開始適應越南生產模式,一九九四年歐洲對越南與中國大陸的生產品課徵進口稅,在品牌要求下,吳景亮被迫尋求下一個生產基地,轉到柬埔寨金邊與緬甸仰光考察,最後選擇距離胡志明市較近的柬埔寨首都金邊落腳。

轉進柬埔寨遇內戰,苦撐熬過黑暗期

「那時候也沒有什麼選擇,找到人、土地,看看交通還可以,就買地蓋工廠。」廠才蓋好的一九九七年,柬埔寨就爆發兩黨內戰,「機器都已經上高雄港貨櫃船,新聞就爆發了。」吳景亮永遠忘不了那年的七月,以及那份忐忑不安的心情。

還好內戰不到一個禮拜就落幕,吳景亮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投入柬埔寨的鞋廠事業,迎接他的卻是長達八年的不景氣,「撐不下去的台商所在多有。」苦苦熬到了二○○五年,金邊經濟萌芽,沒有外匯管制、投資法令寬鬆的環境,開始吸引外資湧入投資。

一九九一年才放棄共產主義的柬埔寨,各項基礎建設匱乏、百廢待舉的環境,並非台商拓廠的首選地,吳景亮冒險闖蕩柬埔寨,受惠低廉的土地與人力成本,打穩了事業根基,但他在金邊的獵地布局,靠的卻是打入當地華人朋友圈的「接地氣哲學」。

因設廠關係,吳景亮很早就取得柬埔寨公民身分,讓他比外國人更方便買賣土地,也有機會與當地人一起合資購買市中心精華地,「他們先過濾後,我跟著入股,風險大幅降低。」例如他手頭上坐落金邊金融街的土地,就是朋友報給他的訊息。

「亮哥,上次你看的那塊土地賣掉了。」平均每十天就到金邊坐鎮的吳景亮,一到柬埔寨,一定會與當地仲介朋友吃早餐,討論土地市場動態,在友人面前,他不是嚴肅威嚴的董事長,而是綽號「亮哥」的歐吉桑,他和當地朋友合組一個Line群組「江湖四大俠」,隨時互通土地買賣訊息。

「我認識的柬埔寨朋友比台商同業還多。」吳景亮說,他很少和台灣人混在一起,自認要避免投資陷阱,最快的方式就是放下身段跟當地人做朋友,「像我一九九四年為了學好英語,就把自己丟到澳洲三個月學語言,完全不與台灣人接觸。」他略帶得意的說。

這套接地氣哲學他不只親身落實,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去做。吳景亮的三個小孩,分別在國小、國中就到澳洲當小留學生,他為了讓小孩把英文學好,三個孩子分別住在三個不同的寄宿家庭,融入當地環境,「我要他們學會獨立,不能依賴別人。」

放下身段接地氣,舉家移民扎根金邊

去年,他甚至要求大兒子一家五口舉家從台中移民到柬埔寨,三個正在念幼稚園、小學的孫子也搬到金邊生活,轉入當地的國際學校就讀,以行動表現第二代、第三代扎根金邊的決心。

認識吳景亮十幾年的柬埔寨商人張健安說,「亮哥沒有董事長的派頭,我們吃什麼,他就吃什麼,每次都和我一起到處去看土地,學習力很強。」

隨著孩子學成歸國,吳景亮如今也慢慢放手,將集團事業交給第二代負責,老大吳臻育擔任集團執行長,主要操盤房地產投資,女兒則管理松穎生技,負責包括羊肉爐、燕窩、面膜事業等多角化投資,小兒子吳子昀負責台灣松穎國際地產,作為柬埔寨房地產銷售的台灣窗口;而原本起家的鞋業業務,現在只剩越南廠,則由吳景亮太太游麗花掌理。

「我們一家五口經常是分隔在五個不同國家拚事業。」吳景亮說,太太的家族原本經營窯業,家境不錯,但嫁給他以後,就跟著他創業吃苦,後來集團規模愈來愈大,鞋業代工都靠太太分擔業務才能走到現在,對於相伴四十年的老婆,吳景亮難得露出感性的一面。

陳美華說,佳奇集團是典型家族企業,且一家人非常團結合作,尤其是孩子既孝順,業務能力又特別強,是佳奇從製造業轉型的重要關鍵。

「我現在是替我兒子打工,」吳景亮開玩笑地說,如今他的行程現在都是兒子安排,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跟什麼客戶見面、吃飯,都聽兒子的。四十年來事業從台灣、中國、越南、柬埔寨,一路嘗盡苦頭的歐吉桑,卻也因為扮演海外打天下的先鋒,收割身為領先者的甜美果實,成為金邊赫赫有名的台商。

如今,吳景亮現在最大的夢想是在國外買下一座高爾夫球場,每天跟朋友一起享受揮桿樂趣。不過眼前,佳奇集團在柬埔寨握有三百公頃的庫存土地,第一個案子推出後,預計陸續推出第二、三個案子,同時看好東協的觀光市場,未來還打算在離島蓋度假酒店。看來,在集團計畫陸續展開之際,金邊王只能將夢想暫時放一邊,繼續往前走下去。
 

延伸閱讀

為何全球社群瘋傳「十年挑戰」?關鍵原因:你只關心你自己

2019-01-19

入選2019年度百大思想家 唐鳳:對台灣民主創新的肯定

2019-01-24

台灣第一對分割成功連體嬰 42歲哥哥忠仁驟逝

2019-02-01

道瓊啟動軋空行情劍指前高

2019-02-25

一天開2.6家 一芳的「分身」展店學

2019-02-2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