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退休金大騙局

楊紹華,研究員/陳兆芬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812期

2013-07-17 17:11

勞委會說:「勞保將在19年後破產!」勞委會沒說的是,勞保的破產命運,早在年金制度上路前就已注定。因為它提供了世界頂級的所得替代率、最寬鬆的給付計算標準。它讓已經退休、即將退休的人可以領到優渥退休金,卻讓年輕人在退休時面臨勞保破產的厄運。勞保年金,原來是一場「世代掠奪」的大騙局。

「請問,你會擔心二十年後的事情嗎?」「不會,薪水連養活現在的自己都不夠,哪有腦袋去想二十年後的事。」

「請問,你知道勞保基金在十九年後就要破產了嗎?你以後可能拿不到勞保退休金喔!」「前幾天有在報紙上看到,但我又能怎麼辦?」

「你知道嗎?專家說,勞保會破產是因為三、四年級退休族拿了太多錢……。」「意思是,我每個月被勞保局扣掉的薪水,只是為了讓上一代活得更爽,然後,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任何幫助?」「差不多就是這樣。」「…………。」眼前這位二十七歲的年輕受訪者,開始陷入沉思。

 

宛若世代掠奪的退休金制度


親愛的年輕朋友們,歡迎來到瘋狂世界。在這個薪水凍漲的世界裡,你還必須參加一場由政府主辦的「退休金大騙局」;若你未滿三十五歲,那麼,你過去所繳的、未來要繳的勞保費,在你準備退休時可能已經所剩無幾,甚至一毛錢都拿不回來。

這是勞委會日前在行政院院會中報告的估算結果,依照目前制度,勞保基金將在民國一○九年入不敷出,開始「吃老本」,動用過去累積的基金餘額來應付支出;到了民國一二○年,「老本」用完,攸關全台九百萬勞工權益的勞保基金,至此正式破產。

算一算,現在已經退休的人最爽,他們不必再繳保費,就能安心領到十九年的勞保年金;五十幾歲的人有點慘,他們大概只能領到十年的勞保年金,但往好處想,十年的勞保年金總額,也比退休時領取「一次金」來得划算。四十歲以上的勞工,退休時可能正好屆臨勞保基金破產前夕,但至少還有「擠兌領取一次金」的機會;又或許,政府願意動用財政預算,讓勞保給付再撐幾年。

至於現在不到三十五歲的年輕一代,當你在民國一三一年退休時,政府可能已經為勞保基金陸續付出了四兆元,這四兆元,恐怕都得藉由舉債支應。不只如此,以目前制度,公務人員退撫基金也將在民國一二二年左右破產,成為政府財政的另一沉重負擔;以此財政絕境,要政府繼續為每年四、五千億元的勞保基金缺口買單,機率微乎其微。

年輕一代不僅領不到退休金,更糟的是,他們打拚半生所繳交的勞保費用,其實還遠遠高出上一代的付出。根據目前制度,勞保費率將隨時間逐步調漲,自民國九十九年的六.五%,逐漸上調到民國一一六年的一三%,也就是說,年輕一代多數時間面對的勞保費率,比上一代至少高出八成以上,這還沒有考慮勞保退休金舊制的五.五%費率,以及當時盛行的「高薪低報」情況。

看懂了嗎?現行的勞保退休金制度,就像是一場「世代掠奪」的荒謬遊戲,它不只掠奪年輕人現在與未來的工作所得,掠奪年輕人未來該享有的退休金,也奪走了台灣未來的財政空間。下一代當家之後,將會發現自己一無所有,自己沒有退休金之外,還得面對上一代享受優渥退休生活所造成的財政大洞。

 

退休金

▲點擊圖片放大

 

所得替代率只比希臘低


「這根本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制度!放眼世界主要國家,恐怕沒有一個政府會設計出這種制度。」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王儷玲如此評論。而在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的眼中,台灣的退休金制度則是「慷年輕人之慨的制度」,他說:「因為給了上一代太多,所以,我們的下一代必然會很辛苦。」

給很大、給太多,就是引發這一場世代掠奪的根本原因;最明顯的指標,是「所得替代率」。

所得替代率,是指「每月退休金所得占退休前薪資的比率」,如果比率太低,代表退休後的收入遠低於工作時的薪資,退休族難以維持過去的生活水準;但若比率過高,則往往代表政府對退休者的保障過度,反而可能傷及財政。

二○○九年,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的平均所得替代率是五八%,其中,美、英、日均在四成以下,德國則為四○.五%;拉高OECD整體平均值的主要區域,是如今已淪為世界經濟亂源的幾個「歐豬國家」,西班牙、義大利的所得替代率約在七成左右,希臘更高達九三%。

台灣呢?據勞委會網站說明:「以工作三十年的勞工為例,『勞保年金』所得替代率可達四六.五%,加上『勞工退休金』,合計超過七○%。」這個數字,遠遠超過美、英、日以及OECD國家平均值,而與義大利、西班牙等歐豬國家處在同一檔次。

王儷玲表示,從財務健全的角度,若要維持退休金制度永續經營,那麼,勞退新制加上勞保年金的整體所得替代率,不宜超過六○%。「台灣在○五年實施勞退新制,勞工已經有了一層基本的退休保障,照道理說,○八年修法制定勞保年金時,就不必、也不應該把所得替代率定得太高。」

她回憶:「在○八年修法時,每一套由學者精算研究出來的修法版本,建議的所得替代率從來沒有超過三○%。」「但後來發現,被送進立法院內討論協商的版本,卻沒有一套是低於三九%。」

 ○八年,勞保年金制度進入最後修法階段,勞委會所提出的版本即是「投保三十年、所得替代率三九%」。然而,即使這個版本已經比學者建議高出三成,但在當時,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多數立委普遍仍要求繼續加碼。

 

○八年荒唐修法  重傷勞保財務

 

四月十一日,時任勞委會主委的盧天麟赴立院報告備詢,根據立法院公報,立委黃淑英當時是這麼說的:「主委難道沒有看新聞報導嗎?自從馬英九先生當選以後,國人的內需增加很多,外資也重新流入,就是經濟景氣一片大好。……在光明的經濟遠景之下,對於勞工的照顧自然應該水漲船高。過去我們憂慮國家財政與勞保財務,今天我已經不太憂慮了,因為讓我看到美好的遠景,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去憂慮所得替代率的問題……,甚至我支持侯彩鳳委員去年提出的二.○%建議(編按:以投保三十年計算,所得替代率為二%乘上三十年,等於六○%)。」

 

黃淑英又說:「其次,保險費率不用調……,當我們的經濟景氣很好時,稅收會增加很多,國家就有足夠的財政支持勞保,所以我覺得這個不是問題。」

 

七月十七日,現任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已隨國民黨重新執政而走馬上任,勞保年金相關修法則在國民黨籍立委護航之下,終於三讀通過,敲定所得替代率為四六.五%。

 

這一天,國民黨籍的立委楊麗環選擇缺席,放棄投票,「因為我不願意為這樣的制度背書,這樣的替代率,勞保基金注定破產。」她說。

 

在○八年的立院討論中,楊麗環是少數警告「勞保注定破產」的委員之一。六月六日,她在質詢行政院前院長劉兆玄時指出:「大家都希望替代率比三九%更高,但本席認為不宜過高,過高就是殺雞取卵。」

 

六月二十四日,四六.五%的所得替代率已成為各界共識,在立法院中,楊麗環對王如玄提出質詢:「這個制度,照顧最好的就是馬上可以領到年金的這群人,因為他們之前繳的都是最低的費率,現在卻能領到最高的替代率。」她隨後又補充:「我們等於是在集中所有年輕勞工的錢,拿來給現在要提領的這些人,而這只能撐十年而已,十年之後,就開始有赤字了。」

 

給付計算標準比希臘更優惠

 

對於當時的說法,楊麗環回憶表示,「我也不是專家,但專家學者的精算報告寫得都很清楚,除非大幅提高保費,否則撐不起這麼高的所得替代率。可惜,當時多數的立委比較在乎勞工的意見,而不在乎專家學者計算後的結果。」

 

除了所得替代率足以類比歐豬國家之外,○八年發生在立法院裡的另一個重大錯誤,是讓勞保年金的「給付計算標準」類比於「希臘」。

 

以現行制度,勞保年金給付的計算是以「最高六十個月平均投保薪資」為標準,也就是說,只要一生中有六十個月是用目前規定的最高投保薪資四三九○○元投保勞保,退休時,就能百分之百採用最高薪資來計算年金給付。

 

在歐、美國家,給付計算各有規定,嚴格者如英國、德國,均以「終身平均投保薪資」為標準;寬鬆者如法國、西班牙,各以「最高二十五年」及「最高十五年」平均值為標準。

 

最像台灣的是希臘,其規定是「以最後五年平均薪資」為計算標準。但請注意,希臘的規定是最「後」五年,台灣的規定是最「高」五年,這一字之差,應該已讓台灣成為全球退休金給付計算標準最優惠的國家。

 

超優惠的計算標準,不但是讓勞保年金的給付負擔快速攀高,並且,也已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勞保基金新黑洞:為了拿到更多勞保年金,愈來愈多勞工即使已經退休,卻還是透過「職業工會」參加勞保,並且,善用每年五千元或一五%的加薪空間,盡量衝高投保薪資。

 

「我差不多再撐半年,就可以領到最高額的年金了。」「這麼好喔!我在退休前三年才開始用最高薪資投保,現在還要再用最高薪資投保二十個月,才能領到最多,但還是很划算啦!」這是發生在台北市某職業工會內部的真實對話,幾位退休族正在這裡高談闊論,毫不掩飾地剖析自己將如何從勞保基金裡A到更多退休年金。

 

的確沒什麼好掩飾的,「最高五年平均薪資」的規定既已開了這扇A錢大門,利用職業工會衝高年金給付,也就成為台灣的普遍現象。據統計,在○八年底,全台職業工會中以最高薪資投保的勞工僅有七萬二千餘人,自○九年勞保年金實施後,人數快速增加,至今年三月底為止,人數已逼近二十八萬人,三年三個月的時間內,成長近三倍。

 

「台灣已經有『南歐化』的跡象了!」林萬億提出警告,除了超低的所得替代率可與西班牙相比、超寬鬆的給付計算比希臘更優惠之外,「台灣退休金『給太多』的另一個問題,是法定退休年齡太低。」

 

隨著二次戰後嬰兒潮步入退休年齡,各國的退休金負擔普遍都將向上提高,而台灣面對的問題更是特別嚴重,「因為我們不僅有退休潮,退休潮發生時還遇到了世界上最嚴重的少子化。」林萬億解釋,人口結構改變一向是退休金的最大天敵,高齡化的結果,是「領錢的人變多,繳錢的人變少」,「如果沒有及時因應,就會造成退休金崩盤。」

 

如何因應?人口結構既已無法扭轉,「僅有的辦法就是延長法定退休年齡,讓領錢的人變少,每個人領錢的時間縮短;同時,也能讓每個人繳錢的時間拉長。一來一往,對財務改善的效果會很明顯。」不過,若比較國際作法,「問題最嚴重的台灣,目前還看不到有所因應。」林萬億說。

 

給付太高,讓勞保基金提前夭折!


現行勞工退休金制度,所得替代率遠高於國際水準,給付計算標準及退休年齡等門檻條件,也明顯比國際水準來得寬鬆。


台灣的退休金制度,足以類比歐豬國家。

 

退休金

 

退休金

 

退休金

 

法定退休年齡全球最低

 

觀察全球多數主要國家的現行作法,法定退休年齡都在六十五歲,美國甚至是六十七歲。至於台灣,目前勞保年金法定退休年齡仍為六十歲,自民國一○七年起才將逐步上調,以「每兩年上調一歲」的速度,至民國一一六年,才能將退休年齡調整到與國際接軌的六十五歲。

 

另一方面,各國對「領取全額退休金」的最低工作年資門檻,均在三十五年以上;而台灣的規定則是十五年。「台灣的問題最嚴重,但是調整動作卻是最慢!」林萬億再次強調。

 

危在旦夕的勞保基金如何搶救?面對這個問題,許多專家的共同回應就是搖搖頭:「難啊!」長期關注台灣及全球退休金制度的苦勞網創辦人孫窮理認為,「退休金制度是一種『不可逆』的制度,一旦定下去,很難大幅修正。」而林萬億則表示,「政府走錯了第一步,接下來,只能不斷溝通,說服社會接受『減少給付』的必要調整。」

 

既然問題的根源是「給了上一代太多」,解決之道自然就是「減少給付」,「但要說服社會,談何容易?」林萬億說,每次針對某種制度要調整時,「各種制度免不了就會開始互相比較,誰的所得替代率高、誰的計算更優惠,最後,事倍功半。」

 

他主張,「所得替代率不能因為職業而有差別」。舉例來說,對目前替代率仍然高達八○%以上的公務員再行修法,藉此,一方面減少公務員退撫基金的財務黑洞;另一方面,也能營造有利的討論空間,「至少,大家不會再一直跟公務員『向上比價』。」

 

財務亮黃燈  現在不改只有死路一條

 

其次,是要讓退休金的給付水準「回歸正常」。什麼叫作正常?林萬億的定義是:「讓退休族能夠擁有一個尊嚴的退休生活,生活所需不虞匱乏,但不能有更多的錢放進口袋。」

 

另外,有學者主張,所得替代率「至少」應立即回到○八年修法時的原始版本三九%;此外,給付計算也應向國際作法看齊,至少要拉高到「最高十年或十五年平均值」。

 

王儷玲則認為,除了全面檢討給付與保費之外,政府當務之急是應該「一次撥給勞保基金一筆大額救命資金」,「就像金管會要求財務狀況不佳的壽險公司必須增資一樣,勞保基金也該增資,政府應該出錢。」

 

不少學者指出,在勞保退休金制度改為年金制度時,就已留下了可觀潛藏負債,這部分,政府必須負責撥補;「但政府撥補只能減少勞保年金的『先天問題』,要控制債務缺口持續擴大,除了減少給付,費率也應『立即』調整至一三%。」

 

「我會這樣形容:我們的勞保基金已經亮起黃燈了。」林萬億說,「不改,就是死路一條;現在改,可能要花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這是百年大計,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黨,都應該立即扛起改革責任。」

 

回到文章一開始的對話內容,記者問起眼前的年輕受訪者:「聽完這些之後,現在,你會開始擔心未來二十年嗎?」

 

經過約莫兩分鐘的沉思,他是這麼回答的:「與其說是擔心,應該說是不爽,非常不爽,我的感覺是大人正在偷我的錢。他們留給年輕人一個超爛的就業環境,存款利率又低得可憐,然後,他們還要偷走我的薪水。我想問,可不可以不繳保費?」

 

很抱歉,這一場退休金大騙局,你沒有拒絕參加的權利;但你可以用力吶喊,讓不負責任的政府,聽見你的抗議聲音。

 

退休金

▲點擊圖片放大

 

退休條件仍然遠優於勞工 公務員退撫基金修法為德不卒

 

據2010年精算報告,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的破產時間將比勞保基金更早。對此,立法院於2010年底通過公務人員退休法案修正案,進行部分重要改革。學者專家認為,改革作為值得肯定,不過,為德不卒!

 

首先,修正案將退撫基金最高費率從原本的12%一舉調高到15%,但由於軍、教人員相關條文尚未修法完成,因此迄今尚未實施;另一重要改革為請領月退金條件,從原本的七五制(工作滿25年且年滿50歲,或工作滿20年且年滿55歲)改為八五制(工作滿30年且年滿55歲,或工作滿25年且年滿60歲),此項作法已於今年1月實施。

 

然而,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理事長吳忠泰表示,即使改為八五制,對退撫基金財務狀況的改善也極為有限,「依據我對目前公務員年資及年齡狀況的了解,公務員平均退休年齡大概只會從現在的55歲延後一、兩歲。」雖然改制後的退撫基金精算報告尚未出爐,但吳忠泰認為,對基金財務恐怕沒有太大幫助。

 

此外,學者認為,退撫基金改革未竟全功,也不利於勞保基金的改革。當年勞保年金修法時,之所以擬定不切實際的所得替代率與給付計算標準,就是因為不少立委認為,勞工退休條件應與公務員「向上比價」,以目前情況來說,公務員請領全額月退的年齡最低仍在55歲,且替代率高於8成,仍然遠優於勞保年金。

 

「勞保亟待改革,但只要公務員的條件仍然明顯優於勞工,在比較心態之下,勞保改革就很難大步向前。」學者認為,公務員請領全額月退金的年齡應與勞保「向上看齊」,若考慮人力新陳代謝問題,則可從「先退休、後支領」的方向設計制度。

延伸閱讀

一不小心就癌症、失智?研究解析竟是因少了這個元素!

2020-01-07

台PCB廠63%產能位於中國…「新冠肺炎」將為全球電路板產業帶來哪些影響?

2020-02-17

英國強脫歐 華為喘口氣

2020-02-19

4年存300張金融股,存股達人告白:為何我決定賣股票...存股族出場,該注意哪些事?

20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