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沈富雄:年金制度像衣服 一定要脫下來才能改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6-09-01 分類: 焦點新聞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28期

年金改革吵翻天,就是因為關乎退休後的生活品質,也才會有各種不同的主張。 前立委沈富雄提出建言,年金制度應該「砍掉重練」,才不會債留子孫。

編按:目前年金改革主要方向,不外乎多繳、少領、晚退休、提升基金報酬率四條路,但前立委沈富雄卻提出一個「砍掉重練」的破壞重生方案。他認為,這個方案,世代不公、職業別不均問題或許都能獲得解決,提供了改革的另一嶄新思考面向。以下是他的口述整理。

年金改革基本上是「奪財之恨」,講道理沒有用,多數決也沒有用,就算是民進黨的多數國會也不敢讓它過。

原因是因為年金改革是會得罪everyone,沒有得罪的就是我們要保護的。我們在保護進入職場時間很短的、三十歲以下、尚未出社會的,甚至剛出生的未來下一個世代。但是很遺憾的,年金改革要保護的人大部分目前沒有選票,而我們會得罪的人都有選票,這就是非常微妙的地方。

九月三日,退休軍公教團體號召上街頭做預防性反抗,先反抗給你看,嚇住,執政者就不敢動他。李來希現在都說,「我們不反對改革,反對被汙名化。」講得很美,其實他反對的就是改革,他希望你什麼都不要改,他答應的改革等於九牛一毛,不算改革,怎麼辦?

傷到每一個人的戰場如何殺進去,幾乎要有葉問的功力。管他武林有多少敵人,你就要單槍克敵,這非常困難。

戰略上,要讓所有反對力量無話可說,現在大家箭頭指向公教人員,其實最後改革罩門在勞工。攤牌時,勞工跟資方也都會反對,但他們現在都占了政府、占了下一代的便宜。戰術上,要讓他們無力反擊。

原則一》債不留子孫
先確定「繳多少」或「領多少」


怎麼做?退休金、社會保險大概有十一種,當作十一位model(模特兒)來到你面前,每個人所穿衣服盡其所能都穿最漂亮,有些人是貂皮,風華絕代,比如公教族群;有些人沒那麼奢侈,看到另一個模特兒穿的衣服,價值兩、三倍以上,心有不甘,但他現在不吭聲,因為箭頭沒朝向他。

但是這些模特兒所穿衣服有共同點,都不是自己出百分之百的錢,即使勞保年金這件模特兒衣服,比起公教年金衣服算是平庸,也是財富的二十二分之九的錢(指目前勞保費率是九%,但要維持現有給付,平準費率約為二二%。最新精算平準費率為二七.三%),同樣也是在吃下一代。

這十一位模特兒衣服都穿在身上,現在,有權改革的國會也好、小英也好、林萬億也好、年金改革委員會也好,每個人手上都有剪刀要來剪這件衣服。

但只要這十一位模特兒衣服穿在身上,就很難剪。你去問西裝店名師,用新布料做新衣服簡單,還是穿著一套舊西裝來修改簡單?

現在制度要叫停,不是簡易「改革」兩個字所能處理,我的辦法是這十一位模特兒都請把衣服脫下來,年金改革最大重點,是製造全國統一可以穿的新衣服,排除兩種人,排除軍人和農夫。

這一次年金改革如果大家玩真的,不管確定提撥或給付,首先,大家先來討論要「先決定願意繳多少,還是先決定要領多少?」如果先決定「你要繳多少」,確定提撥就很簡單,累積你的就你的。

如果決定非要「確定給付」不可,決定拿多少後,請精算師每五年精算一次,費率多少照實收,不能打折。只有這樣做才能處理世代不公,才不會把債務繼續累積給下一個世代。

原則二》全民單一制
勞資雙方協商決定負擔比率

第二原則,宣示施行「全民一制」(軍人與農民除外),全國實施單一制度,業別不均就處理了。我指的同一個制度是說,儘管投保薪資不一樣,但費率、勞雇比、上下限的保護大家是一樣。

如此一來,政府干預力道不要太深,反對力量便不會朝向政府。為什麼可以不干預?你想拿多少,讓勞方自己抉擇,你要多少就要繳多少。

所以到底要拿多少,勞方決定,勞工要拿那麼多也必須要付那麼多,資方其實可以不用擔心,勞方決定了以後,勞保的人最多。八百多萬的勞工如果都同意,軍公教只有勞工人數的十分之一,如果勞工新制度敲定,公教問題就很簡單。

七個策略》弱化政府角色
勞雇談判無共識才介入仲裁

再來是勞雇比,這可參考全世界各國制度,六五%(雇主)比三五%(勞工)最合理,政府目前負擔一○%要拿掉,勞資雙方退休跟政府無關,責任丟給政府,等於丟給全民,丟給納稅人,丟給下一代。勞雇比多少我不堅持,政府也不要堅持,讓勞資自己談判,勞資拔河結果跟政府無關,對峙不下政府才介入仲裁。

當穿了新衣服,舊衣服要不要處理?當然要,請這十一位模特兒轉身,把地上放的舊衣服拿起來。如果大家都接受穿上新衣服,這套舊衣服我認為處理可以從寬,因為已經止血了,要相當程度尊重信賴保護原則,已經在領的人,除非所得替代率超過七○%,七○%以下都從寬,因為穿了新衣以後,我就放心了,不再流血。

至於舊衣部分,十一位模特兒分別談判,談成了,舊衣就穿上,談不成舊衣就擺在那,你說「我拒絕」怎麼辦,沒問題,談判不成,舊制擺在那你是吃虧的,不談判就原地冰凍不拿掉,拿掉是缺德、不應該。

談判成功後,這件舊衣服就穿回去,穿在新衣服裡面,當作內衣或襯衣繼續生效。雖然已經不能往前走,過去累積的年資可隨通膨指數調整,但新制那一年,就不再有舊制的東西產生出來,國家潛藏債務不會再增加。

止血最重要。原本債務就看舊衣服談判結果,雖不能馬上除掉,但會稍微小一點,假以時日政府撥補可以越來越少。

新衣服穿回去之後,大家一定會比較,跟我現在制度是好還是不好;當然不好,因為你現在是占了政府、未來世代的便宜,是嘗了甜頭,但是改革的目的正是要把這些甜頭拿掉。

如果「萬億似蕭何,小英賽沛公」,改革才能成大業,小英要成功,至少要有劉沛公(劉邦)或曹孟德的魄力,否則十個蕭何也沒用。目前兩軍對峙,仗不好打,我這想法跳過前線,打後方,把後方打好,再回頭處理碉堡內剩餘火力。

雖然這方案得罪人,但我認為民進黨團這票才會投下去,為了守護下一代,必須得罪這一代,不是吃苦頭,是甜頭到了盡頭。

沈富雄版年金改革的策略

宣示施行「全民一制」(軍人、農民除外)決心。

堅守「領」、「繳」相當的原則,確定給付制與確定提撥制就無差別。

所得替代率由勞方決定,費率於焉成形。勞方不會漫天開價,因受制於第4點。

勞雇比由勞資雙方談判決定,政府免偏袒之名。

若第3、4兩點勞雇無共識時,政府才介入做調人。

新制通過後,舊制所得從寬調整,過程由勞資雙方談判,談判不成,形同凍結,不妨礙新制上路。

前項不能無限期凍結,最後由國會處理。

延伸閱讀

《電業法》修正上路半年 為何台電仍獨占市場?

當台電的費率高、約期長,綠能業者就失去自配自售電力的誘因;至於社區自主發電,卡在技術之前的,則是用電資訊和住戶的整合難題。

你以為你很合群,其實只是浪費青春!解讀《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

《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的作者李尚龍讀軍校時自學英文,其他人嗤之以鼻,罵他癡人說夢話。唯一能夠反駁的最大力量,就是讓自己做出成果來,而行動正是踐行真理最好的方式。要堅信著:這世界上一定有人過著你想過的生活!追夢若冷,就用希望去暖。

別在壞事上驕傲!

人最大的自卑就是驕傲到狂妄自大,而最狂妄自大的驕傲便是在壞事上驕傲著。

花蓮縣長傅崐萁出席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公聽會─城鄉建設 爭取鄉親權益

期交所榮獲FOW與投資人亞洲資本市場獎項 「2017年度交易所」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