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做中學 贏在即戰力

撰文: 燕珍宜 日期:2016-10-27 分類: 教育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36期

校園的最後一哩、到職場的第一哩路,看似近在咫尺, 但是,實際上,卻愈來愈遙遠。為了搶救大學生愈來愈高的失業率, 各大專院校紛紛吹起產學風潮,企業學校共同聯手,打造「即戰力」, 讓學生畢業前就擁有就業力,為企業找人才,為學生找未來。

畢業就失業、畢業就負債累累,是目前大學生的困境;同樣是念大學,未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以下簡稱師範大學)工業教育學系的新生們,有機會不用再背負沉重的學貸,畢業後,不但保證就業,起薪甚至高達四萬元以上。

過去,師範大學有所謂的政府公費生,如今,師範大學工業教育學系推出「企業合作公費生」,與全球最大的風電鑄件業者之一的永冠集團等六家企業,一起合作,從系裡挑出優秀學生,由企業負責學生三年的學雜費、生活費等,畢業後並保證就業,以培育優秀基礎工業人才。

鏡頭轉到全台第一個FinTech(金融科技)產業專班的教室裡,台上來自彰化銀行主管級業師(來自產業的師資),正深入淺出地分享金融產業的現況與挑戰,台下六十多位學生,無一不聚精會神、全神貫注聆聽。「我很興奮可以學到最新的東西,參加這個專班很有挑戰性,因為金融加上數位科技,已經是未來的趨勢。」德明財經科技大學(以下簡稱德明財經科大)財務金融系學生王巧欣,充滿信心地說道。學生們深知這個趨勢的重要性,透過這個專班的學習,讓他們提早抓住趨勢,成為未來最新的金融人才。

除了金融業積極走進校園,訂製FinTech人才外,國際電動車大廠Tesla來台的第一站,就相中台灣科技大學,在國立台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台科大)設立六座校園充電站,讓學生接觸第一手電動車相關技術。台灣Tesla發言人李承瀚表示,未來雙方將更進一步合作,由Tesla提供學生實習機會,參與專題研究等,與台科大共同培育電動車人才。

全台類似的產學合作專班,正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試圖解決產學落差的問題。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最新資料,大學以上失業率為五.一一%,高居所有學歷之冠,其中,二十至二十九歲的待業者高達十五.八萬人,占了整體失業人口近三分之一。 

43%企業不用新鮮人
缺乏工作經驗,大學生一畢業就失業


畢業即失業,彷彿成為青年魔咒,大學生甚至不敢輕易畢業,想盡辦法延畢或繼續念研究所。然而有一群人,他們的留用率卻達九五%,甚至百分百。為何他們能破除青年失業魔咒?關鍵就在於「即戰力」。

根據1111人力銀行的調查,發現高達四三.四%的企業不願意聘雇社會新鮮人,失業率集中在年輕人,工作經驗不足成為頭號元凶,年輕人缺乏立馬上場打仗的即戰力,不僅讓企業退縮,更讓青年陷入惡性迴圈。青年失業已經是全球性議題,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的研究報告就警告,青年失業率,是被大學持續產出「無工作經驗的畢業生」所拖累的。

校園的最後一哩到職場的第一哩路,看似近在咫尺,但是因為高教改革等各種因素,學校與產業兩者之間,卻愈來愈遙遠。

為了搶救大學生每況愈下的就業力,各大專院校紛紛吹起產學風潮,各式各樣的產學合作或實習方案,遍地開花,目的就是為了將學校與產業串聯一起, 為企業找人才,為學生找未來。

近來,因為「國機國造」使得航太產業成為熱門議題,國內航太工業龍頭漢翔航空為培育人才,即前進校園,陸續和正修科技大學(以下簡稱正修科大)、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等,成立「產業學院」與「產學攜手專班」,聯手打造航太人才。

正修科大與漢翔聯手的「航太零組件製造人才培育」學分學程,從二○一三年首屆試辦開始,第一批學生共二十位,留用率百分之百。第二屆,共二十一位學生,僅一位因當兵留職停薪,留用率高達九五.二四%。

產學合作訓練
實習一整年,充分了解公司文化


「產業學院的最大特色,是為企業量身打造專業人才。」正修科大校長龔瑞璋說明,為期兩年的產業學院,從一開始的課程設計,就是由企業與學校共同規畫,並由漢翔提供業師協同教學,學生在大三修完課程後,大四必須到漢翔實習一年,訓練其實作能力。

「以前學生所學不一定跟產業有直接相關,透過共同設計課程,學生所學就等於產業的實際需求,產學無落差,因此實習時也比較容易進入狀況。」漢翔岡山人資組組長林秀蓮說明。

從小就懷抱飛行夢的正修科大機械工程系學生王耀輝表示,「透過大三的精密量測、製造工程和幾何容差等專業課程,非常具體與實用。」已結束一年實習的他,和同期一起參加產業學院的共二十一位同學,全部都在畢業前夕就先成功卡位漢翔,「畢業即就業」變成「畢業前就能就業」。

學歷通膨的時代
技職大學化,學用落差逐漸惡化


「長達一年的實習期間,公司擁有充裕的時間可以觀察學生的個性與能力,同時學生也可藉此了解產業實務與公司文化,因此媒合成功的機率很高。」正修科大研究發展處研發長黃柏文指出。

「以往產業界常抱怨,一般大學生至少要訓練半年到一年才開始上手,但訓練完成後,人又跑掉了,形成資源浪費,也導致企業愈來愈不願意培訓新人,年輕人失業率自然居高不下。」國立勤益科技大學(以下簡稱勤益科大)創新研發管理產學合作中心主任黃俊明解釋。但是透過產學共同合作,學校居中溝通媒合,隨時輔導學生,了解雙方的問題與需求,因此大幅減少「因了解而分手」的情況。

這一波大專院校吹起的產學風潮,背後透露更嚴重的產業人力結構問題。近來,新南向政策沸沸揚揚、蓄勢待發,但是,事實上,反應快速靈敏的台商,早在好幾年前,隨著中國工資飆漲、投資環境丕變,就已經陸續布局東南亞。「布局東南亞並不難,誰去東南亞才是問題。」一群台灣製鞋業大老闆不約而同地發現,「跟著我們去越南、印度開疆闢土的都只剩大陸幹部。」傳統產業管理人才的斷層,才是台灣更棘手的問題。

基礎工業人才的斷層、流失,與十多年來台灣技職教育體系的式微不無關係。早期台灣技職體系擁有扎實的實作傳統,技職教育最巔峰時,高中與高職的學生人數比,曾達到三比七。「許多老闆都是從技職體系出來,我們校友開同學會,一班四十幾位同學,有三十七位都是老闆!」龔瑞璋指出。台灣中小企業蓬勃,成功的技職教育功不可沒。

當年是「老闆養成中心」的技職教育,卻因為廣設大學的效應,專科紛紛升格為技術學院、科技大學。大量升格的技職體系,量變帶來質變。從師資到課程,都愈來愈向一般傳統大學傾斜,學院派博士出身的教授,取代實務專長的老師進入技職體系,課程與教學內容開始脫離產業與應用。「技職大學化」的結果,出現汽修科學生不會修汽車等,學用落差逐漸惡化的現象,更種下基礎技術人才斷鏈的禍因。

如今因為大學文憑通膨,就業速度趕不上學歷貶值的速度,「學歷」逐漸被強調實務的「即戰力」所取代。連一般傳統大學都紛紛搶著與各大企業簽約,淡江大學去年一口氣和兩百多家企業簽訂產學聯盟,淡江大學學術副校長葛煥昭說明,產學合作要協助學生降低學用落差。急於找回實作傳統的科技大學,更是加碼將實習列為一年的必修學分。

學校這一頭開始「接地氣」,企業也因為人才危機,開始往上游源頭訂製人才。

隨著科技與產業的快速變化,FinTech、智慧製造等新興人才,往往無法由既有的科系所培育訓練,於是,客製化的「產學合作」課程或專班,就成為新型人才的孵育基地。

企業積極走入校園
推動產學合作計畫,搶先訂製人才


由七家金融機構、慧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德明財經科大聯手設立,全台第一個 FinTech產學合作專班「雲端智慧金融暨網路維運技優人才跨領域整合培育專班」,今年九月剛招收第一批學生。

負責專班規畫的德明財經科大資訊管理系副教授黃志泰表示,該專班學生主要是來自資管系和財金系新生,共六十多名,課程涵蓋資訊科技、財務金融等跨領域課程,大一、大二完成一般課程後,大三起以分組方式進一步培訓專業技能,包括資安、數位行銷、資訊系統開發等。

「專班兩年的培育,對業界來說,還是無法解決人才缺口燃眉之急,他們甚至希望能夠規畫一年的訓練學程。」德明財經科大校長徐守德說明,橫跨資訊與金融的FinTech人才,養成過程耗時費力,從高階主管到基礎人員相關人才缺口龐大,單靠企業按部就班的培訓模式已經緩不濟急,現階段「趕進度」最快的方法,就是與大專院校「產學合作」。

最早布局金融大數據的玉山銀行也啟動大規模產學合作計畫,與台、政、清、交等十大名校系所聯手。玉山金控人資長王志成表示,此次產學合作為國內金融業首次大規模與學校合作,希望能在數位金融、大數據分析等領域打造產學交流平台,並提供超過一二○人以上的實習名額,希望能強化學生的金融實戰力。

愈來愈多的企業開始發現,與其消極抱怨產學落差,不如積極參與訂製人才,因此主動走入校園。企業與學校「產學相吸」,可補足學校到企業的最後一哩路。

此外,藉由學校和企業的產學合作專案,甚至可以提早預知未來熱門人才的需求光譜。例如,FinTech、智慧製造、電動車、電子商務、長期照護……,等都是產學合作的大熱門。

產業合作除了可以訂製未來型人才外,亦是傳統產業缺工危機的最佳解方。專門生產高階減速馬達及螺旋齒輪減速機的利茗機械,今年初景氣低迷時,它仍訂單滿載,不斷成長。「產品再好,訂單再多,如果沒有員工,也是沒轍。」利茗機械的第二代林祚儀無奈地表示。

中部是工具機產業的大本營,並以中小型企業為大宗,是台灣競爭力的重要基石,「但是隨著技職教育大學化,年輕人偏好服務業,因而面臨嚴重的人才斷層, 這人才土石流恐將嚴重侵蝕台灣產業競爭力。」中華民國技職教育暨產業發展協會祕書長歐文龍分析。

為了解決工具機產業人才危機,勤益科大成立「工具機產業學院」,並與友嘉、上銀等高達三十九家企業聯手,招收超過兩百名學生,學校及業界共同編製實務實作學程,配搭業界師資、一流設備及實驗室,以公司「準員工」之規畫, 培育工具機產業所需專業技術人才。「非常慶幸有產學專班的人才培育機制,對我們的幫助真的很大。」林祚儀坦言。

為了讓學生緊貼產業脈動,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做得更徹底,從瀕臨關校的大學轉型更名再出發,並與捐資助學的中信金控展開最深化的產學合作,喊出全數學生「畢業即就業」的保證。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表示,透過培養中信金控儲備人才,未來學生一畢業,皆可到中信金控上班,每月薪資四萬元起跳。學校也打造成金融迎賓櫃台,學生以儲備幹部的身分,模擬銀行的組織與運作。

此深度的產學合作,讓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去年首度單獨招生,就一鳴驚人。招收一五○個學生名額,吸引超過四百人申請,其中,有七十六人符合國立大學錄取資格,十二人成績達台灣大學或政治大學錄取標準,成為高教轉型成功的最佳範例。

為了提升學生與產業接軌的即戰力,各大學紛紛邀請產業業師共同授課,讓學生可提前了解產業的現況。曾到學校擔任業師的惠普科技大數據總監廖智寧發現,當他鼓勵學生選擇用英語簡報時,該系老師卻搖搖頭地,勸廖智寧不要期望太高,依他的經驗,學生們用英語報告的機率幾乎等於零。

找回學習的熱情
除了專業技術,還學到解決問題能力

接下來的情景是,學生們輪番上台,幾乎每一組,無不絞盡腦汁、使盡全力地用著生澀的英語簡報。一旁該系的老師瞠目結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認為學生對於學習還是有熱情的,透過與實務的連結,他們的學習動力更會被激發出來!」廖智寧觀察分析。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三年級學生許晉宜,去年打敗眾多競爭者,獲得晶華麗晶酒店海外實習的機會,半年的實務歷練,讓她更確信「這就是我要的人生方向」。

產學脫軌使得技職教育自廢武功,「去技術化的技職教育」,讓學生對於所學究竟何用,一無所知,因而漸漸失去學習的動力與熱情。

清晨六點多,勤益科大機械工程系碩一的黃振昱,已經梳洗完畢,準備上班。到了周末,別的大學生早已呼朋引伴計畫開趴玩樂,而他則是回到學校上課。

很難想像,如今穩重的黃振昱,四年前曾因飆車差點失去寶貴生命,一度叛逆放蕩,抽菸、喝酒、飆車樣樣都來,讓父親黃聖哲憂心不已。最後,黃聖哲聽從友人建議,將他送到機械產學專班,白天上班,周末上課。

到機械工廠工作,一般人的想像是又苦又累,因此親友都不看好習慣養尊處優的黃振昱能適應。結果,跌破眾人眼鏡,黃振昱第一個反應是「工作挺好玩的」,原來他被分配的工作是負責減速機的組裝,「就像小時候組裝聖戰士玩具一樣,手要很巧。」黃振昱解釋。

「遇到問題,也要自己想辦法去問、去解決。」產學專班學到的不僅是專業技術,還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更難能可貴的是,透過實務訓練,黃振昱展現與一般大學生不一樣的成熟度與責任感。「我的要求會比較嚴格,因為一旦不小心,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有實作經驗,上課時,更容易理解書本的內容。」黃振昱補充。這一股強調實作與應用的產學風潮,不僅提升學生的即戰力,同時重燃學生學習的熱情與興趣。

晶華麗晶酒店人力資源部副總劉富美指出,近來,連全球手機大廠蘋果也開始前進瑞士飯店管理學校,祭出誘人獎學金,希望透過實習,網羅第一流的服務人才。

企業如何找到優秀的千里馬,大學新鮮人如何找到心目中的伯樂,如今不必再透過一張履歷和簡短面試,就要決定是否將自己託付給對方。透過專班、實習等深度的「產學合作」,大學生不僅可以打造 「即戰力」,也能對所工作的企業有更清楚的掌握。

「產學合作其實就是早期的建教合作,目的是希望讓學生畢業即就業,順利接軌業界。」台科大校長廖慶榮說明,過去產學合作曾被質疑淪為企業的廉價人力,如今,產學合作已成為顯學,不論是大學或技職院校,都和大小企業簽有各式各樣的產學合作案。產學合作形式多元,並不斷變種衍生,無論是產學攜手專班、雙軌計畫,或是產業學院、就業學程等,均對焦產業不同的人才需求。

「學歷」愈來愈被強調實務的「即戰力」、「實戰力」所取代,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林建甫更呼籲,未來不論是研究型大學或技職體系都要重視「產學合作」。以「產」來帶動「學」,以「學」來幫助「產」,讓產學無縫接軌,共創雙贏。

延伸閱讀

榻榻米咖啡

當日本星巴克進駐町屋、主打立地風景,台灣首家蘋果專賣店打造剪紙藝術牆,「空間力」儼然成全球生活產業競爭的必要條件,你是否已見識及此?

不起眼甜點店

有注意到嗎?生活周遭有些店面小巧、甚至隱密的甜點店,沒有顯眼招牌、或僅寄賣在咖啡館中,但都灌注大量心思與心意、擁有傳遞幸福的能量,從南到北精選五家,一起來感動。

巨大的壓力讓人身心俱疲

只是,與壓力和平共處,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

別叫憂鬱快樂一點

能不能,給憂鬱症患者多一點包容,多一次機會?

「你去跟你爸講,他是不及格的爸爸……」

傳聲筒也很容易成為被操縱的棋子,被指使久了,好像也變成「我應該如此」,背起家中的問題,但卻無法真正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