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紡織紓困三劍客如何迎向未來 P.100

方深藍

產業動態

2002-02-21 14:26

受不景氣之累,曾經風光一時的老牌紡織大廠東雲、華隆、中紡,近兩年來一家接一家傳出財務危機,令人不勝欷歔!隨著紓困事件逐漸落幕,這三家重量級紡織集團也由絢麗歸於平淡、沉寂。新的一年開始,適逢兩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之際,紡織產業重現新契機,在集團內部加快瘦身腳步後,「紓困三劍客」是否已整裝待發,試圖東山再起,外界相當關注。

東雲是最早揭開紓困序幕的第一家紡織大廠,由於東帝士集團財務不佳的問題早已浮上台面,因此,東雲爆發財務危機並不令人意外。兩年前,陳由豪壯士斷腕,毅然交出經營權,原以為引進專業經理人管理後,重新整頓集團內部糾結不清的金權關係,能讓東雲起死回生,不過,去年八月,在陳由豪刻意奔走居中牽線下,跌破外界眼鏡地,再度撤換東雲董事長,轉由台綜院前副院長、總統府辦公室前主任蘇志誠走馬上任,讓外界不得不重新評估東雲償債的誠意。


陳由豪掌握主動權 銀行團只能見招拆招

陳由豪退休了嗎?從這個事件上,明顯看出其實他退而不休,即使退居幕後,對於自己半輩子的心血,他仍念茲在茲。陳由豪在兩年前親自向財政部提出紓困後,東雲已由前董事長張清德代表談判,積極向債權銀行團協商展延降息,不過,由於條件談不攏,兩造之間始終處於拉鋸戰。

更悲慘的是,去年接連兩把無名火,燒出東雲更大的財務窟窿,資金調度更形捉襟見肘,銀行團無法接受東雲提出的紓困條件,但陳由豪很清楚,東帝士集團債台高築,總額高達近千億元的負債,對於銀行團而言,萬一全數轉為壞帳,根本吃不消,因此,在去年五月東科大火第二天,陳由豪已決定,冷不防地祭出「重整」 策略,試圖以拖延戰術,爭取更多談判籌碼。

很明顯地,在這一場冗長的談判中,主導權始終操控於陳由豪手上,他走的每一步棋又快、又狠、又準,讓銀行團根本不知從何因應,只能被動地見招拆招。

看得出來,這位國民黨時代呼風喚雨的紅頂商人絕非省油的燈,隨著東帝士旗下東雲、中港晶華、全盈隆一家家提出重整聲請,與銀行團談判幾近決裂,兩造陷入僵局之際,去年中,陳由豪利用前總統李登輝訪美期間,低調赴美求援,並以東道主身分在其經營的飯店設宴款待,兩人同台景象彷彿又回到舊政府時代。

從這事件脈絡觀察,明顯看出,儘管政權交替,陳由豪仍緬懷過去國民黨時代金權糾結不清的政商關係,隨著蘇志誠上任,是否能帶來加分效果,仍不得而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沒有人知道陳由豪的下一步在哪裡?

面臨紡織產業長期低迷不振,老字號的華隆在連續多年累計上百億元虧損之後,去年七月爆發一.○二億元的跳票事件,震撼業界,雖然華隆財務吃緊傳聞已久,只是風光一時的華隆集團走到這般田地,仍不免讓外界感到惋惜。


華隆精神領袖站在最前線 低價銷貨引來同業撻伐

為力挽狂瀾,去年五月,華隆精神領袖翁大銘重返華隆掌舵,雖只是掛顧問一職,但卻站在最前線,帶領業務團隊衝刺,並以現金交易、幾近低價傾銷方式,解決華隆現金流量不足的困境,引起當時市場一陣撻伐。

有人說,翁大銘拒繳一.○二億元電費是技術性跳票,一旦斷電,華隆四千七百多名員工將面臨失業,但對他來說,華隆資金吃緊是事實,自去年五月底向財政部申請紓困之後,與銀行團間降息展延條件無法取得共識,與其繼續僵持下去,乾脆拒繳電費,把難題丟回給政府,再轉由政府向銀行團施壓,大家重回談判桌上協商,翁大銘的老謀深算,其狠勁不輸陳由豪。

歷經多年來化纖業供過於求的蕭條,華隆經營每下愈況,而金雞母馬來西亞廠也因馬來西亞管制外資之後,造成馬幣大貶而實力不再,為加速節流、降低成本,內部厲行減薪、精簡組織的瘦身策略,副理級以上人員減薪兩成,並陸續關閉老舊生產線以減輕壓力。

只是再怎麼精算,也敵不過不景氣風暴,沒有訂單,就沒有現金,基層員工的薪水也面臨發不出來的窘境,甚至連要退休的員工都領不到退休金,公司僅能以支付利息方式,以年利率七%的優惠條件,暫時積欠員工龐大的退休金。

為了讓員工與公司「共體時艱」 ,公司內部訂定出以每月營收業績表現,其中提撥部分比率,做為核發薪水依據,營收高,可發的薪水就愈多,其餘記帳,總計目前公司仍積欠員工約三個月薪水。面對薪餉斷斷續續,員工無奈地只能向現實低頭,因為離職不但領不到退休金,時機歹歹,中年轉業更加困難,員工僅能將最後一線希望寄託於翁有銘身上。


華隆案追訴期明年屆滿 翁有銘成了員工寄望所在

華隆前董事長翁有銘因華隆案牽連,出走海外已有十年之久,期間翁有銘專心經營馬來西亞華隆,讓馬東西亞華隆日漸茁壯,如今追訴期即將於明年五月屆滿,員工期盼翁有銘歸來,能讓華隆起死回生。

看在員工眼裡,翁大銘與翁有銘經營理念不同,翁大銘雖有聰明靈活的經營手腕,但其行事作風遊走法律邊緣,並非正派經營。外傳對於翁有銘歸來,華隆股價將上演飆升的慶祝行情,外界聽來或許是一句玩笑話,不過,這卻透露出華隆對於翁有銘回歸的高度期盼。

相較於東雲、華隆這些舊政府時代權傾一時的政商集團沒落,中紡資金調度不及實歸因於景氣不佳、經營不善。

看在業內眼中,中紡經營體質較東雲、華隆健全許多,行事也較正派,同被列為「紓困三劍客」 之一,中紡內部也頗有微言。

中興紡織在創辦人過世之後,明顯走下坡,人稱「周阿姨」 的董事長周音喜近幾年來更以健康不佳為由,深居簡出,股東會也未見出席,對外多由其子鮑泰鈞獨撐大局。

一般認為,中紡由於轉投資過多、擴充過快、投資策略失當,加上龐大的土地資產積壓,在整體景氣陷入谷底之際,終於在去年四月間爆出財務吃緊消息,隨即轉向債權銀行團協商展延降息,紓解資金壓力。在中紡展現償債誠意之下,其所提出利率降至六%,並採取三%掛帳、三%付現的付息方式,很快即獲得銀行團首肯。

中紡為一貫化紡織大廠,製程從上游化纖延伸至下游染整、成衣,海外轉投資遍及大陸、宏都拉斯、越南等地,不過,由於近年來化纖業蕭條,為突破財務吃緊困境,台灣方面積極處分資產瘦身,包括陸續處分彰化花壇七廠、苗栗頭份六廠、台北三重一廠、淡水廠及中興紡織大樓等,不過,處分資產的腳步似乎無法跟上景氣滑落的速度。


四成至一成薪水記帳 中紡員工企盼景氣回春

相較於外界質疑東雲、華隆「錢進海外、債留台灣」 的兩地操作策略,中紡在大陸地區布局甚早,投資達十年以上,遍及上海、四川及遼寧等地,主要經營針織、染整、線紗及成衣等項目,原本仍小有獲利,不過,由於擴充過快,卻轉盈為虧。

為度過不景氣難關,中紡一方面積極處分閒置資產,關閉老舊生產線,去年四月起更採行「薪水記帳」 的權宜之計,包括總經理記帳四○%、副總級三五%、協理級記帳三○%、經理級記帳二五%、員工記帳一○%。

依照公司的想法,採「薪水記帳」 措施是不得已的作法,待景氣回溫,資金較寬裕時,欠薪自然會發還給員工。近兩個月受惠於化纖業景氣回溫,價格調漲,營運大幅改善,積欠的薪水也已陸續發還。

看盡集團起起落落,與其說是不景氣,不如說是被銀行緊縮授信、雨天收傘而抽倒,這樣的說法或許過於片面,卻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多數傳統產業的悲哀。

儘管政府對金融機構三令五申,對於繳息正常的公司不應有抽銀根的動作,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政府未實際擬定出配套的執行細節,導致下面的執行單位根本無法運作,業者申貸時,同樣處處刁難,甚至變相抽銀根,政策的美意在執行時卻落得「上熱下冷」 的情景。

而去年央行厲行寬鬆貨幣政策,連連多次調降利率水準,試圖引導放款利率下降,以減輕企業負擔,但銀行業卻只片面調降存款利率,景氣蕭條,傳統產業更成為首要抽金重點,也無怪乎經營不佳的企業最後不得不以紓困為手段,要求銀行降息。

延伸閱讀

華為摺疊手機售價飆破8萬 明星分析師告訴你到底貴在哪?

2019-02-25

台中「餐飲華爾街」租金3年漲2成 餐飲業者不撐了

2019-05-09

參透主力心理戰 洗盤、甩轎、上下車全拆解

2019-05-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