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9歲連開4家公司 把照護老人變搶手行業

王炘玨

幸福熟齡

攝影/唐紹航

1082期

2017-09-14 13:58

在日本,照護工作被貼上極為負面的標籤,如「介護殺人」(指不堪照顧壓力而殺害親人)、「3K職業」(指辛苦、污穢、危險的職業)等。但在日本廣島尾道市,有一位熱血青年帶領著員工平均年齡二十歲的團隊,用愛陪伴失智老人生活,用理念扭轉世人對長照的印象。

「我在做的,就是讓大家知道,照護是一份很有魅力且有趣的工作。」川原獎二這麼說。今年三十九歲的他,已經是兩家照護福祉公司的經營者,三年前在尾道市成立失智家屋「三成之子」。當其他照護機構都愁著人手不足,川原卻從不缺員工。「我想是因為我有把理念傳達出去吧!」他笑著摸摸頭。


三成之子

大部分的失智長者身體機能都還很良好,「三成之子」 的照護員會陪伴他們一起做家事,過著正常的生活。

 

演講傳遞理念 從照護中找到成就感


擁有照護個案管理師執照的川原,原本只是一位在老人保護設施工作,領人薪水的照護員。一天,他看到尾道市招商獎助金宣傳,「到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我心裡想,機會來了!」川原一直希望自己經營機構,實踐他的照護理念,並建立一套商業模式。他回憶,當時自己根本沒有創業資金,在尾道市公所的協助下,才申請到四千萬日圓的創業獎助金。

但這樣還是不夠,川原笑說,當時本著知名日劇主角「半澤直樹」永不放棄的精神,跑了好幾家銀行訴說自己的理想,「沒想到真的讓我貸到八千萬日圓。」他吐了吐舌頭,加上自己全部的存款,投入近一.二億日圓(約新台幣三千三百萬元)的資金,才有失智家屋「三成之子」的誕生。

為了召喚想回家鄉工作的年輕人投入照護行列,川原除了擔任照護專門學校的講師,還參加許多尾道的區域活動,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演講,傳遞理念。尾道市高齡者福祉科的部長園田學說: 「川原不只把照護當成工作,而是社會貢獻,真的很有心。」

在川原眼中,照護的魅力究竟為何?他認為是「成就感」。「老師、醫師等職業也會受人尊敬及感謝, 但在學生畢業後、病患康復後,連結就斷了。但『照護』這份工作,並不是只有那個當下而已,你所參與的,是他們的人生。」

川原舉例,臥床無法自理的婆婆,或是罹患失智症,必須接受專業照顧的爺爺,在你的陪伴之下,竟可以過著與常人無異的生活。「我認為,沒有比這更令人開心的事了!」他的眼神發亮。

透過口耳相傳及社群網站的分享,川原的熱情感染了許多年輕人。「在這裡工作好像很有趣,我想來應徵。」許多人會直接在他的臉書上留言。「現在最讓我困擾的,反而是員工太多了。」川原苦笑地說。「三成之子」員工數為十五人左右,目前有二十人,川原還會派他們去其他同業的設施支援。員工太多,直接相關的就是人事成本,畢竟經營可不能光靠理念。

攤開二○一七年的財報,去年營收高達八千六百萬日圓(約新台幣兩千四百萬元)。因為有長照保險的給付,雖然只照顧二十一位長者,營收仍相當可觀,但扣除人事成本後,淨利卻只有兩百五十萬日圓。這數字比「三成之子」照護員的年薪還低一些,川原卻樂天地表示:「我有賺錢喔!」

為了增加收入並顧及員工升遷,他在去年頂下一家經營不善的設施,又計畫在明年開設兩家小規模多機能設施,交給員工管理。川原信心十足,認為經營模式已經確立,持續擴大就能獲利,員工也能加薪。

 

堅持「日常」生活 用陪伴代替看顧


對於住在「三成之子」的二十一位嚴重失智長者來說,這裡也是他們「最後一個家」。川原曾在去年來台灣研習,看到許多台灣人把長輩交給二十四小時的看護員照顧,十分驚訝。「那只是最低限度的照顧而已……。」他語重心長地說。

「日常」是川原經營的這所失智家屋的堅持,他們只是陪伴失智長者一起煮飯、洗衣,過正常生活,長者反而越來越健康。晚餐時間,照護員谷口夏乃緊緊地牽起老奶奶的手,微笑說:「我最喜歡聽到老人家們笑著對我說『謝謝』了!」老奶奶也看著她笑了笑。

原來,這才叫做「照顧」。

 

失智家屋「三成之子」

成立:2014 年

經營者:川原獎二(首圖前排右三)

收容人數:21 人

收費:每人每月平均約 34 萬日圓, 民眾只需負擔一成,其餘由長照保險給付

資本額:約新台幣 2200 萬元

2016 年營收:約新台幣 2400 萬元

延伸閱讀

日本治療師以親身經歷 分享「5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2017-09-29

阿公揪阿嬤翻轉老家 沒落漁村變打卡熱點

2017-09-14

台灣首座實驗城市 「最好的長照就是不要長照」

2017-09-14

93萬張超高票罷韓成功!韓國瑜參選總統、藍營的投機 李正皓「三殺預言」全應驗了

2020-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