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拯救猶太人的日本辛德勒

郝廣才

名人專欄

970期

2015-07-23 18:17

命令與良知,你選擇遵從何者?二戰期間,猶太人遭納粹迫害,得靠其他國家的簽證才能逃命。一九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日本領事杉原千畝伸出援手,他連夜趕工發簽證,因為一張,至少就能救一條人命。

歷史上,我們值得尊敬的人,不是他的力量比較強大,而是他在面對選擇時標準比較高,甚至願意為這個高標準而犧牲自我。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尊敬」這個標準。


一九三九年八月,德國和蘇聯簽訂互不侵犯條約,九月一日德國發動閃電戰,率先入侵波蘭(編按:採用移動力量出其不意地進攻,以避免敵人組織起防禦線。德國在二戰時對波蘭、法國和蘇聯都採取此戰術),九月十七日蘇聯也從東邊攻進來,波蘭於是被兩國瓜分。


波蘭的猶太人大批遷往鄰國立陶宛,但納粹德國繼續東進,眼看隨時會攻入立陶宛。立陶宛本地也有猶太人,如果納粹一來,所有的猶太人就死定了。唯一的生路,就是拿到德國、蘇聯以外第三國的簽證,這樣就可以取道西伯利亞,逃離納粹魔掌。

 

他的政府鄉愿 不敢得罪德國,不發簽證


於是,荷蘭的代理領事茲瓦潭狄傑(Jan Zwartendijk)想出一個方法,他找日本領事杉原千畝合作,由他先發簽證給猶太難民去荷屬圭亞那(現為蘇利南)和庫拉索島(Curaçao)。這樣猶太難民就有理由向日本申請過境簽證,難民有了日本簽證,就可以過境西伯利亞,再逃往其他國家。


為什麼不直接發日本簽證給難民?因為日本與德國友好,快要結盟,所以如果繞個圈,使日本有理由發簽證,又不得罪德國。


杉原不敢擅自行動,向日本外務省請示,得到的答案是「不准」。他又接連再發了兩次電報請求,得到的答案一樣是「不准」、「不准」。他拿著東京傳來的「禁令」,在房間踱來踱去,整夜無法睡覺。


一九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杉原決定「抗命」,開始給在立陶宛的猶太人發簽證。這是難民最後的希望,大批人潮湧向日本領事館。


杉原和妻子日夜工作,一天就發出三百張簽證,這是平常一個月的工作量。有一天晚上,杉原實在太累,對太太幸子說:「我們盡力多救些人吧!」


此時,蘇聯已經占據立陶宛,要求日本關閉領事館。日本政府指示杉原在八月二十八日離開立陶宛,到德國柏林去報到。領事館關上大門前,杉原對猶太難民說:「我們會在旅館過夜,離開之前,我能發多少張簽證,就發多少張。」於是,他和幸子在旅館徹夜不眠,拚命簽發簽證。


直到第二天,人到了火車站,他還在發簽證,上了火車,他也還在簽發。火車開動時,他從車窗遞出一大疊簽證。最後,他索性把簽證用的「官印」交給一位猶太人。他離開立陶宛前,共發二一五○張簽證,拯救六千多名猶太人。

 

他的義舉動人 在歐洲設有他的紀念碑


戰後,注意是「戰後」喔!日本外務省因杉原擅發簽證,把他「免職」。他改名叫杉原先方,在一家與蘇聯做貿易的日本公司做翻譯,勉強養家餬口。杉原自己不提,日本政府也完全抹殺他的事蹟。


過了快三十年,有一位當年因他幫助而獲救的猶太人找到他,其他人和後代才不斷去找他,向他致敬、致謝,他的事蹟才逐漸受到注目。他在一九八六年過世,享壽八十六歲。


在以色列和美國的壓力下,日本政府才正式承認杉原的義舉。在二○○○年十月十日、杉原的百年冥誕,為他立碑紀念。日本天皇到歐洲訪問時,還特意到立陶宛的考納斯(Kaunas),瞻仰早已豎立在那裡的杉原千畝義行紀念碑。


杉原曾說:「我也許不應該違抗我的政府,但如果不這樣做,我就等於是在違抗上帝!」


是的,他在政府與上帝之間,選擇了上帝,因為他尊敬上帝的標準。「他們是人,他們需要幫助。我很高興我找到了可以給他們的力量。」


壞人是什麼?就是他們不尊敬任何標準,不尊敬任何人。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可以無義滅親。他們心中的標準很低,沒有任何「尊敬」,這是壞人所以成為壞人的原因!

 

猶太倖存者

1998年,猶太倖存者漢妮(右)拿著日本領事杉原千畝(左)的照片,與救命恩人合影。沒有他,漢妮可能早已不在這世上。(圖片/達志)

延伸閱讀

0056、玉山金、台積電....一張圖看:過去一年新增最多散戶的15檔股票,居然有7檔「金融股」

2020-06-15

美 就該這樣堅持 陳瑞憲的究極之道─ 好好款待自己的心

2020-07-10

輝達市值超越英特爾的成功之道》只要和台積電合作 就能打敗競爭對手!

2020-07-10

連玉山銀行、中國人壽都登門合作!本土最大的自學平台怎麼衝出破億營收?

2020-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