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親愛愛樂 用音樂的力量改變孩子

親愛愛樂  用音樂的力量改變孩子

2016-12-16 09:33

位於群山環繞的山林中,泰雅族與賽德克族的孩子,以小提琴拉出悠揚的旋律,甫參賽便獲得103年全國大賽中區特優第一名。在此之前,沒人相信偏鄉的原住民孩子能在沒有名師指導與經費的情況下,單靠兩位老師的熱情,成就孩子的榮耀。為了孩子,兩位老師四處奔走找師資、籌經費,他們相信,音樂可以改變孩子的人生。

文/梁雯晶 圖/錢宗群、親愛愛樂提供 採訪協助/王子建、陳珮文、親愛愛樂  出處/《原視界TITV雙月刊》14期


位於群山環繞的山林中,泰雅族與賽德克族的孩子,以小提琴拉出悠揚的旋律,甫參賽便獲得103年全國大賽中區特優第一名。在此之前,沒人相信偏鄉的原住民孩子能在沒有名師指導與經費的情況下,單靠兩位老師的熱情,成就孩子的榮耀。為了孩子,兩位老師四處奔走找師資、籌經費,他們相信,音樂可以改變孩子的人生。

一路往奧萬大方向前行,初秋陽光依然明媚,楓未轉紅,簇綠如新,坐落於山谷間的親愛國小,學生族群由親愛村(親愛部落、松林部落、萬大部落)的泰雅族及賽德克族所組成,全校人數僅60人。小班制的課堂上,孩子們的容顏純真開朗、活潑熱情,很難想像在此擔任老師的陳珮文與王子建,在11年前來到這所學校時所看到的景象:孩子們滿口髒話、抽菸、嚼檳榔、打架、喝酒、騎摩托車⋯⋯所有一般偏鄉原住民學校常見的問題這裡都齊備了。 

但是,音樂改變了這些孩子。

孩子們靈動的雙眼,好奇地看著老師拉奏小提琴,和諧悠揚的曲調在恬靜的山林裡迴盪,與風聲、蟲鳴聲相應和,他們的眼裡有著企盼,以及單純的喜悅,看著眼前這個沒見過的樂器,孩主動地開口說:「老師,這是什麼?我想學這個,可以教我嗎?」

因為這一句話,讓陳珮文與王子建地義無反顧地投入這群孩子的人生,他們自掏腰包、籌措經費讓孩子們學小提琴、參賽、上音樂班、成立親愛愛樂,甚至國小、國中畢業後上音樂班,照顧大小孩子的生活起居,買房子讓在外就讀音樂班的孩子有地方居住⋯⋯一步一步走得艱難崎嶇,但孩子的笑聲及單純喜愛音樂的心情,讓他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孩子,堅持陪這些孩子走一段人生旅程。

 

從那一天開始 音樂改變了孩子


第一個孩子說要學琴的那一天,即使過了8年,對於陳珮文而言,景象依然清晰,在天氣仍然微寒的1月,下課後,孩子們帶著期待的眼神前來學提琴,她興奮地將籌措到的4把小提琴交給了第一批孩子,從基本姿勢、指法教起,為了讓孩子有興趣學下去,她教孩子拉奏簡單的歌曲。第一個說要學琴的孩子,打架鬧事、功課不好,是所有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從沒學過任何樂理或樂器,但他看著老師拉奏,就能有樣學樣地拉出旋律悠揚的《小星星》曲調⋯⋯

「他很不乖,但他是個善良的孩子。」在陳珮文眼中,她看見所有人眼中「壞孩子」善良的一面,也看見音樂在孩子身上所散發出的力量。

一切,都是從那一天開始,來自山林裡的音樂之聲,不僅改變親愛村孩子的人生,也改變了陳珮文和王子建的生命歷程。

陳珮文說:「其實一直是孩子們推著我們前進。」

因為孩子想學小提琴,所以陳佩文利用下課時間教孩子學小提琴;因為親眼看見第一批學琴的孩子,在畢業後被教育體制邊緣化而走上歧路,琴也不練了,讓他們下定決定要肩負起這些孩子的人生;因為有人建議孩子畢業後可以就讀音樂班,所以他們籌措費用送孩子上國中音樂班,進而高中、大學;因為希望讓孩子獲得更多資源,他們積極奔走,讓臺灣交響樂團、林昭亮、胡乃元陸續上山教孩子拉琴;因為想陪孩子走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人生旅程,他們成立親愛愛樂,讓音樂的力量可以綿延永續。

 

讓孩子自由親近音樂


曾在原鄉學校帶過布農族合唱團的陳珮文,在親愛國小第一次上音樂課時,原本也期待親愛國小的孩子能唱出天籟之聲,但是她笑說:「完全慘不忍『聽』。」五線譜看不懂、五音不全、吵吵鬧鬧,如同許多學校「術科」不如「學科」重要的普遍現象,「整個音樂課是呈現荒廢狀態。」但教授了第一批孩子小提琴後,讓她驚訝的發現,原來這些孩子是有天份及渴望學習音樂,但因為生活環境、臺灣教育的偏差,阻礙了他們想親近音樂的心情。

「臺灣沒有足夠的音樂環境。」陳珮文一言以蔽之地指出。她主修美勞教育系,因為自小學過音樂,進而輔系音樂系,從小就熱愛音樂的她,對於學生主動提出想學琴的要求,自然樂於教授,但也感慨臺灣對於音樂教育、環境的不足及漠視,孩子雖然有音樂課,但從小被教育:「教室的鋼琴沒有老師的允許不可以隨便碰」、「學音樂就是要成為音樂家」、「沒錢不要學音樂」,她不禁想反問:「難道因為未來不會成為音樂家,就不要學音樂了嗎?」

曾經有人質疑,小提琴是昂貴的樂器,為何教導偏鄉的原住民孩子學習?但陳珮文與王子建堅持,喜愛音樂是沒有錯的,音樂不該分貧富貴賤,「孩子想學,我們就讓他學。」 

在親愛愛樂中,每個孩子都有自己專屬的提琴,他們不限制孩子在哪練琴、什麼時候練琴、該練多久,全由孩子自己決定,「孩子們未來要不要繼續學音樂也全由他們自己決定,如果不想繼續學音樂,也會幫助他們轉換跑道,我們不是要讓每個孩子都成為音樂家,而是想要培養他們專注於一件事情的態度,學習規劃自己的時間,對自己負責。」陳珮文說道。

 

用一輩子去換孩子的未來


相較於陳珮文的熱情與傾其全力,王子建一開始對於妻子教孩子音樂之事顯得保守。「山上的孩子來到平地受教育,仍然存在著很多被犧牲的狀態,我們幾乎沒有能力去捍衛這些孩子的權利。」王子建感嘆地說,偏鄉與平地教育的落差,以及學科至上的思維,造成原鄉的孩子在生活水準上有明顯的落差、教育資源的不均,以及文化的隔閡,讓他親眼看見許多從山上來的孩子在教育這條路上走得跌跌撞撞、被邊緣化,甚至淹沒在教育的洪流中,而無力去挽救。

因為曾經看見孩子在教育之路上的顛簸,使王子建對於在孩子的心裡「播上音樂的種子」一事,顯得更加深思熟慮,「對孩子而言,一旦我們插手了,這不是一個學期或兩個學期的事情,是一輩子的事情,甚至是左右了他的人生成長。」因為責任重大,王子建覺得需要更加謹慎地思考,才能進行下一步,因而與陳珮文產生爭執,甚至影響了婚姻生活。

兩人都是為了孩子好,但思考點不同讓他們有了歧異,在不斷地爭執中逐漸磨合彼此的意見與想法,最後總結出共同的目標:「用一輩子,去換這群孩子的未來。」當讓孩子認識音樂、喜歡音樂之後,孩子學音樂已經不僅是教育的義務,要肩負的是他們在成長途中的漫漫長路與未來,「不只是音樂,而是人生的未來。」王子建堅定地說。 

對他而言,「播種」只是一個開端,不能播種後就撒手不管,株苗的茁壯,需要一路看顧與扶持,為其遮風擋雨、施肥照顧。原住民的孩子相較於平地的孩子,無論在生活、教育資源上都較為缺乏,在這樣的過程中,下一代複製上一代的生命經驗,繼續在弱勢與邊緣中掙扎。第一批學琴的孩子,因為畢業後繼續一般教育的考試升學之路,被強制學習不屬於其天分資質的知識,進而為主流社會放逐,步上與父母相同的路程。

臺灣一直在從原住民身上榨取資源,彰顯給全世界觀看,但是並沒有給予他們足夠的養分,豐厚其文化。王子建認為,音樂是全世界共同的語言,他們能夠為孩子做的,就是給予音樂養分,原住民本身便具有足夠的天分、深厚的文化底蘊,在後天給予足夠的養分,鼓勵他們成長茁壯,然後自信地展現給全世界,才是翻轉處境的唯一辦法。

 

親愛小提琴村 為孩子未來鋪好道路


陳珮文教琴,王子建負責孩子的大小事務、載孩子上下山、看顧孩子的生活功課與練琴狀態、幫孩子修琴。在修琴之餘,他也開始嘗試自己製琴,從無到有慢慢摸索,花了一年的時間做出第一把小提琴。摸索出製琴的技能後,王子建於美勞課教授小朋友學習製琴,也無償讓任何想學製琴的人前來學習。

在王子建與陳珮文未來的構想中,希望能將親愛村發展為小提琴村,從拉琴到製琴,位處於奧萬大的親愛村其實具備相當足夠的條件,一來有許多小朋友拉琴,琴手密度高;二來奧萬大以楓樹聞名,為製琴良材,他目前已有計畫地蒐集當地的木頭,待日後經驗及條件具備後,便可用當地的木材製琴。 

王子建表示:「我們希望能在這裡創造新的產業,除了讓部落裡的人可以有足以維生的經濟產業,也希望能讓大人理解孩子們正在做的事,更重要的是為孩子的未來鋪一條路,讓文化往深處扎根。」呼應小提琴音樂村的構想,他們自行籌辦的「親愛提琴故事節」已邁入第三屆,王子建與陳珮文已預先為孩子想好未來十年、二十年的人生路程,希望在孩子長成回到自己家鄉之前,為他們蓄集好能量,待他們歸來後,才可以更加茁壯。

 


下課鐘聲響起,小朋友們雙手捧著磚頭,乖巧地踩著階梯,將磚頭搬運上來。「你們為什麼要搬磚頭啊?」 

「王老師說晚上要烤肉!」適逢中秋節前夕,孩子們正在準備晚上的烤肉,稚嫩的臉龐上,黑白分明的雙眼笑盈盈,靦腆中帶著雀躍的笑意。

「你們會拉小提琴嗎?」

「會啊!」「我會!」

說到琴,他們開心地拿出專屬於自己的琴盒,比一般小提琴還要小一號的琴是王子建為他們的身形專屬打造的,「我會拉長弓!」「我也會」「你拉錯了啦!」有些害羞也有些驕傲,他們開心地展示著自己會拉的技巧,吱吱喳喳地討論著,不時笑成一團。

「你們喜歡拉小提琴嗎?」

「喜歡啊,很喜歡!」

孩子的臉上露出燦爛地笑容,清亮的樂聲在山谷中迴盪,他們真摯地喜愛著音樂,不為考試或其它因素,僅是單純的喜愛,如此而已。

延伸閱讀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