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鐵窗工人的世界級計劃 ABC都不會的他打造MIT離岸風電

鍾子葳

話題人物

2020-03-19 14:50

國中畢業就做鐵窗工學徒,連注音符號ㄅㄆㄇㄈ、英文字母ABC都寫不完的世紀鋼董事長賴文祥,憑著勇於創新的態度和絕不放棄的精神,總是比別人早一步嗅到商機。他從102年就開始研究風機,不僅早在103就標下台北港作為離岸風電基樁基地,更為台灣拿下首張本土風電合約。

 

2018年世紀鋼與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簽下價值165億元的水下基礎合約,此為台灣廠商簽下的首張離岸風電破百億訂單。除此之外,世紀鋼也先後拿下了沃旭能源(Ørsted)、達德能源(WPD)的訂單,並與丹麥離岸風機水下基礎龍頭公司鈽錸特(Bladt)合組公司、成立銲工學校,致力將台灣的離岸風電本土化。

 

世紀鋼與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簽約。

世紀鋼與丹麥離岸風電開發商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簽約。 圖片/世紀鋼提供

 

不會講英文的董事長 靠著台灣精神拿下國際訂單

 

而這背後的推手,竟是一位只有國中畢業,連注音符號ㄅㄆㄇㄈ、英文字母ABC都寫不完的「鐵窗工人」。

 

「我對ABC、ㄅㄆㄇㄈ這方面幾乎是零蛋啦!但是我的邏輯跟數字非常好,也很敢改造、創新。」世紀鋼董事長賴文祥笑著說道。國中畢業之後,就獨自離開嘉義的老家,北上到三重當鐵窗學徒,並在退伍後與妻子創業,幫人做鐵窗安裝。

 

直到民國76年,到日本參訪、看著一棟棟高樓大廈,想著「在台灣做鐵窗要做到什麼時候才能出頭天」,便和朋友一起在桃園觀音區租下土地,成立世紀鋼鐵廠股份有限公司,專營鋼骨結構工程。

 

世紀鋼位於桃園觀音區的廠房。

世紀鋼位於桃園觀音區的廠房。

 

「我沒有富爸爸、富媽媽,也沒有高學歷,就是靠自己努力,常常在跑三點半啦。」賴文祥笑著說道。

 

雖然如今可以笑著這麼說,不過背後卻是有很多的辛酸血淚。

 

民國88年,一心想讓公司上市上櫃的賴文祥,請教過多位建商朋友,並將資料準備好送上去之後,卻只得到一句「鐵工廠要怎麼上市」的退件回應。而隨著這句話迎來的是各種負面消息的傳播、銀行抽銀根的打擊…但賴文祥並未就此放棄,「我沒有一天是停下來的!」賴文祥堅定地說道,經過了八年抗戰,公司終於在96年送件成功,並在隔年的3月12號正式掛牌上市。

 

說巧不巧,上市沒多久的世紀鋼遇上了金融風暴,房地產市場受挫,連帶地影響到了鋼鐵產業,「那時候供過於求,如果沒有轉型、沒有創新的話就真的變夕陽工業啦!」賴文祥說道。

 

因此,賴文祥開始跑遍世界各地,找尋新的商機。

 

首先,配合著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賴文祥在緬甸看見了機會,「那裡就像40、50年前的台灣,還未開發,若是可以做一些基礎建設的話,對鋼構來說是一條出路。」賴文祥說道。105年,世紀鋼於緬甸迪洛瓦特別經濟區進行第一階段建廠,並已開始承接當地緬甸台商鋼構廠房工程。

 

接著,賴文祥注意到了由經濟部推動的「千架海陸風力機」計畫,他便開始研究風機,從陸上到海上、從德國、丹麥、荷蘭到義大利,走遍世界知名的風電企業試圖打探消息,「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去看鈽錸特(Bladt)公司,那時候因為還不認識他們的人,沒有辦法直接走進去參觀,就跟總經理跑到車上去,遠遠地暸望過去,看到一支支龐然大物(風機水下基礎),差不多有20層樓以上的高度。」賴文祥驚訝地說道。

 

回國後的賴文祥,深知台灣若要發展離岸風力發電,勢必要走向本土化,「這個水下基礎高度70幾米、重量多達1千多噸,要從國外運進來的話,運費和風險都很高,所以一定要在地化。」賴文祥說道。

 

「我如果要做,就要有廣闊的土地和重件碼頭,就像築巢引鳳一樣,有了地就不怕沒有業務。」賴文祥堅定地說道。103年開始由南到北四處找尋適合地點的他,正好看到了正在填海造陸的台北港,「當時根本沒有人要那塊土地,我就去標下了!」賴文祥說道。

 

世紀鋼將台北港打造為離岸風電水下基礎生產基地。

世紀鋼將台北港打造為離岸風電水下基礎生產基地。 圖片/世紀鋼提供

 

目前世紀鋼在台北港標下了約20公頃的土地,加上儲存區用土地共50公頃,投資近60億,並與鈽錸特(Bladt)合資成立一間「世紀鈽錸特」公司,要將台北港打造為離岸風電水下基礎生產基地。

 

培訓人才不手軟 他挺更生人只為「讓社會多一個好人」

 

此外,世紀鋼也積極在培訓離岸風電的在地人才,「我們的開發商幾乎都歐商,他們有他們要求的證照,油漆、電銲、品管工程師都要受訓,一次都是要20幾萬,我也都花下去,因為要根留台灣嘛!」賴文祥說道。他也補充,目前台灣的銲接證照大約都是到3G(立焊),但水下工程的難度較高,要求的技術等級也就提高到6G(全方位圓管焊接),甚至是6GR(全方位圓管焊接加障礙物),為此,世紀鋼也和鈽錸特(Bladt)成立銲工學校,培訓近60位專業銲工人才。

 

世紀鋼與丹麥鈽錸特(Bladt)公司成立銲工學校,培訓專業人才。

世紀鋼與丹麥鈽錸特(Bladt)公司成立銲工學校,培訓專業人才。 圖片/世紀鋼提供

 

賴文祥也特別提到,在世紀鋼的工廠裡,有不少女性技術員穿梭其中,她們的工作能力一點也不輸男性,因此他也特別著重女性員工的栽培,「像我老婆只有國小畢業,但是她韌性非常地強、也很好學,公司遇過幾次的財務危機,都是靠她撐過來的!」賴文祥驕傲地說道。

 

除了特別著墨於女性的栽培之外,賴文祥也配合政府政策,開放許多工作機會給外役監的受刑人,「有些人是年輕的時候不懂事,誤入歧途,我們應該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說不定這社會就多一個好人!」賴文祥表示,他能理解受刑人外出找工作的困境,如果又因為找不到工作而再度走偏,「那社會又多一個壞人了。」賴文祥說道。

 

「董事長還有幹部們,都很給我們機會,也不會帶著有色眼光看我們。」風力事業部的課長阿豪(化名)說道。阿豪年輕時因為犯罪入獄,3年前因緣際會下來到世紀鋼工作,負責捲鋼板工作的他,原本對該領域一無所知,靠著後天的努力,如今他已經是董事長口中的「捲鋼板專家」。

 

「我都會親自跟這些受刑人介紹公司,也會告訴他們,『只要有心想學一技之長,以後想繼續留下來工作的,我一定優先錄用!』,目前有7、8個受刑人在我們這邊上班,尤其是阿豪特別認真工作,我才剛給他升課長。」賴文祥笑著說道。

 

「一天都沒停過!」不顧友人勸 他堅持走「對的路」

 

為了佈局離岸風電市場,世紀鋼分別與新光鋼、台欣工業、樺晟電子合資成立子公司,打造本土供應鏈。若加上台北港,目前世紀鋼在離岸風電的總投資估計達到80億,但在接連遇上躉購費率調降問題、沃旭撤退爭議和彰化縣政府拒發許可證等事件,賴文祥坦言,身邊的朋友和股東們都曾勸他放棄…

 

「雖然引發了很多恐慌,也有人勸我放棄,但我一天都沒有停過,還是勇往直前繼續投入,因為我認為我走的路是對的!不管誰叫我,我都不會回頭。」賴文祥堅定地說道,他更用賽跑比喻,只要一猶豫、一停頓下來,輸贏就在那一瞬間。

 

世紀鋼與台灣供應商合作,致力將離岸風電本土化。

世紀鋼與台灣供應商合作,致力將離岸風電本土化。

 

「目前我們跟CIP簽了62套的Jacket(管架式水下基礎)、69支的Pin-pile(水下基礎基樁),還有跟沃旭簽了81支的Pin-pile,達德也簽了MOU(水下基礎產業關聯性契約),我只要一停下來,可能就會因為來不及生產,而被罰款,甚至失去訂單。」賴文祥說道。

 

但是為什麼這麼堅信發展綠電、離岸風電是「對的路」?

 

賴文祥表示,台灣目前有98%的能源依賴進口,所以應積極發展多元能源,否則會「非常危險」。加上Google、蘋果等國際大廠紛紛要求使用綠電,「我相信未來會有更多廠商需要綠電,未來我們綠電一定不夠用,除非我們台灣不做外銷。」賴文祥說道。

 

手握4張大訂單的世紀鋼,憑著董事長賴文祥勇於創新的態度和絕不放棄的精神,不僅撐過鋼構業的寒冬時期,更搶先一步佈局離岸風電市場,頂著綠電的光環,未來預估年營收可達百億。

 

 

 

 

 

 

延伸閱讀

「為何女性可以做能源?」 她一手建立亞洲最大離岸風電場 王雲怡:風電要翻轉台灣能源 德國做得到、台灣也可以

2020-03-02

小英翻轉能源政策 讓他從飯店櫃檯變風電焊工 還能說一口流利法文

2020-02-26

台灣黑手的世界風電大賽

2020-02-26

台灣轉型綠能有望?丹麥風機之父:台灣可以成為亞太地區再生能源的新標竿

2019-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