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AH股連動 資本市場雙循環

陶冬

全球股市

1232期

2020-07-29 14:31

中國政府從沒像今天那樣關注股市的集資功能,當前的A股升勢,背後有著強烈的政策偏好;而北京希望的,是「慢牛」。

筆者在一九九四年初到香港時,鷹君、恆隆都是香港恆指成分股,各家券商的頭牌分析員往往專注於香港房地產。二十五年後,阿里巴巴、騰訊領銜恆生指數成分股,內地上市公司來自內地的收入占港股約八成,分析中國IT行業、消費行業、醫藥行業,要比分析香港地產行業吃香多了。恆生科技指數剛剛登場,名單拿出來,是一批可與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公司媲美的中資科技公司。

 

無獨有偶,在沉寂五年後,中國A股出現了一次爆發,一級市場IPO數量與二級市場成交量均見大幅度提高,科創板、創業板等各具特色的資本平台相繼誕生。股市有升有跌,不宜將幾個月的高潮或低潮看得過重,但A股市場在中國經濟中的地位似乎正在蛻變。

 

中國政府從沒有像今天那樣關注資本市場,關注股市的集資功能。中國經濟蛻變於計畫經濟,令其嚴重偏向銀行貸款等間接融資模式,銀行是企業融資的主要渠道,也是金融監管與政策扶持的主要受體。股市被認為是偏師,甚至有些決策者將其看成投機的場所、風險的溫床。

 

然而,中國銀行業近年對借貸實體經濟(尤其是非大型國有企業)並不熱中,去中介化十分明顯。缺少了銀行貸款,寬鬆的貨幣政策無法轉化為寬鬆的信用環境,實體經濟便始終面臨資金短缺的困境。中國經濟增長近年每況愈下,銀行無法實現媒介作用是一個重要原因。

 

最近中國政府明顯希望資本市場能擔起企業集資的重任,希望央行製造出來的流動性在資本市場兜一圈後能流向企業,為實體經濟助力。二○一五到一七年的債市,將五花八門的地方融資平台產品標準化了,降低了融資成本,改善了多數產品的信用質量,成功化解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現在輪到股市了。

 

中國A股正進入而立之年,但傳統上卻是偏師,不僅相對於銀行作用較小,相對於美股、港股作用也小。大型國有企業與有趣的科技公司,往往選擇在海外上市。中國經濟體量迅速增加,而儲蓄率依然居高不下,本土資本市場已可以承受相當部分集資的需求,國家也對直接融資寄予很高的期望,並給予眾多政策優惠。筆者認為當前的A股升勢,背後有著強烈的政策偏好,北京希望慢牛,唯有慢牛才能有足夠空間給企業上市、集資。

延伸閱讀

陶冬:歐盟推進大基金 Fed醞釀新兵器

2020-07-26

A股終於迎來了久違的牛市 陶冬:中國擔心不是牛市的方向,而是速度

2020-07-19

讀懂「內循環」天書

2020-07-15

無懼疫情、股市快速反彈 陶冬:風險市場出現「新避險避疫三劍客」

20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