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流感,是從這裡開始的嗎?

傑瑞米.布朗

健康

達志

百年抗疫

2020-07-29 16:04

病毒早在人類誕生之前就已產生。病毒誕生的時間,比智慧生命、類人猿、黑猩猩、爬行動物,以及任何從黏液中所孕育的生命的誕生時間都要久遠。病毒無處不在,天生神祕,我們並不知道病毒是如何發展起來的,但我們知道它們已經存在數百萬年。

一九一八年六月,《紐約時報》報導稱「一種奇怪的類似流感的流行病,正席捲中國華北地區。」報導稱大約有二萬例新增病例。疫情爆發時間比歐洲和美國爆發疫情的時間早幾個月,但死亡人數卻減少了。由於之前接觸過類似的病毒,人們似乎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一九一八流感的原種,已經在中國傳播好幾年,然後發展成全球流行病嗎?從中國到法國,肯定有病毒傳播的途徑。在戰爭期間,超過十四萬中國勞工被招募到法國,許多人駐紮在蒙特勒伊鎮附近—距英國軍隊的埃塔普勒營區約七英里。在全球範圍內,人類大規模的遷移對於活躍的病毒來說是好消息。

 

在一九一八年,隨著歐洲戰爭進入第四年,許多國家都對新聞報導進行審查,特別是有關流行性疾病的報導。因為封鎖許多有關戰爭的諸多壞消息,所以避免進一步焦慮的公民和士兵消沉。但整個戰爭期間,西班牙仍然是一個中立國家,因此其媒體可以自由報導新的流感疫情,這讓人們認為邁納博士的「性質未確定的疾病」就是從那裡傳播的。雖然今天的科學家仍然在梳理病毒起源論,但至少所有人都同意一點:所謂的「西班牙流感」,最早爆發地肯定不是西班牙。

 

那麼一九一八年的病毒是從哪裡開始的呢?是從哈斯克爾郡,法國,還是中國?知道這一點,可能有助防止將來爆發類似疾病,但我們仍然沒有弄明白病毒究竟是從哪裡開始的。每一種理論都有證據支持,但隨著一九一八年流行病逐漸淡出歷史,我們不太可能得出明確結論。這種變化、這種不確定性、這種神祕感,是流感反人類運動的特徵。

 

與病毒的起源和傳播路徑一樣重要的,是有關其破壞性的細節。世人尚未研發出治療流感的方法或對抗流感的抗生素,而且流感帶來的後果極為嚴重且難以預測。這種病毒是如何傳播的,它具備什麼能力?從血腥的歐洲戰場上,人們可以找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病毒發起了兩波攻擊。第一波攻擊開始於一九一八年春天,超過十一萬的美軍被部署到歐洲戰線上。自英國向德國和奧匈帝國宣戰以來,時間已經過去三年半。戰事席捲了整個歐洲。雖然威爾遜總統在一九一四年宣布美國會嚴格遵循「中立」政策,但隨著德國潛艇將目光瞄準美國船隻,這種局勢越來越難以維持。從一九一七年開始,美國陸軍將大批年輕人經由大西洋遣送到大型的、狹窄的營區,這些營區為流感病毒的傳播造就了良好環境。至一九一八年夏天,這種擁擠不堪的局面極具致命性。流感已經發生變異,年輕人尤其具有患病風險。在巨大的病房裡,士兵們躺在一起,彼此觸手可及,隔開他們的只是一張懸掛著的床單。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在感染率相同的情況下,入伍士兵的死亡人數遠遠高於平民。大多數生病的士兵被轉移到這些擁擠的病房,在那裡士兵們又繁殖了一種細菌,這種細菌能衍生致命的繼發性感染。這些病房非但不能讓患者恢復健康,反而成了繁衍疾病的大型培養皿。病毒不只在兵營和船上的醫務室傳播。在歐洲,成千上萬的人在家鄉、軍營、碼頭和戰爭前線之間來回穿梭。美國陸軍部每月向法國派遣二十萬人,到了夏天,在歐洲作戰的美國士兵就有一百多萬人。

 

我們不知道在流感來襲的第一波浪潮中,有多少平民患病接著死亡。當時沒有任何醫師需要報告有關流感情況。已成立的國家或地方衛生部門很少,而現存的機構往往管理不善。但是,透過查看軍方保存的統計資料,我們可以了解所發生的情況。從一九一八年三月開始,堪薩斯州芬斯頓軍營內的流感病例突然增加。在臥床休息並服用阿斯匹靈後的兩三天,大部分士兵都痊癒了,但有二百人感染肺炎,其中大約有六十人死亡。在一個擁有四萬二千人的龐大軍營中,這些數字並不足以引起軍醫注意。

 

歐洲情況更加糟糕。一名醫務人員注意到,他所在的軍隊內流感肆虐,導致士兵們無法行軍。到了春天,美國第一六八步兵團內,大約九○%的士兵都患有流感。到一九一八年六月,流感已擴散到法國和英國士兵之間。返回英國的英國士兵中,患有流感的病例超過三萬一千人,比上個月增加六倍。報導稱在歐洲大陸,二十多萬英國士兵無法參戰。病毒繼續經由海路進行傳播。

 

八月分英國輪船抵岸後,其中二百多名船員罹患流感或患流感後康復。接著病毒襲擊了西非獅子山共和國的自由城,不到一周,病毒已經在陸地上蔓延;在九月底之前,約有三分之二的當地人口已經感染病毒,其中有三%的人死亡。在孟買、上海、 紐西蘭都有相關疫情爆發的報導。

 

第一波疫情有些溫和。雖然有許多人患病,但這種疾病只持續兩三天,幾乎人人得以康復。像往常一樣,那些感染病毒風險最大的人是較年幼的人和老年人,其死亡率遠高於一般人群。但是,檢查死亡紀錄的流行病學家注意到,在這兩個極端之間(幼年人和老年人),人們的死亡率增加了,年輕人和中年人死於流感的比率特別高。

 

繪製流感死亡人數與年齡關係的曲線圖時,我們常可看見一張U形圖:U形圖的一端代表年幼者,另一端代表年長者。在這兩個年齡段之間,死亡人數很少。一九一八年早期的流感死亡曲線圖形狀像個W,介於兩極年齡段的死亡率仍然很高,但代表年輕人和中年人的曲線還在飆升。受影響最嚴重的人群年齡在二十一歲至二十九歲之間,普通情況下這群人被認為最不可能死於傳染病。這一現象很奇特,也令人震驚。

 

依據年齡段畫分的流感和肺炎的特定死亡率:包括1911-1915年大流行期間(虛線),和1918年的流行病年(實線)的死亡率。特定死亡率是指各個年齡段人口中,每10萬人的死亡率。

 

當歐洲大陸遭遇第一波流感襲擊時,流感在美國幾乎消失殆盡。隨著時間流逝,在歐洲感染流感的人數也在下降。到一九一八年七月,《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稱流感已不再對人類構成威脅。但在大西洋兩岸,最糟糕的情況卻即將來臨。

 

看更多《百年抗疫》

延伸閱讀

即使是一週去健身房兩次的年輕女性,遇到流感還是束手無策

2020-07-30

流感常發生在冬天?

2020-07-28

疫情失控!百萬人連署彈劾 南韓文在寅4月總統大選能否逆轉頹勢?

2020-03-11

台灣何時可解封? 台大公衛:最好再等一周 「德國就是太快放寬」

20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