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為廷:我們堅持真實,不能忍受欺騙

鄭淳予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901期

2014-03-27 13:12

三月二十四日這一天,學生占領立法院的行動進入第七天,一如前面六天,議場內的氣氛悶滯、漫長。主席台這一側,正如電視畫面所呈現,是學生們的「辦公區」,鏡頭沒照到的另一側,學生們橫布在桌椅間,或精神奕奕,或不支倒地。在這間充滿二氧化碳的巨大蒸籠內,連呼吸都不得不放緩。

與前幾天不同的是,學運在前一晚分出一條支線,短暫地占領行政院後,遭到鎮壓驅離,學生決策核心之一、「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魏揚遭到檢調聲押。分裂、告捷、重挫、不安,外面世界傳來的訊息,衝擊著這個空間裡的情緒。陳為廷在這時走上講台說:「我真的沒辦法想像,魏揚這個晚上被關押在牢房裡,是用什麼心情度過⋯⋯。」

起先他還有說有笑地回憶自己與魏揚的相識經過,話鋒一轉,他重炮抨擊外界的「學生分裂說」:「我們都是一體,只是感到焦慮,要怎麼找到出路,讓政府回應訴求,這樣而已⋯⋯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卻對一路想提出事實的人這麼嚴苛?這是什麼社會!」哽咽的吶喊摻雜著憤怒的眼淚,現場爆出掌聲,伴著「陳為廷加油!」的打氣聲。

但來自各方排山倒海的壓力並沒有停,從衝進立法院開始,事件每分每秒的發展,都出乎他的想像。遙想六年前,他第一次參加「學生運動」時,還只是名高中生。


初試啼聲》野草莓
第一次被警察抬上警車


「二○○八年,馬政府上台後半年,第一次有『中國特使』(指陳雲林)來台灣。那時隱約有種困惑,台灣好像有一股要跟中國密切整合的力量,我們好像走在前往未知的未來,卻只能在新聞上看到進展,不知道實質內涵是什麼。」當時的他,背著建中書包往返學校與補習班之間,學測倒數兩個月前的某一天,他毅然加入行政院前靜坐學生的行列。

那是抨擊《集會遊行法》違憲的一場學生運動,陳為廷就像是運動標榜的象徵符號「野草莓」一樣,稚嫩、但具有生命力。他第一次被警察抬上警車、第一次意識到面對中國勢力的焦慮,後來甚至因此曠課太多,沒拿到畢業證書。

「『野草莓』後來可以說是失敗了,我們根本沒影響什麼。」他坦然道:「不過,我們回到自己的學校成立社團。辦聯合活動,運動的精神還是留下來了。」後來考上清大社會所的他,在學校創立《基進筆記》刊物,如今太陽花學運的另一名核心人物林飛帆,也在這時回到成大創立「零貳社」。

○八年後,他持續關注反學費調整議題、華隆罷工等事件。在這些關注行動中,他大多不是核心人物,卻讓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印象深刻:「我曾經與林義雄苦行千里,明白那個行動有多辛苦,他年紀輕輕就願意跟著底層工人從苗栗苦行到台北,讓你打從心底感到愧疚。」

一二年,旺中購併中嘉一案,刺激台灣社會展開長達半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陳為廷當然也有意見:「野草莓時期,大家抵抗的是《集會遊行法》濫權。這時,我們爭取的是新聞自由,兩件事情的背後,其實都隱含中國因素牽動的政商關係。」


一夕暴紅》反旺中
痛罵蔣偉寧躍上報紙頭版


他因為捲入「走路工事件」遭起底,曾經擔任蔡英文競選總部青年後援會會長的身分,讓他被貼上綠營的標籤。當時,他在壓力下對外表示:「作為民主社會的行動者,本來就不從屬於某政黨,我只是出於某個理念,才和某個政黨結盟,不代表我永遠支持那個政黨的所有政策。」

反媒體壟斷運動一路延燒,他應民進黨立委鄭麗君之邀,進入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上演一場痛罵教育部長蔣偉寧的衝突,高張的對立畫面讓他躍上報紙頭版,撫養他長大的舅舅甚至憂心地打電話給他:「你鬥得過名嘴、財團嗎?」

陳為廷與父母緣薄,出生前父親就因車禍過世,曾在華隆工廠工作的母親在他十三歲時因癌症辭世,之後才由舅舅收養。同為苗栗人的清大學長邱星崴透露:「為廷對很多事情的態度很衝,跟他的家庭背景有關,他比別人更渴望挖掘家鄉的溫暖。」

此時坐在議場內的他,一派輕鬆地說:「進來以後手機一直沒有訊號,舅舅這次還來不及跟我說什麼。」占領七天,他只偷閒在臉書上發表一次動態,在日理萬機的表象下暗飲孤獨。


將計就計》太陽花學運
鮮明形象成了決策核心


一二年投身反媒體壟斷運動的他,曾在網誌上寫下:「我最不會做的事,就是跟人好好聊聊。」當時他二十二歲,卻已經在咀嚼「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世代輪替的焦慮。他在這時學會抽菸、學著像大人想事情、臨摹「學運前輩」王丹寂寞的背影。

但在最彷徨的時候,他循著前人軌跡告訴自己:「是啊,我們最不能忍受的是欺騙,這正是我們為何堅持真實。」

儘管他始終沒摸索透組織與領導,三月十八日當晚,他還是跟著魏揚等人見機行事翻過立法院濟南路的牆,「我根本沒料到不小心就進來,也沒想到真的可以占領,更沒想到一下子就幾千人聲援。」因為過去鮮明的形象,以及幾年累積下來的人脈即起響應,他將計就計成了整個活動的決策核心。「真的是莫名其妙就發生了。」他搖搖頭苦笑地說。

「行政院行動」發生的前一天,他接到通知,有一部分的參與者打算衝進議場,「幫黑島青趕走一九八五的人」。他趕到集結地,化解分歧:「你們要做的事情一來對運動產生不了效果,二來如果發生衝突和意外,你們會負責嗎?」過去對縣長丟鞋、痛罵教育部長的他,按捺著骨子裡「自走炮」的衝撞性格。

清大客座助理教授王丹指出陳為廷的進步:「他不是深思熟慮、想太多的年輕人,不過目前他的表現都令人滿意。組織學生時比較自制,公開發言時也有克制情緒,我原先擔心他會講一些出格(超出常規)的話,顯然他有刻意壓制,是有成長、有進步。」

午夜時分,夥伴魏揚無保釋放的消息傳出,他總算舒展眉眼。環顧整個議場,他忍不住說道:「有時候我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很冗』的角色,飛帆能力比我強很多,我不覺得我的知識量,或面對媒體的能力強多少。我唯一的專長,可能就是有過去一點點的社運經驗吧。」

三月二十四日、占領立法院的第七天,他拖著疲憊身軀打起精神,重新整理這一路走來的心情:「如果要找我比別人多一點的,就是過去經驗中累積出來的信用,至少社會上有一群人會覺得,我沒有騙他。」這或許不足以作為這場活動的結論,但沒有太多算計的陳為廷,在此時此刻給自己這樣的定位。

 

陳為廷

陳為廷成為太陽花學運的核心,既是偶然,也是條件具足。


陳為廷
出生:1990年
現職: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學生
經歷:2008年野草莓學運、2012年反媒體壟斷、2014年太陽花學運
學歷:清大人文社會學系

 

學運

(攝影/劉咸昌)

 

太陽花首位聲押學生  父母心疼魏揚「他很重感情」

3月23日晚上,一位參與學運的學生向剛下車往行政院走去的「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簡稱黑島青)總召魏揚開玩笑地說:「這是你 的歷史定位了。」當時魏揚回說:「不是,這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 歷史定位!」

 

沒想到,不久之後,中途才加入占領行政院行動的魏揚,因被視 為首謀,成為第一位被檢警上銬、關入看守所並聲押的太陽花學運學 生,引發各界聲援,果然在歷史「留名」。

 

26歲的魏揚是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學生,家族有參與台灣社會運 動的血統,外曾祖父母楊逵與葉陶在日治時期從事農民運動,身為文 學家的楊逵還因發表《和平宣言》,在白色恐怖時期繫獄多年。魏揚 的父母目前任教於東華大學,他在娘胎裡就跟著母親楊翠參與1988 年520農運,一歲多還跟著楊翠參與學運,被戲稱為「學運寶寶」。 曾任記者的父親魏貽君也有文名,姨丈路寒袖為名詩人。 

 

魏揚在立法院靜坐時,人在花蓮的父母在臉書po文力挺。家庭, 是他強大後盾。但魏貽君說,魏揚常認為家族背景是壓力,他會勸兒 子,要轉化變成行動資本。 

 

魏揚在就讀清大人社系時與陳為廷創立《基進筆記》刊物,關切 公共議題,也一起參與社會運動,去年7月底「黑島青」開始研究兩 岸《服貿》議題,魏貽君強調:「他們反《服貿》,是經過思考所展 現的行動力。」 

 

去年10月魏揚車禍受傷,在病房中與父母談到未來,決定走學術 路線,打算當完兵就出國深造,如今恐將官司纏身,人生出現變數。 

 

「他只是很重感情,對於每一次行動,都很認真去做。」楊翠感 嘆說。撐過了父母口中的「成長痛」,魏揚獲釋後,25日傍晚發表聲 明,呼籲大家持續關注運動。顯然,在馬英九總統沒有正面回應前, 他不會放手,將繼續抗爭下去。

 

(郭淑媛)

延伸閱讀

春節疏運》國道地雷路段、時段出爐!高公局:初一至初五0-5時全面暫停收費

2020-01-04

謝金河:木柵有個很棒的後花園

2020-01-05

愛喝咖啡易致乳房纖維囊腫、乳癌?醫師這樣說...

2020-01-07

陳時中:「父母丟包小孩,國家沒道理收!」 他轟:極度荒謬和可悲,小孩無法選擇爸媽和國籍

2020-02-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