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未來的新台北有可能不只是城市,也是座森林嗎?

未來的新台北有可能不只是城市,也是座森林嗎?

荒野遊俠-賴榮孝

焦點新聞

2014-12-16 12:34

我想這需要掌權者翻轉建設思維,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保留所有的綠樹,甚至創造更大的綠地空間,也許可以從盆地周遭山稜、城市濕地和公園來談。

相較於83年陳水扁因為國民分裂以得票率43.6%當選第一屆民選台北市長,這次柯P靠著婉君的公民力量,以57.16%八十五萬票當選台北市長。可是在他拜會宜蘭縣長時,拋出直線北宜鐵的議題,讓劉克襄老師幾乎失眠,詹順貴律師不惜辭去市府顧問,公民團體開始意識到危機。詹律師在報紙上刊登【柯P,公平正義你放在心上嗎?】文章,公民團體也開始串聯,希望提出【永續新台北】的環境政策給新市府團隊參考。



昨天走過敦化北路時,看到大陸工程新建案的圍籬上寫著【不只是城市,也是座森林】,觸動著我的心,這會不會?可不可以成為【永續新台北】的方向?

記得第一次踏上婆羅洲古晉時,好朋友楊耀帶我們到一座高塔上俯瞰古晉市,當時的感覺整個古晉市彷彿是森林中的城市。
未來的新台北有可能不只是城市,也是座森林嗎?

我想這需要掌權者翻轉建設思維,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保留所有的綠樹,甚至創造更大的綠地空間,也許可以從盆地周遭山稜、城市濕地和公園來談。

其實,我挺喜歡台北的,不是擁擠的市區,而是週遭的山稜。不管你住在哪個區位,幾乎不到一小時時間就可以進入山稜。而這樣的山稜相較於其他縣市保存更完整的低海拔林相,即使有些山坡地仍然被超限蓋滿了房子,但更大部分並沒有如其他地方被濫墾濫建。所以在我有空閑的時間,就可以驅車上山,沿著山徑去領略山林的美。



圍繞著台北盆地的山稜,在面對氣候變遷的未來是台北的保命符,是紓解精神壓力的心靈花園。所以在永續新台北的夢想下,如何持續保留這樣的山林?無疑是重要的。

其次就公園這一塊來說,臺北市公園近千處,其中鄰里公園中屬於區公所民政局管轄有374座,其餘一公頃以上皆屬公園路燈管理處。而中正紀念堂及國父紀念館屬文化部管轄,植物園則屬農委會。除國家公園外,卻用同一套標準管理,加上權責單位多頭馬車。例如:外來種、野生動物、保育類、野狗問題等,屬於動保處業務。水域、河溝、河濱,屬水利局;有些水域原是灌溉用水的則屬農田水利會,如大湖公園。垃圾、狗屎問題,屬環保局臨山公園常受威脅的是周圍山坡地開發,屬新工處或大地工程管理處。上述種種因素都造成潛在危機四伏,尤其俱生態性多樣公園,面臨法令不完備、水泥化及人為破壞重大危機。

以臺北市富陽公園,目前所處地理位置、自然資源多樣性及特色、具生態關鍵指標意義。在公民團體請命下,成為唯一一處生態公園,還是面臨很多高挑戰問題,其他相類似公園,在沒有分級保護下,浩劫日益嚴重。

經過荒野保護協會調查,臺北市像富陽公園生態豐富的都市森林,還有木柵公園、中強公園、榮星公園、南港公園與大湖公園等處,不應該用同一套標準來管理,所以永續新台北必須做到公園有分級制度。

最後來談溼地,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台灣人口居住在淡水河流域範圍內,基隆河和大漢溪都因盆地陷落而改道,從萬華、關渡匯流後,從淡水出海。基隆河截彎取直後,曾早成汐止以上大水患,後經社至員山子疏洪道才解圍。台北地區也有全台灣最好的防洪工程(兩百年頻率),可是它確保住在台北盆地幾百萬人的安全嗎?由於極端氣候發生頻率越來越頻繁,如果莫拉克颱風的雨量下在台北,我想所造成的災禍決不亞於南部。所以保留足夠的溼溼地作為滯洪區,將可以減緩災情,而位於盆地西北處的關渡平原以及淡水河沿岸應該不再開發利用。

可是現況是行政院竟然通過社子島開發計畫,而關渡平原開發規劃也沒有停過,這兩個開發案將會讓台北不永續。現在解套的方式就是社子島計畫凍結不執行,關渡平原應該保留作為滯洪區不再作開發規劃,試想如果把盆地所有的地方都開發了,水往何處流?水無處可留,就只好流進你我的家,台北將會成為全台灣最危險的區域。

還有一個更積極的作法,就是把淡水河流域規劃成為國際級重要濕地,它將有效提升台北的保育形象,也為永續台北建立一個希望。

我在《築夢生態淡水河》一書中的導讀結尾寫下結尾的一段話,可以作為永續新台北最好的註腳。

「當淡水河臺北溼地的生態價值被定位後,將來在淡水河沿岸的任何建設必須把生態影響放在第一位考量,並不是不能有任何建設,而是相關建設一定要做環境影響評估,選擇對生態影響最小的方式施作,如果無法避免,寧願選擇放棄這個工程。
生態淡水河不是一個水利或生態工程,它是一種概念,它應該是一個教育工程以及心靈工程。祈願將來,基隆河、新店溪、大漢溪、景美溪…等淡水河流域的河川都能充滿生命力,此處將是人與野生動物合諧共生的樂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