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頂番婆居民心聲: 過去都不管 現在卻要拆

呂苡榕

焦點新聞

1083期

2017-09-21 11:30

「客廳即工場」的政策下,許多違章工廠與居民的生活建立起依存關係。而彰化縣頂番婆雖然名義上為特定農業區,農路上盡是工廠矗立的景象。去年五二○後,許多工廠面臨拆除的命運,業者與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這幾個月彰化縣議員淑媚的手機應接不暇。自從七月,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宣示要拆掉去年五二○民進黨上台後農地上新增的違章工廠,北彰化鹿港鎮的頂番婆聚落,不少廠家便紛紛向淑媚求救。

拆除新增違章工廠是行政院對整體違章工廠管理輔導藍圖的第一步。去年民進黨上台後喊出「田園式生產聚落」,預備以頂番婆為示範區重整農地工廠、農工混雜的現象。但在給出蘿蔔之前,林全決定以「即報即拆」拆除新增違章工廠來遏止更多工廠冒出頭。

淑媚說:「有間廠家,電話打來也不敢說有什麼事——怕被監聽——夫妻倆嚇到要得憂鬱症,一直來找我。我叫他們乾脆把那間(工廠)改成佛堂算了。」聽到淑媚建議把工廠改成佛堂,友人一陣笑,接著悄聲問:「怎麼會沒有申請(建照)還敢蓋啊?」淑媚撇了撇嘴、理直氣壯地說:「彰化過去就沒在拆的啊。之前也沒說不能再蓋,誰知道現在突然要拆⋯⋯。」

逾七成產值 多來自違章工廠

根據彰化縣政府建設處提供的數字,彰化違章工廠約有六千多間,其中在頂番婆聚落約有六百多間,最盛時超過八百家工廠。當地以水五金產業聞名,供應水龍頭等五金產品,國際大品牌如TOTO、KOHLER的衛浴品牌很多都由這裏的工廠代工,也為鹿港贏得「水龍頭故鄉」之名。當地年產值約六百億元,占全台水五金產值的八成。淑媚說:「我覺得其中四分之三都來自違章工廠。」

頂番婆屬於特定農業區,彎進小巷裡,農路的盡頭是工廠矗立,拐過工廠圍牆,又是一片農地。淑媚說,日治時期聚落裡的人從日本兵工廠學到技術,在地方經營起水五金工廠,因為利潤好,鄰里間也開始投入。一九七二年,彼時的省主席謝東閔推出「客廳即工場」政策,「謝東閔是彰化人,我們鄉親挺他啊。」在頂番婆長大、對當地發展頗有研究的陳先生說,那個年代左鄰右舍家中擺起車床、銑床,就開始做代工。規模大了,就從自家三合院延伸出去搭個工廠。

政府即報即拆 地方強烈反彈

「現在大家說違章工廠,從我小時候它們一直是工廠、從來就不是田,現在卻被說違法。」

談起故鄉成為違章工廠大本營,陳先生笑了笑,在他的印象裡,這些工廠彼此間、或與居民間早已形成錯綜複雜的關係。

但「歷史共業」並非不處理的藉口,且去年蔡英文「田園式生產聚落」的口號一出,頂番婆的農地也以驚人速度長出建物。路邊到處張貼販售「土地加廠房」的廣告單,還會標明「臨馬路、大貨車可」。地球公民基金會這一年來便檢舉了三家新冒出頭的違建。對比平均農地價格一分地約一百五十萬元,當地人說,頂番婆的農地價格一坪約三萬元,一分地要價近千萬元。

處理違章工廠的政策,反而讓違章工廠增量,這背後,期待違章就地合法的心情不言而喻。行政院因此提出去年五二○後「新增違章工廠即報即拆」,企圖遏阻違章工廠再增加。只是政策一出,淑媚頗有微詞,「中央去年五二○那時又沒有說不能再蓋。要止血也應該是定下落日日期,講清楚哪時之後不能再蓋!政府到底是要扶植產業,還是要打壓中小企業?」

她也強調,過去彰化縣對於違章建築的處理已有行之多年的潛規則,針對有公安危險或八大行業的違建率先拆除。至於違章工廠,「幾乎沒有走到拆除這一步。」

彰化縣政府也強硬反擊,強調九月十二日之後新增的違建才會即報即拆,在此之前出現的違章工廠將輔導合法。彰化縣建管處副處長劉玉平也質疑,去年至今全台被通報的新增違建高達七十多萬戶,「為什麼就是先拆違章工廠?那有公安疑慮或經營特種行業的呢?這中間的公平性中央要說清楚。」

中央、地方不同調,背後是長年下來政府容許違法,養出了這片灰色地帶的錯綜複雜。「違章工廠早已不只是違法問題,同時也是國土空間規畫與產業結構的問題。」陳先生說道,再疊上地方政府與廠商間盤根錯節的關係,農委會想跨出「即報即拆」第一步,首先面對的是來自地方政府的阻力。

綠油油的農地上長出一片工廠,本來就是國土怪象,背後也確實有著農工用地調配失靈的問題;當行政院打算雷厲風行「即報即拆」之時,解決農工混雜、積極落實「田園式生產聚落」的具體辦法是什麼,如何執行,恐怕也是這些長在農地上的工廠老闆們,更想知道的答案。

 

延伸閱讀

不再讓環保署當替死鬼 看美、日、德這樣做

2017-08-03

礦災區蓋屋 趙藤雄是怎麼闖過環評?

2017-07-06

打造非核低碳家園 替代能源都在動了

2016-12-29

兩件事 戳破政府非核家園假承諾

2015-05-14

綠能喊假的?!離岸風電「暫停呼吸」

2014-12-2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