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核災區變綠能大國!看日本如何向天要電?

撰文: 今周刊編輯團隊 日期:2017-11-08 分類: 焦點新聞 文章出處: 1090期

這裡是會津最大的雄國太陽能發電廠,容量是1千瓩,可以供給3百戶家庭用電。

位於山中的這座發電廠,占地2萬6千多平方公尺,整片太陽能板幾乎鋪到山的另一頭。2011年,311大地震重創日本,核電廠的意外,對福島這塊土地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然而,6年過去了。你不知道的是,日本正在用一塊又一塊的太陽能板取代核電廠,全國設立了大大小小總計逾4千座太陽能發電廠,自宅屋頂裝置太陽能板發電的戶數更超過2百萬戶,人均太陽能裝置容量全球第二,根據日本ISEP環境能源政策研究所的統計,日本的核電占比,也從核災前2010年的25%,急遽下降到1.7%。

 

2016年日本的整體供電結構中,綠能已達到近15%,瞬間發電量等同30座核子反應爐,足以提供約1千1百萬戶一整年的家庭用電。

 

究竟是什麼樣的奇蹟,讓日本在6年內從核災區變身綠能大國?

 

反核鬥士的使命

催生一條法案 引爆日本綠能革命

 

「對我來說,這一切就像是命運一般。」說這句話的人,正是引領日本綠能革命的關鍵人物飯田哲也。

 

他是日本ISEP環境能源政策研究所的所長,也是著名的反核鬥士,專門為日本政府提出環境及能源相關的政策建議。

 

2011年的311核災發生一周後,飯田提出一份政策報告。報告內容總結對日本供電問題的看法,最後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是:「必須火速通過FIT法案(日本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案)。」

 

FIT (Feed-in Tariff)是固定價格購電制度,由政府訂定出固定價格,與個人或電力公司簽訂契約,在10到20年內持續以固定價格購買綠電。不論電量大小,任何人都可以自行發電賣電。在日本,購電金額是由全民買單,根據每個人使用的電量,在電費中徵收一筆「綠能稅」。這條法案,正是日本綠能急速成長的關鍵。

 

FIT制度為什麼那麼重要?「唯有穩定而長久的獲利,才能支持綠能發展。」「導入FIT,能源不再被少數人獨占,日本各地紛紛成立區域電力公司,更讓綠能一口氣急速成長。」而飯田成立的研究所也積極進行區域發電的培育及事業支援,在他的指導下,催生了至少50個區域電力公司。

 

福島災民的重生

製酒師傅成立區域電廠 全國掀熱潮

 

事實上,核災令許多日本人對中央電廠的安全及穩定性產生疑慮,加上災後復甦的需求,開始出現由市民主導的電力公司,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福島縣的會津電力公司。

 

當時輻射汙染了良田、水源,生意做不成了不用說,還有許多人只能住在避難所,無家可歸。「我到底能做些什麼?」大和川酒造的第九代社長佐藤彌右衛門不停問自己。直到2012年FIT制度的正式實施,給了他靈感。

 

2013年,佐藤與其他10位志同道合的夥伴合資成立會津電力公司,許下在10年內達到提供縣內100%綠能的願景。

 

故事很快就傳開,看到福島轉變的決心,想要加入會津市民基金的人越來越多,不到2個月的時間,他們就募集到1億日圓的資金,進而架設更大規模的太陽能發電廠。目前會津電力已在福島會津地區設置了57座太陽能發電廠,總發電量可以提供1370戶一年的家庭用電。

 

「30年來,我只會製酒。我知道水源一旦受到汙染,就不能再恢復。」佐藤語重心長地說,「輻射的影響會持續好幾萬年,那是人類無法控制的,但如果我可以讓福島充滿再生能源,至少還能留下永續乾淨的能源給下一代。」

 

截至2016年,日本超過一半的縣市綠能供電量超過10%,全日本有多達901家電力公司,遍布各地。日本1718個鄉鎮市中,已有71個鄉鎮市做到完全的電力自給自足。2016年排行第一的大分縣玖珠郡九重町,是人口只有9千多人的小鎮,電力自給率逾百分之2千,原因是大分縣工業局於當地河川建造水車發電。

 

中午大叔的永續大夢

邊種田、邊種電 美國也來學

 

距離福島250公里外的千葉縣匝瑳市,有中年大叔正在架設太陽能板,他們是「農地太陽能分享網 Solar Sharing」的發起人,原本從事有機農業的東光弘,及退休郵差椿茂雄,加上一個30歲出頭的環境學博士馬上丈司。

 

這三人組專門協助農民在農地上架設太陽能板,讓農民可同時享有作物及賣電兩項收入, 3年來他們已經為千葉縣2百處農田架設太陽能板,建立農地太陽能分享網。

 

這種在農田上方架設太陽能板,同時進行作物種植的「營農繼續型發電」,已經申請到世界專利,每年高達7百多組參訪團前來參觀,還受到美國一家能源大廠的注目,特地派人來實習。

 

不過,農田上架設太陽能板,不會影響農作物生長嗎?

 

「並不是把太陽能板裝上去就好!」渾身散發農家樸實氣息的樁大叔細心地解釋。「根據我們多年的實驗,太陽能板一定要使用細長型的,遮光率要在34%以下。」「這樣架設起來,不僅對農作物沒有影響,還能有效減少放射冷卻率,不易結霜,作物品質變更好。」

 

台灣可以怎麼做

關鍵:讓民眾發自內心響應

 

「幸也不幸,要是沒有福島核災,或許就沒有現在的綠能發展。」飯田在訪談的尾聲這麼說。

 

台灣也是受此刺激,訂出2025年零核電、綠能占比20%的目標,現在,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力拚綠能發電。不過,觀察日本全民大發電的成功案例,民眾是否發自內心響應再生能源,是成敗的關鍵,台灣最大的障礙就在於未形成全民一起來的氛圍。

 

原因之一是台灣電費便宜,影響民眾自行發電、賣電的意願。飯田透露,日本其實也有類似的問題,尤其綠電購電價格勢必還會越趨便宜,更可能讓民眾對自行發電所帶來的經濟效益無感,「但同樣的,建設成本也會降低。」

 

另外,台電饋線(運送電力的傳輸線)不足。日本FIT法通過時,第五條明文規定,饋線以綠電優先。「這絕對是日本綠能爆炸性發展的重要因素。」「然而日本在去年撤除這條規定後,出現發展停滯的狀況。」各地紛紛傳出電力公司不願意拉饋線等消息。因此,飯田建議台灣一定要立法,並堅守「綠電優先饋線」這條規定。

 

第三個原因是日本推行農電共生理念,太陽能板底下的田仍能種植作物,但反觀台灣卻演變成掠奪農地「真種電、假種田」的情況,也讓農電共生蒙上一層陰影。

 

「綠電發展,需要所有消費者的支持,不然沒有意義。」飯田建議台灣,應該重新檢視目前的購電制度,確立財源及相關配套方案的完整性,民間才能放心地投入。

 

日本的全民大發電,看似奇蹟,其實是決心。

 

延伸閱讀

農舍屋頂蓋發電廠 登上台灣太陽能一哥

一家靠農舍發跡的民營電廠,不但在短短五年內超越中租與李長榮集團,稱霸太陽能發電, 更吸引瑞士合眾集團與國泰上門合作,預計三年投入三百億元,建置太陽能發電廠。

這家10人小公司 供給全台1%太陽光電

節能屋董事長楊明坤,從資通訊創業起家,這幾年投入太陽能發電系統, 布局結果,早不僅限於他所說的「商機」,更為海內外的災後重建地區,帶回光明。

小林村發電自用 踏出零核第一步

五年前飽受風雨蹂躪、滿目瘡痍的莫拉克颱風災區,經過各方努力,生活逐漸回穩,居民更在自家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小林村發電自用、大愛村售予台電,甚至有機會促進在地居民就業,形成多贏局面。

《電業法》修正上路半年 為何台電仍獨占市場?

當台電的費率高、約期長,綠能業者就失去自配自售電力的誘因;至於社區自主發電,卡在技術之前的,則是用電資訊和住戶的整合難題。

兩大綠能主角卡關 「非核家園」淪口號?

二○二五年拚「非核家園」,成敗就看再生能源能否衝至二○%發電占比,但兩大主角太陽光電、離岸風電發展各有阻礙,仍待配套解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