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的角力戰

I-wei Jennifer Chang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2020-03-17 17:05

武漢肺炎疫情不斷蔓延,在全球累積至目前已經造成超過 10.8 萬例確診和 3,800 人死亡。在台灣也有 45 例確診和 1 人死亡。然而因為這次的疫情,台灣希望能夠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 WHO 的會議,也得到機會向國際證明十年以來想要加入 WHO 的決心。台灣政府近期重申想要加入 WHO 的意願並且得到 WHO 關於武漢肺炎最新的資訊。蔡英文總統提到:「對於國際疫情的控管,台灣能做出貢獻,希望不要因為政治因素拒我國於門外。」也感謝美國、加拿大、和日本支持台灣加入WHO。

2月11、12日,WHO 同意台灣線上參與會議,然而中國卻指稱台灣是「受北京許可」才能夠與會。台灣政府立即駁斥這個說法,表示是由WHO直接聯繫台灣當局,且受美國和日本的支持參與此會議。中國如此作為不僅使北京與 WHO 的親密關係曝光,也損及了中國長年欲建立的國家威信,讓各國質疑中共領導階層的能力。為了保有僅存的威嚴,中國恐怕會想盡辦法阻止台灣和WHO有更進一步的互動。

 

在疫情擴散至全球的同時,台灣政府也不斷重申我國需要 WHO 即時、完整的防疫資訊,才能夠爭取時間阻止疫情的擴散和拯救更多生命。外交部長吳釗燮表示,以前2003年 SARS 疫情爆發時,WHO 也未能及時回應我國的需求,如今更是變本加厲。然而台灣政府早已慣於獨立作業,並在武肺疫情做出領先全球的防疫措施。相較於南韓(7900 確診 50 死)、日本(397 確診 7 死)而言,台灣展現優秀的防疫能力。台灣的表現不但證明了我國在公衛體系的優越能力,也有餘力幫助其他國家一同對抗疫情。

 

台灣嘗試加入WHO

 

台灣在1971退出聯合國之後,也在被相關組織 WHO 除名。從 1997 年開始便台灣極力爭取「觀察員」的資格,但是一直到了馬政府時期,因為兩岸關係升溫的緣故,台灣才得以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世衛大會。但是到了 2016 年蔡英文就任總統時,因為沒有替一中政策背書,中國便撤回了台灣的觀察員資格。為了貫徹一中政策,中國一直以來在國際上盡力阻撓台灣參與任何像是聯合國的國際組織,以免承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中國比較不在乎台灣參加其他任務型組織,如世界貿易組織(WTO)、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或是亞洲開發銀行。理論上,WHO 也是任務型組織,但是對於台灣來說,加入 WHO 不僅是為了增進全國人民健康福祉,更是一大外交機會。因此台灣試圖用不同會員名稱加入 WHO,從「中華民國」、「台灣」、一直到「中華台北」,甚至是「衛生實體」,就如同爭取參加聯合國一樣,而在 2007 年,我國以「台灣」的名字申請加入WHO,但遭到拒絕。對於台灣試圖突破外交處境,中國的態度開始更為強硬。在 2005 年與 WHO 簽署秘密備忘錄,限制台灣只能在中國的同意下與 WHO 交涉。

 

台灣為「 WHO 觀察員」的時期

 

前總統馬英九在任內提出了三大目標:促進公私部門合作、取得邦交國和其他友方國家的支持、以及緩和兩岸關係。他認為,這也是WHO重新邀請台灣加入的原因。馬英九曾表示,「我們不要求國際認同,只要求生存空間。」,也把目光只放在出席世衛大會,而非正式加入WHO。這也引來外界批評,指稱馬英九在沒有與任何公私部門討論的情況下,貿然與中國進行談判協商。蕭美琴在擔任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時,擔心馬英九在這些黑箱談判出賣了國家利益。在 2011 至 2012 年間,WHO 將我國名稱改為「中國台灣省」。即使有繳交官方書面抗議,我國仍派出衛福部長邱文達出席兩屆世衛大會。

 

中國撤回台灣「觀察員」資格

 

蔡英文在 2016 上任之後,因為公開拒絕「一個中國」政策,而不再受邀出席世衛大會。中國衛生部長李斌表示,「唯有承認一個中國,兩岸交流才能得以延續,而台灣才有機會與中國討論有關出席世衛大會的事宜。」美國國務院國際事務代理副國務卿 Jonathan Moore 則在 2019 年表示,「台灣過去身為世衛大會觀察員充分證明了台灣不需要被主權議題綁架。因為中國不滿意台灣民主選舉的結果,於是阻饒台灣繼續參加世衛大會。即使台灣作出的貢獻比中國多, WHO 仍然拒絕台灣參加。」

 

未來發展

 

因為這次的武漢肺炎疫情,台灣更有機會爭取參加世衛大會。屆時台灣需要更多來自像美國的強權國家支持,才能抵抗中國的壓迫。對此中國將會更加拒絕台灣以任何形式獨立,並且在對抗國內疫情時,不忘對外展現國家威信。WHO 必須決定是否再次屈服於中國的壓力,還是真正確保所有人都享有最高健康品質。

 

重點論述:武漢肺炎疫情的擴散,證明了 WHO 不應該將台灣排除在外。在過去台灣層數次申請加入WHO,但除了在 2009 年至 2016 年擁有觀察員的資格之外,其他的嘗試都在中國的阻擾下失敗了。

 

作者: I-wei Jennifer Chang

I-wei Jennifer Chang 為全球台灣協會的研究員,曾任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中國計劃專門委員。

 

譯者:蔡睿修 Ruei-Shiou Tsai

 

原文:Implications of Coronavirus Outbreak on Taiwan’s Campaign for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y: I-wei Jennifer Chang

延伸閱讀

路嘉怡給未來50歲自己的一封信:活到半百了,請你放下那些過往人生裡不快樂的人事物

2020-01-09

蔬食很潮

2020-02-05

再添1例確診 為敦睦艦隊實習生

2020-04-22

搶搭三倍券熱潮》永康商圈「出招」要讓每家店業績衝百萬、商圈衝2億商機!

202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