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銀行監管風暴 點燃兩大金融危機

乾隆來

金融風雲

1062期

2017-04-27 16:49

北京政府認真打房,打出百億元的金融弊案,也讓外界一窺北京超級富豪的驚人實力!隨著企業與地方政府倒債風暴越滾越大,誰也難預測究竟是泡沫的消化還是貨幣信用危機?

四月十三日,中國民生銀行北京航天橋支行爆出人民幣三十億元、約新台幣一三三億元的超大弊案。年僅三十二歲的女行長張穎,用假造的票據詐騙了該行「鯨鑽高爾夫俱樂部」逾一百五十名私人銀行客戶的存款,再用空頭公司名義貸款套現。弊案爆發後,張穎被拘留禁見,辦公室、住家均被檢警搜索,副行長肖野失蹤,另外還有多位行員也被逮捕。


假理財真炒房
每位客戶平均被騙近一億元


張穎的犯案手法非常原始,就是中國稱為「蘿蔔章」、「飛單」(指員工違規銷售非屬銀行的理財產品,以賺取高佣金)的詐騙行為,用假造的銀行印章、存單騙取客戶資金。張穎向客戶謊稱有「原始投資人急於回款,願意放棄利息」的理財產品急需找人接手,虛假的「轉讓理財產品」可以有年化八.四%的收益,只給鯨鑽高級會員獨享,投資方所拿到的交易憑證、印章,都是私造;另一手,則用貸款將客戶的資金套現,估計是拿去炒房了。

航天橋支行獨自經營的高爾夫俱樂部,其中有一百五十名客戶,平均每人買了近新台幣一億元的轉讓理財產品,竟被一個小女生騙了!

張穎六年前加入這家支行的時候,才二十六歲;當時支行成立未滿五年,還是全新的營業點,但張穎只用了三年的時間,就讓這家新支行的私人銀行業務「在全國排名第一」。

「鯨鑽高爾夫俱樂部」完全是張穎從無到有親手打造的,進場門檻至少要新台幣五千萬元,竟然能擁有三百二十多位超級富豪會員,而服務的團隊,都是平均年齡不到二十九歲的年輕行員。

張穎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系,曾在外商銀行工作過。民生銀行的官網描述張穎是共產黨員傑出代表,這麼年輕資淺,實在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她「背後必有高人」。

人行動作大
防融資泡沫高漲 下重手清理


雖然中國媒體報導,張穎的弊案是因為一位鯨鑽俱樂部的客戶向總行查詢後揭穿。不過,北京金融圈盛傳,由於北京市政府嚴厲打房,逐筆清查每一筆房產交易,發現一個炒房集團的資金來自民生銀行航天橋支行,才讓弊案曝光的。

北京西城區一位四大國有銀行的支行行長也認為,以張穎在民生銀行「全國第一名」的表現,又是在天子腳下的分行,總行不可能不注意到她。應該是張穎本身就有深厚背景,行內的監管單位才沒有特別清查她。該行長也認為,這筆人民幣三十億元的炒房資金,買賣至少一千戶房產,也不是張穎一人就有能力完成。

有趣的是,案發十多天,涉案的一百五十幾位投資人,出面登記債權的卻只有一百二十幾人,還有三十幾人可能因為不願意曝光,或者是根本涉及洗錢貪腐,至今尚未出面。

民生銀行張穎弊案,可以視為北京當局嚴厲清查銀行弊端的指標。甫於二月底走馬上任的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今年四月發布了七項重大的金融監管措施,連同中國人民銀行從二月開始就積極推動的影子銀行清理措施,已經被官方的新華社定位為「銀行監管風暴」。

中國最近也發展出與美國次貸風暴相仿的多層次、合成理財產品,類似張穎的弊案顯示,銀行體系的資金透過理財商品、影子銀行,以及金融機構的多層次商品,是此波房地產大漲的火藥庫。由於政府過去半年積極打房,許多炒房者都轉向影子銀行體系來融資。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三月,新增的銀行貸款總額為人民幣一.○二兆元,但是「社會融資」的增量竟然高達二.一二兆元。人民銀行與銀監會顯然認為,銀行體系外的融資活動存在著高風險,泡沫越吹越大,因此才會出手壓制。

值得特別關注的現象是,北京政府正在實施「史上最嚴厲的打房政策」,同時伴隨著人民銀行與銀監會對影子銀行體系的信用緊縮,政府清楚泡沫越吹越大,急於擠泡沫的政策方向明確。

令人不解的是,縱使過去半年景氣復甦的訊號明顯,地方政府債務違約、大型國企資金斷鏈甚至破產的案件卻有激增的現象。

原本擔任山東省省長的郭樹清,帶著山東金融改革的光環前往北京銀監會赴任,山東首富張士平的企業集團就爆發倒閉危機。張士平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電解鋁業製造公司中國宏橋,以及超大型紡織集團魏橋創業,兩家都是香港上市公司,集團合計營業額高達人民幣三千三百多億元,名列中國五百強的第三大,卻爆發帳務造假、面臨七億美元違約罰鍰、安永會計師拒絕簽署財報等危機。兩家公司停牌五十幾天,至今尚未恢復交易。

同樣屬於中國五百強企業的山東天信集團,也爆發了七家關聯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的違約,加上之前紛擾多時的山水水泥,山東企業連環爆發債務危機,已經是區域型的金融風暴。

在香港上市的遼寧輝山乳業,三月二十四日一天股價暴跌八五%,原因也是涉及帳務造假與資金挪用,實質控制的大股東楊凱原本也是胡潤排行榜上的遼寧首富,卻無力拯救危機。輝山乳業也牽涉到台灣的永豐金控,旗下永豐金證券香港公司竟然是輝山乳業排名第三大的融資券商,因為股票暴跌而必須提列約新台幣三.五億元的巨額損失。

恐引爆兩大問題:
貨幣信用危機、地方倒債潮


根據彭博資訊的統計,今年第一季中國有十檔債券發生違約,而去年全年總計為二十九檔,違約現象上升,家數不多,但是今年爆發的宏橋、魏橋、天信集團、輝山乳業都是指標性大案,後續影響正在逐漸擴大,而中國國家主權債券的利率則在去年第四季創下十二年來最大的單季升幅,目前已經升抵一年半以來的新高。

著名的中國觀察家范疇曾在《今周刊》一○六一期專欄,破題即說:「未來十二個月間,中國或將遭遇一場前所未有的貨幣信用危機。所有在中國投資的外商,都將面臨外匯周轉上的極大擠壓。」未來幾個月的發展,的確值得高度警戒。

不過,北京官員們及這次遭詐騙的鯨鑽俱樂部會員在內,對潛藏的危機並不憂心。就算是民生銀行的人民幣三十億元炒房弊案,持有房產即使被迫在市場低價拋售,以北京過去一年新房成交價格漲幅超過三成來估算,最終要償還年息八.四%的本利並不困難。鯨鑽的超級富豪們不會賠錢,銀行的放款債權也應該可以確保,現在官員們的共識是,泡沫吹大了,擠一點、讓房價下來一點,不至於出大問題的。

到底是范疇擔憂的貨幣信用危機會爆發,還是企業與地方政府的倒債風暴越滾越大,或者僅僅是漲多激情回檔的泡沫消化?目前誰也說不準,只有提高注意,密切警戒了。(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騰訊大砍中階幹部 要把中年大叔換成20歲小夥子

2019-03-19

老謝:專注市政的首長,才是真正的黑馬!

2019-09-06

七年級生好辛苦 「這個原因」讓你只有50%機會,賺得比爸媽多

2019-09-18

中颱米塔「增強變胖」 專家彭啟明:狂風暴雨越晚越有感

2019-09-30

盼新廠帶動明年營收成長 世界先進發3240萬元紅包犒賞員工

2019-10-2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