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從GDP就能衡量嗎?

凱特.沃拉斯

金融風雲

達志

甜甜圈經濟學:破除成長迷思的7個經濟新思考

2020-06-23 16:29

GDP就是經濟學這個巢裡的布穀鳥。為什麼我們需要了解布穀鳥呢?因為牠們是一種狡猾的鳥類。布穀鳥不自己照料後代,而是暗中把蛋下在其他鳥類疏於看守的巢中。於是,養父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認真孵化著自己與外來者的蛋。然而小布穀鳥孵化得早,於是便將其他的蛋和幼鳥踢出鳥巢,然後發出快速的鳴叫聲,假裝自己是滿滿一巢餓肚子的幼鳥。這招霸占術很管用:養父母忙著餵養這些尺寸大一號的幼鳥,而這些幼鳥大得誇張,裝不下霸占的小鳥巢。這對其他鳥類而言是一道強而有力的警訊:如果鳥巢疏於看守,就有可能遭到霸占入侵。

GDP這隻布穀鳥如此巧妙地霸占經濟之巢,這點或許不該這麼令人意外。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想像持續成長的產出,這樣的概念正好切合我們廣為使用的一道類比,也就是進步是一種向前、向上的移動。如果你曾看過孩童學習走路,就會知道這整趟旅程有多麼駭人。首先是笨拙的爬行,通常先是往後爬,接著才能向前爬得令人滿意。孩子漸漸才能站穩腳步,並且踏出勝利的頭幾步。精通這樣的動作—向前與向上—往往標誌著孩子的發展里程碑,此外也呼應了我們人類物種述說的演化故事。我們從四隻腳、笨拙移動的遠祖演化成了直立人(終於站直了身體),後來發展成步幅中等的智人。

 

在1980年的經典著作《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Metaphors We Live By)中,喬治.萊考夫與馬克.強森(Mark Johnson)生動描述了:方向性隱喻已經根植於西方文化當中,形塑我們思考、說話的方式,比方「向上是好的」「向前是好的」等。

 

「她為什麼心情如此低落?因為她遭逢逆境,人生跌入前所未有的低點,」我們可能會這麼說,或者是:「情況正在止跌回升:她的人生又能往前邁進了。」難怪我們如此樂意接受,經濟成功一定也得等同於不斷上升的國民所得。如同保羅.薩繆森在他的教科書中所言,這點呼應了一道深層信念,那就是:「即使有更多物質產品本身並非最重要,但是當一個社會往前邁進時仍然比較快樂。」

 

如果畫在書頁上,這種成功的願景會是什麼樣子呢?奇特的是,經濟學家鮮少真的將自己採納的成長目標畫出來。不過如果他們動筆的話,畫出的圖會是一條持續上升的GDP線:這是一條指數型成長的曲線,向前、向上橫跨書頁,完美呼應了我們最喜愛的人類演化、個人發展的隱喻。

 

然而庫茲涅茨本身大概不會選這張圖呈現經濟發展,因為他從一開始便清楚意識到,他精妙的計算方式之中存在著局限。庫茲涅茨強調,國民所得只能掌握經濟中生產出的商品、服務之市場價值,因此排除在日常生活裡,家戶與社會也會產生商品、服務,而人們也會為家戶產生商品、服務,並且這些商品、服務擁有龐大的價值。此外庫茲涅茨也體認到,他的計算方式無從顯示所得、消費如何在家戶之間實際分配。由於國民所得是一種流動量的衡量(只記錄每年產生的所得量),因此庫茲涅茨認為,應該還需要一種貯藏量的衡量相輔相成,計算產生這些所得的財富,以及這些所得的分配情況。的確,在1960年代初期,隨著GNP受歡迎的程度達到高峰,庫茲涅茨同時也成了GNP聲量最大的批判者。他從一開始就警告:「一個國家的福祉很難從衡量國民所得就得出來。」

 

這套衡量的創造者本身或許提出警示,但是經濟學家、政治人物卻悄悄將警語擱置一旁:擁有一個單一、年復一年的指標來衡量經濟進展,這種作法實在太有吸引力了。因此在半個世紀裡,GDP成長從原本的政策選項變成政治之必要,而且也是實際上的政策目標。我們是否永遠想要、需要進一步成長,或者持續成長是否真的永遠可能呢?細究這些問題已經變得無關緊要,或者說是政治自殺行為。

 

有這麼一個人願意冒上政治自殺風險,她就是富有遠見的系統思想家唐內拉.梅多斯(Donella Meadows)。她是1972年〈增長的極限〉(Limits to Growth)報告的主要作者之一,而且她說得毫不含糊。「在史上所有文化裡,成長是人類發想出最愚蠢的目標之一,」她曾於1990年代晚期如此宣告:「我們必須表達我們已經受夠了。」面對人們不斷要求更多的成長,她的回應是,我們永遠都應該問:「什麼的成長?為什麼?為了誰而成長?誰來負擔成本?成長能持續多久?地球所需付出的成本是什麼?還有,成長多少才足夠?」過去數十年來,主流經濟學家對她的觀點嗤之以鼻,認為她是愚蠢的激進派,然而她的觀點其實呼應了庫茲涅茨,也就是國民所得本身神聖的創造者。「我們心裡一定要區分清楚,」庫茲涅茨早在1960年代就提出建議,「區分成長的質與量,區分成長的成本與報酬,以及區分短期和長期……目標應該要明確:『更多』成長的目標應該明確指出是什麼的成長,以及為了什麼而成長。」

 

看更多《甜甜圈經濟學》

延伸閱讀

以甜甜圈圖像為模型的二十一世紀經濟發展指南針

2020-06-23

疫情後的新局 解讀甜甜圈經濟學

2020-06-23

大富翁遊戲鼓勵了「成功為成功之母」

2020-06-23

為何勞工總是輸家?

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