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債券基金永遠是資產配置中的基底

何珮郁

基金投資

855期

2013-05-09 14:24

過去幾年,債市表現大好,但隨著景氣復甦,市場對美國結束QE和升息的預期濃厚,投資人開始對債券的投資價值產生動搖。事實上,從資產配置的角度出發,債券永遠都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仔細回想,二○○八年以前,我手上的基金大約有十六檔,雖然買了很多,但幾乎都是同類型的新興市場基金,根本沒有資產配置或分散風險的效果可言。」在金融業服務多年的王小菲(化名)說。

金融海嘯前,股市處於「買什麼賺什麼」的大多頭,只要朋友推薦基金明牌,小菲就跟進,○八年初,她同樣聽了同事建議,買了一檔全球債券型基金,是資產組合中唯一的一檔債券基金。然而在海嘯後,「我的股票型基金都大跌超過四○%,唯獨債券基金小跌五%。」

經歷這場震撼教育,小菲才真正體會到債券在資產配置中的重要性。近五年來,無論市場如何波動,她的資產組合幾乎都維持六比四的股債比例,以債券部位來降低風險。而全球債券基金也沒讓她失望,只要獲利達一二%就會先執行停利,之後再進場,五年來執行停利的次數共達三次,「績效一點都不輸給股票型基金。」

雙低環境 債券基金大家愛

全球投資市場處於低利率、低成長的「雙低環境」,股票市場的波動度大增,有不少像小菲這樣的投資人,開始認知到債券在資產配置中的重要性;尤其是在低利環境中,債券的「固定收益」特色,更是廣受投資人喜愛。

根據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的資料顯示,○七年底,國人持有固定收益基金總額約為新台幣六千億元,到○八年底只剩三千億元,但到了○九年底又立即飆升一倍,來到七千億元;在一○年至一二年間,幾乎都維持在一兆元以上的水準。

然而,去年底以來,隨著美國景氣明顯復甦,帶動股市走揚,加上美國聯準會不斷釋出結束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相關議題討論,讓外界多了升息的想像空間,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在今年初還曾彈升觸及二%,市場也因此開始討論債券市場泡沫的疑慮。

迷思一:債券無漲升空間?

「要不要繼續持有債券部位?」「該棄債就股嗎?」是不少投資人的疑問。對此,以下幾位債券基金專家從資產配置角度出發,針對一般人對債券常見的迷思,提出深入見解。

○八年底以來,美國聯準會持續降息到○%至○.二五%之間的利率水準;在債券價格與利率呈反向走勢下,照理說,債券(特別是對利率最敏感的公債)價格在利率下降至趨近於○%時,應該就失去上漲動力,但是在一○、一一年,公債價格仍大幅飆升。

針對這點,德盛安聯全球債券基金經理人徐朝貞解釋,美國聯準會調節控制的是「一天期」的利率,而更長天期債券利率和市場價格,則交由供需機制來決定,市場價格又受到風險、事件、對利率的預期心理等因素而影響。

舉例來說,○八年聯準會剛降息時,市場普遍認為降息應是短期作為,但是經過○九、一○年聯準會一再宣示長期維持低利率的決心,才讓市場意識到低利率的時間應該會更長。而全球債券的主要買家,包括機構法人、保險公司、退休基金等,購買債券的目標通常是將債券持有到期並獲取穩定配息,因此當時利率較高的長天期債券就更為搶手,而帶動長期債券價格上漲。

迷思二:景氣差才需要買?

富蘭克林華美全球投資級債券基金經理人林大鈞指出,債券與股票的負相關特性,能在景氣和股市表現不佳時,對資產組合產生防禦力,降低整體資產組合的波動;但在景氣和股市表現較強勁時期,債券的績效未必就是負報酬或大幅落後於股市,就以最近的一○、一二年,都曾出現股債齊漲。

若再進一步將股票與債券指數做長期比較,可發現,MSCI世界指數與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的近十年年化報酬率分別為七.四九%、三.七四%,兩者只有三.七五%的差距,而過去五年的年化報酬率,債券指數則是股票指數的二.五倍。

若再以累積報酬率來看,無論是過去五年、十年、二十年的累積報酬率,債券和股票都為正數。林大鈞特別強調,債券因有穩定的配息,經過滾入再投資的方式,只要長期持有,就能發揮可觀的複利效應。

迷思三:避開投資等級債?

對此,徐朝貞認為,儘管美國的基準利率已低無可低,升息的趨勢可能對公債或投資等級債造成短線上的影響,但若因此就將債券部位配置過多於高收益債或新興市場債,絕對不是正確的作法。尤其是高收益債、新興市場債基金,在絢爛過後將回歸本質,資本利得再大漲的空間有限,預估今年高收益債券基金的報酬率介於五%至六%間。

另一方面,知名理財作家怪老子認為,若將時間拉長來看,債券基金經理人會不斷將配息與到期的本金再投資新債券,若未來升息,新債券會以當時的殖利率和價格計算,基金整體組合的表現也會調整。

怪老子也表示,投資等級債違約率相當低,只要持有到期並不會產生虧損,雖然債券價格會因利率而波動,但對於持有到期的投資者沒有太大影響,也就是對於長期持有的投資人來說,無論何時都應該配置投資等級債券基金。

買債券型基金,考量總報酬

投資人投資債券型基金的績效要以「總報酬」的觀念來思考,而總報酬則包括「淨值波動」、「配息率」、「匯兌損益」三項因素。

台灣有些投資人喜歡趕在除息基準日前一天進場申購,就為了賺取當月配息,殊不知基金在配息後淨值會下跌,且目前有部分海外債券型基金雖然有穩定的高配息率,但配息來源可能從基金本金中配出,等同於投資人將部分資金從左口袋換到右口袋,短線上以「總報酬」來看並未獲利。

富蘭克林華美全球投資級債券基金經理人林大鈞指出,若將資金投入同一檔債券型基金,假設每年配息率8%,且淨值不變的情況下,「選擇配息的投資人」相對於「選擇滾入再投資的投資人」,10年下來的總報酬會少36%,由此便可知「再投資」的威力。

延伸閱讀

被遺棄的茶

2019-04-17

葉金川/65歲生日,我去高空跳傘!每個人這輩子都要做一件瘋狂的事

2019-05-16

她乳房瘀青竟是乳癌!醫師:運動是預防乳癌最好方法

2019-06-27

別等到眼睛失明才後悔!甩掉16大傷眼壞習慣

2019-07-05

23家網媒貼國台辦文批政府 總統:這是台灣民主的很大威脅

2019-07-1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