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陽光小孩從未遠離 只是欠缺關注

2018-01-09 09:57

身為母親,我也經常阻止孩子做某些事,否則我無法集中精神。「噓,不要這麼大聲。」或是「不要再敲桌子,我快瘋了。」這些「煞車」通常都是由成人(或其他對孩子不友善的環境)踩下的。

發現內在的陽光小孩,讓他活躍起來,首先這意味著你得盡興,但還有更多原因值得我們去理解、並找回內心中的陽光小孩。

 

關注陽光小孩代表著預防倦怠。在我的研討課堂上,學員經常告訴我,自己覺得多麼筋疲力竭,早上幾乎起不了床去上班。他們覺得自己被榨乾了,疲累而無力。前去就醫,聽到的診斷經常是:憂鬱加上職業倦怠。所有組織都可能受到職業倦怠的影響,那是種長期缺乏生氣、沒有活力,彷彿有陣看不見的灰霧散布在辦公室和工廠裡。

 

職業人士今日經歷多重的工作密度,任務複雜性提高,流程更不斷加速,更慘的是,許多行業更期待員工能隨傳隨到。結果我們晚上依然要查看、回覆公司的電子郵件,甚至得帶著工作用的手機去度假。就算在休閒時間,我們依然忙著從一個期限趕到下一個期限,真正能讓心靈放鬆的自由空間幾乎不復存在。

 

我們虧待陽光小孩,他自覺像個孩子,總是被媽媽拖著,在堆滿商品的百貨公司搶購便宜貨;他被安撫著:「你先乖乖等一下,我馬上就去照顧你了。」但是根本沒有。內在的陽光小孩經常因此變得叛逆,且不再提供他的力量給我們——會有這種結果其實不足為奇。起初他會給一些小提示,先是在早上搶走我們的活力;如果我們依舊視而不見或是忽略他,他就會猛踩煞車,然後你會發現,突然一切都行不通了。於是醫師診斷:職業倦怠。

 

關心內在陽光小孩的人,可以確實自覺較為活躍且有活力,也比較能夠一再充電。更因為他是如此滿足而快樂,於是晚上睡覺的時候就已經期待第二天的來臨。大家還記得嗎?我們還小的時候,常常根本不想上床睡覺,因為生活那麼刺激;睡飽後就像車子加滿了油,天一亮就迫不及待從床上跳下來,好盡快繼續體驗生活。每個新的一天都是應許,完全看不見倦怠的影子。

 

所有的幸福都是間接體驗

 

覺得快樂的能力和陽光小孩有很大的關聯,他就像個內在羅盤,總是指向幸福的方向。我先生雖然常說:「人們都高估幸福感了」,和哲學家威爾海姆.施密德持相同看法3,質疑「幸福感」的能耐,但快樂的人真的能活得比較久,而且壽命增長一四%,也就是七年半到十年之間4。值得注意的是,幸福沒辦法隨便「製造」,或透過追求而得;我們只能間接體驗幸福,好比和其他人的美好相遇、或是完全投入某件事,例如專注於烹飪,或是非常專注地覺知周遭的世界。

 

投入和專注——這也是我們陽光小孩的特質。唯有成功地讓陽光小孩參與各項活動,我們才會產生高昂的情緒,有如副作用一般,幸福感便油然而生。

 

本書第三章介紹的所有陽光小孩練習,都直接或間接有助於你的健康,我會讓各位動起來、呼吸深一點,將觀看世界的眼光變得正面,並把你和其他人連結起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健康是「身體、心靈和社會全面舒適的狀態」5,而不只是沒有病痛。一切對我們有益的、提振情緒的,都有助於健康,本書第三章的練習正是如此。

 

這些提案就像豐富而多元的邀請函,邀請你重拾健康、共同參與,沒有好幾個小時的立論、沒有高舉著食指,對你指手畫腳的健康教練,也不需要艱澀的冗談。實際上,一切恰好相反:一定得有樂趣因子,陽光小孩才會開心;因此這些健康練習可同時處理你內在的懶惰蟲。

 

創意人士的最大特徵:二度純真

 

能接觸到自己陽光小孩的人,也能很快親近孩子。兒童感覺得到某人是否具備遊戲和調皮的心,是不是偶爾願意放下大人的矜持、放肆胡鬧一番。不論你是在職業上或是私生活和兒童有所接觸——你的陽光小孩都會協助你,不僅跨越兒童和成人之間的鴻溝,還可讓你更具意識、更快也更好地和孩子互動。這其中發生作用的是共鳴現象:成人內在活躍的陽光小孩,將喚醒兒童心中的陽光小孩,反過來也一樣:成人只要夠專注,便會感染孩子的興奮——於是就可能發生陽光小孩共振,雙方都獲得樂趣。

 

陽光小孩也代表你的創造力。發明/發現需求金字塔(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的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在著作《存在心理學》(Toward a Psychology of Being)中闡述創造力和(陽光)童心之間的關係。馬斯洛生於一九○八年,歿於一九七○年,他畢生都試著掌握創造力的意義,研究在他眼中有創意的人。他對這些人的描述如下:「在許多層面,成年人的創造力就和每個快樂且穩定的孩子一樣:自發、毫不費力、純真、輕鬆,而且沒有刻板印象和偏見。(中略)幾乎每個孩子都能隨時譜個曲子、寫首詩、畫些什麼、發明舞步或是遊戲,沒有事先刻意去做些什麼或規畫。就這層意義而言,每個我所研究的創意人士都是孩子氣的。為了避免誤解,他們沒有一個是孩子(每位受試者都是五十或六十多歲的人)。就這麼說吧:他們每個人都保有童心,或是重新獲得童心。」

 

創意人士的特徵是「二度純真」。馬斯洛訪談過的人都不是孩子,但是他們「在感受當下之際是純真的,而且有種自發的表達方式」,並且和「崇高而博學的精神結合」。關切陽光小孩、發現通往自身創意的道路,並不意味著回歸、重回原先的發展階段,反而是和成熟的成人期結合,以實現獨一無二的成就。

 

我們只有在童年才能這麼輕易地學習,成人之後,通往自身創意的道路經常受阻。在有關人格發展、團隊發展和健康的研討課程裡,我一再體驗到,一旦要求學員做些有創意的事,好比畫些什麼,他們就陷入徹底驚慌並且束手不做。他們最常說的是「我做不到」或是「這種事我一向無法辦到」。如果追問這些阻力從何而來,大多是有過不好的經驗,曾經被老師取笑,有的學員還說自己曾遭到處罰。

 

我童年時也曾被禁足一整個星期,因為我想把房間的窗簾剪成公主禮服。我因此剪下一部分窗簾、貼上小星星。現在回頭想想,母親勃發的怒氣還真有點嚇人,因為我當時真的沒有任何惡意。現在如果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幫忙一起縫製晚禮服,我會怎麼說?也許我會說:「啊,你知道嗎?我做不到。」與其再次被迫緊急降落(展現創意之際遭到制止),我們寧可退縮。從前的經驗變成理所當然,早已成為自我認同的一部分:「我就是沒創意。」

 

孩子情緒太高昂,大人就想管教

 

大部分人都認為,人生從某個年紀開始就不再有樂趣可言,這個看法是接觸陽光小孩時遭遇到最重大、且必須克服的阻礙。我們在成人的年紀就不再大笑、不再嬉鬧或唱歌,漸漸將那個快樂的內在小孩驅逐出去。原因並不在於雙親、幼教老師和老師是壞人,絕對不是。實際上(必須)照顧兒童的成人,通常不太能夠忍受過度高昂的情緒。

 

身為母親,我也經常阻止孩子做某些事,否則我無法集中精神。「噓,不要這麼大聲。」或是「不要再敲桌子,我快瘋了。」這些「煞車」通常都是由成人(或其他對孩子不友善的環境)踩下的。好比我的朋友卡琳,過去她在外租屋時,必須準時在晚上六點讓孩子安靜下來,因為敏感的房東在這時候下班回家,而這位房東就住在樓下且期待享受寧靜。為了重新找回內在陽光小孩,你需要的是勇氣——足以否定這些已內化在你體內的煞車機制,使陽光小孩正大光明地現身的勇氣。

 

記憶本身也有價值。如果你關心自己的陽光小孩,就把快樂的童年再次展露出來,重新意識到那些或許已被隱藏的記憶。你的生命拼圖可以變得多采多姿,就像沿著地圖找路一樣,眼前的景象會越來越清晰,出現之前看不到的河流和高山。與此同時,你也贏回了自己的童年,重新把過去的記憶詳細描繪一次,好讓它不至像塊被啃食過的老香腸一樣遭到遺忘,——正如耶里希.凱斯特納(Erich Kästner7)所言——而會一直都是你自我活躍的一部分。

 

「大部分的人就像脫下舊帽子一樣忘記他們的童年,就像遺忘不再有效的電話號碼。過去的生活對他們而言,就像塊慢慢被吃掉的老香腸,而被吃掉的就不再存在。」

——耶里希.凱斯特納

 

延伸閱讀

拖延的苦果:內在煎熬與外在後果

2017-07-13

陪你的內在小孩一起長大

2017-04-24

你傾聽過自己內在的聲音嗎?

2015-07-03

深刻改變,從開啟內在自我對談開始!

2014-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