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返鄉找回部落的記憶-塔堡 築建傳遞文化的生態農場

2016-04-01 10:32

臺東縣達仁鄉安朔部落因為地方產業沒落,使部落青年人力不斷外流,一個充滿願景的排灣族青年,回到家鄉創立有機品牌,希望藉由改善就業環境,吸引年輕人回到部落,開啟家鄉新生契機。

文/江梅綺 圖/劉德媛 採訪協助/黃漢忠 出處/出處/《原視界TITV雙月刊》10期



東縣達仁鄉安朔部落因為地方產業沒落,使部落青年人力不斷外流,一個充滿願景的排灣族青年,回到家鄉創立有機品牌,希望藉由改善就業環境,吸引年輕人回到部落,開啟家鄉新生契機。

當冬季一波接一波的冷氣團讓臺灣的西部、北部籠罩在鎮日陰雨綿綿、潮濕寒冷的沉鬱天氣中,沿著海岸轉過一個彎,來到臺東,這裡的陽光卻溫暖可親得讓人幾乎要忘記現下還是冬天。從臺東市出發,緊貼著海岸起伏的曲線一路往南,右邊是巍峨山崖,往左,偶爾能看見破雲而出的光束灑落在海中央,穿過太麻里、金崙、大武,往右一拐,安朔部落的塔堡有機自然觀光農場建就在眼前。塔堡的負責人排灣族青年黃漢忠,????年前回到部落後,就在祖先留下的土地上,一步一步地,打造起友善環境的在地有機產業

黃漢忠2年前以「達仁有機放山雞」的構想,參與勞動部發展署高屏澎東分署舉辦的「103年點燃青年社會創意熱血計畫」創業提案競賽,歷經攤位展示、創業提案簡報等繁複評比過程,最終從????????個入圍團隊中脫穎而出,贏得代表冠軍的「創業潛力獎」,一舉打響名號。

尋回小時候vuvu的味道


黃漢忠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很早便自安朔部落遷移至屏東,黃漢忠從國小到研究所,一直在屏東就讀,朋友中有許多是平地漢人、客家人。對他來說,家鄉安朔部落是小時候每到寒暑假都會回去的地方。「小時候回到安朔,常被vuvu揹著到田裡工作,聞著vuvu的汗水味,和陽光烘曬的土地、植物氣味入睡;到了吃飯時間,就跟著vuvu到工寮裡,挖芋頭和野菜煮飯、將蝸牛直接丟進柴火烤熟了吃。」每當假期結束,黃漢忠在山裡跑跳遊戲的野外生活經驗,總讓平地同學嘖嘖稱奇。

高中畢業後,為了不增加家裡負擔,黃漢忠走上職業軍人之路,在空軍基地擔任戰鬥機修復師,????年半退役後,經歷一段自我探索的時期。期間曾考取監所管理員公職、臺東大學資工系,也曾參加青輔會的青年職場體驗計畫,到臺灣銀行當過業務員,但他都覺得這些並非自己的志業。後來,由於台電擬將達仁鄉南田村作為核廢料儲置場,為了更深入了解核廢料處理議題,黃漢忠進入台電擔任溝通專員,同時在此時期,他考上屏東大仁科技大學觀光事業系在職進修部假日班,開始了平日工作,假日讀書上課的充實生活。 

就在當時,教授出的一份作業,成為日後催動他回鄉意念的種子,「教授要我們找一個地方,安排三天兩夜的觀光行程,我當時想寫蘭嶼,但教授說,你為什麼不寫達仁鄉?我說,因為我對故鄉不夠了解。」教授的一番話讓他將目光轉向自己的故鄉,幾次實地調查以及訪談耆老的過程,讓黃漢忠逐漸找回與部落土地的連結,小時候在vuvu背上嗅得的汗水味、泥土味,成為他此刻最想尋回的味道。

小農哲學 堅持原生種與生態農法


位於臺東最南端的達仁鄉,曾被評為臺灣最貧窮、偏遠,醫療等各項資源最為匱乏的地區,由於交通不便加上地方產業欠缺發展,因此青壯人口外流問題相當嚴重。黃漢忠????????歲時,本著為地方產業發展盡一分心力的想法,毅然決定離開台電回歸部落發展農耕觀光,成立塔堡農產品企業社。「塔堡」為排灣族語的工寮之意,因為工寮是族人生活的重要場域,無論工作、休憩或者玩耍都與工寮息息相關,故取名塔堡,也希望將排灣族就地取材,善用大自然的智慧與知識可以傳承下去。????年後的現在,產品除了名號響亮的達仁鄉放山雞,還有阿拉比卡咖啡、愛文芒果,以及臺灣鯛。

剛開始黃漢忠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種自己喜歡吃的東西,「芒果、咖啡,都是我喜歡的,魚則是爸爸喜歡吃。」他和最初招募的員工與親友一起坐下來討論,整合大家的想法,發展的品項初步擬定下來。至於放山雞呢?他哈哈大笑地說:「我沒有特別喜歡吃雞,是因為剛開始姨丈提到種芒果要3年才會結果,養雞、收雞蛋半年就能看到成果,為了維持農場收支,所以才開始養,沒想到最後反而是雞養得最認真,還因此得獎。」

在他的小農哲學中,始終強調原生種以及自然農法的重要性,經過尋訪耆老、讀書、上網蒐集資訊,他發現好山好水的達仁鄉,非常適合在最自然的環境下,種植、養育動植物。雞場中的臺灣土雞,每天以全放養的方式飼育,放養園中種植一大片愛文芒果樹,樹下保留原生種雜草,並以人工方式除草,讓自然腐化的植物以及雞糞滋養果樹與土地;果園以草生栽培,讓蟲子在吃飽土壤中的有機質後,不會啃咬果實,而雞隻啄食豐富的有機質野草與泥土,又能獲取養分,儼然構成一個小小生態系。此外,由於附近山區環境未受破壞,此處還有包含大冠鷲、黑鳶、林鵰等猛禽出沒,雖然也會捕食雞隻,但猛禽的存在能避免可能帶有細菌的候鳥偏離飛行軌道,維持生態平衡的環境,因此東臺灣便不像西部那樣容易遭遇禽流感威脅。

認真 讓自己成為令人信任的品牌


走進黃漢忠的雞舍,沒有一般雞舍撲面而來的濃烈雞屎臭味,僅有一股淡淡的家禽氣味,因為他的雞所食用的是植物性蛋白質,而非一般大規模飼場使用的動物性蛋白質,出生一個半月就實行放養的雞隻,能提早適應自然環境,強健體質從外表就看得出來,在充足的營養與接近自然的環境中成長,讓黃漢忠的放山雞羽毛油潤光亮,擁有比一般雞羽更高的防水度。 

由於黃漢忠本身並非農業科班,在創業過程中,他花費更多的心力鑽研相關資訊,所有飼料配方與飼養流程,都經歷長時間實驗,以實驗組與對照組相互比對,才調整出一套自己的黃金比例。為了更上一層樓,他不僅曾到農委會開設的農民學院報名家禽入門班,還遠到臺南市新化畜產試驗所取經,並且到各部落吸取相關農業經驗,更報考屏東科技大學動物科學與畜產研究所,積極投入研究。 

黃漢忠的放山雞,從環境到飼料,每個流程都堅持做到自然有機,他除了用牧草製成青飼料,還採用有機米糠、麩皮、金門酒糟、美國進口的有機黃豆等天然原料,並配合季節選取柑橘、青木瓜等果蔬,以黑糖釀造成酵素,混入飼料中,補充放山雞體內益生菌,每天早晚兩次餵食,加上每隔3小時到雞場巡視,照顧得無微不至。更特別的是,他還曾為此學習中醫,對症下藥讓病弱雞隻食用傳統草藥,且在冬天提供薑糖水,夏天餵食涼性藥草解熱。 

用心、不妥協地誠懇經營,讓他所生產的雞蛋和放山雞,在103年度通過嚴格篩檢程序,連續取得中央畜產會(NAIF)的無毒與有機認證,加上創業潛力獎肯定,也征服了臺灣各地追求養生的挑剔客戶,安全度過一波波食安危機,讓健康、無毒的放山雞品牌轉虧為盈,一次次開創亮麗業績。

用生活教育綿延部落文化記憶


在成功開創品牌價值後,黃漢忠為安朔部落開啟了地方農產業的另一扇窗口,成立塔堡農產品企業社與生態農場,「過去我的祖父特別喜愛分享,家族開墾的大片土地,只要遇到想耕種卻沒有土地的族人,便慷慨相送;現在,我也希望能幫助族人重振地方產業,把經驗和方法分享給族人,希望透過眾人努力,創造安朔村自己的品牌。」 

但他也說,把技術傳承給族人後,自己想要慢慢放掉放山雞事業,「因為不想再殺生了。」他笑說自己每天花費18個小時,在雞場觀察雞隻的需求、改善養育方法,「看久了,這些雞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都有感情,我每天來來去去,牠們都認得我的聲音,但每過5個月就要把牠們送走,真的很捨不得。」 

接下來,黃漢忠希望致力發展文化觀光產業,夢想是創立「排灣族原生種植物園區」,目前已在著手進行,配合開設烘焙坊,應用自產的芒果、小米等作物,希望用輕鬆自然的方式,讓原住民族的孩子在體驗中深化對土地的記憶,並教授孩子釣魚、搭工寮、依照月份種植作物等祖先知識,先讓孩子知道傳統的食物是什麼味道,再教他們如何創新、加入新的做法,並且融入族語教育。將來,他希望藉由改善產業環境、增加就業機會,讓自己的孩子,甚至吸引更多青年留下來,使部落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美中談判落幕 美方聲明二度強調中國需進行結構性變革

2019-01-10

市井明星

2019-02-13

台船老董鄭文隆 狠抓風電紅利拚轉盈

2019-02-20

錯失接班機會卻成廣告鬼才 奧美廣告副董葉明桂:我絕不失敗

2019-05-08

散戶必讀》看到好消息進場卻套牢、壞消息賣股卻殺在低點?專家點出重要原因

2019-07-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