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彭廣林 音樂解放壓力,擁抱身心靈

彭廣林 音樂解放壓力,擁抱身心靈

文/楊雅馨攝影/吳東岳

健康

2014-10-17 09:56

掌握小提琴技巧在很大程度上是個腦力勞動, 科學家們可能解釋清楚我們的頭腦是如何指揮 我們的手指,手臂去取得千變萬化的效果的。 ——海飛茲(Heifetz)

他和許多人一樣,因為母親的關係接觸生平 第一個樂器——小提琴,那年,他進入光仁國小音樂班四年級⋯⋯而後,他發現古典音樂是美麗的、有哲理的。於是,25歲時赴美尋找 「什麼是音樂」,從學士一路到博士,如今是東吳 大學音樂系教授,彭廣林這一路走來近五十年。

當命運來敲門時
小提琴的演奏技巧千變萬化,包括震音、撥 奏、滑奏、斷奏、跳弓等等,然而,所有的學習 都有所謂的「基本功」,學樂器也不例外,每個 步驟都要經過腦袋思考,踏穩每個步伐,才不會 因為用力過當造成手部或手臂有重複性勞損,如 此琴聲才會乾淨、悅耳。

「你知道拉小提琴也要“重量訓練"嗎?」 拉小提琴也要重量訓練,實在很難想像!彭廣 林拿起小提琴,請我跟著他,想像自己手握琴弓 (手懸空),他要開始幫小提琴熱身Do、Re、 Mi、Fa、Sol……演奏到Sol時,我忍不住的想將 手稍稍放低,沒想到閉著雙眼的他突然說:「手 痠了喔!」緊接著他又請我搬動壓在弓弦上的指 頭,他的手指彷彿扣住了弓弦,動也不動!

16歲起,當年的彭廣林每天清晨6點半在 校園進行「重量訓練」:「拉空弦長弓,進而放鬆」,如此反覆練習1小時,不曾間斷,慢慢 的,他心上一片澄明,只聽見弓在動的聲音,他 「看見」自己在拉琴!

彭廣林進一步分享自己練琴的過程,他說: 「人是奇妙的!“閉著眼"與“睜開眼"是完 全不同的思考模式,閉著雙眼練琴,反而可以完 全感受到身體內在的世界,不再透過視覺指引, 身、心是完全link,運用腦部及內在感知去感受, 弓弦才有辦法真正知道運行的方向。」

這樣,練琴不累嗎?「當然累啊!」彭廣 林笑著說。那,為什麼,不放棄?他表示「放棄 與否,和所做的事是沒有任何關聯,是自己的問 題,也曾不想再繼續,但內心總是不停的反問, 我到底在做什麼?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這些才 是讓你放棄的事,」當我們身處人生逆境時,我 們的因應之道是什麼?顯然這不會有單一的標準 答案,但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肯定會充斥著我 們的腦海,占據我們的心房……在面對逆境時, 大概會看見兩種因應的態度——「面對問題」或 「迴避問題」,如果一個人心理素質夠堅強,在 逆境中回神的那一刻,首先要採取的move應當就 是如何平衡傾斜的心理情緒,這也是人生反敗為勝的起點!

台灣古典樂迷的音樂大夫
彭廣林從沒忘記音樂家的本行,只是在人與 聲、流行之間尋找橋梁,身為音樂教育工作者, 他不再是旁觀者,所有的古典樂都能從科學的角度解密。

「我真的覺得聽流行樂,沒辦法解決問題, 只會暫時燃燒情緒,聽古典樂則是可以思考、解 決問題;我想不論喜不喜歡古典音樂,只要聽到 巴赫的〈平均律〉都會覺得好聽,但只是旋律優 美這麼簡單嗎?並不是的……」彭廣林走向鋼琴 彈了幾個和弦,好聽嗎?我點點頭。

彭廣林進一步解釋,這些好聽的聲音是建立 在畢達哥拉斯定律的基礎上,是經過一連串精密 的設計,如果有機會看到巴赫的手稿,會發現這 五線譜不論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甚至反過來讀 譜,其頻率都是正確的、和諧的,是有科學根據 的,是畢氏定理下所發展出來的音律之美,更是 一種動態的美。

「一直以來,大家對音樂都有錯誤的認知, 認為音樂好惡是個人主觀的意識,事實上並非如 此,Classical真正吸引我們的是穩定且多層次的結 構,」彭廣林如此強調。好音樂的產生並不是天 降妙音,作曲有其規則與秩序……。

身為音樂系的專任教授,彭廣林從高高在上 的學術殿堂走進人間,傳播古典音樂的真善美, 未來,他還想集合所能找到的各方資源,成立一 個仲介平台,提供學生學以致用的機會,顯然 地,音樂大夫苦心孤詣地想治療音樂人無從發揮的苦痛啊。



延伸閱讀

二二八事件72週年 民進黨:民主得來不易 記取錯誤歷史教訓

2019-02-28

市長林右昌主持二二八紀念追悼儀式,盼記取歷史教訓勿重蹈覆轍,尊重多元聲音表達

2017-03-14

兩岸爭奪二二八歷史詮釋權 中國高調宣布紀念70周年

2017-02-24

三年牢獄之災 友達反壟斷案讓台灣學到什麼教訓?

2018-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