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汗水下的甜美

黑糖漿離火後便開始凝結,要不斷翻動降溫並粉碎,全靠人力處理。

吳寶春

藝文風尚

攝影/余奕賢

1223期

2020-05-27 15:14

今年六十八歲的陳添木,經年在台東驕陽下做著農事,個子不高的他動作靈活,在山間走跳穿梭自如。他的農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最近的火車站都要開車半小時才能抵達,還位在台灣東部兩條公路間的海岸山脈上。也因如此,他選擇種植甘蔗、紅龍果、木瓜與百香果。

由於他滿頭銀髮,健康黝亮的皮膚上有著歲月的痕跡,儘管他不滿七十,我還是尊敬地稱他「陳阿公」。

 

陳阿公其實是南投中寮人,有五個兄弟姊妹,國小畢業時全家搬到台東現址,便開始在山上工作,十五歲時,下山到花蓮豐濱幫鄰居收割甘蔗並學習製糖。「那個時候喔,糖是國營事業,民間不准製造販售,但我們住東部取得不易,種甘蔗製糖便是一門生意了。那時甘蔗是用牛拉著兩根樹幹在榨汁,有點像現在碾甘蔗的機器那樣滾動,幾年後我有機會上台北,便開始在工地工作,九二一時也到南投去支援重建,一做好幾年,老家的田則由兩位哥哥守著。」

 

五十幾歲那時,其中一位哥哥過世,剛好台北的工作也交棒,他便回到老家,開始務農的生活。

 

無毒甘蔗  引來田鼠發饞

 

務農好啊!每天跟山為伍,心情很平靜,身體也因為每天勞動,變得更健康。」他笑笑說。剛回來的頭五年,他種玉米跟南瓜,日子還算過得去;某天他憶起少年時山下製糖的日子,他便到家附近的玄天宮向神明祈求,問方向也問商號,神明指示了「天助蔗糖」這個名字,從此開始他的製糖生涯。

 

第一年種甘蔗時,陳阿公怕失敗,所以施了化肥。沒想到做出來的糖口感較鹹,鹹分與水分高,不用藥、長相一般的甘蔗,反而品質與口感都好。於是他便決定採用輪種的方式種甘蔗,種植期間只除兩次草,其餘便天生天養,如此還可多收一次。

 

「台東的地很肥,我不噴藥也不用化肥,把甘蔗渣、甘蔗皮跟葉放火燒當土肥,五年翻一次土就夠了。土肥甘蔗就甜,田鼠就會來,我在籠子裡放香蕉,一個晚上可以抓到十幾隻,籠子都不夠用。」陳阿公樂呵呵笑著。

延伸閱讀

中年夫妻的感情,像倒吃甘蔗,多一些「用心」經營,才能有不同的風景

2020-05-05

戳破幻想的粉紅泡泡! 返鄉務農你一定要知道的幾件事

2018-08-06

蔗糖、蜂蜜和黑糖誰營養?超級比一比

2018-03-09

喝熱甘蔗汁止咳化痰?小心這些狀況喝錯咳嗽惡化

2018-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