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是知恥還是無恥?

是知恥還是無恥?

范疇

職場

926期

2014-09-18 11:13

壞人不一定無恥,但無恥者一定是壞人;知恥者永遠有浪子回頭的可能,但無恥者即使偽裝成功一時,晚年失節的可能性極大。

壞人為人所唾棄,但一個壞事做盡的人卻不一定無恥。一個知道自己在做壞事、承認自己是壞人的黑道老大,嚴格說起來並不是無恥的人,他至少面對了自己。

 

「無恥」這個境界,指的是一個人做了壞事,即使在深夜獨處時,也感覺不到絲毫愧疚,甚至引以為樂。達到這種境界的人,通常會主動蒐集歪理來武裝自己。這種人很容易辨認,就是當一個人做出人人都看得出實屬下流之事,被人當面斥責「不要臉」之時,還能夠嘻皮笑臉或滔滔雄辯或老僧入定,此人多屬無恥。

 

社會中一定有無恥之人,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會有。但是,如果一個社會中無恥之人越來越多,那就是警訊,因為只有在許多人容忍他們的情況下,無恥的人才會冒頭。再深入一點想,如果一個社會裡,知恥之人包容無恥之人,是不是一種道德淪喪?

 

有一種很現成、很圓融的說辭:因為社會普遍道德淪喪,因而無恥之人得以抬頭。但是我們必須抵制這種廉價的道德論,因為它太容易讓人晚上安心睡覺了。

 

事實上,平日知恥之人,到了關鍵時刻竟然可以包容無恥之人,多半是因為無恥之人掌握某種報復能力,或某種利益的分配權力,這才使得平日知恥之人畏於報復,或誘於利益,才對無恥之事視而不見。

 

啊,這樣事情就大條了。當知恥之人願意忍受無恥之事時,一個社會的民主法治還可能嗎?雖說「知恥近乎勇」,但單單知恥本身,究竟還夠不成「勇」;知恥之人必須意識到,當自己被權力威脅,或被利益誘惑之時,還得進一步用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這才稱得上勇敢。

 

談完抽象,回到現實。台灣,是一個近乎「知恥」的社會,還是一個近乎「無恥」的社會?台灣當前各種亂象,究竟是起自知恥者對無恥者的進攻,還是無恥者與無恥者之間的互毆?

 

公平地說,今天台灣兩種現象都存在;各種公民運動,應該多屬知恥的年輕世代對無恥者的進攻,但當牽涉到權力及利益時,多半還是老世代中無恥者與無恥者的互毆。

 

遺憾的是,我們看不到太多老世代中知恥者對青年世代的支持。這是因為他們被歷史經驗嚇壞了,他們看過太多年輕時知恥的人,到政場、商場打滾之後,就變成無恥之人。如果年輕世代公民運動者可以列出「無恥清單」,然後人人簽名畫押,終生不犯,相信這樣,年輕世代還會得到更多原先意想不到的社會助力。

 

壞人不一定無恥,但無恥者一定是壞人;知恥者有浪子回頭的可能,但無恥者即使偽裝成功一時,晚年失節可能性極大。

延伸閱讀

選富與能

2017-01-05

別學中國「講關係」

2016-01-07

公民X柯文哲 改變台灣

2014-12-04

沒有政黨認同,才能愛台灣

2014-08-21

穿越80年警惕:別求助魔術師玩的把戲

20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