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重名利,才能守護創作自由

陳免
2009-07-30
名人專欄
今周刊658期
吳炫三提供

重名利,才能守護創作自由

陳免
2009-07-30
重名利,才能守護創作自由
名人專欄
吳炫三提供

從七月一日到八月上旬,畫家吳炫三遠征到俄羅斯的聖彼得堡開畫展,這是台灣藝術家足跡所到最北邊的國度了。不想只躲在家裡創作,吳炫三把自己和世界級的藝術家,放在同一個競技場上比賽,透過這個過程,吳炫三的面貌也愈來愈清晰。

七月的俄羅斯聖彼得堡,少了台灣盛夏的酷暑,卻依然熱情奔放。來自台灣的畫家吳炫三,帶著五十件作品來此舉辦畫展,粗獷的線條、大膽揮灑的色彩,讓這個位於北緯六十度國度的人民,感受到熱帶叢林原始節奏的視覺震撼。


環球 要讓世界看到自己
我要讓全世界都看得到我的作品

「畢卡索曾說他要用他的作品淹沒全世界,我也要讓全世界都看得到我的作品。」吳炫三說,這是他從年輕時就立下的夢想。自從一九六八年從師大美術系畢業,在台灣省立博物館舉辦個展後,過去四十年來吳炫三已陸續在亞洲、北美、南美、歐洲都舉辦過個展;國內很少有藝術家像他這樣,足跡踏遍世界各國,俄羅斯破冰之後,就只剩下中東了。

對很多人來說,「吳炫三」這三個字是成長記憶,當年他走訪非洲、南美洲原始部落,以親身體驗當地自然生活,創作出色彩非常鮮豔、筆觸直接強烈的作品,引起媒體爭相報導。許多台灣人在三十年前,就知道吳炫三這位擁有「新野獸派」風格的畫家了。

一九八○年代台灣人欣賞藝術品,仍以印象派畫風為主,在去非洲之前,吳炫三也畫印象派的風景畫,還有人誤把他的畫當作是楊三郎的作品買下。

留學西班牙後,吳炫三前往美國發展,為了生存,他創作出迎合紐約客的畫風,一幅畫曾賣達三千美元;日本人也很喜歡他的作品,日本福神畫廊為他辦的個展,畫作幾乎售罄,這也為他奠定了和其他清貧畫家不一樣的經濟基礎,他把賣畫賺到的第一桶金,在台北市天母買了兩棟房子。

對於一位年輕畫家,有這樣的成績和收入,應該滿足了;吳炫三出國留學,原本也是打算回國後有個教職,至於畫畫,偶爾賣個一、二張畫就足夠了。


叛逆 尋找藝術中的自己
跳脫學院祖譜,必須叛逆!

但一次在日本的展覽,一位藝評家對他說,「要抓到A-SUN(阿三,指吳炫三)很難……,一位好畫家,應該遠遠就能看出是他的畫,而不是要讓人上前看簽名,才分辨出來。」這句評論,讓吳炫三放棄原先規畫好的安穩生活,決定繼續追求更高層次的藝術成就。

「我那時繪畫技巧很好,什麼都會畫,但是沒有自己。」吳炫三終於領悟,過去在學院裡所學到的比例、空間等美感經驗,無形中已對創作造成阻礙。

「為了跳脫學院的祖譜,我必須要叛逆!」而這只有回到他接受學院訓練之前的童年時光。於是,他決心辭掉教職,賣掉剛買的新房子,出走到非洲、南美雨林等原始部落。

小時候的吳炫三,沒有人知道他具有繪畫天分;甚至在高中學畫之前,每次上美術課,他的作業都是同學幫他畫的。

但如果再把時間往更小的時候推,在宜蘭長大的吳炫三,小時候和同伴打陀螺、放風箏,他的陀螺、風箏色彩總是比別人的繽紛,那都是他自己畫上去的,所有玩具他都會自己加工。

一九九五年五十幾歲時,他到南太平洋的隆木島(Lonbo),跟當地的原住民學用土條做陶;從沒有學過陶藝的他,才想到小時候玩泥巴、辦家家酒學大人拜拜時,他就可以用泥巴,捏塑出一整桌雞鴨魚豐盛的普度供品。

吳炫三想尋找的,就是小時候這種想畫什麼就畫什麼、隨心所欲的真實情感。在雨林、沙漠與極地的原始部落中,他找到了個人對於創作的詮釋語言。

其實,吳炫三經營自己的藝術生涯,有他務實的一套方法。在國內他一直是獨行俠,沒有和台灣的畫商合作;但經營自己的國際市場倒是相當積極,和日本、美國的畫廊,過去都有合作的經驗。

這次負責幫他籌畫俄羅斯個展的法國Sapone藝廊,主要負責歐洲地區的代理;除此之外,吳炫三在法國當地市場,還有另外的畫廊負責。

這是吳炫三從結識多年的企業界友人、中信集團總裁辜濂松那裡學到的「多腳化經營」,「企業的腳愈多,愈不容易倒;同樣地,如果台灣沒有人買我的畫,但日本、美國有人買,只要賣出三張畫,這樣就夠我生活了。」用這樣的態度,吳炫三積極布局自己的國際市場。

要把自己的作品放到國際一流藝術家同等級的高檔次,還得要能熬得住。九二年初到法國時,吳炫三有六年不賣畫,非要等到最高檔的畫廊代理。

有一次,吳炫三在和友人分享他的國際經驗時說,「也許每個人用的方法不一樣,就看誰能撐,但我的口袋夠深!」這和一般人對窮畫家的印象有很大的不同。


理財 只為守護創作自由
我要避免因為缺錢,而得急於賣畫

「年輕時工作領薪水,是靠時間在賺錢;等在社會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就得要靠朋友賺錢,創業投資,都得要有好人脈;等到老的時候,就只能靠錢賺錢,不能不懂理財。」吳炫三較其他藝術家多懂了一點理財的硬道理,也身體力行。

每當把畫賣掉,吳炫三就把錢拿去買房子、買地;前陣子,他才在台北市的外雙溪花了一億元買了一千坪的土地及別墅,除了當工作室外,也有投資目的。

至於人脈,從吳炫三口中可以常聽到他說,他這一生中貴人很多,其實就道出他廣結善緣的一面。他在政商界的交往,和前總統李登輝的交情,常被外界提及;而與中信辜濂松更是從大學時就結識,辜濂松至今收藏他的畫超過三百張。

當年,他因為幫教會畫的一張海報,而被時任雙連教會附設幼稚園園長、辜濂松的姑媽找去教會教小朋友美術。

有一天,園長告訴他,有個親戚想請他畫一張淡水的風景,要送給人在日本的親人一解思鄉之愁。結果託畫的人就是辜濂松,從此兩人就成為好友。

據吳炫三猜測,辜濂松的這位親人,有可能是當時因名列黑名單,而回不了台灣的辜寬敏,不過他一直沒有向辜濂松本人查證。

吳炫三的活躍,也常為他惹來一些爭議。一直到現在,藝術界總有人說他「很會做宣傳」;甚至在一次公開場合,有一位民眾當面說他太重視名利。

吳炫三坦蕩蕩面對外界的蜚短流長,他認為,當醫師可以賺錢,使台大醫學系在大學聯考總是可以成為第一志願;如果當畫家可以到處出國旅行,生活過得不錯,也許大家都會想來考美術系。

「就像讀書一樣,沒讀書你會慌張,財富也一樣,我要避免有一天因為缺錢,而得急於賣畫、到處求人的窘境。」原來,理財只是為了守護他創作的自由。

當年建築師李祖原在設計台北一○一時,邀吳炫三創作一件雕塑要擺放在大樓前,結果建商的風水師認為作品的外型太尖瘦,希望他改為圓圓胖胖的樣子,這樣風水上才能聚財。儘管這個案子預算高達三七○○萬元,但吳還是堅持不改,他向李祖原及建商說,「你們知道為什麼我會當藝術家,我可以窮!」一談到作品,很世俗的吳炫三又展現出他藝術家的堅持。

在聖彼得堡前往展場的途中,吳炫三特別強調,「拜託不要再把我比喻為台灣的畢卡索。」走進大理宮的展場,充滿力量的紅、黑、白線條立即吸引目光,那一刻,不必太多的文字言語贅述,那枝拿了半世紀的畫筆,已然描繪出屬於真正的阿三(A-Sun)自己。


■吳炫三
1942年 出生於台灣宜蘭
1968年 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1971~1973年 赴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
1974~1977年 赴美國研究
1979~1980年 赴非洲研究
1982~1984年 赴中南美洲亞馬遜河及巴西研究
1984~1985年 再度進入非洲研究
1987~1989年 至南太平洋群島研究
1998年 獲法國文化部頒授文化騎士勳章
2008年 北京奧運展「我們都是一家人」雕塑
2009年 俄羅斯聖彼得堡「叢林啟示錄」個展
 

延伸閱讀

當紅主播為愛辭工作! 愛情,能當成人生大夢嗎?

把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別人身上,只會讓你受委屈。

中國獨角獸全面出動

中國政府開闢「綠色通道」,掀起一波獨角獸上市潮, 從藥明康德打頭陣,到小米、螞蟻金服排隊掛牌,今年正是檢驗獨角獸體質最關鍵的一年。

五大投資贏家親授 台股大震盪下多空攻略

從技術和籌碼面看,台股目前均不利多頭,持股近滿檔者,勿向下攤平,遇反彈應減碼;若是空手者,可挑受大戶青睞的價值低估股,作為攻守兼備的標的。

相聲與人生

相聲是庶民把式,表面說自家小事,內在是高級幽默諷刺,是小民對付權威壓力的舒脫。 現在直播主太年輕,沒能接觸相聲的口語魅力,開口就是快速直球,爽歸爽,味道卻沒有了。

【跌過頭股票這樣挑之四】大跌有便宜股可撿?達人教戰

面對台股大震盪,你手上套牢的股票該怎麼辦?是該認賠、攤平還是換股?想逢低進場撿便宜,又怕股價還有更低點,該如何因應?操盤贏家們親授股市解套、低檔布局的操作策略,讓你不論處於多空態勢,都能趨吉避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