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義美憑什麼紅

義美憑什麼紅
全家董事長潘進丁(右)與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左)結盟,未來將在全家設立義美品牌獨立貨架。(攝影/劉咸昌)

李建興、許秀惠,研究員/黃家慧

產業動態

953期

2015-03-25 13:50

他是台灣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所有豆製品都使用非基改食用級黃豆的食品廠,他近乎偏執地堅持:給消費者吃的,不該加入不當人工添加劑,為此,他不惜與產業、同業站在對立面,不惜被討厭;依舊該放的炮就放,該本著良心生產的產品就一本初衷,他是台灣最老牌的食品品牌——義美。
如今,「婉君」怒買支持,義美值得他們相挺嗎?
本刊帶領讀者前進工廠一探究竟。

義美食品

(圖片取自網路)

 

直擊! 讓「婉君」沸騰的祕密生產基地

 

《今周刊》前進義美桃園南崁廠,此處專門生產豆奶、鮮奶、麵包等保存期限較短的食品,生產線從未對外曝光,這一次,高志明特別點頭,讓攝影組獨家直擊義美兩周創下百萬瓶熱銷紀錄的豆奶生產基地。

 

義美食品

自動倉儲機

義美20年前即投資數億元採用自動倉儲機,高約10層樓的鋼架,可存放6040格貨物。

 

義美食品

乾淨作業區

戴上網帽、口罩,人員經過洗手、消毒才能進入生產線。

 

義美食品

 非基改黃豆

製作豆奶用的非基改黃豆來自美國與澳洲,採「先進先出」原則送進生產線。

 

義美食品

擴大生產線

義美共有6條奶品生產線,2公升、1公升與1公升以下的包裝各有2條,目前義美已決定再調整生產線,增設一條每小時可充填1.4萬瓶的大生產線。 (攝影/聶世傑)

 

「用新台幣讓義美豆奶下架!」從三月四日全家便利商店引進義美傳統豆奶系列後,眾多「婉君」(網軍的趣味諧音)、「鄉民」就成為讓義美「下架的兇手」,短短兩周內銷售突破百萬瓶,創造超過兩千萬元業績,帶動全家的整體豆漿類商品成長八成;一時之間,喝義美豆奶變成最「潮」的事。

這款傳統豆奶改了包裝,從二三六毫升的紙盒加大變成四百毫升的利樂包,同樣的容量下,新售價比他牌豆奶還貴了三塊錢、貴一五%,儘管如此,婉君、鄉民們還是買單,神速發功地,展現「號令下架」的威力。

 

婉君相挺,銷量暴衝 豆奶不夠濃、不夠香,卻讓消費者喝得安心


在這一波豆奶熱以前,消費者給義美豆奶的評價是「口味不夠濃稠、不夠香」,為什麼同樣的豆奶口感,價格又比較貴,先前被嫌棄,如今卻被追捧?

走進義美的門市,略顯老氣的裝潢、陽春的貨架擺設、鄰家媽媽型的服務人員,就跟二十年前一樣,一位買完牛奶的客戶也說,義美跟她念書時一樣都沒變;熱賣的豆奶也是,雖然改了外表,內在也不變,依然是非基因改造的食用級黃豆所生產,依然不夠濃稠、不夠香。差別在於,消費大眾認同了義美,信任義美豆奶所提供的安全性,喝了比較安心。類似的效應,還都出現在義美其他產品上。

消費大眾對義美的信任,從長庚醫院腎臟科主治醫生顏宗海的說法,就可印證一二:「一次次的食安事件後,可以買的食品越來越少了,義美是我少數敢買的產品。」而台師大化學系教授吳家誠也說:「我向來不吃加工食品,只買食材,而義美的米和油,我願意掏錢買。」

連不吃加工品的食安、毒物專家都把僅有的、少數的購買額度留給義美,婉君的厚愛,讓義美成為台灣接連不斷的食安事件之後,少數的獲益者。其他食品大廠都飽受拖累,忍受著業績縮水之際,義美業績反而逆勢上揚,這種眾家哭、一家笑的獨特現象,恐怕也是台灣食品消費史上首見。

在全聯福利中心,義美幾款經典商品,如義美紅豆牛奶冰、二千西西的古早味傳統豆奶以及小泡芙巧克力,二○一四年的銷量就分別比前年成長三成、四成和一五%。而大潤發採購部門也證實,一三年只占大潤發食品類進貨金額五%的義美商品,一四年占比增至一○%;連義美自家通路,總經理高志明也說,「業績從去年九月起就成長了五成」。

暴衝的銷售數字、暴紅的義美不是新生品牌,而是老老實實經營了八十一年的老店,「義美沒變,變的是『台灣人覺醒了』!」和高志明相交多年的資深媒體人楊憲宏,一語點破義美暴紅的關鍵。

 

食安危機,造福義美 對食品安全的堅持,被譽為是「台灣最後良心」


一連串的食安危機,戳破消費者的認知,過去追捧的美食,原來都是「毒食」,業者為了拉長保鮮期,為了美化食物賣相,為了增強口感,添加防腐劑、漂白劑、起雲劑、甘味劑等添加物,東西變好吃了,但長期下來不利於健康,卻不自知。當黑心油、病死豬等食安事件不斷重複上演,消費大眾一面對於廠商的黑心作為充滿無奈與憎恨,一面對於政府防範管理不力也充滿不滿。三月二十三日這一天,又爆發一樁新的黑心化工海帶事件,對消費者而言,面對一件又一件的黑心食品事件,消費者能夠反黑心的唯一行動,就是付諸購買行動來挺良心企業,當義美長期的訴求與形象吻合婉君的期待與投射,因而造福了義美。

網民稱讚義美是「台灣最後良心」,全民買單的背後,是因為外界普遍認為,義美對食品安全有所堅持,產品比較實在。

誠如義美人都琅琅上口的:「做餅是老實人的行業,是良心事業。」原本就是已過世的老董事長高騰蛟念茲在茲的經營原則,秉持著再簡單不過的老商道,義美走了八十一年,所出品的食品,從原料的選擇、供應商的管理以及生產的流程,顛覆了以「利」字為最高指導原則的商場經營準則。究竟,婉君力挺的義美,在食材、生產、品管上真如它所一貫訴求的實在而有良心嗎?它的堅持展現在哪裡?

我們發現,義美食品把關的精神在於毫不放鬆,從採購源頭開始,到採購進貨、原料清潔處理、生產成品,每一個環節都一驗再驗。


義美食品

 

義美食品

▲義美傳統豆奶換包裝,「婉君」紛紛「以新台幣下架」,全家在短短兩周內便賣破百萬瓶豆奶。

 

偏執一:便宜一定有詭!即使多五成成本,也不用基改黃豆

 

拿起一瓶義美鮮榨一○○%台灣柳橙汁,橙色汁液不夠透明,還有點沉澱物,比起他牌濃縮還原汁,義美柳橙汁的特點還在於,全向台灣柳丁農採購。一般業者,為了降低成本,想的是如何買到最廉價的原料,但義美卻保有高度警戒,覺得「越便宜的東西越怪」。義美公關事務室主任趙季堯便透露,曾有柳丁農想賣柳橙原汁給義美,但高志明一開口就問:「現在一斤柳丁賣十元,但你榨出來的汁,一斤卻只要五元,不合理吧!」

前兩年引起軒然大波的廢回收油事件中的黑心廠商強冠,早年也曾向義美推銷過豬油,但高志明卻嘟囔著:「豬肉一公斤要一百多元,買一公斤的豬油卻只要三、四十元,怎麼可能?」也斷然拒絕,因而躲過了一連串的油品風暴。

最經典的應該是義美對於「非基改黃豆」的堅持。台灣一年大約進口二二○萬到二四○萬噸的黃豆,只有不到二萬噸是非基改,其中有一萬多噸都是義美買下的。其餘都是基改豆,換言之,如高志明所點出「我們吃的油都是基因改造的油。」對義美來說,因為所有豆製商品都只用非基改黃豆,進貨成本比基改豆多了三到五成,甚至在黃豆歉收時,成本還得拉大到二至二.五倍。

曾有採購人員企圖說服高志明:「基改食品本身不一定有害。」但他卻以「人類食物都是幾千年來沒有問題的才繼續吃,但可以證明這個(基改食品)無害的歷史太短」回應,絲毫不為所動。

這種不懼高成本,堅持用料品質的原則,其實早從高志明的父親高騰蛟那一代就開始。新光醫院腎臟科醫師江守山回憶,早年,一位在義美工作的遠房親戚透露,義美傳統大餅的紅豆餡,一定選用屏東萬丹的紅豆,如果缺貨就寧可停產,而且為了增加內餡風味,甚至不惜成本在紅豆餡中拌入真正的洋酒,「你想想,五十多年前的洋酒有多貴!」

更有甚者,高志明鑽研黃豆醬油多年,他指出,市面上充斥不少加入化學添加劑的醬油品牌,有些標榜天然食材的醬油廠,則是以黃豆皮釀造而成,「義美是用整顆黃豆去製造,作法不太一樣,這花了我好幾年的時間研究!」拿著即將問世的醬油,他得意地說。

高志明曾感嘆:「用便宜原料成本低,就能配合大賣場促銷,像我們這種不敢的、無法降價的,只能退出(通路),壓力真的好大。」

 

義美食品

▲點擊圖片放大

 

義美食品

▲義美的油品強調「非溶劑萃取」,太陽花油、芥花油、橄欖油經過多年研發,才在近兩年推出上市。

 

義美食品

▲去年起,義美與韓國通路商合作,在台灣製造餅乾出口至韓國銷售。

 

偏執二:原料身家清白!考問產地品質,供應商答不出來一切免談

 

一項食品能不能讓人安心,原料是關鍵。由於一般食品廠在意的都是採購價格,義美挑供應商最關心的是產地的品質和栽種者的信譽。同時,進貨也盡量找到最源頭生產商。譬如,蛋不向蛋商買,直接向養雞場採購,而能契作的就盡量契作。就拿義美生產豬肉鬆、貢丸的主要供應商嘉一香來說,在屏東縣擁有規模全國數一數二的養豬場,董事長陳國訓說:「義美的要求比CAS(優良農產品標章)還高,而我們從飼料、屠宰到分切的規範,又比政府規定更高。」雙方才深入合作。

高志明最常對採購部門說:「We are what we eat. (吃了什麼就會變什麼)。所以,買豬肉,要注意豬吃什麼飼料;買蔬果,就得知道種植時用了什麼農藥?」因此,義美選供應商還會考核該供應商的往來客戶,「如果是賣給麥當勞或Costco等跨國企業,就知道他一定被稽核過!」義美一位採購人員說。

當採購了品質符合理想的原料,如果生產過程無法堅持,亦是枉然,而「盡量不添加人工添加劑,保持原汁原味」正是義美在製造食品時的原則。

以豬肉鬆為例,台灣二、三十年前,食品廠所生產的都是純豬肉鬆,隨著人工、原料上漲,很多生產廠商開始加入豆粉,售價得以調降,但是義美堅持用古法不添加的結果,產品競爭不過同業,十多年前黯然停產,直至兩年前市售豬肉驗出瘦肉精,高志明認為自家的產品經過嚴格把關,具有競爭力,才又重新生產。

 

義美食品

▲這長長的捲軸,是義美的佛跳牆所含的18種食材要被檢驗的項目和流程,總長竟達300多米,約100層樓。(攝影/陳永錚)

 

偏執三:原味才是真食品!即使產品賣相差,也不放防腐劑


再拿食用油來說,有別於一般食品廠生產油都是倒入溶劑萃取,雖然溶劑最後會揮發掉不會殘留,而且過程的油耗損率只有一至二%,但義美堅持用傳統的壓榨法,如此一來的耗損率達八至一○%,但是高志明說:「少了化學溶劑,就是比較安心」。

談起義美「堅持原味」的作法,製作過義美廣告的文案達人創意事務所執行創意總監唐崇達就說,高志明很自豪義美產品絕對不放防腐劑,「所以要靠冷凍、冷藏,看看義美門市,每家店都有冷藏、冷凍櫃,這成本很高!」高志明曾哀怨地說:「為什麼我們家的香腸賣不好,因為沒有大家要的鮮豔的紅色!」義美的鮮榨果汁產品也是同樣的例子,採用百分百原汁搾取的果汁,會出現渣汁分離的現象,「其實要改善不難,起雲劑加下去就搞定了!」但是義美堅持不加。

可喜的是,隨著消費者日漸覺醒,賣相、口感都樸實無華的義美食品得到了平反,義美台北中山北路門市服務的店員就說:「我們家的土司、豆奶就是沒別家的好喝,但現在,消費者開始知道這才是『真食品』。」

但是,消費者「安全、安心」說來簡單,卻是義美投入可觀的心力而來的。

三月二十三日,《今周刊》採訪團隊除了與高志明進行深入訪談,並探訪了義美桃園南崁廠生產線,以及占地達兩百多坪的食品檢驗室。

 

義美食品

 

義美食品

▲義美的食品安全研究小組高達30人,多是食品科學系與化學系背景,每種食材在這裡逐批檢驗;高志明還清空了其中一間研究室,準備添購大批儀器,為實驗室增添生力軍。(攝影/聶世傑)

 

偏執四:連蔥也驗DNA!CSI等級實驗室,用法醫精神查成分


這裡宛如義美的軍機處。檢驗室裡不但檢驗設備一應俱全,兩台單價超過一千五百萬元的「超高效能液相層析串聯質譜儀」更是亮點,即使已經晚上八點多,檢驗人員仍忙碌地操作儀器,工作人員透露,為了應付龐大的檢驗量,「這裡打算二十四小時輪班,不停機運作」。而義美總經理室處長蔡永富也透露,只要有更精密的儀器就會更新,「投資早就破億元,且每年光是耗材和維護支出,就得耗費數百萬元」。

曾在義美檢驗室建置初期提供過意見的台師大教授吳家誠就說,為了建置一個有效能的檢驗室,「義美可說是不計成本。」他直言,很多食品廠的檢驗室都是擺著好看,隨便買個三、五百萬元的設備就來充數,甚至也沒放在生產工廠內,但義美的檢驗室就在生產線旁,而且設備總是保持最高規格,「義美的檢驗室絕對是夠國際水準的!」

此外,有別於一般食品廠的檢驗室,多半只配置二、三名檢驗人員,義美實驗室就擁有三十多名的食品專業人才,更有十多位是碩士級以上的專家。對此,吳家誠印象深刻:「高志明並不是食品檢驗專家,但他會主動結識食品、化工方面的專家,他就常問我食安的問題,」目前檢驗室主任張士強,還是吳家誠在台師大博士班的學生。

義美的檢驗如今是聲名遠播,大統爆發混油案後,據說,各方委託義美實驗室代驗「油」的案件,大增了二成。內行人都知道,義美的檢驗功力之所以讓同業望塵莫及,在於有一套數據完整的食品資訊系統。

這套系統,是高志明笑傲食品業的祕密武器,他自詡義美是台灣的「食品法醫」,因為舉凡各種食材、食品、化學添加劑,義美幾乎掌握完整的成分數據。這座檢驗室就像個照妖鏡,任何食物一經檢驗,比對過庫存資訊,便無所遁形,可以判讀出其中的成分。

楊憲宏就舉例,過去許多蔥農想賣蔥給義美,為了提高價格都佯稱是三星蔥,為了破解偽稱,義美開始建立全台蔥產地的水質、土壤和品種DNA資料庫,是不是正統的三星蔥,自此難逃法眼,「這比起CSI(刑事鑑定),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吳家誠也說:「義美檢驗室對於油品的資料真是豐富,幾乎具備各種品牌、種類的油的脂肪酸比例!」

不過,義美之所以能在眾多食安事件中幾乎全身而退,靠的還是在生產過程中,從不懈怠的檢驗。

對一般食品廠來說,只要供應商能提出檢驗證明,製造時往往就懶得再抽驗原料。但義美始終秉持每次驗、逐批驗、關關驗的精神,「你怎麼能確保產製過程中,不會有瑕疵和汙染?」高志明說。熟悉檢驗數字的他一看到供應商過關的ND(未檢出)的報告,還會追問:「這到底是在濃度ppm(百萬分之一)的規格下未檢出,還是ppb(十億分之一)或ppt(兆分之一)?是不是儀器再精密一點,就被驗出了。」

高志明以專家口吻說,檢驗還得要因地制宜,他舉藍莓和草莓為例,若是從加拿大、北海道、東北進口來的,由於冬天冰封,蟲都凍死了不易生長,農藥就不是檢驗的重點,然而一旦是從長江以南來的,農藥就不能忽略。他再以茶葉為例,由於台灣茶很少有落葉劑(主成分為戴奧辛)汙染的案例,加上戴奧辛一測就是上萬元,因此很多人驗茶都不驗戴奧辛,「但越南進口的茶葉,能不驗嗎?」

 

義美食品

義美食品

 

義美食品

 

偏執五:持續檢驗不放水!專驗別人忽略的重點,做好安全把關

 

而許多食品廠設檢驗室,是為了讓產品躲過國家標準而設,如頂新之所以能一次次通過政府檢驗,原來是其檢驗室不斷測試酸價,研究脫酸的方法。但義美卻以「盡量能抓出雜質,做好安全把關」為最高原則,態度上南轅北轍。「以塑化劑為例,當風頭一過,各大食品廠根本很少會再驗產品的塑化劑含量,唯有義美還很認分的查驗他們的利樂包、保鮮膜……等包裝材料。」吳家誠說。

不僅如此,為了不讓實驗室人員檢驗自家產品時刻意放水,義美的檢驗室更比照SGS(台灣檢驗科技公司)等合格檢驗機構的模式,將每一批受測的產品編號處理。

誠如高志明多年好友、全家便利商店董事長潘進丁所言:「義美一直沒變,向來標榜吃得安心、吃得健康,只是以前消費者不在乎,而現在消費者意識轉變,義美得以翻身變成強勢品牌。」難怪一位義美員工在網路上留言:「幾次的食安風波下來,我更能抬頭挺胸地告訴別人:『我是義美的員工!』」

誠信,永遠是經營的不二法門,義美靠著樸實、良心的老商道行走業界八十一年,台灣消費者有如突然醒悟般,發現義美老派的傳統美值得信任,用購買力來給這家八十一年的老牌子按讚肯定;然而,高志明說得好,「食品業者獨善其身是有其困難的,只有業者、消費者追求共好,才能有真正的食品安全可言」。

深夜十二點多,採訪團隊步出義美廠房,結束近六個小時的採訪,準備打道回府,透過採訪直擊,本刊有機會深入了解義美的經營理念與品牌精神,是如何透過日常管理,一步一腳印實驗出來的同時,這天,市面上又爆出黑心化工海帶事件,台灣的食品安全顯得任重道遠,我們期待「共好」的這天,能盡早來臨。


供應商:義美的要求比CAS還高

嘉一香是義美的豬肉原料最大供應商,董事長陳國訓驕傲地說:「我們的豬肉平均一公斤比同業的批發價貴20元、兩成,義美還是寧願買我們的豬肉。」早期義美的豬肉供應商很多家,現在嘉一香拿下了大部分的義美訂單,去年一整年出貨量從15萬噸成長一倍,達30萬噸,義美主要用來生產豬肉鬆、豬肉貢丸。

嘉一香之所以能被義美相中,就是因為它超越其他廠商的高規格。陳國訓說:「義美的要求比CAS(優良農產品標章)還高,而我們從飼料、屠宰到分切的規範,又比政府規定更高。」嘉一香是全台灣唯一一家自己提供飼料給養豬戶的屠宰廠,講究的就是所謂的「源頭控管」,這點正與義美不謀而合。嘉一香在飼料中加入活菌、備長炭,代替抗生素、磺胺劑等藥物,提升豬隻的免疫力。另外,在飼料中加入海藻,讓肉質變得鮮甜,這也就是嘉一香得意的品牌產品「活菌豬」。

陳國訓說:「我常跟他(高志明)開玩笑說,是我好的東西給你,客人才會喜歡你的產品。」

嘉一香對屠宰廠、加工廠要求甚嚴,毛豬進工廠與原料出工廠的路線分開、生鮮產品與加工產品要分棟處理,甚至連生鮮產線與加工產線的員工還不能一起用餐,一切按照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規範,遠遠超過台灣政府規範。而且,嘉一香特別講究「人道屠宰」,採用的是「自動電暈機」、「臥式放血平台」等高價設備,種種高規格要求,讓愛挑剔的高志明找不出一絲問題。看來雙方長期合作,不是沒有道理的。 (黃家慧)


義美食品

▲嘉一香在高雄市阿蓮區的合作養豬場,不只講求環境衛生,飼料也是特別由嘉一香單獨提供。(攝影/林育緯)

 

義美食品
嘉一香
成立:1984年
創辦人:陳國訓
資本額:3.6億元
年營業額:30億元
銷售客戶:義美、麥當勞、鼎泰豐等2000多家

延伸閱讀

這家超龜毛老店 惦惦賺81年的祕密

2015-03-26

愛讀書、愛考人 最「愛台灣」的總經理

2015-03-26

「義美,憑什麼紅!」

2015-03-26

食安風暴裡的燈塔 高志明

2014-12-18

高志明:我不是靠實驗室躲過塑化風暴

2011-06-16